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井蛙看画日记:2009-5 ]
井蛙文集
·地狱之歌
·点头微笑
·圣塔巴巴拉的国旗
·石头的灵魂
·死去的情人
·溺水前的纳西瑟斯
·我的遗像
·一次纪念
·荷兰木头
·捆绑的百合
·遗弃
永恒的奥弗
·天堂自画像
·乌鸦饥饿的色彩
·阿尔的罪人
·哀歌
·想念爱尔兰人
·别哭,孩子
·离别二十厘米
·为纳西瑟斯祈祷
·坟墓
·杀死诗人的人
·预言
·玫瑰之歌
·高更的椅子
·终结之诗
·献给石头
·末世者的钟响
·在我老去之前满头白发
·尼尔的椅子
·上吊的早晨
·那个戴帽子的人走了
·燃烧的罂粟
·最后的秋天
·魔鬼的鸟巢
·黄花辞组诗
·空苹果的夏天
·两个人的挽歌
·我不知道还有别的
·凌晨四点
·死亡练习曲
·我已不能高歌
·纪念忧伤
·纪念忧伤(图)
·上帝,赐予她痛苦的仪式
·欢乐的颂歌
·巴克斯的夜色
·爱丁堡的婚礼
·被剪下的一朵
· 太阳菊向西
·献给葡萄园家族的颂诗
·一个诗人的死亡立场
·卑微的人
·拉萨与五十一日
·柿子与柿子树
·雪的尽头
·献给伟大的撒谎者
·向北,没有方向
·从A街到H街
·因纽特人的雪屋
·不要伤心,亲爱的玛儿
·人群中的人
·吃苹果生病
·剁鞋记
·六四二十周年祭:我是你们的敌人
·时钟的感觉
·诗人的祭日
·塞尚的盘子
·可怜的人
·我这里没有冬天
·对天使的想象
·尤利卡
·街上的思想者
·与秋声一起老去
·四月的哀歌
·雪白的礼物
·钢丝上的脚印
·时间的形状
·献给庞德
·尚存的紫色
·马俐,马俐
·爱尔兰交响
·The Irish Symphony
·狗尾草
·最北的北方
·我们一起死
·我们还有什么
· 天净沙
·两朵剪下的向日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蛙看画日记:2009-5

   
   梦,代表了沮丧,犹豫,挣扎。不论我们把自己置身何处,我们梦的内容几乎是相同的。艺术只是通过一串钥匙将梦跨过现实,使我们知道,我们在梦中就是这个样子的。就是说,梦中的场景和对话都是现实的,起码可以称之为梦中的现实。达利和其他的超现实主义画家就是展现了每一个梦的形状,边角,以及语言的力度。不发声的语言不只是文字,图像也是。因此,弗洛伊德的学说可以像颜色一样被致用于此是一场精神的革命。
   (2009/5/25 JINGWA)
   
   

   这是达利作品中我最喜爱的一幅。时间、自然、光的速度是通过时间来衡算的,而树只是与时间同时存在而相伴相随的另一永恒的物体。珍珠是人的生命的价值。价值也是通过时间来衡算的。这三样物体,时钟、树、珍珠都是永恒存在的东西。时钟代表了生命存在的状态,树是自然存在的状态,而珍珠是通过时间来衡算这些存在物体之间的价值。速度的感觉就是光的感觉,生命的感觉,对自然的感觉,以及对自身置身与星球之上的一种轻盈而沉重的感觉。速度就是时间走动的步履,是树木生长凋零更替的节季,是我们心跳动时闭眼睁眼之间的一霎那感觉。
   我独爱此画是因为,视野辽阔,心境辽阔,而颜色之间的清亮使人耳目一新。这似乎是达利带来的最新的对人自身的审视,其实不然,但是它确实像是最新的物体,观念和精神体验。
   (2009/5/24 JINGWA)
   
   
   昨夜昏迷中梦见我与苏格拉底一起,被雅典法庭审判,他犯了“教唆青年罪”被流放到中国,而我却被判死刑。六百名陪审团一致宣判我“背叛雅典罪”。其中一个陪审员对我说:“背叛雅典与背叛丈夫一样是死刑。”我笑了,我从来不曾拥有过以上两种物体,何罪之有?
   我那英文在梦中说得比任何时候都流利。可喜。
   (2009-5-15 JINGWA)
   
   又是周末爬山的时候了。我就喜欢满山跑,你说我不是狮子是什么?
   (2009/5/10 JINGWA)
   
   郭姨的外孙四岁,总是嘻哈大笑跑进来。他问我:“狮子厉害还是老虎厉害?”我说:“狮子。”他问:“那你是什么,狮子还是老虎?”我说:“我肯定是狮子啦,以后你是老虎,我是狮子。你要叫我‘师傅’。”他很开心地叫我“师傅”。我告诉他,老虎每天见狮子时都要带上朱古力。他说好的。昨天临走时,他很礼貌,跟我说:”拜拜!”郭姨拉着他,我说什么拜拜?“拜拜师傅!”他看起来每天都很开心。当然,我也很开心。但是郭姨对她的外孙说:“什么?你拜这个傻瓜做师傅?哎呀,完了完了。”
   (2009/5/9 JINGWA)
   
   我发现我除了对数理化的知识是空白的外,我对于天文学的知识也是空白的。前者是我拒绝去知识,但后者却是我渴望知识但没有知识。所以,在我写起牛顿、哥白尼等人历史论文所涉及到的部分时,我头疼极了。啊,我简直是科学白痴。结果耗了好些时间,才将一些基本的数理弄清,弄清而非弄懂。因为,我一直在用右手,筷子、开车、打字、抓任何东西几乎都用不上左手。所以我的左脑会如此遭受荒废。这个解释合理吗?
   (2009/5/8 JINGWA)
   
