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刘晓波案之我见]
郭国汀律师专栏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晓波案之我见

刘晓波案之我见

   郭国汀

   
刘晓波案之我见

   原野

   

   南郭点评:此篇深度分析有相当道理,中国民主运动提高警惕严防流氓中共垂死挣扎前的最后疯狂也很有必要。我曾对“三刘”现象公开批判,与刘晓波关系密切的刘路和刘荻均极可能是共特,这很可能是中共长期精心安排,刚开始人们对刘路的特嫌不以为然,然而如今刘路的尾巴越来越明显。但我认为刘晓波不可能是中共特 务,而是中共重点防范控制的对象,因为他身在国内,对国内知识分子有相当的影响力,而中共通过打入人权律师队伍内部的共特接近刘晓波,使得刘不易警惕,其实众多国内民运人士迄今还认为刘路是“维权律师”呢!无论如何,正反两方面的信息均应当了解,每个人均可作出独立判断。刘路尽管极可能是个高级共特,但我 还认为,刘路是个内心真反共的共特!至于余杰,南郭同样认为其不可能是共特,而是个坚决反共的,知道如何在暴政下巧妙周旋使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精明人。

   

   中共此时此刻逮捕刘晓波不外乎有如下几种动机与目的:一是树立一个对中共不构成实质威胁的民运领袖,以便误导国际社会和国内民众按照中共既定的方向运行,达到中共苟延残喘之目的,能多拖一天则可多狠捞一天;二是刘晓波的言行特别是《零八宪章》构成对中共政权根基的现时严重威胁,但此种情况似不太可能,因为刘博士20年来的文论并无原则性的大突破,其所有言论皆有分寸,不触及中共暴政最害怕的底线,诸如:“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零八宪章》实质上 是想走和平改良之途,但这是一条绝对死路,不过宪章运动却是未来中国民主道路必不可少的宣传宪政民主理念的最佳启蒙运动,正是在此意义上我坚决支持宪章运动;三是通过逮捕刘晓波转移海内外反共力量对风起云涌的民间反抗暴政运动的关注重点。至于到底是哪种情形,让我们严重关注并拭目以待。

   

   必须强调指出的是:吾以为刘晓波、余杰们自以为得计的“理性和平改良”之路绝对行不通,因为无论印度甘地之非暴力不和作抵抗运动还是美国马丁路德金之和平民权运动,其对抗的对象均是自由宪政民主的英国和美国,亦即统治者本质上皆是绅士君子组成的政府,且他们均是在享有充分的言论出版结社自由权的条件下,展开其非暴力不合作抵抗运动的,因此其思想理念政治主张能随时传达到家喻户晓,从而引起广大民众关注同情与支持。马丁路德金组成百万人游行示威至华盛顿国会前广场后的现场演讲,所有的现场电视广播设施是由美国政府为他准备的。正因为如此,他才有机会鼓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进行煽动演讲,使得亿万美国人有机会了解他的思想与主张。反之,在极权专制暴政下,当权者大多为流氓无赖或无耻无行文人,根本不懂也不讲公平竞争规则,唯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强盗逻辑,而且长期实行全面党禁、报禁、言禁,网禁,使得反抗者的声音无法外传,以至社会影响力微不足道,诸如高智晟,郭飞雄,胡佳等名震海内外的英雄名人,仅在海外有大名,而在大陆中国知道他们的名字的民众绝对是极少数,何况他们的思想理念与政治主张?!刘晓波的情况大体相似,仅是关心中国民主运动的网民,才有可能闻刘之大名,普通大众连其姓名都闻所未闻,当然不知道刘到底有哪些政治主张,加之刘之文论过于温和,人们没有兴趣长期关注此种出于自保或受中共严密监控下的过于温和的批评言论,因为网络时代写作高手如云,信息时代使人们有机会接触更多直言不讳的真知灼见,是故,刘之社会影响力亦相当有限,因此刘晓波之路或按余杰称之胡适之路绝对行不通。然而,面对此种蛮横无理下流至极的流氓当局,应当说刘博士已经做得出类拔翠。这是身在极权暴政下抗争的悖论。

   无论如何,我们应当强烈谴责中共流氓暴政滥用刑法政治迫害吾国良心知识分子,捍卫刘晓波的言论 自由权,就是捍卫每个国人自已的基本人权。中国的出路在于全民觉悟觉醒,彻底唾弃抛弃流氓暴政!彻底推翻极权暴政!彻底打倒专制暴政!而国人的全面觉悟觉 醒必将使军警特亦随之最后觉悟觉醒,不甘继续做党卫军警特,最终掉转枪口干掉暴政!

   2009年6月28日第173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独家:中共最高国安绝密 刚刚就这样的泄露了

   

   http://www.aboluowang.com

   

   

   

   24日,香港的中共媒体中评社发表新华社消息说,刘晓波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逮捕。25日,博讯在焦点要闻转载,大陆学者徐友渔等50多人发出公开信“回到政治协商――释放刘晓波博士”。首发是《参与》。

   

   

    大陆学者徐友渔等人致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呼吁书“回到政治协商――释放刘晓波博士”一文中,有些话爆出惊天内幕,中共国家安全部的机密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曝光在天下大众面前。

   

    徐友渔等在此呼吁书中说:“众所周知,刘晓波博士始终生活在严密监视之中,他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关注。人们读到的刘晓波的大量文章,实际上也是经过了某种放 行,是被允许和得到容纳的。因此完全可以说,他的言行不可能违反现有法律,必定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否则他的写作早就中断了。”

   

    这话透出了一个惊天内幕,也回答了一些人对刘晓波的一个质疑。那就是刘晓波的写作,在严密监视下,直到他最后一次被捕之前为何能一直不中断。徐友渔等透露 的答案是:刘晓波写作的大量文章是被当局允许和容纳的,是经过审查批准合格后放行的。所以他的言行是符合中共的法律的,同时也是符合当局的意志和战略的。

