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中国大型抗暴越演越烈 专家认定中共不行了]
拈花时评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型抗暴越演越烈 专家认定中共不行了

中国社会近年群体抗暴事件不断,有越演越烈、越演越频繁、人数越来越多之势。邓玉娇事件刚过去,最近又发生了湖北石首有饭店青年厨师被虐杀事件,七万民众暴动,当局惊恐万状,中共湖北省委书记、省长亲自出马指挥,上万军警出动去抢一具尸体。
   大纪元记者吴雪儿报导,对于中国社会现时的“乱象”,现居新西兰的前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贾甲认为中国社会的“乱象”是一种“正常现象”:“当一个政权在灭亡的时候,官员的腐败、人民的起义和抗暴,都是一种必然的现象,是一种自然规律,因为就是要通过官员的腐败、人民的起义才能造成政权的灭亡,所以这都属于正常现象。”
   
   对于中共在邓玉娇和绿坝事件做了一点“妥协”举动,贾甲认为中共不是“妥协”了:“真正的原因是中共官员已经没办法,军人到场也没有以枪来扫射,这更说明了中共要灭亡了!”
   

   中共灭亡之“势”已形成
   
   台湾中山大学管理学教授杨硕英博士分析,中共在处理邓玉娇事件上反映出中共已经慌了:“中共以前碰到像邓玉娇事件,哪会做出这样的动作,中共要杀谁还给你公开这样?就把你带走。”
   
   杨硕英说,中共什么时候倒台已经不是重点,那是一定会倒的,因为那个势已经出来了:“这个势已经很明显,没法挽回。”
   
   他预测在中国可能就是类似邓玉娇那种小的事件导致中共垮台:“小的事件之所以发生是因为那个‘势’,‘势成之’,这是中国道家讲的。小事件是邓玉娇,其实不是,是那个大的趋势已经形成了。”
   
   中共惧怕军队掉转枪头
   贾甲认为,湖北石首的情况就是目前中国大陆真实情况的写照。而最近中共先后在邓玉娇及绿坝事件处理上,都作出了“调整”,像是“妥协”了,贾甲并不以为然:“中共的处理方法,不是它‘妥协’了,是中共官员已经没办法,军人到场也没有以枪来扫射,这更说明了中共要灭亡了!因为如果中共硬迫军人去镇压人民,必将导致军人不去镇压人民,不听共产党的屠杀命令,要调转枪头,对准共产党。所以共产党不下血洗命令是怕军人枪头会调过来对自己。”
   
   石首事件中,中共出动上万武警、公安镇压数以千计的民众,并抢走涉案尸体。贾甲说,看到军人和百姓的正面冲突,感到很难过,因为这正是中共惯用的群众斗群众技俩:“事实上都是人民打人民,你说是军人,他无非就是服装的颜色和百姓不一样,还不都是人民,都是百姓,站在后台、站在车里、站在北京的那些,他们才是真正的共产党,他们才真正隔岸观火!”
   
   群众官员迫不及待共党亡
   
   对于近期发生的抗暴事件,贾甲说,可以看出两个方面是等不及了:“人民群众已经等不及了,以前人民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说明人民已经等不及了。”
   
   从石首事件中,贾甲看到人民已经抛弃了中共的统治,不再害怕共产党:“只要人民不害怕共产党,共产党的政党就已经开始完蛋了。共产党不是妥协了,它是彻底害怕了,向人民让步了。共产党什么时候向人民让步?就是它已经认为自己不行了,它已经认为军队将要失控了,如果它再迫军队镇压人民,军队肯定会反过来,对准中共。这是毫无疑问的!”
   
