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新官场现形记]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新官场现形记

   尊敬的首长:
   
   您好!我要向您反映的,是我的父亲——河北武警总队的姜殿兴,我发现他实在太可怕了。
   过去,我一直以为爸爸老实、胆小,甚至有些笨,很多事都与他无关。直到最近,才发现他是一个心思极深的人,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精心安排的,他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他到底干过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没人知道。
   

   2007年冬天,我认识了一个中央警卫团的人,据朋友说是中央首长的贴身警卫。我们不过是一般的朋友关系,偶有联系。但当我父母听说这个人以后,便再三打探他到底跟的是哪位首长,而且怂恿我和他谈恋爱。那段时间,我妈几乎天天给我打电话,催我和人家联系。而且说:“你让他什么时候带你认识一下他们圈子里的人呀。你一定得通过他多认识点儿人,最好能认识他跟的首长。”对此,我大惑不解,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什么。过了一段时间,父母见我没有任何反应,便要通过关系去调查人家,说:“他会不会是骗子呢?”我非常生气,说:“大不了,以后可以不和他来往,你们调查人家干嘛!”
   
   一年后,表弟读军校面临毕业分配,他们便给表弟做工作,想把他安排到北戴河那个支队。表弟是个本分人,想老老实实干上几年,转业离家近点就行了,不同意去北戴河。他们就动员了全家所有的亲戚给表弟施加压力。
   
   我妈有一个相好的,姓宋,我叫他宋叔。宋叔是部队转业干部,离异,十多年前就和我妈搞在一起了。当时,赶上单位分房子,我妈出主意,让他通过关系办了假结婚,结婚证照片上的女的是我妈给找的。乔迁之喜,我妈又让我三姨冒充女主人。之后,多次在公开场合让我二姨、三姨扮演宋叔太太的角色。这样一来,宋叔再也没有办法处对象结婚了。十余年来,就一直住在我家。
   
   因为工作关系,宋有很多灰色收入,差不多全给我们家了。逢年过节,他总要频繁地请我家在承德的所有亲戚购物、吃饭、给购物卡。全家人都吃过他、花过他的。我父母到北京跑官、送礼,拿的都是他的钱。尽管如此,当我妈发现宋叔和另一个女的关系不错时,怕宋叔和别人跑了,便和我爸一起污蔑宋叔强奸我妈,威胁说要起诉宋叔“破坏军婚”,敲诈了十多万元,宋叔又给承德的所有亲戚,一家放了一万元,才算了结。本以为,宋叔和我父母这次一定彻底闹翻了,但万万没有想到,宋叔居然还住在我家。
   
   我家住在部队大院中,宋叔和我妈的关系是尽人皆知的,我原以为都是我妈不好,父亲受气,管不了,现在终于明白了,恰恰是他利用我妈控制住宋叔,为他自己的利益服务。为什么千方百计打听,那个中央警卫团的朋友到底跟的是哪位首长,又为什么一定要把表弟安插进北戴河,(北戴河支队是负责署期中央首长警卫工作的,接近首长更方便)想到这里,他们以前的种种怪异行为,我一下全都明白了。
   
   其实,早在几年前,父亲还在衡水当支队长时,就让我妈找了一个风水先生,把支队长办公室的墙拆掉,把门改了。从那时起,他就让我妈三天两头“逃班”,以“信佛”的名义到处活动。再由他给我妈单位的领导送礼,请人家吃饭,以便于我妈更好地“逃班”。
   
   西藏有一个寺庙,盖了一百零八座塔,其中有三座是我们家捐的;内蒙一座庙里的大钟,价值七万元,是我家借钱捐的;我妈经常买甲鱼“放生”,我爸除了掏钱,还派军车拉送……不仅如此,他还用自己的警官证履行了正式宗教手续,皈依成为正式佛教徒,以教徒身份,亲自到寺院参加只有正式教徒才参加的重要宗教活动。他们还把我三姨安排到石家庄的寺庙出家,以出家人身份,为他们笼络关系,跟别人介绍说:“这是我们家的师父。”今年春节,有个叫尔吉的藏族喇嘛,被我妈找去给承德支队已建成的办公楼看风水,承德支队给了他好多钱。我家常年有和尚、尼姑、喇嘛往来,居住,诵经。在河北,“WJ-02”牌照的军车频繁进出寺院,拉着喇嘛、和尚、尼姑到处乱跑,出入酒店、风景区和洗浴中心,甚至让基层连队的领导陪同,是尽人皆知的事。
   
