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案16日早开庭 网友法院前打横幅被抓]
拈花时评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九)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一)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二)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13)
·拈花一周推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十四)
·《脚印——宜宾文革造反派领袖谢英富回忆录》(终)
·拈花一周微
·沧桑-晓剑著(一)
·沧桑-晓剑著(二)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三)
·沧桑-晓剑著(四)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五)
·沧桑-晓剑著(六)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七)
·沧桑-晓剑著(八)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九)
·沧桑-晓剑著(十)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十一)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案16日早开庭 网友法院前打横幅被抓

   今天(6月15日),《财经》报导称,“邓玉娇刺死官员案”,定于6月16日在湖北巴东县法院一审开庭,律师将做无罪辩护。今天上午,8名声援邓玉娇的网民到达巴东县法院前打横幅遭到抓捕。志愿者罗加久表示,巴东县法院称邓案在16日早8点30分开庭。他们向法院方面申请旁听证被拒。警方加紧监控、骚扰网民。
   
   6月15日,《财经》的报导,称“邓玉娇刺死官员案”,定于6月16日在湖北巴东县法院一审开庭,律师将做无罪辩护(网络截图)
   
   15日,大陆媒体《财经》报导,邓玉娇案于16日开庭,律师认为邓玉娇正当防卫,将做无罪辩护(http://www.caijing.com.cn/2009-06-15/110184650.html)。同日,声援邓玉娇的自费旅游团团长罗加久表示,他们给巴东县法院打电话,法院方面确认邓案在16日早8点30分开庭。

   罗加久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说,15日下午约4点半,他给巴东县法院打电话,核对邓玉娇案是否在16日开庭,他还报上自己姓名和手机号码。法院方面了解罗加久的身份,并对他确认邓案在16日早8点半开庭。
   
   他说:“这个消息是准确的,也很公开,当地的我们的人都确认了。”罗加久还表示,上周五就与法院方面核对开庭日期,但对方不透露一点消息。对于是否公开开庭审理邓玉娇案,罗加久说:“这个我们没有问,我的判断是如果公开开庭的话,法院应该出个公告,没有公告的话,是属于不公开开庭,从法律程序上讲是这样的。”
   
   罗加久表示:“我们现在比较被动,法院方面不和我们进行沟通。5点钟时我又给法院打电话,申请旁听证,他不给。他说跟领导说了,领导说旁听证都发完了。我跟他讲了很多,最后还是不同意给我旁听证。法院方面说一共发了49张旁听证。我就讲了很多特殊性,巴东我去过两次,野三关我去过两次,他也不给,我问他旁听的是否有媒体,他也不说。我估计没有媒体的。”
   
   罗加久还说:“今天早上我们安排第一批人,8个人去打横幅,一开始就被保安抢了横幅,然后打电话叫人过来,就抓我们的人。估计是抓到巴东县公安局。横幅的内容及一些信息现在还保密吧,内容比较敏感。”
   
   由于罗加久在6月4日凌晨,在野三关官方设的检查关卡遭到职业打手对其膝关节的袭击,他表示,10多天过去了,他仍然感到膝关节很痛,是被踢坏了,是非常严重的。
   另据网民表示,到目前,凡是在网上公布,在开庭前去巴东声援邓玉娇的几位网友,都被警察找上门“请走了”,警方工作效率非常高。尽管如此,民众一致表示:如果明天的判决结果我们不认可的话,我们将有行动。“这是一场宣传战,巴东只是一个点,真正的决战地点不在巴东,是在全国范围内的一场正邪较量。真正的决定因素也不在巴东,而是上层。”还有网友留言说:“我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相信政府了。”
   
   今天《成都商报》等大陆媒体发布了一条消息,称对邓玉娇的精神病鉴定也有了结果,鉴定结论显示:邓玉娇具有心智障碍,但具有部份刑事责任能力。对此罗加久表示,这个是骗人的,当局给自己一个下台阶的说法。“我们是很不认同的,如果邓玉娇有病,那上面的人更有病了。”
   
   博主评论:这是邓玉娇一个人被起诉的案件,但这也是全体中国人的案件,因为这个案件关系着整个中国的法制,这个案件将向全中国人民宣示中国是否还有最后一丁点法律的尊严。
   
   法律是否任意由得权力强奸,法律是不是也应当有一点正当防卫的权力?全体中国人的尊严重要?还是共产党地方政府的几个小官的命运更重要?我们拭目以待。
   
   是不是当了共产党的官员,哪怕仅仅是芝麻绿豆大的小屁官,就必须受到共产党政府无微不至的关怀,这种关怀是否比全体中国人的尊严更重要?我们拭目以待。
   
   在中国,权力比法律大是无庸质疑的,那么权力跟法律大小的对比呢?是一丁点的权力也比全中国的法律要大?比全中国人的尊严更大?我们拭目以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