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我与1989]
罗列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与1989

        罗列

    1989年我在北方一所小县城读高三——那年我们那里似乎特别冷,我住校的地方没有电视和广播,学习也紧,因此获取的信息也少,记得有一次回家,哥吃饭时说,听说中央开会,李鹏把胡耀邦气死了,现在学生正闹事!

    然后我就回到学校学习,到了五月,走读生越来越多地传来信息,说北京和其它省大城市正在游行,然后学校就有热心的同学倡议声援绝食的北京学生,整得学校气氛很是紧张,不知道母校领导是否惊慌失措,只记得老道的班主任对我们说,“外面怎么闹咱们管不到,可你们要高考了,这可是关系你们一生的大事,无论将来国家怎么变,考试是变不了的,所以你们应当考上大学后再学五四青年……”

    高三同学很快静下来,大家可能感到自己的力量太小,国家的命运又离得太远,而高考可是迫在眉睫且和自己前途攸关的大事。这期间,午休时我遛到附近一家小卖店看蹭电视,正看到后来为赵紫阳定罪为分裂党的那个重要镜头,感到那时的赵已很疲惫,黑白画面上的他很痛心地对绝食学生说,“……你们还年轻,不像我们,我们都老了!——”

    捱过那年高考,秋天时我进入那所大学,六四虽然过去三个月了,校园里仍弥漫六四的痕迹和气味,学校宿舍的大墙上,白灰掩映下学长们喷吐的“为民主呐喊”“打倒独栽”的标语,在秋雨的剥蚀下又模糊出它本来的面目。系里一位姓姜的秘书组织我们新生进行政治学习,大约是想让我们表态支持“党和政府的平暴”行动,没想到一位仁兄站起来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我认为六四和1976年的四五运动一样,早晚会被平反……”弄得那位年轻的秘书——我们称为姜老师的支吾了好长时间。也就在那个阶段,我们偷偷传阅着据说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代表作《河殇》,那时感到书中的语言风格迥异于刚刚告别的高中语文课本,直到现在我还记得结尾中的一句话,“千年孤独的黄河,终于融进了蔚蓝色的文明!”

    六四那艘大船渐行渐远了,却给我们的民族留下难以磨灭的创痛,遗憾的是我没有亲眼看到那波澜壮阔的景象,但对那一代先驱和牺牲者,我一直抱有深深的敬意,虽然现在他们天各一方。为了表达对二十年前我们民族那场悲剧的悼念,清明节前,我将手机改变了号码,新号的尾数是6489,而且我将手机的铃声置换成那一重大事件悲伤的挽歌——〈〈历史的伤口〉〉,那歌词是:

    蒙上眼睛,就以为看不见

    捂上耳朵,就以为听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创痛在胸口

    还要忍多久,还要沉默多久

    ……

    是的,二十年过去了,逝去的灵魂仍无法得到安息,假如我们还有人类的良知,我们就不该当泯灭记忆,我们确实应当再回头看看那历史的伤口。

           ——3月31——4月4日/09年

             为六四二十周年而写

    [首刊载于09年6月1日RFA“纪念六四二十年征文”网页,当时作者名字被善意地隐去了,6月6日录于《博讯》博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