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中共专制暴政恶贯满盈]
郭国汀律师专栏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全损、共同海损、3/4碰撞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加价值(全损险,包括额外责任)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租赁设备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7年3月1日协会船舶抵押权人利益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4)英国协会保险运费、战争、罢工险保险条款英中对译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营运费用和增值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战争险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The Practice of Marine Insurance: Marine Insurance Policy Forms
·1982年1月1日协会货物战争险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船舶运费定期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5年11月1日协会运费定期战争和罢工险条款/郭国汀译
·1996年1月1日协会运费共同海损-污染费用保险条款/郭国汀译
***(5)《CIF 和 FOB 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与fob合同》序
·《cif与fob合同》译后记
·郭国汀译《CIF 和FOB合同》读后
·《CIF和 FOB合同》第四版 郭国汀主译校
·《CIF 和 FOB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二章 装运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四章 保险(王崇能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五章 交单和付款(高建平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六章 法律救济(梅欢雪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七章 冲突法(黄辉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八章 各种类型的FOB合同(陈真,王崇能,黄辉,郭国汀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九章 FOB交付(蔡仲翰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章 FOB价格条款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一章 付款与接受(王力耘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二章保险 (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三章 法律救济(李小玲译)
·〈CIF 和 FOB 合同〉郭国汀主译校 第十四章 法律冲突(王力耘译)
***(6)《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序
·我为法学翻译辩护-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译后记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一章:合同的性质、效力与解释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二章:合同当事人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三章:代理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四章:租船合同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五章:作为合同的提单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六章:租船合同项下货物的提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七章:合同条款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八章:陈述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九章:合同的履行:装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章:提单作为物权凭证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一章:船东对承运贷物的灭失或损坏之责任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二章:合同的履行:航次租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三章:合同的履行:卸货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四章:滞期费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五章:运费
·《SCRUTTON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六章:定期租船
·《Scrutton 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朱曾杰校 第十七章:联运提单,联合运输,集装箱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八章:留置权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十九章:损害赔偿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章:1971年〈海上货物运输法〉
·〈SCRUTTON 租船合同与提单〉郭国汀译 朱曾杰校 第二十一章:管辖权与诉讼时效
***(7)《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校
·王海明序《Omay 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序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译后记
·朱曾杰序《OMAY海上保险的法律与保险单》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一章:导论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二章:海上保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三章:船舶险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四章:船舶险II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五章:货物风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六章:货物除外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七章:碰撞责任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八章:战争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九章:罢工、暴乱和民事骚乱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章:近因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一章:施救费用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二章:共同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三章:救助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四章:全损\实际全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五章:单独海损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六章:代位追偿权
·《OMAY 海上保险:法律与保险单》郭国汀主译 冯立奇校 第十七章:重复保险与分摊
***(8)《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郭国汀著
·《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五懂”律师多多益善--《郭国汀律师辩护词、代理词精选》序
·张思之 他扬起了风帆——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集》
·张凌序《郭国汀辩护词、代理词自选》
***(9)《郭国汀海事海商论文自选》郭国汀著
·《郭国汀海商法论文自选》
***(10)《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译郭国汀审校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郭国汀审校 第一章:当事人的目标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六章:保险问题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四章:信用(融资)协议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十章:未来
·《项目融资》郭国汀 许兆宁 高建平 王崇能 译 第八章:其他法律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专制暴政恶贯满盈

