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罗列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1989年的六四事件应当是中国历史的分水岭,中国的知识分子过去现在都做了些什么?——包括怯懦犬儒化的我——时常我这样问自己。

    ——事情真的越想越糊涂!

    记得在北洋军阀统治时期的三·一八惨案——也就是中学语文课本刘和珍等人被虐杀的那事件——当时的知识分子,比如鲁迅、周作人、朱自清等人都写出过文章,表达对当权者的愤怒——因为手头无资料,我不清楚当时他们的文字是否能公开发表,因为那时他们生活在我们脑海中一直黑暗无比的北洋军阀时期。

    六四呢?六四之后,有知识分子为他们的学生失去生命撰文纪念过吗?我不清楚,但我知道,政府在不断地否定着自己的说法,——先是说天安门前没有流血,然后又说死了一些人,而那次事件的被迫流亡者和众多的国外主流媒体——大都倾向天安门前存在过大屠杀的!

    时间仅仅才二十年,就已被时光弄得那么模糊——记不清谁说的了,历史必然是国家的记忆——但目前给后人流下的记忆是真实的吗?仿佛自小的经历中,我们被灌输的为人处世的原则是诚实,是实事求是,可是在六四问题上,这“是”在既得利益集团那里,似乎并不好“求”!他们明显在回避那段历史。

    六四后整个中国都淹没在金钱的滚滚红尘里,整个知识界在政治的高压下,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犬儒化,世界在堕落我也不能避免——我知道自己的怯懦,但我还是情不自禁地想起二十年前那个如火如荼的夏天,那年我正在一个偏僻的小城读高三,没有亲历那场波澜壮阔的人民运动,但许多电视镜头我还是记忆犹新的:绝食的学生,军人烧焦的尸体,赵紫阳疲惫地在天安门广场上与学生讲话,“平暴”后李鹏总理的气宇轩昂……

    六四实在不过是国家和民族的悲剧,邓小平及其路线的执行者们虽然以铁血的手腕使中国保持了环境的平静,但这次事件对民族精神的戕害却是伤筋动骨的:看看腐败日甚一日的中国官场,看看既得利益者的巧取豪夺,看看被侮辱被损害阶层愈来愈烈的极端与绝望……我真为中国的将来担心,现在邓和赵都先后去了,他们都不能盖棺定论,我隐隐约约地感到,将来人们会对他们两个重新评价,甚至会对邓进行精神上的鞭尸!

    仿佛刘少奇说过,“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可对1989年春夏之交的那段历史,人民写了吗?人民会写吗?还是人民写成现在这种模样或是已经把她根本忘却?

                 ---写于5月24/09

     [09年6月7日被德国之声听众园地“有话大家说”采用,09年6月15日

   录于《博讯》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