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陆文文集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陆文:我眼中的叶兆言
·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陆文:写作跟赌博的风险评估
·陆文:笔会不是拳击沙包
·陆文:试析一枭兄失窃案
·陆文:论滑脚美国的李劼
·陆文:论拆迁的攻防技术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股市
·陆文:严正学案庭审印象
·陆文:莫巨烽男根惹了谁
·陆文:关于结扎的梁祝通信
·陆文:从股市看朝廷困境
·陆文:从西班牙女郎说起
·陆文:垂帘听政惹的祸
·陆文:教你如何股市输钱
·陆文:我小说中的性描写
·陆文:仁泯弊是什么东西
·陆文:打了耳光分稻谷
·陆文:胡氏宗祠实地组照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洗脑
·陆文:虎口夺食
·陆文:论朝廷的防卫过当
·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陆文:论夜郎词语的奥妙
·陆文:应付衙役盘查须知
·陆文:夜郎股市五把刀
·陆文:苦人儿──郭飞雄
·陆文:跟菲丽丝聊纪念堂
·陆文:今天国安请我吃茶
·陆文:跟老咸菜谈中石油
·陆文:试论汉语的捣浆糊
·陆文:跟菲丽丝聊裸照门
·陆文:老鼠独白
·陆文:衙役喜欢夜捉人
·陆文:西藏是只烫手山芋
·陆文:夜郎的将军与烈士
·陆文:房屋维权声明
·陆文:跟菲丽丝聊大小便
·陆文:夜郎的灾变及对策
·陆文:来自林昭墓地的最新报道
·陆文:跟菲丽丝聊夜郎地震
·陆文:我在夜郎的生存诀窍
·陆文:从劳动中建立爱情
·陆文:杨佳带给衙役的阴影
·陆文:试想杨佳传唤后的处境
·陆文:三年饿肚皮经过
·陆文:夜郎衙役欺软怕硬
·陆文:论杨佳的历史地位
·陆文:奥运会──权贵的盛宴
·陆文:我嫖篇(游戏仿作)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5)
·陆文:衙役的移花接木与抵赖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09)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0)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1)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2)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3)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4)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5)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6)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7)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18)
·陆文:万古流芳(小说.尾声)
·陆文:跟胡先生聊刘晓波
·陆文:今天国安找我谈话
·陆文:《万古流芳》创作花絮
·陆文:跟君主聊零八宪章
·陆文:最极致的夜郎酷刑
·陆文:情人节感言(游戏笔墨)
·陆文:夜郎衙役死要铜钿
·陆文:衙役背后的监控手段
·陆文:舅妈项扣宝的丧事
·陆文:我怎样成为洋葱头的
·陆文:孙文广三根肋骨惹了谁
·陆文:锦衣卫如此保护江棋生
·陆文:杨铁锅家的贼狗
·陆文:邓小瓶拆供采当台脚
·陆文:论邓玉娇的生存困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二傻其人与写作

   
   
    二傻在常熟福地网站活跃已久,之所以说活跃,而不说流窜,因为他长期坚守“文化虞城”栏目,两年如一日,有一种从一而终的态势。尽管他偶然进入灌水区,瞎嚼喷蛆,夜郎自大,碰一鼻子灰,只好灰溜溜回到自己的娱乐天地。不过,他坚守的动机,换了道貌岸然的我就说不出口,他说“喜唐经常请我白吃,有白吃真好,是我嚼蛆的动力”。
    二傻网文众多,用语新颖,加上叙事放肆,喜露隐私,一味自我炒作,因此众网友对其人其文见仁见智褒贬不一,有的说,增加了网站的人气,有的说降低了论坛的品位。
    老实说,我以前并不怎么关注他的文章,原因是把“动辄”写成“动轧”,省略号用三个句号代替的,我怀疑作者可能是我小学时代的同窗。对他关注,是看了他的网文《被嫖记》。该文写得蛮有意思,可读性也强,虽然有时一句话恨不能表达三四种意思,好像有人抢话筒,他不得不喷涌而出。记得我为此改写了他的作品,命名《我嫖篇》。