   中共专制暴政恶贯满盈
   
   ----驳少林之中共[解放前]是好的
   
   郭国汀

   
中共专制暴政恶贯满盈

   
   政治权力之争,本来并非必经流血牺牲,特别是近现代西方政治科学昌明以来,英国通过1688年的光荣革命,美国自1787年立宪以来,西方自由宪政民主资本主义国家基本上杜绝了政治权争的血醒,而是通选票和平决定党派的去留.亦即人类社会从早期的强盗(野蛮)之争发展成为绅士(文明)之争,自由法治宪政的民主制度最终得以确立,很好地解决了人类历史上帝王将相争权血腥屠杀循环不已的历史.然而,马克思列宁主义恰恰是抛弃文明民主公平竞争方式,煽动血醒野蛮争政治权力的始作俑者.因为马克思可能受芦棱影响,认为私有制是人类一切罪恶的根源,因此提出消灭阶级消灭剥削消灭私有财产,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之说,他错误地想当然地认为无产阶级是最先进的阶级!据史料披露,孙中山是倡导暴力阴谋暗杀血醒争夺政权,首创领袖独裁,党国体制的罪魁祸首,亦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有关孙中山的真实面目有待进一步考证,正因为晚年孙中山主张联苏引狼入室,故国共两党皆奉孙为始祖,大力美化神化孙中山则是其应有之义.不过,中共公然串改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实质上仅是假孙中山之名,欲承继法统的合法性而非真想继承孙中山先生未竞的革命事业。
   
   孙中山尽管确实也有严重的错误,但他最终目标是三民主义的宪政民主,而毛共的终极目标是无产阶级专政。国民党好歹旨在按照孙中山主张的,通过军政,训政,宪政三阶段,而最终实现民主宪政, 1928年,国民党正式提出结束军政开始训政,而且明确规定训政期限为六年;只是因为抗战暴发被迫推迟,但在1945年抗战胜利后,蒋介石政府正式提出结束训政开始宪政,并因此由国共两党和其他民主党派通过政治协商,正式通过了《双十协定》开始宪政;然而中共要的并不是宪政民主,而是无产阶级专政,因此是中共发动内战,最终将被十四年抗战打得精疲力竭国穷民贫的国民政府彻底打跨,但国民政府退守台湾后惨淡经营,通过和平土改,1950年开始在县级实行民主选举,1980年在蒋经国时代开放党禁报禁,最终实现了宪政民主.因此国民党确实要比共产党好得多,国民党能知错即改,尽管国民党也干过不少坏事,但其是个可以改良的政党。国民党并不主张公有制,也不主张强盗般暴力抢劫的“耕者有其田”的土地改革政策(1950年台湾在陈诚将军主导下,通过国家赎买政策和平地实现了土地改革,地主、农民皆大欢喜并成为第三世界人多地少国家和地区土地改革的楷模),国民党政府统治下,独立媒体始终存在,党禁则是在被中共赶至台湾后,在面临毛共匪帮随时犯台的战时特殊情况下才奉行,独立司法亦始终货真价实,因此,国民党政府充其量仅是个威权政府;而共产党为了赢得贫穷的工农支持,奉行暴力分田地,打土豪的强盗土匪抢劫政策,彻底实行报禁党禁言禁专政,剥夺一切私有财产,名义上实行一切国有化,实质则是一切均党有化,最终则从党有演变成独裁当权特权利益集团私有化,中共也就从最初的流氓无产阶级变成了今日之流氓特权资产阶级。而且中共专制暴政下,长期无法无天,司法不独立,媒体不自由。因此中共政权的邪恶流氓本质决定了其是个不可实质改良的政权。
   
