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上)]
拈花时评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终卷) 高华
·讨伐中宣部(1)-焦国标
·拈花双周微
·讨伐中宣部(2)-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3)-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4)-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6)-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7)-焦国标
·讨伐中宣部(8)-焦国标
·拈花一周微
·讨伐中宣部(终)-焦国标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2)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3)
·尔巴乔夫回忆录(4)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5)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6)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7)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8)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9)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0)
·拈花一周微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1)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2)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13)
·戈尔巴乔夫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请声援刘本琦一家
·往事并不如烟(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2)(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3)(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4)(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5)(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7)(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8)(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9)(章怡和)
·丰台法院院长何其高贵?写给院长的约见信
·拈花一周微
·往事并不如烟(11)(章怡和)
·往事并不如烟(终)(章怡和)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1)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2)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3)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4)欧阳非等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5)欧阳非等
·拈花一周微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蒋经国日记(一)
·蒋经国日记(二)
·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四)
·蒋经国日记(5)
·蒋经国日记(6)
·蒋经国日记(7)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8)
·蒋经国日记(9)
·蒋经国日记(10)
·蒋经国日记(11)
·拈花一周微
·蒋经国日记(12)
·蒋经国日记(13)
·蒋经国日记(14)
·蒋经国日记(15)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1)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2)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3)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4)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5)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6) 章诒和
·《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终) 章诒和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1)
·灵山-高行健(2)
·灵山-高行健(3)
·灵山-高行健(4)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5)
·灵山-高行健(6)
·灵山-高行健(7)
·灵山-高行健(8)
·拈花一周微
·灵山-高行健(9)
·灵山-高行健(10)
·灵山-高行健(11)
·灵山-高行健(12)
·灵山-高行健(13)
·灵山-高行健(1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上)

一、国民党党产加上2004年美国总统选举开销,相当于中共一个月的养党费用。
   
   相信不少人听说过中国国民党的“巨额党产”。据台湾《中国时报》今年3月4日报道,国民党各种党产的账面价值约为四百亿台币,但实际净值可能不到二百亿台币。在台湾的政治环境下,这笔党产非常惹眼因而备受民进党的攻击。以西方国家的标准看,巨额党产让人觉得该党奢侈甚或够得上腐败。但如果和海峡对岸的中共比起来,国民党只能算超廉洁。从性质上讲,国民党是私产养党,而中共用公款养党。从数量上讲,国民党的党产只是中共养党费用的零头。四百亿台币党产折合人民币约一百亿元。按中国共产党目前的消费水平算,约等于两个星期的花销。
   
   中共还喜欢宣传美国总统大选的开支如何如何巨大。根据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网站公布的数字,2004美国总统大选花费总额为十亿零一百六十五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八十多亿。还不够中共两周的养党费。

   
   国民党党产累积了近百年,美国总统大选经费筹集了四年。中共把这么多的钱用光,只要一个月。这还是从低估算中共养党开销的水平后得出的结论。如果把全部被中共独占的资源都算成养党费的话,上述两笔巨款还不够中共一个礼拜的花销。本文稍后会就估算方法作具体说明。欢迎各位挑剔或者提出不同的估算方法。但本人自信其他人不太可能找到更保守更省的算法。
   
   有人想说:“中共根本没有党产!”。这没错。中共从未造册登记过党产。但没有党产不等于不需要花钱养党,更不等于养党花销水平低。上帝造这个世界的时候定好了“能量守恒”的定律。谁也违背不了。没有能源就不能活动,没有投入就没有产出。没有经济基础,哪来上层建筑?你看看那些占地广大设备优良的中共中央机关区以及各省委大院、市委大楼、直至县区乡镇街道党委、各种院校及军警部队党委所使用的办公设施等等,难道都是当初毛主席拔了几根毫毛吹口气变成的吗?那数百万红润饱满、仪态轩昂的书记常委主任政委等专职党干们,难道都是喝着西北风为党工作的吗?那隆重排场的全国党代表大会,难道是各地党代表们背着干粮夹着雨伞步行到北京,在农贸市场边上捡个旮旯蹲下来抽几袋烟就能开成的吗?不靠报纸电台电视台电影戏剧歌曲图书教材直至连环画等一切宣传形式进行长时间高强度的自我表扬,光凭着毛主席那“女高音男声”叫两嗓子,就能让全国人民来个“募然回首,那党正在,伟光正亮处”?
   
