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许宗衡的买官卖官之道]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四)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许宗衡的买官卖官之道

   星岛日报/深圳市长许宗衡涉嫌严重违纪上周被「双规」。早于案发前,内地作家师东兵曾撰文告发许宗衡是「买官卖官的老行家」,声称许宗衡看准他与中央的关係密切,不断巴结他,最终爬上市长的位置。许宗衡在市长任内更伙同亲属大肆进行权钱交易,甚至列出卖官标价:一个区的正职不低于一千万,一般局长在五百万至六百万之间。
   
     师东兵的文章直指许宗衡是「一个当面说人话,背后行鬼事的两面派」,「他(许宗衡)从湖南衡阳落选窜到深圳后,从当海天出版社的社长到当上市委组织部部长,再当上常务副市长,最后爬上市长的位置,他没有一次是健康地上来的。」师东兵称,○四年十月,许宗衡通过别人认识他后,对他说过:「现在没有关係根本上不去,我到这个地步不知花了多少钱呀。」
   许宗衡(右)与师东兵曾经关係密切。
   

     师东兵引述许宗衡说过:「我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当上这个市长,我已经投了不少资了,现在已经豁出去了。好多企业家为了我当市长,都愿意豁出老本。」又说「这些人出钱帮我当官,我得还债呀。」许宗衡「还债」的方法就是利用手中的审批权,为这些企业家谋取利益,为他们开路承包工程、取非法手段上演合法中标等。
   
     文章又称,许宗衡在深圳十多年来,利用职权把妹夫杨X民安排到某公司专门为他敛财;小舅子安排到深圳市口岸管理中心当主任助理;外甥张X则安排到罗湖区国税局当科长,为他卖官索贿。文章更引述一个深谙内幕的人说,许在外国留学的儿子就是靠这类组织和商人给他提供资金的。
   
     文章更透露许宗衡「买官卖官」的标价:一名区的正职不低于一千万;大集团正职不低于八百万;一般局长在五百万至六百万之间。师东兵称,「通过近八个多月的时间,我逐步认识到他的面目,并掌握了他的许多非法活动的蛛丝马舻后,不得不在○六年三月二十日公开宣布和他决裂、不再往来。」但师东兵声称,他和许宗衡决裂后,许通过公安系统对其进行「陷害」,诬告其诈骗。
   
   博主评论:他卖官,首先因为他的官就是买回来的,据说花了几千万,据说是从黄丽满那里买的。花了几千万,肯定不是为了更好的为党工作,承当更大的责任。而是为了捞回来,还要大赚,于是就卖官了,这个来钱快。
   
   读过《官场现形记》《儒林外史》之类书籍的,应该知道在清代,买卖官爵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一个产业了。比如说买官是有两种的,一种是仅仅需要一种名誉性质的,比如说一个五品官职知府要一万两的话,假如仅仅要一个头衔,可以穿五品的官服,见到官员不需要下跪行大礼的话,那么可能五千两就可以了。假如要得到实缺,就要去吏部再交五千两,才会有实际的地点做官,并拥有相应的权力地位。
   
   比如说要向某些大员或者大员的夫人行贿的话,要去某古董店,花若干万两的银子买一个价值可能不到一两的“古董”,这贿赂就行上了。所以那时候的官员主要有两种,一是捐官,就是买的,另一种是科班官员,就是科考考回来的。科班官员是看不起捐官的。
   
   历代皇帝,有的杀贪官特别狠的,比如朱元璋。他是平明皇帝,出身很低,深知百姓受贪官欺压之苦,所以贪五百两就砍头了。但是有时候他早上杀了一批官员,晚上又报新的了,于是他也只能哀叹贪官杀之不尽。所以靠严刑酷法是铲除不了贪官的,根本原因就是独裁专制,完全没有监督制约的权力是贪官生产线,成批生产。
   
   从一部中国历史来看,历代皆有鬻官卖爵的现象。往往是到了皇朝的后期,天下即将大乱的时候,这种交易就开始公开化、产业化。而往往在这种现象开始以后,皇朝就匆匆地走向末路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