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刘逸明文集
·急功近利让新版《三国演义》无法成为经典
·宋山木就是传说中的衣冠禽兽?
·宋山木夫妇的名字暗藏玄机
·赵作海蒙冤再现中国法制之耻
·富士康“十连跳”折射台企非人化管理
·“宋山木楼”到底要不要改名?
·余秋雨大师已经成了娱乐明星
·富士康的连跳悲剧不仅仅属于富士康
·宋山木楼被除名,山木培训岂能无动于衷?
·诸葛亮隐居地之争可以休矣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让谁不痛快?
·青少年热爱暴力与鲁提辖无关
·风水为何在中国被妖魔化?
·从杀儿童到杀法官,中国社会怎么了?
·是记者无文化还是孙东东不正常?
·要学生行跪拜礼,教师也想娱乐至死?
·轮奸是怎样变为“通奸”的?
·阎崇年悬赏挑错与商鞅立木为信
·罢工是解决劳资纠纷的最有效途径
·严打,请不要挂羊头卖狗肉
·逼少女卖淫案频发,河南能否打出几个“天上人间”?
·方玄昌遇袭,都是文章惹的祸?
·“天体浴场”里的裸泳者更像是在聚众淫乱
·“鸟人”变“罪人”令“法治社会”蒙羞
·妙龄少女身陷“艳照门”,自己该不该反省?
·美女作家为何让新浪网编辑动了邪念?
·山寨机骗人,银监会真的没有责任?
·成功人士非得搞三妻四妾?
·谁给了这个农民“敲诈政府”的胆子?
·文强在临死前为什么不喊冤?
·文强在临死前和王立军说了什么?
·因救母失踪,与见义勇为何干?
·“小姐大阅兵”是一道什么样的风景?
·两陷“带走门”,柴静何以如此平静?
·女人在夏天该穿裙子还是该穿牛仔裤?
·为什么这么多中国人想移民?
·张国立何不向陈宝国推荐六味地黄丸?
·中国缘何成为“野鸡文凭”的最大市场?
·韩寒去香港为何最想见张柏芝?
·群杀知名人士博客传递重要信号
·汪精卫到底是不是“卖国贼”?
·小沈阳被称“最低俗的中国人”当之无愧
·局长想与“小三”结婚何必“向党保证”?
·殴打记者,霸王集团要称王称霸?
·记者成通缉犯,文章惹祸何时休?
·吴三桂冲冠一怒真是为红颜?
·郭德纲离臧天朔还有多远?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封杀郭德纲,北京电视台怎能孤军奋战?
·“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小姐”该不该受《劳动法》保护?
·王侯将相真有种乎?
·局长死于异性家中是个天大的笑话
·卫生部的新闻发布会为何前后矛盾?
·李一道长真的犯了色戒?
·问题奶粉再现,中国离文明崛起还有多远?
·谁敢说李萌萌事件不是罗彩霞事件的翻版?
·《侵权责任法》会不会沦为贪官的保护伞?
·毛泽东与中国的神秘文化
·李银河为什么没有处女情结?
·市委副书记失踪,是跑了还是死了?
·女子举报官员强暴有多高的可信度?
·方舟子遇袭,幕后黑手难道是唐骏?
·政治改革才是根治中国社会乱象的良药
·从见死不救看中国社会的道德溃败
·夫妻协议不该如此雷人
·深陷诈捐门,成龙会不会因此而臭名昭著?
·甩掉二奶用得着去公证吗?
·警察进京抓记者再现公权力的嚣张
·陈光诚从小监狱走进了大监狱
·美女证、房奴证,“90后”为何喜欢这些玩意?
·何不公开审理宋山木涉嫌强奸案?
·“直通中南海”留言板注定是一场政治秀
·教师强奸女学生,真是为了激发学习兴趣?
·维护城市形象要以牺牲司法形象为代价?
·朝鲜应该更名为“朝鲜王国”
·毛泽东最爱看什么书?
·广西官员想催生新的太平天国?
·灭一灭官二代的嚣张气焰
·父亲逼女儿卖淫,又是金钱惹的祸?
·“骗子”受审,女贪官岂能逍遥法外?
·天底下有这样按摩的吗?
·李刚父子是一对难得的好演员
·剧协主席“以泪洗面”,是真情流露还是溜须拍马?
·警察该不该让卖淫女为自己行大礼?
·贪官李人志的《忏悔录》文不对题
·电视违法广告为何屡禁不止?
·女大学生为何沦为低智商动物?
·360已经逼得腾讯QQ走投无路了?
·关停小区内色情夜总会何须如此兴师动众?
·被人包养的女大学生能被人骂醒吗?
·《潇湘晨报》招谁惹谁了?
·打破“唯高考分数论”让人欢喜让人忧
·富二代飙车相撞纯属咎由自取
·芮成钢是怎样炼成的?
·应该让“整”死超女的整形医院见见阳光
·岳阳楼名街遭拆除意味着什么?
·老师该不该向学生下跪?
·清华博士,别人家的房子被拆时你在哪里?
·打人者为何谎称是公安局局长侄子?
·犯罪嫌疑人“盖被子死”一点也不离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高校在变相鼓励学生抄袭论文

