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关于“以中囯解释中囯”》关于蒋庆,已写过《蒋庆批判》一文。“以中囯解释中囯”观点显示蒋庆的文化态度有保守过度、广大不足之弊,兹补充一批。蒋庆指出:

   “今日中国儒学的当务之急就是打破西方学术一统天下的霸权状态,回归中国儒学自身的义理结构与解释系统,重获儒学的话语权利与话语权力,把儒学从西方学术的殖民地中解放出来,使儒学真正成为自己的主人。”

   对此我非常赞同,但蒋庆接下去的话我就不敢苟同了。蒋庆曰:

   “总之,今日中国儒学的当务之急就是以儒学解释儒学,以儒学解释中国,以儒学解释西方,以儒学解释世界。一句话,就是以中国解释中国,收回中国儒学界一百年来在解释系统上的‘治外法权’”。(蒋庆《以中国解释中国——回归中国儒学自身的解释系统》)

   其实,“以什么解释中囯”,不是太重要的问题。以中囯解释中囯,好,以西学解释中囯,也行。关键是要把握“中国”,即把握住和谐思想、经权思想、民本思想、人道主义思想、仁政德治、大同理想、中庸之道等等儒学原则。一句话,是否把握住了仁义礼智信,是否把握住了仁本主义,才是至关重要的。

   把握住了“中国”,就可以“以儒学解释西方,以儒学解释世界。”就可以“重获儒学的话语权利与话语权力,把儒学从西方学术的殖民地中解放出来,使儒学真正成为自己的主人。”纵然以西学解释中囯,也不用耽心儒学和自已被西方学术“殖民地”了,呵呵。

   “以中囯解释中囯”值得鼓励,但不能唯此独儒、唯此独对,否则流弊堪虞。一些儒者受蒋庆影响却更狭隘,对民主自由人权平等等价值观不屑一顾,对一切外来概念及词汇不是无知而批之、就是“不敬”而远之,以为这样坚持“以中囯解释中囯”,才是儒家立场,似乎冠冕堂皇,实则猥琐可笑。2009-6-1

   《比熊十力进一步》熊师十力在《答邓君》中写道:

    “吾亦非必破斥轮回,只以此理唯存在于信念之中。谈哲学,不须惹此葛藤耳。朱子信根深厚,其集中许多祭文,读之想见其精神直与幽灵感通者然。他人祭文,看来不必信神,只是奉行故事,朱子却不如此。想他未尝不信轮回。以既信有神灵,则人死而神必不亡,轮回自可成立。朱子虽有反对佛家轮回的话,自是他理智作用,对信仰起个冲突,然而他底信仰毕竟潜伏着,是摇夺不了的。如主张无鬼论的人,到昏夜仍是怕鬼一般。读朱子书,玩其生活,觉得他时时在在如对神明。此种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生活,直令我有虽欲从之莫由也已之感。”(熊十力《十力语要》)

   从这段可见熊师在对轮回是不认同的,认为“谈哲学不须惹此葛藤”,不过他又认为朱子理智反对佛家轮回而潜意识里实际是相信的。

   熊师认定本心自性人人兼具、个个平等、永远不灭而且生生。深想一步,本心不灭而生生,“轮回自可成立”。故东海在这方面比熊师十力进了一步:原则上承认至于具体机制如何,轮回几道,姑且存疑,以俟生命科学之发展。2009-5-31

   《发声》毕淑敏在《发出声音永远是有用的》中写道:

   “身为女子,你不要对这样的不平等安之若素。你可以发出声音。说了和没有说,在暂时的结果上可能是一样的,但长远的感受和影响是不一样的,对你性格的发展是不一样的。而且,只要你不断地说下去,事情也许就会有变化。记住,发出声音永远是有用的,因为它们可能会被听到并引发改变。”

   一个“女子”对个人遭遇的某些不平等发出声音“是有用的”,引申开去,知识分子也好,普通民众也好,针对社会、政治层面的不平等现象,发出真实的声音同样是有用的,这也是争取言论自由的要点所在。特别是知识分子,如果连真话都不敢一发,就别奢谈什么责任感之类了。2009-5-31

