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附庸风雅也难得
·给我一个讲台,我将改变中国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是公羊作俑,让儒家蒙冤---翻一个两千多年的案
·东海三不答
·离他们远些再远些
·徐友渔的文化贫困和资中筠的自相矛盾
·反儒就是反人道,反儒就是反中华—与反儒势力斗争到底
·道德歧视症,健康文明的象征---兼论德与才关系
·盲了心的鲁迅,瞎了眼的郁达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偶露锋芒君莫笑》佛教有句话,叫做“内秘菩萨行,外现凡夫相”,是很有境界也很有道理的。我曾反思,一些谎谣攻击,讨厌归讨厌,归根结柢,与我自己有关。

   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置身今时今世、面时如此局面,不能不偶尔逞强显能一露锋芒,不能不略现金刚怒目之相、愤怒本尊之相也,纵使招魔招障结怨结怼也顾不得了。

   主张出世的佛祖及历代大德在说法传道时,也不是一味“现凡夫相”的,一味示谦示柔,一味“秘己之德、藏己之能”,是不利弘法的,何况儒者;特别是在这个时代,小人、乡愿也未必做得好人人欢迎个个夸好,何况真儒。偶露锋芒君莫笑,难援天下苦人多。2009-6-16

   《肥皂泡谣言》或问:“某网有个叫石头的版主说‘在网上知道东海一枭的大名很长时间了,注意到他的文章也很长时间了,他本人坦诚负责了救助民云家属的海外捐款的分配,其人自己的日常开销也受到海外捐款的部分赞助,也经常被怀疑贪吞海外特殊目的的捐款导致“分赃不均”的内讧。’这是真的吗?”

   答曰:纯属造谣。我从未“负责救助民云家属的海外捐款的分配”。不论公开还是私下,我不可能“坦诚”我没做过的事。是领过一些海外刊物的稿费,这是公开的枭文中“坦诚”过的,我说过:我反专制、反特权的文章曾受到自由派及民运团体的热烈欢迎,但我举起仁本旗帜、倡导道徳良知的时候,却受到了普遍排斥。所以就逐渐断了来往。更从未接受过任何“海外捐款和赞助”。

   至于是否“经常被怀疑贪吞海外特殊目的的捐款”,我不清楚。所言某网是什么皇汉网吧?此辈爱“怀疑”就“怀疑”呗,理它则甚。造谣乱咬我都懒得理。类似毫无凭据、一戳就破的肥皂泡谣言,只有那些德智俱残者才造得出,也只有你这样的弱智者才会问:这是真的吗?哈 2009-6-16

   《余秋雨的倒掉》很多文人包括大师级文人特别迷信自已的才华和聪明,不甘心老老实实做人。他们总以为弄点虚、作点假、撒点谎、投机取点巧、强辞夺点理,问题不大,万一出点意外,也可以凭才华和聪明狡辩一番,蒙混、遮掩过去。而他们恰恰吃亏就吃亏在这一点“迷信”、“不甘心”上。

   例如,余秋雨无疑是个有才华和聪明人,但他的聪明太小,有聪明而无智慧。他把四个揭批他的人称为“咬余专业户”,视为敌人,不知他最大的敌人是他自己。

   当年他因一些文字常识问题被一些专家批评,比如,“致仕”一词,自古以来都指交还禄位。余秋雨误以为是踏上仕途从政为官的意思,错用了,闹反了。被指出来,本应向读者致歉、向批评者致谢。可余秋雨不此之图,反而强辞夺理,并倒打一把,斥批评者忌妒,甚至诬之为盗版集团的人。这就很不明智,很自我丑化,很遗笑大方。东海当年就是因此一小事完全看扁、看透此人。

   冷眼旁观多数大师的坍倒,往往不是因为怎样直接的或政治性的大恶大罪,而是由于不老实,耍小聪明,与常识作对。殊不知才华和聪明,有效,也有限。说老实话、做老实人,尊重常识,把才华用在正道上,这才是智慧人生。为了社会也为了他们自己好,对中囯的公众人物包括一些大师级文人,亟须普及一些幼儿园道德常识,比如不要弄虚取巧、不要撒谎作假等。2009-6-15