   5月26日,上海某高校一位博士研究生小唐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在做博士论文的时候,在中国期刊网上发现了一篇比此前“史上最牛硕士论文”还要牛的论文系抄袭,该论文除了“致谢”不一样外,其它地方和另一论文的标题、中英文摘要、中英文关键词、内容、注释、参考文献竟一字不差。(6月1日《中国青年报》)
   
   中国高校在教育产业化的浪潮下早已经变得堕落不堪,学生的毕业论文出现抄袭的情况也并非自今日始,而是由来已久,只是在之前很少有人愿意捅破这层窗户纸而已。近日看到硕士生抄袭论文的荒诞剧连番上演,笔者并不感到惊讶,因为在如今,高校毕业生喜欢抄袭论文的事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不仅仅是硕士生,本科生和博士生的毕业论文又有几篇不是通过抄袭完成的?就算不是赤裸裸的全抄,也至少是剽窃。
   
   抄袭论文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从道德上讲,这和偷窃别人的财物无异。但是,在今天的中国高校,毕业生抄袭论文的事情却是屡见不鲜,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据笔者所知,不论是哪一个学习阶段的高校毕业生,抄袭论文的比例都非常大,不说所有的人都在抄袭,也至少有一大半的人的论文是通过抄袭或剽窃完成的。笔者有几位在近年毕业的硕士朋友,他们读书还算是比较认真的,连他们自己都承认他们写的论文也抄袭了很多,因为他们觉得抄袭来的东西够份量,教授喜欢看,担心完全是自己写的难以过关。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高校教育还差强人意,在当时,学生抄袭论文的现象是少之又少的,而且入学的门槛也都比较高,不是凭借真才实学很难登大学的大雅之堂。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九十年代,凭关系和金钱入学的大学生越来越多,再到后来的扩招,大学生的素质明显呈现出了良莠不齐的状态。作家韩寒曾毫不客气地将中国的高校比做一所所有钱就能进的大妓院,可谓是一针见血。
   
   受教育权是公民的基本人权,中国所谓的“九年义务教育”在之前完全是挂羊头卖狗肉,不少贫困家庭的子女穷得往往连中学都上不起,更不必说上大学了。近年来,虽然很多地方的中小学都免除了学杂费,但学校乱收费的现象仍然十分严重。在以前,上大学是不要钱的,但在“教育产业化”的浪潮下,各大高校已经沦为了以盈利为目的的经营场所,很明显,对于贫困家庭的子弟,大学的门槛是越来越高,但对于家庭状况较好的人或者社会关系较好的人来说,门槛却是越来越低,难怪从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村进入高校的学生人数反而比城市少得多。
   
   既然盈利成为了高校的最终和最大目的,那么,高校在招生上对于学生的素质要求就会放得很低,不论你是张三李四王麻子,只要有钱或者有关系,就来者不拒,我赚我的钱,你混你的文凭,我们各得其所,何乐而不为?有钱有势的学生在平时的学习过程中往往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俨然把大学当成了风花雪月和逃避劳动的天堂。等到毕业之前要写论文的时候,这些人往往手足无措,于是,便想到抄袭论文这条终南捷径。试问已经毕业的大学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你们的毕业论文有几个不是抄袭的?
   
   高校里曾流行这样的段子:“天下论文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有些比较聪明的学生不会去全抄别人的文章,而是这里抄一点那里抄一点,而且自己也会不辞辛苦地写上一段,通过这种方式出炉的论文绝少会被认为是抄袭的,教授的阅读范围有限,即使对其中的某一段似曾相识,也往往不会对学生进行追究,只要觉得论文的总体水平过得去就干脆放行算了。硕士和博士论文好像还必须在核心期刊上发表才行,于是,很多学生们就只能拿钱去买版面。如今的大学生中,有真才实学的实在是凤毛麟角,要靠自己的硬本事将论文完成并获得教授的好评和核心期刊的刊用实在是难于上青天。
   
   抄袭论文在中国高校中已经越来越普遍,普遍到很多原本很在乎荣辱的学生都不再以抄袭论文为耻,而高校领导和教授们也欣然默许了这种现实,甚至有时候教授自己都会抄袭别人的论文,这种行为更是在学生面前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中国有句熟话叫做:“上梁不正下梁歪”,在高校教师的师德和学术道德都普遍下滑的今天,能指望他们教出学术水平和道德水平过硬的学生吗?笔者深信,只要中国的高校教育不改变当前的局面,抄袭论文的丑闻还将不断问世。
   
   2009年6月1日
   
   转自《福建东南新闻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