   另外,贾甲看到官员也是等不及了:“因为官员已经看到共产党政权也要灭亡,所以现在官员也要做后路工程,要逃跑,要享受,这都是需要钱的,所以现在官员的贪污腐败或是盗卖毒品,就是想挣钱,所以从石首事件,可以看到共产党灭亡在加快了,这是毫无疑问的。”
   
   大型抗暴运动将越来越多
   
   为什么发生石首事件,贾甲认为,不论从理论上或是法治角度来讲,这都是必需要发生的事情:“人民为什么要通过抗暴的形式来解决这些问题呢?因为现在中国大陆发生事情后,没有地方去申冤、告状,中国大陆是没有法治的地方,石首事件是一个非常典型的维权抗暴的大型运动。”
   
   贾甲估计类似石首事件在将来会越来越多,现在中国的上访冤民都上千万人,多少个冤假错案!起因都和石首事件类似,都是被冤屈的:“随着石首事件在中国展开,党员干部看到这些事情,你想他们是什么心情?海内外看到这个事情是什么心情?大家都应该得出一个结论:这些事情都是中共一党独裁残暴统治所造成的结果,中国的问题推来推去还是落到了一党独裁、残暴统治上!并不是官员都是不好的,因为官员没有监督,他们想替人民申张个正义,想履行一下正常手续,替百姓说说话也做不到,不要说是百姓了。”
   
   贾甲续说:“为什么法院做不了案呢?因为都要报党委,要报给共产党,共产党批了,法院才能判,政府才能做。共产党统治中国的任何部门、法官都要由共产党来任命,法官必须是党委书记。”
   
   贾甲认为,只有通过像石首这样的事件,才能促使中国社会发生彻底的大变革,只有通过石首的方式才能解决中共专政及其残暴统治的问题:“以前有博白、雍安等事件已经是一个开始了,给中国人民竖立了楷模,结束中共残暴统治。”
   
   贾甲形容中共政权现在是等待着自取灭亡:“等共产党变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它说要过15年、20年,因为拖了时间,它(党员)也安顿好自己的家人、钱、就清算不了这一批,下一批又说要拖个20年也就又清算不了犯事的人了。它不是站在中国人民、历史、天意的角度上,而是站在个人的角度上。但可以告诉中共,中国实现民主不是由它来定的,而是由天来定,由中国人民来定的。”
   
   料大规模血腥冲突不会出现
   
   贾甲预计,中共倒台也不会出现大规模血腥事件:“因为已经不由它(中共)了,它想镇压,但已经没有人听它的了。”
   
   杨硕英也指出,共产主义国家倒台都没有发生血洗屠杀,中共倒台也不会有血洗屠杀:“因为国内的人民对政权都不信任,当年柏林围墙立即要开放的消息传出,所有人都听到消息,包括守墙的卫兵,所以第一批跑过去的是卫兵不是百姓。”
   
   蝴蝶效应展开 人心思变
   
   对于近期在中国民间彼起此落的民间抗暴事件,杨硕英认为,这就是蝴蝶效应开始展开:“本来在文化大革命时,谁敢说一句话?现在越来越多人敢发声,尤其现在邓玉娇的事件,民间就是反抗暴政。”
   
   杨硕英说,蝴蝶效应产生了,要发生的事情一定会露出端倪,那只是时间的问题:“到后来一定会出现‘陈胜’、‘吴广’。秦始皇暴政下出现了两个农民陈胜和吴广,揭干起义,那边两个大将动起来,最后秦朝灭掉了。”
   
   他续说:“所以我觉得在中国,可能就是类似邓玉娇那种小的事件导致中共最后的垮台,小的事件之所以发生是因为那个‘势’,‘势成之’,这是中国道家讲的。小事件是邓玉娇,其实不是,是那个大的趋势已经形成了,那个势已经蕴酿在里面,那个势已经要到了。”
   
   他又说:“上海杨佳,有很多大陆人穿了印有他照片的T恤,20年前可能吗?邓玉娇、石首事件如果在20年前什么能够发生吗?系统思考,拉长那个时间去看,会看到事情不一样了。”
   
   杨硕英说,从邓玉娇事件所引起的所有言论都是与以前不一样:“现在中共也慌了,中共以前碰到邓玉娇事情,哪会做出这样的动作,中共要杀谁还给你公开这样?就把你带走。我觉得形势都在变了。……看上去,中共掌握了警察、司法、媒体,但主要是看人心嘛,人心在变。”
   
