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东海一枭(余樟法)
·若舟:一部令人感动的诗书范本(东海附言)
·郭国汀: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人人可以成圣!
·澄清:精卫不是东海弟子
·对于威吓不予回应等(东海随笔六则)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五)
·《东海之骂》自题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歌海行吟(散文诗-组章,作者若舟,东海老人荐赏)
·苏中杰们的思想狭隘
·东海一枭: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六)
·只能如实如理,不许苟同苟异
·东海一枭:惩恶就是行善,驱邪就是卫道
·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等(东海随笔七则)
·弃国学家“桂冠”,笑文怀沙先生
·东海老人:以民为本,与时偕进
·网友酬赠拾翠(之23)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修阴功,积大德
·四本:看新诗诗人逍遥先生如何写旧诗(东海附言)
·文怀沙“真经”批判-----兼传东海三十三字真经
·文怀沙的浅薄,徐晋如的轻浮
·胡马们也就配给我提提鞋罢了---答客难二则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的幸运
·春花冬雪:来写点读后感(评点东海联语)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东海百联(续)
·礼乐文明:好色与狎妓是不同的(东海附言)
·是巧合还是抄袭?是谁抄袭? ---请教刘志刚先生兼示山西省永济市人民政府、中国楹联学会
·关于“题黄河大铁牛联”答刘志刚先生
·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浮皮潦草易中天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给贪官腐吏一个机会!
·公开告密
·危险分子(组诗)
·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梦,已抵达最高层(诗七首)
·天下兴亡,文化人责任最大(东海随笔三则)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开制度的公开信
·把网监送上民意的审判台(东海老人随笔三篇)
·养身修心,莫过读经---与老象及有志者共勉
·不能不折腾(组诗)
·儒佛两家着眼点不一样
·七绝四首(外一联)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帖
·一切都有可能
·东海论剑---欢迎广大儒友、各路英雄及反儒好汉们驾临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欢迎firebrand!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言行一致为人师范》人能宏道网友曰:“没想到东海是个海外人士。怪不的言论很大胆的。还以为你有言论方面的特权呢。”

   兵家领兵,讲身先士卒,法家执法,讲以身作则。儒家更是特别强调言行一致、为人师范。如果东海身在海外而“言论很大胆”,我就愧对孔孟、愧对历代圣贤也愧对自己了。

   其实,言论大胆还是小胆、高调还是低调是次要的。关键是要合乎情理、合乎事实、合乎普适价值和良知原则。该小胆低调就小胆低调,该大胆高调就大胆高调。至于有关方面作何反应,会拿我怎样,不是我决定得了的,我也就懒得费心考虑了。

   东海的声音十年来多留迹于海外,身体则从未出过国门。2009-6-7

   《废品》而今大学毕业生,不仅多次品,而且多废品。熊十力先生曾指出:

   “数十年来教育,只务贩入知识技能,真有知能可言者,未知几何。而大多数则习于肤浅混乱之见闻而已。学不究其原,理不穷其极,思不造其微,知不足以导其行。夙植恶因,成兹孽果;往已不谏,来尚可追。今之司上庠教育者,犹复茫然,未知所觉,始终只欲贩入知识,而忽视其固有立人达人之大道”。(《十力语要•答李四光》)

   大半个世纪过去了,熊十力先生曾指出的问题的严重性变本加厉,当今学生不仅普遍茫然于中华文化德性之知,连知识性、技术性的见闻之知也越来越缺乏。如果说无道德有知识为次品,道德、知识、技术皆缺者,则成废品矣。2009-6-7

   《向毕研韬敬个礼》据说陈独秀曾痛斥王明康生:“你们一向不择手段,顺汝者为战士,逆汝者为汉奸。”

   岂但王明康生们?那些所谓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群体何尝不是如此?国家民族不过是个用来窃据或谋取特权私利的假招牌而已,真正的国家民族利益在他们心目中是一点地位也没有的。战士还是汉奸的判断标准,无非是顺还是逆他们的私意,如此而已。

   所以,那些动辄指控普通民众及知识分子为“汉奸”者,才是最值得警惕的。此辈达不到法律意义上汉奸国奸的标准,但为人贼奸、只要有机会有权力就会使奸害人害民害国,是可以基本肯定的。