   《季羡林的蒙昧》1991年钱穆在《中国文化》(1991年8月第四期)发表了他一生中的最后一篇文章:《中国文化对人类未来可有的贡献》。在该文中,钱穆认为,天人合一观是“整个中国传统文化思想之归宿处”、“是中国文化对人类最大的贡献”。此言极是。

   钱先生把“天”理解为“天命”,把“人”理解为“人生”,略有不当。人生包括肉身与识心,虽为本性的显化却不是本性。季羡林居然不同意钱穆而另外高论:

   “我不把‘天’理解为‘天命’,也不把‘人’理解为‘人生’;我认为‘天’就是大自然,‘人’就是我们人类。天人关系是人与自然的关系。看来在这一点上我同宾四先生意见是不一样的。” “我理解的‘天人合一’是讲人与大自然合一。”(以上参见季羡林等编选:《东西文化议论集》(上),经济日报出版社,1997年,第81-83页)

   其实“天人合一”中,天指本体,天命指本体之流行,人性指人之本性,合一是指“天人之际,合而为一”(董子)。解成“天人合一是讲人与大自然合一”,就纯属外行话、梦中话了,充分暴露了季羡林对中华文化常识的蒙昧。别说人与大自然,一为高级生命,一个无生命,根本无法“合一”,便人与人也是千差万殊,相互之间身隔着形骸、心隔着习染,不能“合一”。2998-5-14

   《儒者最起码要做到的》知恶不能弃,知善不能为,甚至知恶偏要为,知善偏要弃,这都是世俗之人的惯病。很多人惯将责任推给他人、推给社会、推给环境、推给时势,惯用身不由己、迫不得已等词为自己开脱。

   社会、环境、时势当然都有一定的“责任”,但最大的责任应从自己身上找。何以身不由己?因为自心本性作不了主,心为身役,为名利物欲所役,而后身为社会、环境、时势所役,身心作了外物外境的奴隶。

   心能否转物,取决于立志坚定性、践仁的真实度和证悟的高深度,也取决于一定的外缘,但心不为物所转,是每个儒者应该和必须做到的。易言之,儒者见善是否勇为、为到什么程度另说,最起码要做到知恶不为、独善其身。2009-6-14

   《欢迎有智有志之士指教》风雨无阻风调雨顺网友问:

   “不得不承认你的思想高度以及思辨能力,但再好的思想如果不能被更广泛的传播也会使其价值黯然。制造和传播是两个环节。你的思想可以与孔子相比,但其影响力如何达到孔子的程度?孔子思想的影响力是如何形成的,有哪些决定性的因素?”

   答曰:首先,东海不仅思想高度及思辨能力过人,智慧高度、“智的直觉”(牟宗三语)能力更是空前的。

   其次,真理自有力量,因为真理直接诉诸于人类良知。不过,由于人类良知的灿发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而且常有曲折和“倒春寒”,真理力量的体现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而且常有曲折、有斗争,不可能一帆风顺、一蹴而就(人类文明的进步发展同样如此。因文明与良知真理同步)。

   孔子思想的影响一样是逐步扩大的。“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这种修养也是源于对真理影响渐进性、曲折性的认识。

   第三、东海思想广泛的传播,有赖于外在条件的逐步成熟和配合,有智有志之士的襄助也是重要条件之一。欢迎风雨无阻风调雨顺网友指教。2009-6-14

   《故意拔高与故意贬低都不好》王希哲致徐水良的公開信如是写道:

   “年中你剛到美國,舉目無親,一無所有,無依無靠。是以王希哲、傅申奇為代表的正義党朋友熱情接待了你:有飯分一半給你吃,有衣分一半給你穿;四處奔波,為你安頓住處.然後宣傳你的歷史,到處介紹你,故意拔高你;我已聯絡好了還將請你到費正清中心講演。剛好浙江民主黨事件出來,正義党接受了徐文立的建議,立即著手組織海外後援會。考慮到你剛出來,易於團結各山頭共同援內,我們極力推薦你擔任了這個後援會的協調人。為了你獲得“正統”的地位,我們又極力主張浙江黨人承認你為他們的海外發言人。”云云(王希哲《公開信:徐水良是一個陰暗齷齪小人》)

