[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信因果报应?]
刘逸明文集
·学术败类凭什么强奸敢言媒体?
·最高领导人的话就是“金口玉言”?
·缺德和健忘的民族哪有“八荣八耻”?
·四面楚歌的铁道部长刘志军
·黄菊一旦病逝,谁来替补?
·这才是中共的“八荣八耻”
·刘志祥坐穿牢底,刘志军寝食难安
·有感于杨天水被捕
·悼张胜凯先生
·六四,想说忘记不容易
·封锁网络和打击异己只因做贼心虚
·中国是警察的天堂
·胡锦涛能否挺过十七大?
·钟南山这样的人最需要收容
·河北文安发生地震难道是预示黄菊要死?
·中共八十五年 依然旧性不改
·唐山大地震30周年,中共的血依然冰冷
·陈希同保外就医 上海帮火冒三丈?
·《江泽民文选》能改变江泽民的形象?
·密捕国民党党员 中共对和平统一还有无诚意?
·良心律师被抓 中共良心何在?
·伟哉,高智晟!
·“泛蓝”与“泛绿”夹击,中国民主势不可挡
·殴打小乔,上海警察尽显流氓本色
·“六四”之火向寺院延烧
·中国泛蓝联盟开创追求民主新纪元
·中共会主动放弃一党独裁吗?
·记者,一个危险的职业
·富士康公司与中共“友情”互动
·江泽民果真信佛?
·维权勇士杨在新让当局心惊胆战
·金正日多行不义将自毙
·骚乱是迫不得已的民意表达
·孙不二戳穿中国基层选举的婊子牌坊
·郭飞雄逃不出中共的魔掌
·明天你是否依然恐惧?
·中国官员为何热爱贪腐和崇尚暴力?----也谈中国官场是个大染缸
·泰国政变牵动中国神经?
·打倒陈良宇,胡锦涛一石二鸟
·陈良宇翻身落马,上海帮无力回天
·胡锦涛翻江倒海,上海帮日暮途穷
·胡哥出手,黄菊能否全身而退?
·余杰遭遇政治寒流
·贪财好色的中国官员
·制度打出的腐败无底洞
·中国官场已经人心惶惶?
·中共养虎遗患 朝鲜我行我素
·良知与精神铸就的不朽丰碑----沉痛哀悼林牧先生
·反腐风暴席卷腐败特区
·录像是掀翻贪官的最有力工具
·文字狱死灰复燃
·腐败不除,骚乱不止
·鲜血成就的GDP
·中国还有多少个陈良宇?
·上海帮落难,曾庆红独善其身
·无奈的民工,无耻的媒体
·官权泛滥催生警民冲突
·中国作协-中共的文化附庸与装饰
·党魁更迭拒绝民主,权力斗争此起彼伏
·步出没有围墙的大监狱----抗议北京警方对任畹町先生的软禁
·判高智晟缓刑的险恶用心
·在文字中找回自己的尊严
·因言治罪的若干潜因素
·阳光下的血腥----强烈抗议山东沂南警察的野蛮暴行
·力虹的良知和勇气
·中国需要更多的章诒和
·上海警察的流氓特色
·文人,请挺起你的脊梁
·温家宝,你打算沉默到何时?
·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卫生部是阻挠高耀洁赴美的罪魁祸首
·丁亥年怎么成了“金猪”年?
·张德江引领广东官场走向黑社会化
·助纣为虐让雅虎臭名昭著
·中国社会的警民冲突难以遏止
·信访制度是最大的骗局
·文字狱继续招贤纳士
·谁还敢做严正学的律师?
·山雨欲来,泛蓝联盟何去何从?
·“围剿”中共的“走狗”马力
·极权统治下的信访制度保护不了民众的合法权益
·中国依然还是奴隶社会
·该死的何止郑筱萸一个?
·从贪财好色到杀人不眨眼
·是什么导致传销在中国阴魂不散?
·前赴后继的中国官场强奸犯
·以言治罪创造不了“和谐奥运”
·浙江已经成为侵犯人权重灾区
·不要脸的中央电视台
·这样的昏官早就该下台
·子弹阻挡不了缅甸的民主进程
·暴行扼杀不了维权律师的良知和勇气
·十七大与民主中国依然距离遥远
·草木皆兵下的中共十七大
·冬天似乎就要来了
·不轻弹的男儿泪
·别在伤口撒盐----从“六四”大屠杀到包遵信先生逝世
·一个人的日子
·中国官员为何这样好色?
·忘不了的一个人
·汪兆钧不是中国政治的风向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风水的余秋雨为何不信因果报应?