   维持任何组织都需要资源。维持世界上最庞大的执政党当然需要最大量的钱。不夸张地说,中共一党的养党经费足够供养全世界所有非共产国家的执政党还有很大剩余。这事实已经存在了几十年,证据俯拾皆是,任何人均可自行观察验证。比较一下一个中共普通县委和一个西方国家执政党省级党部的花费,前者肯定是后者的许多倍。富一点的中共县委的花销水平还可能盖过西方执政党的中央机构。不信你到加拿大任何一个省会城市的街上去打听一下执政党的“省委大院在哪里?”。一开始被问的人会感到莫明其妙。请你契而不舍坚持打听,最终会被引到某栋商业写字楼中的几间屋子里去。这就是西方执政党的“省委机关”。这里没有威严的大门高墙以及把门武警;没有多到需要编号的楼宇和别墅群;没有气派非凡的公用大车队和首长专用小车队;没有“省委印刷厂”、“省委招待所”、“省委机关幼儿园 ”、“省委大礼堂”,大灶中灶小灶餐厅、诊所商店等等。通通没有。一共就是三几间屋子几部电脑加上不到十个雇员而已。请问中共哪个县委机关工作人员少于十个?哪个县委书记不配备公家小车?有几个县委机关不盖办公楼?别说县委,很多中国乡镇党委的机关都比西方的省级党部阔。曾见报道说,河南某乡党委机构,与乡政府一起坐落在一个占地14亩的宫殿式建筑物里,有城楼、有观礼台、有花园,还有个小广场。仅楼顶的两座钟,就花掉三万元人民币。相信你走遍美加两国也找不到一个执政党的“省委机关”能有这等的气派。
   
   西方执政党的中央机关呢?通过水门事件我们知道,美国主要执政党之一的民主党中央机关也没有自己的办公楼。该党长期租用商业楼里的几间屋子来办公。且连个 “保卫处”也没有,“中央警卫团”对他们来说是域外词汇。保卫党中央的重任是由物业公司的看门老头承担的。这付穷酸样,和那些拥有独立豪华办公楼的中共县委机关怎么比?
   
   西方执政党更不可能象中共那样把党务机构从中央政府一直办到幼儿园里去。他们在省/州以下基本不设党务机构。就算设了也往往没有办公室,党务工作全靠党员们义务维持。本人在加拿大出席观察过一个大城市党部的年会。会上“市委第一把手”(一退休老太婆)在报告上年党务活动时先感谢几个党员无偿提供家中场所让她们开“常委会”(董事会)。分管财务的女士报告说该“市委”去年募捐所得四千多加元,加上“党中央”下拨三千加元用于全国性竞选活动,总收入七千余加元。而光是给全市党员发一封信就要用掉近千。所以各方面只能从简。开小会就借党员的家,大一点的会则租教堂举行。一个在级别上相当于中共南京市委或者武汉市委的党部如此贫穷,实在有辱“资产”阶级政党的称号。七千加元相当于四万多人民币。还不够一个中共县委一星期的开销。也就是说,抽出中共一、两个县委的经费,就能把美加两国所有省会城市执政党“市委”的财务摆平。抽出十来个条件好一点的中共县委的经费,还能把这两个国家的执政党从中央到地方的所有党务机构维持费统统包下来。牛不牛?
   
   由中国统计年鉴得知,中共目前有44067个乡镇街道党委、2861个县级党委、333个地市级党委、31个省级党委和一个庞大无比的党中央。此外还有成千上万的院、校、系、所、军、师、旅、团党委等等。养党经费之巨可想而知。可以很保险地说,剔除朝鲜越南古巴等几个同样昂贵的公养政党后,拿出养活几百个中共县委的资金,便足够维持全球所有其他国家的执政党的党务机构。说中共全党的养党费足够维持十来个地球上的所有非公养执政党的党务机关,决不是开玩笑。
   
   中共标榜自己“从不花一分钱搞竞选”。这是很无耻的说法。中共不搞竞选并非为了给国家省钱,而是知道自己经不起竞选故而禁止竞选。为了保证本党“无论如何也要当权”的不光彩事业,中共把百倍以上的钱填进去了。各国的竞选经费是为国家花的钱而不是养护执政党的钱。反对党筹集的竞选经费无疑是“反党反政府活动经费”。实际上,各国竞选经费相当于社会为汰旧换新而付出的代价。它有如四年一次的“月经来潮”,出点血以达到暴露弊端、排遣废旧组织、更新国家机能的目的。而中共养党花销完全是从利己原则出发的损公肥私开支,它如同将多个针头插在国家的血管上,让全民的财富日夜不停地往自己身上滴。请问到底哪种花销对人民的损耗更厉害?
   