   

    在08年底零八宪章发表之初,大陆的刘逸明发表文章,签署《零八宪章》比加入“中国过渡政府”还危险?”刘在文章中说,所谓的“ 中国过渡政府”经常宣扬中共即将解体,这无异于痴人说梦,我想说的是,真正希望中国走向民主的人就不会想着推翻共产党,而是尽可能地以温和理性的方式推动 中共和中国体制的民主转型。假如中国有一天真的民主了,有能力的共产党员参照样应当得到民众的支持。同期博讯焦点发表余杰文章, 《我们唯有勇气与谦卑 ——我为何在《零八宪章》上签名,兼致狱中的刘晓波》, 余杰在文章中说,《零八宪章》与海外法轮功群体所炮制的《九评共产党》形成两极状态。再此之前,余杰在《开放》08年11月号发表,《莫将罪犯当英雄》, 将杨佳和希特勒相提并论,激怒了广大网友。郭国汀律师撰雄文《岂能将英雄义士杨佳与希特勒、哈尔曼、唐永明相提并论?!》反驳。

   

    不久后,前期到达美国的刘路(又名李建强律师,参与笔名张清扬)在纽约开座谈,演讲《零八宪章》的缘起和产生。刘路此前曾在博讯发表著名文章《不要做国家 的敌人--评高智晟谈奥运》,受到世界各地人士的强烈批判。近日,刘路又在独立评论连发三篇文章,抨击石首抗暴民众。他说,石首事件不是抗暴是暴乱,我反 对声援石首暴徒。于是,他又一次受到网友的批判。

   

    当年刘晓波,刘路等人群起批判高智晟激进,导致中国维权空间的丧失,如今经过审查,批准合格后放行的刘晓波也被抓进去了。这一出令人痛心的请君入瓮是否会 惊醒那些希望与中共同舟共济的梦中人哪?刘晓波在争鸣杂志发表的《杨佳式暴力复仇仅仅是“原始正义”》不也是被当局审查合格后通过放行的吗?中国的顺民群 起抗暴,不是因为暴政越演越烈,忍无可忍吗?为何非得批判他们?这不是自我选择站到中国人民,中华民族的对立面上了吗?如此作为,不免令人扼腕!

   

    那些被放行的言行,究竟是处在中共体制之内还是之外,这些人能否在精神和言行上真正独立于中共意志?如果中共独裁体制对其他的言行都不放行,放眼望去,今日之中国还有多少独立知识分子?!生活在中国大陆,真正独立于中共独裁意志的知识分子,实为难能可贵。

   

   *********************************************

   

   独家:“放行”为啥变成了逮捕?中共捕刘事件的诡异

   

   http://www.aboluowang.com

   

   火眼金睛

   

   24日,香港党媒中评社首先发表新华社新闻,称刘晓波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3日经检察机关批准后依法逮捕。中共声称,经初步审查,刘晓波已对公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这是一条专门出口的新闻,在新华社网站和大陆媒体上并没有报道。

   

   

   25日,大陆学者徐友渔等50多人发出公开信“回到政治协商――释放刘晓波博士”,要求立即释放刘晓波。此信首发在零八宪章灵魂人物张祖桦主管的《参与》网站,博讯在焦点要闻转载。

   

   

   大陆学者徐友渔等人致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呼吁书“回到政治协商――释放刘晓波博士”一文中,有些话怎么读怎么也觉得怪怪的:

   徐友渔等在《回到政治协商》中说:“众所周知,刘晓波博士始终生活在严密监视之中,他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关注。人们读到的刘晓波的大量文章,实际上也是经过 了某种放行,是被允许和得到容纳的。因此完全可以说,他的言行不可能违反现有法律,必定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否则他的写作早就中断了。”

   

   

   这段话说明了一个事实:刘晓波既往的行动和文章是得到“允许”的,因此被“放行”。这封呼吁书虽然没有明说被“谁”允许和容纳?被“谁”放行?但通观全 文,显然是指严密监视刘晓波的中共。中共“容纳”“放行”被“严密监视”中的刘晓波的言行,自然也全盘掌握刘晓波的言行,包括和他密切合作的人如零八宪章 灵魂人物张祖桦等的言行。

   

   

   “容纳”“放行”当然是有条件的,刘晓波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界线在哪里,一项行动,一篇文章,是否可以“容纳”“放行”,双方当然都有某种默契。问 题是,中共为什么要提供这样的特殊方便?想达到什么目的?今年3月徐友渔代表零八宪章签署人领取捷克人权奖说的话或者是个答案:“《零八宪章》不是政治反 对派的宣言”;“我们极尽全力争取与政府对话,在这方面,等待和劝戒是必要的,我们既不缺乏勇气,也不缺乏耐心。”这也应该是中共“容纳”的话了。在徐友 渔讲话发表后,香港民主人士“张三一言”特此发表文章,称零八宪章宣誓投降,他从支持的立场改变为反对。

   

   

   本来,“放行”,“允许”,“得到容纳”,是处于政治高压下的人士获得的某种“政治保险”。“放行”当然意味着所写文章和所采取的行动事先得过中共的关卡 接受检查,中共想“放行”的才能“放行”。已经入狱的高智晟,郭飞雄、胡佳,郭泉,黄琦,谭作人等人,是不是本来就不在“容纳”“允许”的范围内?由此又 想到几年前与刘晓波关系密切、行动一致的余杰、王怡“排郭事件”后面的诡异。如果国内有活动空间的一些异议人士曾经是政府“容纳”且“放行”的,他们是不 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活动空间而排斥那些没有得到“容纳”“允许”的异议人士?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