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邓玉娇仍然没有自由-屠夫与邓母的对话]
拈花时评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最终)
·中国农民调查(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官员们贪污腐败的钱都是国家的,与我等何干?
·拈花一周推
·“中国农民调查(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4)(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5)(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仍然没有自由-屠夫与邓母的对话

   屠夫和张树梅电话录音全文
   (思宁记录整理,未经屠夫和张树梅审阅)
     屠夫:喂——
     张树梅:你是?我是……
     屠夫:我是吴淦,那个,就是屠夫,就是屠夫。

     张树梅:哦,知道啦。
     屠夫:那个大姐啊,反正我做事情你也知道,我对得起天地良心。你也看到了吧,是不是?从头到尾,你也看到啦。是不是?
     张树梅:谢谢你!感谢你啊!
     屠夫:第二个,两个律师也在帮助你们,你们不要说他们啦。说我的不要紧。我反正……
     张树梅:我也是非常感谢他们的,但里面……可是……你是明白的,我没办法。
     屠夫:你听我讲噢,你听我讲。那个,反正我做事我不是帮助你,我是帮助邓玉娇,我也没有什么利益。
     张树梅:对对对。
     屠夫:你看我从头到尾,这样,我付出多少你也看到了,是不是?第二个,这功劳我也不是我的,这都是大家,关心她的人。然后……
     张树梅:谢谢一些好心的人!
     屠夫:不不不——
     张树梅:我在这里说对你们说一声谢谢!
     屠夫:然后,没事啦。我主要目的是要让她自由,让她自由能出来,我就开心。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第二个,被你误解,那个都没事,那是小事情。我做事情我是有些胸怀的。还有两个事,还有一个捐款,我要给她。这个我做事情是有头有尾的,给她。你看怎么转交给她。你总要让我过去见个面一下,我把钱转交给她。是不是?因为网友说……
     张树梅:这个就不一定了……这个我不骗你……你相信我的话,我一直讲话都是蛮老实的。现在她……以后……这会儿……她现在……我还不知道她在哪里。
     屠夫:邓玉娇在哪里你都不清楚?
     张树梅:我现在还不清楚,我已经到我老家来了,回我的老家来了。
     屠夫:噢。那这样好不好,我就长话短说啦。你如果介意我见她,我就不见她啦。那你叫邓玉娇给我打个电话,然后把她的卡号和名字告诉我,我过几天我给她转过去。这是第一个。
     张树梅:现在就是这种情况的。你知道的,她是有病的。现在,就是政府方面都要求先给她治病。现在在哪里……她要去治病。我真的不和她在一块儿。
     屠夫:那我相信你。然后,还有一个,我还可以帮助。就是说,如果需要工作,需要,我们不想让人家去吵她。你如果说整天都是报纸啊,整天都是乱七八糟。
     张树梅: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这些好心人!
      屠夫:你听我讲,我还没有讲完。很多好心的人,他说,你如果需要帮助,北京那边都有,工作,然后治病,让人家不要去吵,不要去影响邓玉娇的生活,就是让 她安安静静地生活,大家不要去吵。因为,很多人都想利用她。是不是?安安静静地去生活,正常去生活,去谈恋爱,去交朋友,然后工作。
     张树梅:好好!
     屠夫:如果需要,你就打我电话。
     张树梅:好的好的,你的电话我一直存着,没有删。
     屠夫:没有删,那你做人也要基本的一点良心。你起码给我打个电话嘛,是不是?你说我屠夫哪里有对不起你,你说我哪里有伤害你。你说……
     张树梅:你误解啦,你不知道,你的电话打了没有人接,你懂什么意思吗?
     屠夫:你打我的电话没有人接,不可能的。
     张树梅:不是啦,你打我的电话没有人接,你应该知道什么意思。
     屠夫:哦——哦——那我知道意思啦。
     张树梅:……没良心的。你误解我啦。
     屠夫:那我知道啦,你有你的苦衷,我也不讲那么多,我理解你。你心里明白就可以啦。我也不说那么多,你心里知道就可以啦。
     张树梅:你知道我心里是非常感谢你们这些人的,我心里有数的。
     屠夫:那你有数就可以。
     张树梅:你放心,我不是没良心的人。
     屠夫:然后,第二个,如果你对我有什么误解,有什么不了解,你可以上网。
     张树梅:没有没有。
     屠夫:你听我讲。你叫邓玉娇的朋友,或者叫你的亲戚上网,去看一下屠夫所有做的事情,博客上、论坛上,或者在网上,所有,有没有乱说话,都是为了她出发。是不是?
     张树梅:哦哦,我知道。我回了野山关后,很多人都跟我讲了的。我知道。
      屠夫:然后第二个,我有没有……你可能怕说我,可能怕这个说……邓玉娇的隐私啦,什么东西呀,我会乱讲。我一句话都不会乱讲,对案子没有用的东西,我一 句话都不会乱讲。你懂不懂?我最高目的就是这个意思。我也不打搅你啦。我有情况要告诉你啦:一,说捐款。你如果方便,就叫邓玉娇给我打个电话,把她卡号、 名字发给我,我就转给她。
     张树梅: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得谢谢你们,谢谢捐款的。你们就再资助一下有些需要帮助的人吧。谢谢你们啊!资助过我们的,我们都非常感谢!
     屠夫:这个东西我要征求你的意见,我也不可能说……是不是?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大家有这个心意,那,我需要向你表达一下。你如果那个,我也理解。
     张树梅:你的心意我领了。
     屠夫:那可以。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我跟你讲,你要注意几个。我还是像以前那样那么真心跟你们讲话噢。
     张树梅:好的好的。
     屠夫:就是说,让她安静地生活,不要让大家去吵她啦。就是,自己安排清楚。然后,有困难,你随时打我电话,我24小时都会帮助你。好不好!
     张树梅:好好好,谢谢你!
     屠夫:好,再见!
     张树梅:再见!
     屠夫:那我也理解你的苦衷,好不好?
     张树梅:你应该理解我才对。
     屠夫:我最理解你。你这样伤我,你看一句话,我在网上一句话都没有说你坏话,是不是?
     张树梅:我心里不想伤害你,我的确是没办法。
     屠夫:我知道,我知道。那你也知道,我也没有讲你一句坏话,即使你那样说我,误解我,你看我也没有说一句坏话,从来不会。因为我是为了邓玉娇,你是邓玉娇的妈妈。你心里清楚就可以啦,好不好?我对得起良心。
     张树梅:好啦。
     屠夫:好,好,再见!
     张树梅:再见!
     屠夫:再见!
   
