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罗列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转载胡平何清涟傅国涌关于米奇尼克的文章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散文] 五妹
·七律• 答友人《夜闻》①
·游滕王阁记
·遥祭方励之先生
·方励之:中国的失望和希望
·(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非梦非烟》序
·如果我是总统
· 非梦非烟[1——20]
·一首诗在我记忆中的变迁
·买《历史决定论的贫困》记
·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S
·也谈保钓反日浪潮
·非梦非烟[21——30]
· 非梦非烟[31——40]
·2012年10月德国之声关于中印战争50年征文
· 一个人给妻子的信
·非梦非烟[41——60]
· 非梦飞烟[61——90]
·记事散文:买菜
·非梦非烟[91——120]
·非梦非烟[121——140]
· 我眼中的十件2012年中国大事
· 非梦非烟[141——160]
· 非梦非烟[161——180]
· 夜读书之一——由章诒和女士父亲的建议想到的
·2012年11月中下旬的两封信
· 非梦非烟[181——200]
· 夜读书之二——历史与良心
· 非梦非烟[201——220]
·给T先生的一封信(2013年春)
·【小说 】那女人
· 罗列:对我雅虎邮箱几份邮件的备份
·【 小说】 那女人
· [随笔]谈一点张之洞
·[散文] 故乡浮影
·我与《红楼梦》
·(随笔) 家事
·[散文] 艾老师
· 松花江岸观水记
·转载徐文立、余杰、何清涟、包遵信的文章
· 由胡平对王蒙《中国天机》评析想到的
·非梦非烟[221——240]
· F城浮世绘之一——街上算卦的女子
· 写在林希翎女士去世后
·F城浮世绘之二——巷路上趟着的老人
· 亲情剪影
·F城浮世绘之三——嫂子
·[如是我闻]时间的碎片(两则)
·《史记•高玉伦列传》
·幼稚的英国BBC
· 福摩萨
·观余英时时先生在香港新亚书院成立65年的讲话
· 脱离恐惧的人是幸福的
· 风花雪月之一 ——荷
·《老生》常谈了吗?
·散文: H 庄
·【仿五四白话诗】孔子与毛泽东
·大选举中的小人物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一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二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三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四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五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六
·祭奠
·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七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八
· 散文: 光阴的一段横截面
·F城浮世绘之四——宋大夫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九
· F城浮世绘之五——仲秋早市剪影
·孤独的天才,幸运的出走,想走就能走吗?
·肖建华与王丹
·马克龙的蝴蝶效应微弱地吹到我身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1989年的六四事件应当是中国历史的分水岭,中国的知识分子过去现在都做了些什么?——包括怯懦犬儒化的我——时常我这样问自己。

    ——事情真的越想越糊涂!

    记得在北洋军阀统治时期的三·一八惨案——也就是中学语文课本刘和珍等人被虐杀的那事件——当时的知识分子,比如鲁迅、周作人、朱自清等人都写出过文章,表达对当权者的愤怒——因为手头无资料,我不清楚当时他们的文字是否能公开发表,因为那时他们生活在我们脑海中一直黑暗无比的北洋军阀时期。

    六四呢?六四之后,有知识分子为他们的学生失去生命撰文纪念过吗?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政府在不断地否定着自己的说法,——先是说天安门前没有流血,然后又说死了一些人,而那次事件的被迫流亡者和众多的国外主流媒体——大都倾向天安门前存在过大屠杀的!

    时间仅仅才二十年,就已被时光弄得那么模糊——记不清谁说的了,历史必然是国家的记忆——但目前给后人流下的记忆是真实的吗?仿佛自小的经历中,我们被灌输的为人处世的原则是诚实,是实事求是,可是在六四问题上,这“是”在既得利益集团那里,似乎并不好“求”!他们明显在回避那段历史。

    六四后整个中国都淹没在金钱的滚滚红尘里,整个知识界在政治的高压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犬儒化,世界在堕落我也不能避免——我知道自己的怯懦,但我还是情不自禁地想起二十年前那个如火如荼的夏天,那年我正在一个偏僻的小城读高三,没有亲历那场波澜壮阔的人民运动,但许多电视镜头我还是记忆犹新的:绝食的学生,军人烧焦的尸体,赵紫阳疲惫地在天安门广场上与学生讲话,“平暴”后李鹏总理的气宇轩昂……

    六四实在不过是国家和民族的悲剧,邓小平及其路线的执行者们虽然以铁血的手腕使中国保持了环境的平静,但这次事件对民族精神的戕害却是伤筋动骨的:看看腐败日甚一日的中国官场,看看既得利益者的巧取豪夺,看看被侮辱被损害阶层愈来愈烈的极端与绝望……我真为中国的将来担心,现在邓和赵都先后去了,他们都不能盖棺定论,我隐隐约约地感到,将来人们会对他们两个重新评价,甚至会对邓进行精神上的鞭尸!

    仿佛刘少奇说过,“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可对1989年春夏之交的那段历史,人民写了吗?人民会写吗?还是人民写成现在这种模样或是已经把她根本忘却?

                 ---写于5月24/09

     [09年6月7日被德国之声听众园地“有话大家说”采用,09年6月15日

   录于《博讯》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