   二、不置党产是因为用公款养党。
   
   中共这“无产” 阶级政党富冠全球。零收入却超阔绰,明摆着“收入与开支不符”。奥秘在哪里?手通国库、公款无尽也。中共说的是:“我党除了人民的利益之外决没有自己的利益” 。但它做的却是“我党除了花人民的钱之外决不掏自己的腰包”。公款来自人民交纳的税赋。国家即便处于战争状态下也不会停止征税收费。所以中共的养党经费永远“旱涝保收”,决不会有资金困难的问题。国库这样的金钱之海,一旦拥有,何须他求?还用得着操闲心去整什么党产吗?泡在国库里“保持无产阶级本色”,舒服又光荣,谁不乐意干?
   
   说国民党比共产党廉洁。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国民党以私产养党,而中共用公款养党。国民党党产的起始资本为早年海外华侨给孙中山的捐款,后投入工商经营逐渐积累增值。这种资产不象国家税收那样稳定,很难逃避市场风险和社会危机的影响。抗战期间国民党企业遭受严重损失,党产也随之大幅萎缩。虽然台湾民进党多年指控国民党“党库通国库”。但证据并不充分。民进党已经掌权多年,凭借政权的力量去找国民党的茬。国民党若有“党库通国库”的粗大证据的话早被挖出来了。迄今未见民进党拿出像样的证据,倒说明国民党公私分明的功课做得并不差,经得起敌意十足的调查。可以预见,即便将来真挖出点东西,数额也不会很大。
   
   1949年解放军进军全国时,许多民众幸灾乐祸地看着国民党败退。他们讨厌国民党政府的苛捐杂税,期盼着中共这声称要“推翻三座大山”的政权会让他们的日子过得松活些。然而没过几天人们就吃惊地发现这“人民政权”比国民党政府贵多了。国民党的省市县党部是靠党产维持的民营社团。而共产党的省市县党委却是坚决吃公款的“国家机关”。中共所说的“我党一切为人民”,原来是“人民养我之一切”意思。羊毛出在羊身上,“人民政权”吃人民。中国人身上的税捐负担倒比国民党时期更加沉重。一些老辈人说,解放初期人们常在私下里慨叹的一句话是:国民党千岁(税),共产党万岁(税)万万岁(税)呀!
   
   万官贪污不抵一党窃国。公款养党是窃国行为,其罪恶程度超过一切经济犯罪的总和。国共党员都有贪污行为。但贪污毕竟是不可告人的暗中舞弊捞财;而共产党是全党出动大张旗鼓轰轰烈烈波澜壮阔地吞噬公款。国民党至少能在公开场合下旗帜鲜明地拒绝和谴责党库通国库的行为。中共连这点也做不到。中共几十年来一直旗帜鲜明地用公款养自己。共产党人从不以窃国为耻,倒气势汹汹地随时准备捍卫党的窃国权。在他们看来,党既然打下了江山,接着坐江山吃江山就是顺理成章的事。谁敢在中国大陆公开主张停止使用公款而改由自行募捐养党的话,谁就是共产党的仇敌。别说提停止公款养党,哪怕提一提“削减养党开支以减轻人民负担”的建议也是严重犯忌,共产党决不容忍。
   
   政党私营,募捐养党。这是世界通则。各国“资产”阶级执政党之所以都面临资金短缺的问题,最重要的原因是沾公款很难。各国的舆论界和反对党盯得很紧,执政党稍不留意就会被抓把柄。美国民主党人出任过多届美国总统,但他们别说批点钱给本党盖栋办公楼,更小的事都不好办。克林顿当政时,曾有国会议员追究副总统戈尔用白宫的电话和党内干部讨论为党募集经费的事情。那议员说戈尔用公家设备办私事,一旦查实就要判他的罪。这样的指控让我们中国人听来简直荒谬透顶:明明是党中央领导上班时间打电话过问一下“党的建设”情况。居然会有罪!如果哪天中共领导愿意讨论放弃公款而改靠募捐过活的新“党建”方针的话,中国人民只会烧高香道万福举行大庆贺,哪里会想到去问什么罪。这美国议员要在我们中国,轻松点说是有病,严肃点说就是欠劳教。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