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藏人主张
·《自由圣火》网站公告
·西藏总理就职演说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草案)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搜寻委员会负责人夏札仁波切据传已去世
·藏人答网民对达赖喇嘛的提问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
台湾大国魂
·《台灣大國魂》
· 台灣建國
· 許歷農現象是威權政治的回潮
·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 台灣的困惑
·世界將怎樣對待台灣
· 詩的神韻和生命如詩的台灣人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 英雄不謙卑,璀璨台灣魂
·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
袁红冰教授的新书连载
·通向苍穹之巅
·藏人艰难并高贵在不相信英雄的时代
·人类进入精神危机的暗夜
·流亡藏人是苍天的泪雨
·走出历史的阴影和回归佛的精神
·西藏复国
·佛悲与佛哀
·混沌的政治
· 思念故国
·汉人与藏人以及蒙古人
·大宝法王
·哲人把背影留给美人
·藏人魂
哲人之恋
·序曲:金燈
·第一卷 魂歸
·第二卷 縱情
·第三卷 天啟
·餘韵:大悲
西藏文化伴你闯天涯
·論佛法中的科學觀
·西藏没有“喇嘛教”概念
·西藏养生学教你长存美貌
·西藏生命学引你进入未知界
·《丧葬文化》—生命学说的科学意义
·雪域葬俗的演变及价值
·天葬为何能替代墓葬
·西藏文化的四大特点
·科学试验首次证明“灵魂”存在
·佛教经济学
·牦牛与藏文化
·藏传佛教的辩经制度
·误将现代藏文视为初始文字符号的荒谬论述
·藏人的生活和心灵之间
·藏学对人类起源探讨
·西藏盐井天主教史略
·西藏穆斯林简介
·藏人民间信息的传播
·第十八屆佛教與科學對話研討會在達蘭薩拉召開
·藏学家克勒什·乔马
·西藏死亡学概要
·雪域辨经学兴盛史
·简要介绍《西藏欲经》
·《西藏发现世界最大金字塔群》之联想
·藏纸记载西藏文明
·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概览
·袁红冰:西藏文化的命运
·西藏與喜馬拉雅文化國際研討會
·藏学在日本的缘起与兴盛
·索甲仁波切与《西藏生死書》
·藏传量学与汉传因明学之间的异同比较
·达赖在华盛顿与科学家对谈
·法兰克福展出强有力的西藏新书
·佛教如何看待死亡?
·西域出土文献与印度古典文学研究
·藏族电影中的文化反思
·吐蕃与西北民族的艺术交流
·藏傳佛教和漢傳佛教有什麼不同?
·美国藏传佛教研究历史概述
·達賴喇嘛談神通與神秘
·吐蕃赞普服饰之考
·亂世的喜悅之道
·佛教与科学对话在印度南部举行
·第26届“心灵与生命研讨会”见闻
·西藏新发现的古苯教写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草原 —— 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Namina
   

   2009年1月19
   
    
   
    记得前些年电视上被采访的一位旅美蒙古族画家指着他的一幅画说:“这张画包含了我们祖先的智慧和我们民族的灵魂,包含了蒙古文化的精髓和内涵。”画家所描绘的画中情景是草原上再普通不过的一个画面。绿色的、一望无际的草原上,有一个蒙古包,一缕青烟从蒙古包的烟囱里慢慢飘出,渐渐融进草原清新、干净的空气里,远处一群洁白的羊群若隐若现,勒勒车安静的躺在蒙古包不远处。在我当时看来这是一张毫无悬念和创意的作品,我当时并没有真正理解和触摸到画家内心深处的那份感动。但是如今画家所描绘的草原被一双无情的黑手强行翻过去,这种绝非普通的画面只能永远定格在人们的记忆和画布上的时候我才理解了那张画的真正含义。
   
   
    我记得一位作家描述蒙古长调的一段文字“高亢悲怆的长调响起来了,它叩击着大地的胸膛,冲撞着低巡的流云。在强烈扭曲的、疾飞向上和低哑呻吟的拍节上,新的一句在追赶着前一句的回声。草原如同注入了血液,万物都有了新的内容。那歌儿激越起来了,它尽情尽意地向遥远的天际传去。”世界上任何地方恐怕再也找不到如此神奇的歌声了。可如今,草原已经没有了原先的那种灵性,因为它已经易主,它已面目全非,赋予草原生命和生机的,流动的诗篇—— 牛羊马群已经不在,让牧人沉醉的,沁入人骨髓的歌声已不在。草原上的一切生灵失去它自由本质时草原也死去了。草原只有承载牛羊流动的姿态时它才有它独特的生命力,只有狂奔的马群能赋予它阳刚的气质、牧马人矫健的身姿才是草原应有的特质。
   
   
    一种文化将草原诠释的如此完美,一草一木,每只羊每匹马都被看作造物主神奇的杰作,被平等对待,连它们的天敌——狼都被看作草原应有的一分子,翻开蒙古谚语大辞典,当找到“在石林里安营,在狼群出没的地方放羊”时你就会明白草原是被谁保护到现在,会明白谁应该是它真正主人。看着绿色被吞噬,牧人被无情的赶出他们的家园,当蒙古文化被专制和无知扭曲的诠释为野蛮和落后时,甚至被解释成为某种灾难根源的制造者时,老额吉不明白为什么不能自由放牧,无休止的禁令使她困惑,甚至老额吉——祖祖辈辈放牧为生的老牧民被驱逐到并不会长出庄稼的贫瘠的土地上,居然让她学会开垦学会种地。老额吉再也不能照看心爱的羊羔,那熟悉的劳作不仅仅是生存的营生而是一种生命的状态,但是如今这个最基本的权利也被剥夺了。在二十一世纪的草原上上演着如此荒唐的闹剧。可是老额吉的眼泪不会阻止无知者的野蛮,日益衰落的文明并没有唤起贪婪者的良知。任眼泪流去,流去....任狂风肆虐,肆虐....
   
   
    草原被世界遗忘了,草原上的那个古老民族、让世人留恋忘怀的美景、那种传承了几千年的能够保护草原原生态的文化彻底消失了。但是世界正在忽略这种毁灭,无视被毁灭者的伤痛,这种漠视比制造灾难更为可怕,更让人心寒。人们对文化的漠然,对物质的崇拜在如今所谓的新草原却随处可见——被包装的蒙古包代替了牧人的生活。没有生活气息的旅游点里穿着蒙古族盛装的歌手用汉文唱着所谓的草原歌曲,蒙古文化被“浓缩”在旅游点和饭店里,成了饭菜里的新“佐料”;或者赶出牧民后被清理“干净”的草原上成群的矿主成了草原的新主人,挖掘机的轰鸣声代替了马蹄声。
   
   
    草原——世俗的眼睛不会读懂你的含义,本来只有绿色才是你最基本的颜色;清新的空气、清澈的河水、碧绿的草地和成群的牛羊应该是你最基本的内容。但是,专制的黑手让你你失去了本色,让老额吉泪流不止,让骏马失去狂奔的特性。但是最可怕的是这种迫害没有停止、它在继续....
   
   
    那副最普通的画啊!我懂的太晚,世人啊!请你们也去体会它,读懂它,不要将它撕成碎片!请留住那副画不要将它翻去!
   
    
   
   
   摘自《瑞典蒙古网》(C) 200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