   作家余秋雨于6月5日在他的博文中罕见地透露了一个秘密,那便是他也相信风水。此前一些官员迷信风水的事情曾被媒体痛批,没想到以“大师”自居的余秋雨竟然也会为祖坟的事情想到向风水大师求助。余秋雨自称他不仅仅每年要和妻子马兰一起扫余家的墓,还会去扫马兰祖父母的墓。
   
   余秋雨最擅长表演,他之所以把自己说得如此重视先人,无非是想给人一种他并非不孝子孙的错觉。传统观念讲“百善孝为先”,余秋雨自然不敢越雷池半步。遗憾的是,余秋雨在正当祭祀的清明节不去祭祀,反而等到清明节过后两个月才姗姗来迟,假如祖宗等着他的纸钱过日子,也许早就饿死了。
   
   一般人只祭祀自己家的先人,对于妻子家的先人一般都不用去祭祀,因为妻子一般也有兄弟,祭祀妻子的先人是他们的事情,轮不到自己,除非妻子家没有了男丁,否则就是越俎代庖。另外,余秋雨还透露他会和马兰一起去祭拜他的外公、外婆,虽然远在安徽安庆,但他仍然会“恭敬跪拜”,倘若余秋雨的外婆家有后,他的此举也是不伦不类。

   
   余秋雨在文革时期就已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个“先进组织”,可谓是老布尔什维克了,马克思主义作为共产党员的指导思想,与很多传统文化都格格不入,包括有神论和风水术、四柱预测学等等。余秋雨既然是党员,那么就应该移风易俗,以新的方式去表达对先人的情感。
   
   在笔者的印象中,余秋雨似乎喜欢刻意地将自己装扮成一个封建卫道士。他不仅仅对祭祀先人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而且还在祭祀的时候继承了“跪拜”这种中华民族的“国粹”。联想起去年四川地震以后余秋雨在《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一文中谈及“佛”、“菩萨”,看来,他似乎的确是传统文化的崇尚者和继承者。
   
   生于1946年的余秋雨今年已经年逾花甲,他到老家去扫墓可以说非常难得,因为这样的事情在这个年龄段完全可以让自己的儿子代劳了。余秋雨称自己的祖坟都在山上,因为没有石阶,所以攀援非常不便,而且山草长得很快,每次还要花一点精力寻找。在以前,他大概还能忍受,但在今年却有点忍无可忍了,于是突发奇想,希望“把这些墓都迁到容易到达的公墓里去”。
   
   如果没有非常特殊的情况,在传统观念看来,随便迁移祖坟是大不敬的行为,余秋雨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他希望搬迁祖坟的理由其实就是他自己称的“攀援非常不便”,为了方便自己祭祀,竟然动起了迁移祖坟的念头,余秋雨是不是也太以自我为中心了?
   
   最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余秋雨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竟然为了此事而准备向风水大师求助,看来,余秋雨也和很多信神信鬼的官员一样,在信仰上不伦不类、自相矛盾。假如余秋雨当年只是违心地入党,而他的真正信仰是中国的传统文化,那么,信风水的他为何就不信因果报应呢?
   
   余秋雨此前的“含泪劝告”和近日被揭穿的“虚假捐款”劣行,以佛教的观念来看,都是在作孽,而作孽就会遭到报应。“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对传统文化顶礼膜拜的余秋雨难道就不担心自己在死后被打进十八层地狱?
   
   2009年6月8日
   
   转自《大河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