   从很小的时候起,他们就想按照他们的意图,把我培养成一件得心应手的工具和重磅炸弹。为了使我听话,他们把我关在衡水支队长办公室里,逼我背“大悲咒”。他们反复对我说:“世上只有父母对你才是真心的,别人都是有企图的,要相信父母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千万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我曾经谈过两个男朋友。一个是当时在武警北京某部参谋张永兵,另一个是武警干部耿志平。和张永兵交往时,我父母在根本没见过张本人的情况下,就一再咬定张是“骗子”,而且“要杀我们全家”。然后找了指挥学院的大小领导,天天找我和张谈话,逼我们分手。和耿志平交往时,吸取上次的教训,我俩一同给我父亲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见信后,我爸非但坚决不见面,还威胁耿要“珍惜前程”,甚至打算通过关系把耿调离北京。
   
   刚来我们单位的时候,有时搞“共建”,单位让女演员出去陪地方和上级领导喝酒。对此我非常反感,然而我妈却来做我的思想工作,说:“你应该主动点儿,能认识好多大领导。”好多年前,我妈给我讲过一个登在杂志上的事,说得是一个女的和四个男的同时有暧昧关系,她利用这种关系,又是出国,又是留学,又是发展自己的事业,挣了好多钱,最后逐个把四个男的全甩了。讲完后我妈对我说:“你看人家多聪明,你可得学着点儿,千万甭犯傻。”
   
   一次,和我妈通电话,谈到我的婚姻问题。我问到底找一个什么样的,才能让他们满意。我妈一再闪烁其辞,反复追问的结果,居然是“趁多少钱不重要,但一定是当大官的。”当问道究竟得多大官,是省长,还是国务院总理时,我妈终于忍不住了,说:“当然是越大越好。”而且进一步说:“你看人家彭立园。”问题是至少现在得多大岁数了!我妈居然说:“岁数大没什么关系。”
   我妈还通过一个叫吕萌的人,想把我介绍给一个美籍华人“王总”,让我和王总“假结婚”。据说王总趁十几个亿。吕萌说:“嫌他老,没关系,只要把他的钱弄到手,不用等到他死,外面什么样的小伙子找不到。”
   
   在父亲身上,我还发现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每当和他聊起媒体上曝光出来的社会问题,例如“山西黑砖窑事件”,他便仿佛一下被人戳到痛处,立刻歇斯底里,大发雷霆,说我造谣诬蔑,散布反党言论,和平常的温厚、严谨,判若两人,弄得我莫名其妙。直到今天,我也搞不清这种反常表现的背后,到底藏着多少秘密,又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隐情。
   
   在知道我私自登记结婚后,他们发现自己的如意算盘泡汤了,便疯狂对我进行报复。由于我妈不够得力,为了逼我离婚,父亲终于亲自出马,走上前台,彻底撕下伪装,露出了狰狞的面孔。然而,他也就在我面前,彻底地暴露了。威胁、恐吓、谩骂,逼我写离婚申请,甚至说要带我去医院做妇科修复手术,把我再嫁出去。
   
   我被吓坏了,精神高度紧张,听到大的声响,就会浑身发抖,夜晚不敢入睡,经常在梦中惊醒,身体极度衰弱。医生说,是遭到严重惊吓。我知道他们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于是,给单位领导写了遗书。当发现这一切都不能使我低头,他们又通过庙里的关系找巫师用巫术咒我……
   姜铃钰(姜帅彤)
   二零零玖年 五月四日
   
   博主评论: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功名忘不了;古来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湮没了。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很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人的天性是什么?贪婪、自私、懒惰。所以,无论是什么样的社会制度,意识形态,依靠人性治理国家社会,是一定不靠谱的。党性更靠不住,因为党性比人性更加卑劣十倍。
   
   所以,手握公共权力的人,都需要受到监督,都需要阳光的照射,让其无所遁形,让其没有犯罪的机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