   另外, 2009年5月26日凌晨网友走近武昌发出的消息现在得到邓玉娇母亲张树梅等的证实。
   
   (巴东当地网吧已经遭到严密监控,本消息用手机转网友,费尽周折发出)
   2009年5月26日凌晨
   巴东前线志愿者最新回复消息。
   政府胁迫邓玉娇九族
   邓玉娇的母亲被巴东警方胁迫辞退原律师,由警方安排湖北律师。
   凡是与邓玉娇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家族有一点关系的人,都被勒令去劝说邓玉娇的家人配合公检法的处理。接受以邓玉娇精神病为由结案。
   如果邓玉娇与家人不配合,所有这些亲属,将被巴东县政府下岗开除公职,做生意的找茬关店罚款。
   邓玉娇的亲属非常愤怒,但是没有办法反抗。邓玉娇亲属的住地周围,都有警察和便衣监视,防止外地的志愿者提供帮助。
   
   博主评论:邓玉娇杀的是当地的权贵,是土霸王,要得到完全的自由,恐怕没有那么容易。网友们仍然需要不懈地关注,因为他们就是想等大家的注意力被新的事件吸引过去的时候,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为什么一个小县城的几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员竟然有如许能量?难道“党中央”连这么几个小角色都对付不了?难道这就是“党中央”的真意?还是“党中央”对地方诸侯已经失去控制了?
   
   假如是失控了,那么“党中央”还能靠什么来治理国家?靠什么来维持“安定和谐”的政治局面?希望这仅仅是芑人之忧.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