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大乐无边在我家
·胡胜华:向东海发声(一枭附言)
·对生命的最高礼敬
·自题《良知论》五绝
·大人不搞小动作
·烈雷:拒失吾道,更拒失吾友(一枭附言)
·男儿到此是豪雄-----答陈复《东海思想评论》01
·心學網部分儒生批评东海言论备案
·少林:对东海一枭是杀是救?救!
·『关天茶舍』与老枭聊点儒学和自由主义
·向受过我伤害的“论敌”致歉
·装睡与真睡
·一头大羊飞起来
·《中国一号》(外二首)
·《第一颗苹果》
·东海草堂海外八大分堂恭迎各路英豪
·东海制联小萃(五)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雄笔,汉王笔

   英雄笔,汉王笔

   一绝大多数人有一个错觉,以为东海仅仅是东海个人,而不知道更是一种文化:“东海派”-----尽管刚刚“发育”,却是至今为止在义理上最圆融最高明的儒家,故在不久的将来必会成为最权威最正宗最富有代表性的儒家。

   个人一期生命有限而文化慧命无限,面对东海就意味着面对天下后世。这个天下,包括朝野各界人士各股势力;后世则是无穷期,不仅是千秋万世而已。我曾在《东海之骂》中庄严宣告:

   在发现更加适宜人类生活的星球之前,儒者的良知国、佛国就在地球上,致得良知、识得仁性者就是良知佛。从自己做起、以身作则将世人的良知普遍唤醒,从中国开始、把人世间建设成为良知世界、良知佛国、人间净土----大同理想的最高境界,此乃东海的最高追求,也是东海派世世代代的理想和伟业!

   二很多人以为东海仅仅牛在皮上嘴上,以为面对东海仅仅是面对东海或者某一群网民,故在东海“面前”往往胡言乱语谎言谣语狡言滑语凶言恶语自以为得计、自以为得意,其实早已戴上了妄人、瓜子、小丑、乡愿、恶棍之类帽子,而且是自己亲手戴上的。

   不少人也一直试图将妄人瓜子小丑乡愿恶棍之类帽子戴给东海,徒然自留笑柄;甚至有人试图针对枭身动动黑手,终属徒劳,恰以自伤自残耳。辱人恰以自辱,伤人恰以自伤,针对普通人尚且如此,何况针对的是东海老人呢?

   对于文字性的侮辱毁谤,东海是不会在意的,至多必要时略予澄清而已(那是以前,近年来已基本懒得理睬)。誉满江湖,谤满江湖,谤誉皆堪乐,非虚言也。不过,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露头者迷潜水者清啊,侮辱毁谤的表现如让旁观者厌恶或有潜水者“记录在案”,则是我管不了的。

   当然,某些谎言谣语狡言滑语并非一点效果也没有(比如两年前曾有人表示要封杀东海在海外的所有发声渠道,看来现在差不多快做到了。恭喜。当时确有些小看了其人。)但那效果终究是一时的、小圈子里的,极为微弱有限,在更大的圈子更长的时间里,仍属负效果。

   谎言谣语狡言滑语无论怎样高明,敌不过实相真相、真人真理。英雄的浩然之气、王道的坦荡之风、儒家的高度真理,是有大力的,这种力潜在、渐进,却健动而恒久。随着大良知学的渐渐开传和无相大光明的悄悄展开,这种威力将不断增强。

   三攻恶政,斥罪恶,批外道,破歪理,保弱势,悯苦难,倡道德,尊善良,护人权,倡平等,求自由,尽管表现形式不同,都是出于一种“道援天下”的努力,都是为了卫真道,明明德,兴儒门,振中华!

   作为儒者,就必须该骂就骂,该打就打,甚至该杀就杀(曾国藩、王阳明等开杀戒,正是大仁大义的表现),否则就对不起儒家,对不起上天上人和历代圣贤。凡文明人健康人,凡有志之士有智之士,迟早都会发现我并与我站在一边,我鄙视的同样会受到他们的厌憎,我主张必除之罪恶同样会受到他们的“重视”。

   杀人乃儒门大戒。东海这一期人身尚未杀过人,对我来说,这是多么幸福,我当然希望永远没有这样的必要和机会。但是,特殊情况下儒家是可以且必须开戒的(佛家戒杀也不绝对)。

   首先,东海之笔,可以让人进入历史英贤榜,也可以把人钉在耻辱柱上、扔进垃圾堆里,必要的时候甚至是可以杀人的,因为我用的笔是英雄牌和汉王牌的(哈哈哈),我的笔代表的是人类的本性本心,笔尖闪烁的,是人类整体的良知之光。(说以笔杀人,是象征的说法。笔,直接是杀不了人的,必须通过法律、法院而杀。)

   其次,万一将来社会动乱、大乱难平,或者外敌入侵、生灵涂炭,为了除恶杀贼保家卫囯,大任降天的时侯,东海与王阳明一样,绝不敢手软,绝不敢放弃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比起那些掌掴掌掴“满遗”和对着喊满清政权喊打喊杀的志士们,或许更有担当一些,呵呵2009-5-7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