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东海一枭(余樟法)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一黄宴铭先生左《清朝名吏判词和邓玉娇之判决比对》一文中,引用了《清朝名吏判牍》中案例和判例:张船山《拒奸杀人之判》。案情如下:

   “有陶文凤者,涎其弟妇丁氏美貌,屡调戏之未得间。一日,其弟文麟因事赴亲串家,夜不能返。文凤以时不可失,机不可逸,一手执刀,一手执银锭两只,从窗中跳入丁氏房中,要求非礼。丁氏初不允,继见执刀在手,因佯许也。双双解衣,丁氏并先登榻以诱之。文凤喜不自禁,以刀置床下,而亦登榻也。不料丁氏眼疾手快,见彼置刀登榻,即急趋床下,拔刀而起,文凤猝不及意,竟被斩死。次日鸣于官,县不能决,呈控至府。”

   该案与日前发生在巴东的邓玉娇刺杀淫官案件极为类似,都是弱女子面临强暴不得已的时候刺死强暴者。有所不同的是,那个清代女子丁氏已经刺了淫贼陶文凤两刀之后,“丁氏恐彼复起,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再猛力在胸部横戳一下,故刀痕深而正。”也就是说对方的强奸行为已经被制止的情况下制杀不止,以巴东法院的“标准”,这女子故意伤害、防卫过当是绝对免不了的。

   而张船山依据《大清律例》判处刺杀淫贼的弱势女子丁氏无罪并高度赞扬之,判词中写道:“且也强暴横来,智全贞操,夺刀还杀,勇气佳人,不为利诱,不为威胁。苟非毅力坚强,何能出此!方敬之不暇,何有于杖?此则又敢布诸彤管载在方册者也,此判。”云云。这确“是一篇关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的珍贵历史文献”。

   二这位名吏在当时颇有直声。李岳瑞所著的《春冰室野乘》中,有他的一个故事名《张船山侍御之直节》:  “遂宁张船山先生,书画妙一时。性伉爽,无城府。由检讨迁御史,上官日连上三疏。一劾六部九卿,一劾天下各督抚,一劾河漕盐政。或谓之曰:“子不虑结怨中外乎?”先生笑曰:“我所责难者,皆大臣名臣事业。其思为大臣名臣者,方且感我为达其意,若无意于此者,吾将其身分抬高,至于如此,惭愧之不暇,是何暇怨我乎?先生尝画一膺,题一断句云:“奇膺瞥然来,㧐身在高树,风动乍低头,沈思击何处?”读此诗,可想见其风采矣。”(《春冰室野乘》)  值得一提的是,张船山还是一位著名诗人(故事中题鹰一诗,就写得生气勃勃,神采飞扬。)简介如下:

   张船山(1764-1814),清代四川遂宁籍著名诗人、书画家,名问陶,字仲冶,号船山,自号蜀山老猿、亦称老船。出生于官宦世家,高祖张鹏翮,清代康熙、雍正朝名臣,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吏部尚书;曾祖张懋诚,官至通政使、署工部右侍郎;祖张勤望,官至山东登州知府、署登莱青海防兵备道;父张顾鉴,官至云南开化知府;妻林颀,字韵徵,号佩环,清代四川布政使林俊女。张船山于乾隆五十五年庚戌(1790)进士,官过江南道监察御史和山东省莱州知府。张船山一生致力于诗、书、画、造诣精深,其诗被誉为“蜀中之冠”。清人评论其诗“生气涌出,沉郁空灵,于以前诸名家外又辟一境”,是“太白少陵复出”。

   三张船山是我喜爱的诗人之一,曾和其一诗:《自题"枭鸣堂"步船山“读任华李贺卢仝刘叉诸人诗”韵》:

   雄枭出东海,岂屑江湖霸。忧来三太息,狂来一嘲骂。怒闯千张网,高倡多元化。一任泰山崩,恣我黄河泻。鹰熊犹梦梦,燕雀休诧诧。狐鼠尚敢狂,豺狼焉知怕。孤身终难破,曼曼千古夜。独立千山寂,热泪潸然下。

   再步:东海有愚公,实仁而似霸。爱人常挥棒,忧天反开骂。见鬼不忍弃,试图神圣化。力尽不见效,三杯成泪泻。正义不能彰,乱象实堪诧。有人积薪上,玩火不知怕。枭心句号红,无处画长夜。石人一只眼,圆睁于地下!2009-6-22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