   1959年罗伯特.莱门(ROBERT RYMAN)只是通过一堆白色的颜料再加上一点绿色的点缀,将一种对于空间的压抑感表达出来了。虽然,技巧是再简单不过了,生活有时也是简单的。只是对一种空间被白色覆盖的小小不满小小不悦小小的恐惧而已,但是,绿色也许是窗口,也许是象征希望的生命。他没那么可怕,将一幅墙壁全部用白色颜料覆盖就算了。那样的话,我们会因为精神缺氧而不适,最后会被空间这个物体杀死。因为,他还是善意地去理解和表达生命置身于空间的角色和空间带给生命的位置,留有余地,善意地让我们有呼吸的地方,尽管一切都是压抑的。尽管一切都叫《无题》,没有因由的破坏和没有因由的压迫。
   (2009/5/7 JINGWA)
   
   液体自身有恐惧心理吗?液体自身会诞生的,这我理解。液体本来就是水,而水当然有生命了。但是,液体的恐惧是怎样的呢?就是一棵树披着金黄的霞光,树上出现了一个洞口,水份从树身上流了出来,回到泥土上。这就是液体自身对于树,自然枯竭的恐惧吗?真是高明。树会因此死去的,树会因为枯死回归自然。回归自然,这个词语听起来很自然,但是,还是死亡。正如人对于死亡那样的恐惧是相同的。达利可以把植物的恐惧,水的恐惧类等于人对于自然的恐惧。那件金色的外衣,霞光是如此闪烁,但是,它会因为太阳,时间的转移而消失。最后的水,会从树上干竭。而黑夜,而死亡,而毁灭会接踵而来。这只是我的想象和恐惧。
   (2009/5/6 JINGWA)
   
   书少看了。我一直在读画。我把我在巴黎蒙马特高地达利博物馆里拍摄的自己的照片贴在书桌墙上。那像是一个傻瓜的照片被另一个超级傻瓜玩在他的鼓掌之中。我照片的背景就是达利的《对天使的想象》雕塑,一只青铜瓢虫还是蚂蚁?或像傻瓜的手指在我背后竖立着?好玩的艺术家少有,像达利这么好玩的也许绝无仅有。我常记起达利对比毕加索的话:“毕加索是画家,我也是;毕加索是西班牙人,我也是;毕加索是共产主义者,我不是。”说明,他比毕加索要高出一筹。这是境界了,艺术需要天才之外,还需要精神境界。这会带给艺术新鲜的空气。
   (2009/5/5 JINGWA )
   
   读了一下达利的早期作品以及达利的弗洛伊德。《鸡蛋在没有盘子的盘子上》,鸡蛋本来就像是太阳,而那金黄色的光泽总带给我复活的欲望。这是对基督复活的崇敬还是普通人对于生命的崇敬都是一样的。画里确实没有盘子,根本与盘子不沾边。但是,鸡蛋是竖挂的。它似乎需要一只盘子来乘载如此厚重的生命个体。这不是共同的生命解析,这是对个体生命的理解和渴望。我到此时此刻才知道为何玛儿十年前在中央图书馆告诉我的:告诉你,达利真是天才中的天才!
   那时,我对于达利或者超现实主义没有多大的感触,只是觉得玛儿自己是画家,那是画家对画家的超实感动而已。现在明白了为何超现实会如此不凡。它可以剖析任何物体
   任何精神状态。
   (2009/5/4 JINGWA)
   
   去了CHINA CAMP 爬山。穿过马莲郡大桥,101公路是我最喜爱的路线,回来可以到SAINT RAFAL市镇里吃午饭。然后瞎逛一圈这个环山绕水的被我誉为整个加州最美的
   地段--马莲心脏。我曾经多次一个人去爬山,回来在此午膳,夜色黑了才折回。每当黄昏时分,穿过水上大桥时,夕阳映照在海里的波光,使我不禁想永远留在此地。
   我真像一棵向下生长的树,根不在泥土里。
   (2009/5/3 JINGWA)
   
   
   我在梦中迷路。我与哥哥下象棋,他嫌我笨不与我继局。我生气了,从小到大他都嫌弃我棋艺不精,我追着他跑,慢山跑。要他回来跟我继续下完残局。结果,我
   在山里出不去。我家茅屋也找不回来了。同时妈致电我,说要我去靠近菜市场的车站接她,好像在玛丽窦女子中学附近。我刚要开口说我迷路了,电话没信号。
   这下可把急死我了。妈不去蓝田街市买菜,干嘛跑到观唐这么远呢?
   (2009/5/2 JINGWA)
   
   是的,杨先生是个谦谦君子。不论学识或修养,他都在我之上。
   最近我在看《孔子》的电视剧,孔子的“周游列国”与“流离失所”一样,都说明了中国传统文人的政治是失败的。但是啊,孔老夫子除了他所道的“天下礼崩乐坏”之外,他那数千名礼智兼备的学生比起浩浩荡荡的军队来,影响力如何?足下可知道,不是每一个人都适合当坏人的,也不是每一个人适合当好人。你们恰巧志道相近而已。正如,苏格拉底和孔子一样,他们的哲学何其相似!在公元前的399年,或者公元前的432年,他们都在思考着同样的哲学命题,关于人的美德,天下的礼,在孔子那里是仁德,在于苏格拉底却是法制。明显,中西之别至今还是存在着同样的理解上的困难。(2009-5-1 JINGW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