   《自卫反击以直报怨》近十年强迁强拆越演越烈,某些地方政府和开发商为了局部乃至个人利益,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民众的反抗也水涨船高越演越烈。《天涯杂谈》讯:

   “暴力拆迁办上门殴打逼迫拆迁户签字 反被业主砍死砍伤”时间:2009年5月30日11时;地点:江苏省 宿迁市 宿豫区 锦绣江南小区;伤亡人数: 不完全统计3死多伤,其中一人当场死亡,2人送医途中;事件原因: 拆迁办雇佣地痞流氓殴打当地拆迁户,强迫其签字,拆迁户兄弟两人被打之急夺刀反抗,正当防卫砍死砍伤其中大半人。

   朋友來了有好酒,豺狼來了迎接它的是刀槍。如此自卫反击,不违以直报怨之义。2009-5-31

   《圣佛所居必是圣地乐土》荀子说:“君子居必择乡,游必就士,所以防邪辟而近中正也。” 晏子也说过类似的话: “君子居必择邻,游必就士,择居所以求士,求士所以辟患也。”(《晏子春秋•内篇杂上》)十力师亦说:“凡人若无志深远,但以教书糊口,则随地可居;若欲努力学术,则所居之处,必不容不择。尘俗之地,断无缘引发理想。”云云(十力语要《答赖生》)

   都说得很有道理,一般而言,君子择居不可不慎。但此言也不可“执”、不宜僵化理解。对于信念坚定、理想充满的大中至正者,不论居于何乡,都一样远离“邪辟”,一样“努力学术”,其信念、理想不仅不会被环境所左右,而且可以“心转物”----在一定程度上影响或改变所处的环境。故孔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子欲居九夷。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论语•子罕第九》);东海曰:圣佛所居,都是圣地!2009-5-31

   《民族思想不可无》东海对汉民族主义大加破斥,或以为东海反对民族思想。

   此混扯也。我一再强调,儒家不是民族主义,却具有相当浓厚的民族观念、民族情怀和民族精神。反对狭隘的民族主义尤其是汉民族主义与推崇民族思想民族精神不矛盾,就象不认同上帝信仰但推崇耶苏的牺牲和博爱精神不矛盾一样。

   狭隘的民族思想容易沦为民族情绪和极端民族主义心理,如法西斯的民族观念,但儒家绝非民族虚无主义,不要民族不讲民族利益。良性的、广义的民族观念则于一个民族的持续生存和健康发展颇有裨利。在异族入侵的特殊时期,尤须强调民族精神和民族观念。抗战期间,熊十力寄语唐君毅:

   “又告君毅,评唯物文,故不可多作。而方正学、玉洙、郑所南、船山、亭林、晚村诸先贤民族思想之意,却切要。此一精神树不起,则一切无可谈也。名士习气不破除,民族思想也培不起。名士无真心肝,无真实力量,有何同类之爱,希独立之望乎?此等话说来,必人人皆曰早知之,其实确不知。陶诗有曰:摆落悠悠谈。此语至深哉!今人摇笔弄舌,知见多极,实皆悠悠谈耳。今各上庠名流,有族类沦亡之感否?”

   此语充分体现了一代大儒的学术良知、民族情怀。今虽属和平年代,离天下大同尚远,中华民族的振兴和中华文化的弘扬,同样离不开一定的民族思想和民族主义精神。熊师十力说得极是:“世界未能遽跻大同,则民族思想无可遽泯,只须导之以正。” 2009-5-30

   《如何对待蛮夷》《儒家邮报》将满百期,贺以一联:正道千秋传孔孟,仁风百阵化蛮夷。这个“化”字值得深长思。

   蛮夷势力及人物都比较野蛮邪恶,喜欢胡乱来,轻者胡思乱想、胡言乱语,重者胡作非为、胡侵蛮犯。对于胡作非为的内夷,法以治之;对于胡侵蛮犯的外夷,戈以止之。这都属于特殊情况。对于胡思乱想、胡言乱语蛮夷,一般情况下,应该教而化之。