    《被嫖篇》情节蛮简单,讲一采购员出门讨债,被迫向女书记提供性服务而最终讨还债款的故事。我反其意而行之,让那个采购员讨到了债款,还获得了肉体的享受,因此感恩戴德。改写的时候,感觉蛮好。觉得此人语言活泼,写法别致,我在不破坏他文风的前提下,依样画葫芦时轻松随意,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该文描写十分出色,比如,采购员被迫为女书记献身,尽管内心独白:“我操”,动手时粗鲁:“堵上她的嘴。扯了她的裤子。就猛的进入她身体。”作者开始却把他扮成“处男”:“心里那个荒哑。真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走也不是。又怕惊了她的梦。有十分钟。我鼓起勇气上前。轻声:书记。书记。”两声书记,真是拍案叫绝!就这两声书记,不是勤于讨论写作理论的常熟作鞋的都能写出来的。
    跟《被嫖篇》作者见面是在网友聚会上。那天唐教授请客,我与东方作陪。二傻三十多岁,身材魁梧,或者说肥胖,乍看像日本相扑运动员。他大概晓得唐教授是财主,金钱源源不断,因此没有付账埋单的顾虑,吃酒夹菜说话都像我那样爽快,可以说一无小农经济的拘谨,相反还有一种古罗马贵族的潇洒。酒八成时,话语才不怎么连贯,不过仍要了半斤白酒,实在吃不下,最后才带了回去。我的直感:他吃酒跟写网文一样没节制,难怪鼻子大出血,尽管他晓得吃酒后要休息一阵子才能开车。
    酒台上的、歌厅里的二傻,为人并不乖张,且低调谦卑,并无咄咄逼人锋芒毕露的架势。说话和善,人亦随和,像个看菜吃饭、看人说话的老江湖。那循循善诱推心置腹的模样,又像个搞安利行销、推销骨灰塔位的。还习于认错妥协,及时修正观点,缓和语气,以给固执者一个下台的台阶。给人感觉,此人极会套近乎,与其相处比较愉快,即便从坏处说,短时间相处,跟他也绝不会拌相骂打相打。不过,说实在的,他的为人与品性与李夜夜不是一个档次。简单地说,李夜夜八小时工作,认认真真地活着,有思想信仰的压舱石,二傻却没有,二傻轻飘飘的,是“光汤”,书面语言则是“社会闲杂人员”,尽管不时也冒出一些正义的声音。
    二傻开二手车,长途跋涉的能源是汽油。从文章中晓得,曾白白花费18元汽油费,一无所获,心里极不舒服。就他的装备与开销,以及城里有套住房来说,此人的成份蛮难划定,既可以说行则车马的富翁,又可以说等米下锅的穷鬼。就他跟父亲一起卖麦子的经历来说,又可以说他是个农民,至少是个支农的。从他文中透露的生活方式来说,也可以说他是狄德罗笔下的“拉摩的侄儿”,还可以说他是个酒色之徒与“小癞子”。不过酒色之徒还算节制,他既没有闯祸出车祸,也没有睡肉弄堂,洗鸳鸯浴。他都是以甜言蜜语、小恩小惠,一对一的单刀直入短兵相接。对方既没有喊“救命”,又没有叫“痛来”,所以也不能说他是个邓贵大式的强奸犯,只能算是个逢场作戏玩世不恭的偷情者。二傻的性娱乐,总体来说,宗旨是“少花钱多办事”,在通奸嫖娼与做鸭溜溜之间摇摆。尽管鸭溜溜做得并不明显,还处于加汽油喝蜜糖小打小闹的初级阶段。
    对二傻的描绘,说真的,我有点刻薄,像一个居高临下的道德裁判。我抢占道德的制高点,这要怪他自己,谁让他的文风,像嬉皮士、垮掉的一代,又有点不负责任的“黑色幽默”呢?你看,除了“小丁”,他对哪个女人不刻薄?即便小丁,在他的笔下也是:“一边抽烟一边打麻将,我看着她一副老鸨的样子就想笑。”“她是个不安份的女人,在我映象中,滥酒,滥交,抽烟,与各色各样的男人打情骂俏,说话又从不做数……”对老女人的刻薄更说不尽:“你长成这样子,让我怎么看你。”“这个女人已败如破絮。”“谁傻逼了会喜欢又老又丑的女人呢,谁真的会为一个来历不明的网上的女人真心付出呢?”
    我不反对二傻真实地描写这个世界,也不反对他写出自己的切身感受。他哪怕拾到篮里就是菜,哪怕谁喜欢他,就和她上床,哪怕和他不喜欢的老女人上床,我都见多不怪。我只反对把厚颜无耻当成坦诚,把暴露隐私当成人生的赏心乐事。照他这种写法,《廊桥遗梦》就成了流浪汉碰额骨头,不花钱,拼死拼活白玩了个农妇;《罗马假日》,那个记者是大傻,晓得对方是公主,不睡白不睡,攀龙附凤真是千载难逢啊;《查泰拉夫人的情人》,那个守林人运气真好,不花钱在林中雨天翻花头,尽兴玩了一个阳萎贵族的妻子。
    二傻写作的致命伤是,他纵然拒绝洗脑,摆脱主旋律,淋漓尽致写出了真实的世态,却令人恼火地不给读者一个良知的立足点。挑战读者的良知,以第一人称叙述,却不给人家一个能够接受的思想情感的立场,这是最让人不能容忍的,这其实也是他引起读者普遍反感的主因。
    古人云,文以载道,文章经国之伟业,不朽之盛事,但二傻听到这话,可能笑歪了嘴。在二傻的笔下,纵然有善有德,都不过浮光掠影。《肉蒲团》的作者如此宣淫,结尾还晓得“升华”,作一番道德说教,而二傻却不屑于此。
    作为一个写作者,我认为,不该挑战读者的道德伦理,和恶意破坏传承千年的世俗禁忌。你可以逃避崇高,嘲讽崇高,但不应刻薄狠毒。好的写作者都悲天悯人、海纳百川,一视同仁地对待文章中的人物,且十分尊重读者的喜怒好恶。
    唐教授曾问及我对二傻为人及写作的评价。我实话实说,二傻缺乏于连路遥的抱负,给我的感觉,目前只是个及时行乐偷情成性的乡村小混混。不过,二傻情感饱满,文章不是挤牙膏,造句能力特强,常有出人意外的名句,细节安排刻划得不错,但由于缺乏严肃主题,调侃幽默插科打诨就流于油嘴滑舌,结果上好的珍珠穿成了一条锁链,上等的建筑材料筑成了豆腐渣工程。此外,题材狭窄,老是低俗的情色故事,容易使读者审美疲劳,也大大降低了论坛的文化品位。就目前状况来说,二傻处于练笔阶段。就他给我网站的短消息来看,他识货有鉴赏力,但仍处于眼高手低的入门阶段。当然,二傻的创作才华、造句能力,以及对人性的了解及刻划,已远远超过常熟那些作鞋的。唐教授后来问:二傻在文学上有无前途?我说:除非脱胎换骨改邪归正,否则亦是网络上的匆匆过客,结果跟那些热衷于写征文写专栏的人一样。
   
   
   江苏/陆文
   2009、6、5

此文于2009年06月05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