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邓玉娇开博客 外界质疑当局再造假]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开博客 外界质疑当局再造假

   26日下午,邓玉娇开博客了。这一天正是邓玉娇被巴东法院一审判决的第十天,如果在法定的十天内不上诉,邓玉娇“带罪免罚”的判决将生效。不过外界质疑该博客并非邓玉娇个人所开,并提出了种种质疑与分析。
     
   26日下午1时1分,邓玉娇在新浪开通了博客。在名为“邓玉娇的新生活”的博客中只有短短的11个字“我现在很好,谢谢大家关心。”
     
   博客甫一开通,有网民为之惊喜,但更多的网民则质疑该博客为当局造假,“一看这个博客就知道是假的”、“巴东做假,让人恶心。”“请骗子公开站出来说话!”等等,并提出了种种质疑和分析。

     
   根据一直在关注邓玉娇案的网民“屠夫”21日介绍,他通过关系与邓玉娇妈妈张树梅通了电话,得知邓玉娇已经被当局带走,强行接受治疗,关在哪里她母亲都不知道。
   
   质疑之一:邓玉娇的性格变了?
     
   据跟邓玉娇最亲的外公介绍,邓玉娇比较外向,是个男孩子性格,“高兴的时候做事就呼呼啦啦的。”邓玉娇的好友杨红艳也介绍说,邓玉娇的话很多,叽叽喳喳的,“她比我还会说呢。”
     
   分析认为,一个人真正获得自由了,应该是很高兴的事情,应该有很多话要与别人交流。特别是,如果邓玉娇真的能够上网,看到那么多的民众在关心她,为她呼吁奔走的时候,她一定有很多话要说,以“回报社会”。
   
   但邓玉娇在博客里仅仅留下了11个字,对网民的问候、疑惑一律不闻不问,分析认为与邓玉娇的个性完全不符。“要不自由是假,要不博客造假,或者两者都假。”
   
   而且,在邓玉娇一审判决生效的最后一天,邓玉娇开博客目的性也令人生疑。根据法律,如果邓玉娇在27日前不提出上诉,她将一辈子戴着“罪人”与“精神病”的两顶帽子做人,而真正涉嫌强奸犯罪的黄德智以及幕后人物将逍遥法外。
   
   
   官方网站长江巴东网公布的邓玉娇生活照。照片由站在窗口的一名女记者所拍,与视频的角度略有不同。(网络图片)
   官方公布的“家居的邓玉娇”视频,邓玉娇在躲避她奶奶,而她奶奶的表情也一直很木然,很少正面看邓玉娇。(视频截图)
   
   
   质疑之二:博客的照片来自哪里?
     
   在邓玉娇的博客里,用的照片是一张邓玉娇在她爷爷家里做客时官方媒体拍的照片。照片中,邓玉娇笑得非常灿烂。有网民质疑官方故意照出邓玉娇很开心的样子,“真让人恶心。估计能欺骗一些傻瓜。”
     
   记者通过搜索发现,博客中的照片来自官方网站,是长江巴东网26日上午10:44才公布的照片。而邓玉娇博客是当日下午13:01开通,两者仅相差2小时15分钟,只是博客中的照片把官方照片左下角的水印裁掉了。
     
   而且,巴东电视台26日0:45上传的视频“家居的邓玉娇”显示,邓玉娇25日在她城里的爷爷奶奶家“做客”时并不开心,与爷爷奶奶的关系也显得比较生疏。即使她奶奶右手强拉邓玉娇的左手挽着她的脖子作出亲热状、左手搂着邓玉娇往怀里拉、让官方记者照相时,邓玉娇还一直在躲避,并把右手很快收了回来。照片正好是邓玉娇把手收回来时,被逗乐的时候抓拍的。
     
   分析认为,如果真的是邓玉娇个人开博客,应该选择自己喜欢的个人照片(很少有与他人合影的,况且邓玉娇与她奶奶也不亲),而不是官方的照片,“种种迹象表明,邓玉娇博客的官方色彩很浓,很可能是当局做出来的。”目的是要给外界一个“邓玉娇已经自由了”、“与家人在一起快乐生活”的假象。
   
   也有分析说,在邓玉娇案发后,最忙碌的亲人应该是她的母亲张树梅,一直在为案子奔波、照顾邓玉娇。而在官方的视频里,邓玉娇的母亲却不见踪影,也令人疑窦丛生。
   
   质疑之三:邓玉娇只与“新浪官博”交友?
     