   杨硕英认为,中共什么时候倒台已经不是重点,那是一定会倒的,“因为那个势已经出来了,这个势已经很明显,没法挽回。按蝴蝶效应来看,后段会冲起来,事件发展会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如苏联后面的发展形势也是这样,一开始是慢慢、慢慢的,到后来就很快、很快。因为蝴蝶效应是一个指数成长的曲线,起先是平平的,后来有点起来,到后来就是冲上去的。”
   
   在《Nationalist Mobilization and the Collapse of the Soviet State》一书中,作者为University of Wisconsin一位专门研究苏联解体的教授 Mark R. Beissinger,书的第一章就叫《From the Impossible to the Inevitable》。杨硕英说,从曲线去分析,开始平平没有起伏,一定是不可能的,到后来加速冲上去,一定是埼的,变成了无可避免:“我叫这做曲线,non linear,你把一个圆周切四份,右边就是指数成长,蝴蝶效应。所有的东欧国家倒台都是这样的,而且没有什么问题。马上就垮了,没有什么社会动乱。”
   
   杨硕英说,共产党内部已经垮掉,从本来几十人、几百人到现在5千百6多万人退出中共及其属组织。杨硕英认为,是人心的体现:“这就是人心嘛,一大堆的共产党员心里早就在想:我就等着你倒,你未倒之前我还怕你?!孙中山说:‘国者人之积,人者心之器;社会之隆污,系于人心之振靡。’”
   
   “你要不怕它 它就开始怕你”
   
   杨硕英续说:“共产党能统治中国大陆就是利用‘怕’,你要不怕它,它就开始怕你了。共产党为什么那么怕法轮功,就是因为只有法轮功真正不怕它。共产党见法轮功不怕,越想镇压,但镇压越厉害,却使法轮功洪传全世界!”
   
   在中共统治中国60年当中,政治运动不断,为的是要把“怕”植根在人民心中,以“怕”控制,而近期中国不断出现的民间抗暴事件,说明了中共政权对人民的“紧箍咒”已经渐渐失效,由中国民众的血和泪编写的历史一页将翻到尽头。
   
   博主评论:很多朋友都觉得现在的政治确实太腐败了,政府、执政党太独裁太专制了,需要改变,但是不希望发生暴力革命,不要把三十年积攒的一点点财富都打没了。其实我基本上是同意这样的观点的,但是我对依靠共产党来让中国民主化、人权化的观点非常不感冒。如我前文所说,这些朋友的企求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共产统治意味着不可能有民主,不可能没有独裁没有专制。
   
   其实民主化、人权化基本上就必须结束专制、独裁统治,也就是说要颠覆目前的政权,但这种颠覆未必就一定要依靠暴力革命来达到。二十年前,强大的苏联乃至整个东欧社会主义集团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倒塌的,基本上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暴力革命,有也是短暂的、小规模的,没有造成破坏的暴力事件。难道今天的中国共产政权比当年的整个东欧集团还要稳定、可靠?
   
   实际上不是的,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未必比当年的苏联共产党更加聪明,他不过是有了前车之鉴于是采取了一定的措施而已,其效果无非是延长政权的生命,而不能改变灭亡的宿命。现在的中国政权,如同一具巨大的、散发着尸臭的将死病躯,完全靠一副架子撑住而已。一旦这架子稍微倒塌一角,就足以让他整体轰然倒塌。这不是意淫,而是事实。当年苏联乃至整个东欧集团的倒塌,事前也没有什么征兆,他似乎是一夜之间暴亡的。
   
   因为事先看起来很完美的组织结构已经腐烂了,他的背脊梁上的稻草在一根一根地加上去,直到最后一根。至少那时候的苏联并没有今天中国大地上发生的一桩又一桩的群体反抗事件,也没有今天的中央对地方官员的失控,还有不可遏止的腐败和人心向背。也许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那一天的到来,还有不断地望他们的脊梁上加稻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