   国民党杀共产党人始于1927年四月十二日清党,主要是因为中共的武装叛乱罪行,而非中共的意识形态或言论,事实上,1928年国民政府即公开出版发行了全套马克思全集,然而,中共依靠暴力加谎言夺取大陆政权后,迄今一直蛮横无理地奉行暴力欺骗恐怖政策,上千万屠杀其认为潜在的政敌,且不是因为他们的行为,而仅是他们的和平言论;最近的郭泉、刘晓波、陈道军、谭作人及先前的成千上万吾国民主斗士,皆仅因和平言论被流氓中共暴政枉法无罪重判,而在毛泽东和华国峰专权时期则被残暴地处死刑。“四一二”清党的起因,主因是中共在共产国际指示下,到处煽动工农痞子革命,打土豪分田地,杀地主抢富农,在城市则到处煽动起义暴动,杀人放火无恶不作,而众多北伐军官身在前线浴血奋战,家人在后方却惨遭中共煽动的痞子革命的毒手,家产被强抢豪夺,加之蒋介石曾奉孙中山之命于1923年亲赴苏联考察六个月,对苏联革命的真相有较深刻的了解,归国后他向孙中山作了如实汇报,故孙临终时有所觉醒,但为时已晚。蒋先生坚决反对苏联式共产革命.“四一二”政变的由来大体如此.客观地说蒋欲扼制中共工农武装的动机正确但方法错误;其本可依法律程序解决,名正言顺,因为工农武装系非法的匪徒式武装,国家取缔非法武装理所应当。但蒋似乎不懂法治的作用,而简单地采用肉体消灭政策,错将法律问题政治化解决,杀诫一开,以暴制暴当然没完没了,毛提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强盗逻辑,国共两党为一党之私更加相互残杀不已。迄今胡锦涛公然宣称要人民解放军永远听党的话绝对服从中共的指挥,实质即奉行强盗逻辑。因此,决非1955年以前的中共是好的,大陆在中共长期故意串改伪造历史的欺骗误导下,绝大多数国人均无法辩别真伪。
   
   在1930年肃“AB团”的大清洗中,几千名红军官兵和根据地内的党团员及民众惨遭中共杀害。毛泽东指使李韶九施用"打地雷公烧香火" 等多种刑法,被打者 "皆体无完肤"、"手指折断,满身烧烂行动不得"。被害人"哭声震天,不绝于耳,残酷严刑无所不用其极" 。李白芳、马铭、周冕的妻子来看被拘押中的丈夫,也被当作 "AB团"抓起来,被施以酷刑,"用地雷公打手,香火烧身,烧阴户,用小刀割乳"。在惨酷的刑讯下,段良弼供出李文林、金万邦、刘敌、周冕、马铭等 "是AB团首领,并供出红军学校有大批AB团 "。对于这次刑讯逼供,萧克将军在1982年曾回忆道,"即便过了半个世纪,也不能不令人惨然一叹。我们这些'过来人'也觉不堪回首"。据称当年胡耀邦亦因读过高中系红军中的 [ 知识分子]差点被当作AB团杀头,这大概是他后来大力平反文革冤假错案的前因。(参见高华《毛泽东在江西苏区肃AB团的历史考察》)此外,据称张国涛也在其撑控的红军根据地大开杀戒,屠杀了上万名红军将士。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延安整风运动来龙去脉》以翔实丰富的史料和众多的典型个案将1942年至1945年期间延安 "抢救运动"的酷刑和惨状及整风运动的活生生图景淋漓尽致的展现在读者面前,成千上万受害者不但受到肉体创伤精神强暴,甚至被秘密杀害。例如对党内"托派"的处死方式有集体被刺刀捅死、马刀劈死、活活打死、集体枪杀、集体活埋、任凭狗咬,以及用木榔头把脑壳砸烂等等。令人发指的还有,延安和平医院竟将三个活生生的" 反革命分子"做医学解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著名的马列原著翻译家王实味,仅因几篇批评中共特权的文章,便被毛泽东亲自打成反革命托派,最后于1947年被康生杀头了此一生。
   
   中共1949年以前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孽还有许多,上述仅是较突出的例子而已。而所谓解放后,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三反五反,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反胡风运动,反右运动,一个接一个从未间断,亦即毛共暴力夺权后,与历代王朝统治者相反,不是大赦天下,而是趁机大开杀戒,屠杀了数百万上千万原国民党中下级党军政人员和所谓的反革命分子。因此,历史上从未存在过所谓好的中共,中共专制暴政早已恶贯满盈,无可救药,这是由于马列原教旨本身的邪恶基因决定的。
   
   2008年10月10日
   
   

此文于2009年06月2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