   “上善若海”网民表示,邓玉娇只与“新浪官博”交友,这个邓玉娇博客一定是假的。
     
   网民分析,“只与‘新浪官博’交友,这个邓玉娇博客一定是假的;人民喜爱她,她一定喜欢交普通劳动人民为友;而不可能是当前这样!”并质问背后造假的人:“请骗子公开站出来说话!不要鬼鬼祟祟躲在阴沟里!”
   
   分析认为,去年上海袭警案的主角杨佳被处死刑一个多月之后,其母亲王静梅首次于新浪网上注册博客并发表文章《天黑了》,不到24小时,此博客便遭到新浪的封杀,显示博客地址不存在。而邓玉娇案涉及面更广,牵动的人更多,但博客却在新浪网上“安然无恙”,令人感到蹊跷。
     
   新浪网友询问邓玉娇:“这个博客本身是你自己做的吗,值得怀疑。你的博客会发上面这类文章吗?(编者注:指上文提到的十一个字)”
     
   也有网民关心邓玉娇的近况:“我想问下娇妹,在判决之后到26日之间这段法定的上诉期间你到哪去了,能透露下吗?大家都在关注你,希望你静心把朱明勇律师和夏霖律师的博客认真读下,还有网上大量网友发的贴子。”
   
   并特别叮嘱邓玉娇要自己独立思考,不要被当局利用。“既然自由了,你应当对此事有个自己的独立判断,希望能在自己的博客中说出来供大家分享,希望是原汁原味的,而不是通过某某人首肯或润色的,包括你那个对你以前的生活漠然置之、但在此案中与党保持高度一致显出异常热情的所谓的爷爷。”
   
   博主评论:真厉害呀,中国的人权事业居然进展到这一步了,我们还都蒙在鼓里了。现在连中国的精神病人都可以随意上网,还可以开博客了,真是厉害呀。说到这个,广东人会说:“流野黎既”。翻译成普通话,就是说假冒伪劣产品,假的。
   
   当然是假的,傻冒都能看出来。阿娇要是一切都正常,过得很好,关她进精神病院做什么?一个一切都正常,过得很好的人,为什么要关她进精神病院?阿娇要是一切正常过得很好,当局为什么讳莫如深?一字不提?
   
   这样的手段太拙劣了吧?替一个精神病人开博?还要说现在很好?但是,我认为一点都不奇怪,其实执政党一向如此手段拙劣、智商低下,而且下流、无耻。那为什么有很多国民一直认为他们非常地伟大、光明、正确而且永远正确呢?
   
   因为以前的盖子捂得太好了,以前只要被执政党自己经营控制的媒体反着说甚至不说,大家也只能心里狐疑,却找不到任何可以谈论的口实。即便有人怀疑,顶多只能跟三五知己讨论一下,哪里还有人敢公开质疑的?即便质疑,又哪里找得到地方发表呢?于是执政党就伟大了,于是执政党就光明了,于是执政党就正确且永远正确了。
   
   再比如说石首事件,验尸结果是自杀,又弄出一个遗书出来,为什么政府要赔偿家属三十万?根本无法自圆其说的情况下,问题也“解决”了。可见执政党的智商是多少了,可见在执政党的眼里国民的智商是多少了。要是在过去,我们有机会知道那么多的内情吗?即便知道内情,有机会让我们说吗?于是执政党就光明了,于是执政党就伟大了,于是执政党就正确且永远正确了。
   
   可是,现在是Web2.0时代了,是翻墙时代了,我们不仅能够听见,而且有地方发表意见了,只要我们有这样的胆量。张怀阳煽动颠覆了,刘晓波煽动颠覆了,下一个是谁?无论是谁,都可以证明“伟光正”这三个字前所未有地傻逼了。抓也没有用,关也没有用,当年执政党不是这样欺骗裹胁了无数中国人牺牲姓名换来了政权?当年的镇压手段未必比今天更残酷,更恬不知耻,更下作,可是还是有很多人不怕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