   只要蛮夷之恶尚停留在思想言论层面、未发而为行动,或者虽有恶行但比较轻微,就应以“化”为主。尽心施教以后,一时化不了也没关系,只要没有触犯法律、没有造成社会危害(内夷),或没有悍然侵犯、犯我国家主权(外夷),可以“不敬而远之”,暂时随它们去。2009-5-31

   《不知啥玩艺》网友相告,有个叫“冰冷的眼神”儒家论道汉网,转来“高论”数段,看罢失笑。真乃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个“冰冷的眼神”不三不四不伦不类,不知道啥玩艺,与儒家一点关系也没有是可以肯定的,所论的更不知啥玩艺,与“道”、与思想一点关系没有也是可以肯定的,特录其三段奇语共赏:

    “批判东海一枭,只是针对一个网民,尽管他不那么普通.我着重想批判的,是他的朋友刘晓波,这个人影响力大.而且在民主阵营内部起了巨大的破坏作用,就好象王明一样。”

   “我们反对的不是民主派,而是以民主为旗号的预备汉奸派,这种人最大的作用,是从内部丑化了民主.小说<敌后武工队>中描写了一群夜袭队,明明是汉奸,却扬言自己是抗日武工队,而后杀人放火,刘晓波等人就是这种人.明明是预备汉奸,却高喊"我是民主派",其直接作用,是团结了洋奴,毒死了中国的民主女神.韦昌辉,王明,波尔布特等人就起过这种作用,我们反对的满清伪儒,也起过这种作用.反伪儒不是反儒家,那么反洋奴也不是反民主.”

   “最坏的,是那些反传统、卖主权的"精英".倘或冉闵来了,非要再搞一次大屠杀,那我会竭力让他去杀姜戎,余杰,胡星斗这些人.我会告诉他:那些人是妖魔转世,因为,他们总幻想自己的外人,再欺负别的中国人”;

   两段话奇就奇在,字都平常,意思则“高深莫测”,非正常人所能说出口、也非正常人所能理解。如此人物及言论,与“老汉圈”倒也相配。2009-5-31

   《东海也来注一下》艮山注曰:“满清遗孽”是指不承認努爾哈赤等滿清屠夫的罪惡本質,反而替這種屠夫歌功頌德的人,類似於德國的納粹殘餘。(跟于枭文《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东海也来注一下:“拜上帝教遗孽”是指不承認拜上帝教的邪教罪惡本質,反而替這種准邪教歌功頌德的人。

   不过,这话是依据艮山先生的逻辑说的。其实,为努爾哈赤等歌功頌德,无论多么讨厌,只要限于言论范畴,其言论权就应得到法律的保障,就象为洪秀全等歌功頌德甚至以继承太平天国遗志自许的言论权应该得到尊重一样-----尽管这种言论比为努爾哈赤等歌功頌德更加讨厌。

   对任何观点不同意、反感,都可以回驳、批判。如果自己的声音发不出来,原因不在自己而在于官方的压制、岐视和言论自由的匮乏,抗议的对象就不是异族“异见”人士。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要别人尊重自己的民族,首先要学会在尊重异族。将特权主义导致的民族不平等归罪了少数民族,为此恶言相辱、暴力相向,完全是避强择弱、怕硬欺软,既野蛮又怯懦!

   另外,德國对納粹殘餘的流毒“清算”和言论限制皆是依法进行的,艮山先生还将“满清遗孽”类比为德國的納粹殘餘,不知有何法律依据?2009-5-26

   《奇“诏”共赏》“老汉圈”天蝎凤凰认为,中共现在放得太开了,居然“把东海一枭这样的鸟也放出来大肆鸣叫,聒噪之声还被不少人奉为绕梁之音。”怎么得了,呵呵。天蝎凤凰乃“老汉圈”这个怪胎恶瘤的管理员、“文武功德开明天启宣昭圣皇帝”,等级至尊,其对民主制度、言论自由及东海一枭的看法和态度,当可代表“老汉圈”的主流意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