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六四将至:现在的北京已经空前紧张]
拈花时评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六四将至:现在的北京已经空前紧张

   六四二十周年敏感期将至,北京除了严防公众接触到海外媒体相关报道,更采取严厉措施防止在香港发行的赵紫阳录音回忆录一书被带入大陆。与之配合的是全国上下展开的大规模爱国主义教育,而一些持独立意见者声音受限。
   
   
   香港明报周一专讯指六四二十周年前夕,北京政治气氛明显紧张,除了内销的香港报纸迟到和被抽起版面,首都机场5月29日特别加强对来自香港的中国旅客行李的检查,估计与已故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软禁中的秘密录音结集而成的《改革历程》一书当天在香港面世有关。
   

   正在翘首以待这本书的北京知识分子之一高瑜告诉本台,周一又有一批在北京机场检查时被截下:“大家都在等,今天早上有人坐飞机从北京关口被截住了,从来北京关是比较松的。(您认为检察是针对这个书么?)当然是,这是第一禁书。”
   
   记者周一致电出版该赵紫阳录音回忆录中文版的香港新世纪出版社负责人鲍朴,他表示不清楚该书在大陆被禁的情况,但他透露该书第一版一万四千本开售三天已售罄,第二版将于六月八日上市:“第一次印刷都销完了。第二次印刷一样数量,一万四千本,大概八号上市。”
   
   另外据中通社报道,随着六四敏感时间临近,中国政府开始着力推动新一波爱国主义教育,时间将从五月下旬持续至十月国庆纪念日。目前进行的活动包括评选第二届全国道德模范、评选新中国成立以来百位感动中国人物、开放第四批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以及在各级各类学校开展「我爱我的祖国」主题教育活动等。据报道此次以庆祝建国六十周年为引子推出的系列大型活动的爱国主义教育主要对象是青少年群体,除宣讲、展览、文艺演出等传统形式外,网络及新兴媒体也将成为宣传载体。
   
   本台周一致电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徐友渔询问对新一轮爱国主义宣传的看法,刚讲到六四二字,通话就被迫中断了。而此后记者多次致电都无法再接通。
   
   与此同时,当年八九学运拉开帷幕--学生开始发起请愿的北京中南海新华门,日前同样被以迎接建国60年为由进行修缮,根据北京日报周一相关图片报道可见新华门前搭起了绿色围挡,如同消逝在公众视野。香港媒体称新华门的“消失”防止了可能发生的示威画面。
   
   当局对于敏感地带有多样的预防措施,每年六月三号都会前往天安门广场悼念的北京维权律师浦志强周一已收到国保警察告诫:“刚才已经告诉我不许去。我会坚持去的,我没有妨碍国家安全,六月三号四号都不是法定的戒严日子。何况我觉得这件事情不应该成为中国的一个禁区,共产党应该是一个有实力的政党,他不是所作的。。(通话受干扰)既然当年做了这样的事情,何必怕人说呢? ”
   
   北京的经济学者彭定鼎说对六四二十周年重新审视历史的民间呼声很高,但当局似乎并未有让步的意思:“在北京一些大型超市都有卖香港的报纸,这些里面当然不能有他们认为危害政权的内容。现在不能谈论,今年肯定也是这样,对当年党中央'英明果断'的决策提出异议、含沙射影是不能允许的。(北京知识界对六四二十周年呼声如何?)有,很强烈,徐友渔这些学者都开过会了。要求重新评价的呼声也非常高。甚至还有人试图组织公开集会,电子邮件发到我邮箱了,留下一个联络人黄小姐北京固定电话号码,我打过去说是线路故障。邮件是说希望海外民运人士能够和官方共同来达到一个相对公正合理理性的重新评价,中共的反应非常简单,就把它给咔嚓掉了。”
   
   博主评论:年年逢六四,年年都有六四,今年固然是二十周年,假如心态健康的话,二十周年跟十九\十八有什么不同的?心态健康的话,六一\五一\四一跟六四有什么不同的?
   
   年年六四都要大防特防,这是一种什么心态?是心虚,是能拖就拖,过一天算一天,拖一天是一天.尽管天天叫喊着形势一片大好,实际却已经暮气沉沉,多活一天是一天.
   
   一个心态健康的政权,不会总在避讳什么,法轮功也罢,六四也罢,坦坦荡荡地来,坦坦荡荡地过,为什么要害怕?不害怕为什么有如许多的避讳?为什么要压制民主?为什么要屏蔽言论?
   
   美国也许杀过迫害过几千万印地安人,他们没有禁止印地安人的后裔说话,甚至控诉.美国也抢过奴役过千万个黑奴,他们也没有不许黑人上街,连总统都可以让他们当.
   
   旧帐谁都可以算,算清楚了我们继续往前走,坦坦荡荡,甚至算不清可以边算边走.这才是健康的心态,健康的国家,健康的政府.共产党欠中国人的实在太多了,反右、三年人祸、人民公社化、大跃进、文革、六四,所有的这些债务都在让共产党于我心有戚戚焉,耿耿于心,不能去怀。
   
   于是苟且偷生,于是苟延残喘,旧债不清,又添新债,但是“出来行走,总有一天要还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