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家是我光明宅,我是儒家保护神(四首)
·黑铁时代,儒者何为?----与儒家同仁共勉
·送振标
·请一齐来创造奇迹!
·五绝五首
·近期枭诗国内坛子部分跟帖“备案”
·谁也别想偷偷绕过去(四首)
·网友赠诗集萃(之14)
·雪峰:大家狂起来——与东海一枭共饮一杯
·我是仁者我怕谁!
·最大的力量
·民运队伍中的文化幼稚病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4)
·少一点苛责,多一份自省!
·网事有感二首
·圣人最爱说家常-----刘晓波批判
·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出书如出精,一出天下艳!
·萧瑶唱和遍寰中(修正稿)
·《人是可以被唤醒的》(外一首)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15)
·王云高 :爱,并沉重着(小说)
·《你要迎向人世间的一切》(外一首)
·彩云归处隐名家──与王公云高酬唱之乐
·关于中止“稿捐活动”的声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
·写怀二绝
·干啥都应义利明
·《外出走走》
·儒學論壇两高管对枭文《恩怨别不分明别太分明》的回应
·《只要有人请》(组诗)修正稿
·为人难得三分傻(枭声重放)
·《谁与我同行》
·君子笃恩义(少作新发)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附枭文《儒家三法印》等)
·《野蛮与文明》
·《黑砖窑事件抒愤》
·向草庵居士、刘刚两位说个明(留此备案)
·博讯东海一枭博客点击逾250万自贺
·摩诃般若(组诗)
·《任何人都不应该是工具》
·《写怀答网友》
·东海草堂(网络)开堂迎客志喜
·黄河清:口占贺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客点击逾250万
·《火花小集》
·杀人不碍大慈悲!
·《最高法印》(四首)
·《东海之道,共同的家》
·《债总是要还的》
·《劫持》
·zt老枭的东西一出笼就有人消受不起
·《杀死他们》
·有时杀得,有时骂不得-----经权简论兼往事忏悔
·无存: 《救救他们》
·《南无圣火》
·这是刚收到的李作的材料
·回到九龙山
·“记取飞尘难到处”
·安得黄金千百万
·东海小语
·山居的日子(组诗)
·《囚》(三首)
·乱说话者戒----利己主义喂养出来的也是狼!
·《杭州有诗侠》
·欲开风气愿为师
·认识你自己
·欲育自由花好,先植文化根深
·儒耶合作一家春
·东海之道的特色
·住在哪里(外一首)
·关于儒家人道主义问题的函
·谁识道德力量大
·为什么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东海小语(之42~44)
·最高指示:做一个好人《组诗》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张三一言,东海之道的信徒
·博讯东海一枭专栏点击逾一千三百万
·写在杭州(诗一束)
·关注心灵灾难
·吾道应不丧,枭运何时通?
·《想起孙悟空》(外二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李零在门外,刘晓波在千里外!
·山居的日子(组诗)
·感谢精卫、wangson73二君
·无存: 《救救他们》
·《人畜兽》
·“本心与上帝,谁更伟大”(东海小语45、46、47、48)
·Melody网友:致
·《天梯》
·《答独立笔会王一梁》
·《温家宝,且慢仰望星空》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组诗)
·题黄河清著作《中国沒有明天》(外三首)
·为《民主论坛》小庆,为杨天水君大悲!
·写怀二绝
·向伪优雅唾一口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敬告郎咸平》q友寄来《郎咸平: 中华文化的四大茫然》一文的网址,并有要点提示:

   “1.茫然之一:就知道赚钱;2.茫然之二:不了解世界;3.茫然之三: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自己的;4.茫然之四:不清楚自己的弱点。我们的文化极度缺少一种自我检视的元素,我们非但不了解自己,也从来都懒得去自揭伤疤,在反省自己文化的不足之处时,我们对不好的地方避而不谈,对惨痛的记忆选择回避和忘记。” 结论是:“有什么样的文化,就有什么样的历史,什么样的国家,什么样的灾难。”

   看了上述要点,不必点开文章,就可得出结论:作者完全茫然于中华文化,对儒佛道诸家常识一无所知,错把“没文化”当文化,错把蛮夷文化、野鸡文化、垃圾文化、党文化以及小市民文化当作中华文化了。“四大茫然”,完全是悖离了中华文化精神所致。

   作者陶醉并炫耀着自己的无知,严重缺乏自省精神,看来确完全“不清楚自己的弱点”、“极度缺少一种自我检视的元素”。郎咸平似乎是个名流,著名知识分子,依世俗标准,算个文化人吧,不过,从中华文化的角度看,这种文化人是要加个问号乃至括号的。著名知识分子尚且如此,其余可想而知。广大知识分子亟须反省的,不是“中华文化的不足之处”,而是自己对中华文化的偏见、误解和无知。

   郎咸平的结论应修正一下:有什么样的“文化人”,就有什么样的国家,什么样的灾难!2009-6-13

   《乌烟瘴气教育界》学高为师,德高为范。教授本应学徳双高,也只有学徳双高教授,才有可能培养出徳才双备的人才。可当今教育学术界,上上下下一片乌烟瘴气,以至有行内人感叹:中国的博士教授90%以上是假冒伪劣的东西。据媒体报道:

   “继东北财经大学曝出“史上最牛硕士论文抄袭”事件后,上海一位博士研究生又发现一篇更牛的论文抄袭事件,除了“致谢”不一样外,两篇论文的全部内容一字不差。近年来,教授与研究生数量共长、论文与学术成果齐飞。但细看一下这些“成果”,东摘西抄者有之,胶水加剪刀者有之,剽窃抄袭者有之,请人捉刀者有之,瞎编乱造者有之。东方论文大国崛起的“捷报飞来”,只能“当纸钱”,烧给在论文丰收中死去的中国学术。”

   在现在的教育理念、办学思想指导下,在这种教育体制下,出现这些现象,原是正常不过的了。2009-6-10

   《性本善的例证》在多维博客上看到一篇题为《骗子良心发现,揭发北京现有100万骗子》的文章,作者为是一家服装连锁加盟品牌的高级招商主管,捣露了所在行业所谓“连锁加盟”骗局。作者估计此类行业在京有两万家,所有和此类骗局相关的从业人员仅北京一地有百万之众。所谓的招商话务员,招商主管经理,售后服务(兼打手),连锁加盟老板,招商网站从业员都是骗子,有娱乐圈明星卷入其中,有政府人员为这些骗子公司撑腰。特别令我关注的是文章结尾一段:

   “那是今年八月的一天,我们公司又来了一位考察者当时由我们主管中一位姓叶的主管接待!那天我看到的那位考察者的第一眼,心里就一震那是个残疾人(具体特征我不能细说,公司看到会知道我在写他们),穿的衣服很土(但是还算干净),一看就是个民工.说实话,我当时觉得他应该不会交钱的(我也不希望他受骗,不管我已经变得多麻木,我还是很同情残疾人的).可是在一系列的程序(诱惑,讲解,参观样品间,再次深入诱导)之后,他竟然交钱加盟了!叶主管给他办完手续后,将他送出了大门这时,正好韩总来我们办公室巡视叶主管邀功似的对韩总说起了这笔生意!当时我们几个主管都在场,我正好听了个详细那个残疾人姓于,是江苏省某市某村的一个农民长期在外打工,是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年初的时候在工地上发生了事故,落下了残疾!工地赔了他一笔钱,他老婆不再让他出门干活,但是家里的两个孩子都在上学,很需要钱他们夫妻俩商量用赔偿金加上家里微薄的积蓄在镇里开个店店铺看好了,想做服装生意,可是又苦于没经验!很偶然的机会,老于在家里的一本杂志上看到了我们的招商信息除了被我们的项目所吸引,还有就是被我们所承诺的全程指导给打动了按照上面的招商热线打过来,又被接电话的话务员一顿营销,终于还是来了北京!在看完样板间后,老于很满意但是出于种种的顾虑还是不想立刻交钱,这时,叶主管抓住了他担心没经验的这个弱点,一再的承诺我们会怎样对他进行帮助(包括给他出装修方案,开业指导,营销培训啊等)!终于,老于被搞定了(他不知道所有我们承诺的这些其实就是一张光碟)!听完叶主管的讲述,韩总对他狠狠的表扬了一番!望着叶主管那得意的脸庞,我忽然感到一阵恶心!我隐隐的觉得我那麻木的心开始有了一丝感觉!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开始留意打听老于的消息一个月后,我听到了他开业的消息!又一个月后老于再次来到了公司!他就是想让我们把钱退给他, 如果实在不行退一半也行,他声泪俱下的一再强调着那是他全家的救命钱!公司对待他和对待其他加盟商没什么两样,他们让老于去告公司,老于竟然说:我不会打官司啊!最后,被老于纠缠的不耐烦的公司叫售后的那帮痞子们将老于像拖死狗一样拖出了公司!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打老于,但老于再没有来过!事后,叶主管常学着老于的腔调说我不会打官司啊!来哗众取宠常常换来哄堂大笑!我一次也没笑过!我感觉到一种锥心的愤怒!老于被拖出去时那张绝望的面孔时刻浮现在我的眼前!我麻木的心由于无尽的愤怒而彻底觉醒了!”

   作者说:“正是这件事惊醒了我,才有了今天的这篇自白”、“人在做一件缺德的事的时候,如果一直没有去想它,那就没什么感觉!而如果一旦开始反省的时候,你就再也无法不再去想!即使你去强制自己不去想也没用!”

   尽管作者至今仍在公司上班,表示“很想站出来揭发公司但我不敢,我毕竟也是一个怕死的普通人!”,离“彻底觉醒”尚远,但能“将我的经历公布于众”。确属良知发现之兆,为儒家性本善说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例证。知过能改,善莫大焉,希望作者进一步改过迁善,早日彻底告别旧我、争取新生。

   同时谨此提请有关部门注意,如果作者所言属实,众多骗局设计者行骗者及有关娱乐圈明星和政府人员,就应该及时得到法律相当的“报应”。2009-6-11东海老人首发《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gb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