   重義氣、重朋友、患难相助,值得敬佩,但是,作为民运大腕、公众人物,如果出于友情把“一個陰暗齷齪小人”故意拔高,让他“獲得正統的地位”,就有以私代公、以私废公之嫌,就有拿民运事业、民运前途及他人信任做人情之嫌。这样做,也会降低自己言行的可信度,既然可以为了什么故意拔高、也就可能为了什么故意贬低一个人。“徐水良是一個陰暗齷齪小人”的结论也就显得不可靠了。

   当然,以上就“信”论事,是为了说明:涉及公益事业、公众人物的时候,是怎样便怎样,故意拔高与故意贬低都不好都是一种不负责任。至于徐水良是怎样一個人,不了解,不予置评。2009-6-14

   《关于家丑》家丑不可外扬,这是专制主义的“心理”,封口封网、防言禁言、思想罪文字狱,在根源处都属于这一“心理”的作用。可笑的是,多数民运团体及准民运团体也喜欢奉行“家丑不可外扬”这一原则,强调对丑事丑闻的保密,以之为“基本团体道德”。都是喝狼奶长大的呀。

   他们以“团体伦理”取代民运伦理、自由伦理,不知民运、准民运团体的团体伦理之上还有自由伦理、“事业伦理”;他们痛恨丑事外泄,怕被中共利用,“通过民运的丑闻抹黑民运人士”,却不知反己自省何以民运有诸多丑事丑闻,还一个劲反儒家反道德,真是可怜可笑。

   他们不是知过而改、而是有丑必遮,害怕批评、恐惧揭丑,殊不知信息时代,越是遮丑越是显丑,且不说内部和旁边各种人物和势力耽耽虎视着呢;他们将所有的批评的声音都斥为“抹黑”乃至特务行为。“抹黑”人士、特务人员当然难免,但对于“先进组织及个人”来说,首先应该严格要求自己,有人抹黑揭丑,首先应该问的是对方所言真不真实。对于谎谣,当然应该澄清或诉诸法律,并亮出自己的“美白”来。如果自身本来又丑又黑,就怪不得了。2009-6-14

   《仁法不是拿来做人情的》或曰:“你明知也承认蒋庆与陈明堪称是当代大陆最优秀的儒家,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却又作《陈明批判》等文章批判他们,其中对蒋庆的批判十分严厉,何必呢。于儒家的振兴、于团结都不利。佛教有句名言:若要佛法兴,除非僧赞僧。值得你参考。”

   答曰:佛教僧赞僧,不是互相乱赞一通,乱“印”一通。佛教还有句名言:不可拿佛法做人情。儒家也一样,仁法不是拿来做人情用的。真诚二字,特别重要。我批判蒋庆与陈明,有时甚至十分严厉,正是为了儒家的振兴,也是对他们负责。东海如果手里拿着冬瓜印子乱“印”,那才真是于儒家、于他们都不利。

   儒家不是小市民团体,儒家不是靠苟同苟异、相互苟誉来振兴的,交情不是靠苟同苟异、相互苟誉来体现的。知道什么叫益友、诤友吗?如果因义理争鸣而闹不“团结”,那是他们的问题。不过我并无此虑,是你小人之眼把他们看小了,把他们放在小市民层次了。陈明就明确过欢迎我直言,而且将向囯内媒体推荐《陈明批判》。

   说实在话,如果他们不“具有相当的代表性”,我还不屑一批呢。对于批评文章,应该就文论文,就理论理,情归情,理归理。如果《陈明批判》批得不对,不合儒理,欢迎他们严厉回批,也欢迎广大读者和你严厉指出。2009-6-15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