   光明网有一篇《警惕“伪爱国主义”》,对各类“伪爱国主义”的批判相当尖锐痛快。该文还特别指出一种“反爱国主义”:

   “还有一种“爱国主义”是彻头彻尾的“反爱国主义”。他们的“爱国主义”是一种阴毒的营销策略,完全是迎合市场需求的商业包装。他们不顾后果地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目的是兜售其极端民族主义产品。他们的策略很高明,手段很隐蔽,但动机很肮脏。所有反对他们的人便是反对爱国主义,便是不折不扣的民族敌人。他们要将中国引入歧途。”

   对那些“反爱国主义”、“反民族主义”的揭露一针见血!特此向该文作者毕研韬敬个礼。2009-6-7

   《略答思芬克司》儒学联合论坛版主思芬克司针对拙文《漂浮浪荡李泽厚》指责:

   “批判李泽厚的那些句子都是引自陈明的,建议东海兄在方人之前先看看李泽厚的著作,就不至于人云亦云,更不至于断章取义地引述他人的话语以证明自己的论点。况且,“西学”两个字到底能概括多少东西,令人生疑,其所由产生的时代背景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道统也从当年的末代皇帝变成了今日的平头百姓,要想走老路翻身恐怕不容易。”

   略答如下:

   一、儒家道统从来不在皇帝身上。历代帝王中唯康熙“破天荒”地有过自居道统的狂妄。当然道统也不在今日的平头百姓身上。民意的合法性与道统的合法性有关,但并不一致。对特权,以道制势,对民众,以学觉民,不论朝野官民,都应是儒家教化的对象。唯我儒家才是道统的承担者和发扬者。

   至于“要想走老路”,不知何所指?难道有人想立个皇帝然后将道统加在他身上?

   二、李泽厚的言论观点引自陈明不错,我相信陈明非妄言之人,不会栽李泽厚的赃,凭其眼光,也不至于误解李泽厚吧?何处断章取义,谁断章取义,欢迎直言。东海百字小随笔一篇,言之有据即可,没必要拜读“李泽厚的著作”才下笔吧?东海时间寸寸金哪,儒典之外,佛经道藏我还读不过来呢(其实李泽厚文章还是看几篇的,其中国哲学功底实在太浅,曾有《李泽厚与口头禅》、《三启李泽厚师徒》数小文批之。)。2009-6-7

   《儒者本份》有付名联: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这是儒者本份。一些名义上的圣人之徒与“风声雨声”、“国事天下事”主动隔离,其实是“隔离”了儒家道德、至少是偏离了。在危难、黑暗面前,普通民众可以退避,别家别派可以逃离,唯独我儒家不可以故作“谦让”、不可以老是缩头。

   或问:“我辈不从政,无权无势,对很多国事天下事也不了解,怎么去关心?”答曰:行道有待外缘,明道则尽其在我。是否从政,要看有没有机会、外在条件是否具备,不能刻意强求。儒者不从政,照样应该也可以关心政治,关心国事天下事,“关心”的方式方法很多,可以因人而异。不了解,可以主动去了解。这都是“明道”和“道援”的重要组成部分。士不可以不弘毅啊。

   如果主动去了解了,还是无法了解和理解,分不清是非曲直,发不了真实之言,是智不足;如果是不敢说实话发真言,不敢以道制势和为民维权,是勇不足;不“关心”,则是仁不足。十力师早已指出:

   “伊川《易传》颇详士夫进退之节,足为世人贪残竞进之戒,固也。然试问贪残竞进者何由竞进,岂非贤士无道则隐,不合则去,乃让此辈横行耶?汉以后儒者,其言进退之义,大抵以个人立场,视君主与朝政昏明而衡其进退之当否。至于个人不能离社会而独存,必期改造社会以适于共同生活而不容昏乱势力之存在者,此当有进无退,而后儒罕有申此义者。”(《十力语要》)

   《佩服余秋雨》还真佩服余秋雨的脸皮和勇气,一眼就戮穿的假都敢造,完全不靠谱的牛也敢吹。例如他说:“我是一个无职无权的独立文化人,居无定所,不交权贵。”甚至“连作家协会和文联也没有参与。”

   作家协会和文联清水衙门,没有参与,好清高么?不是当了上海市政府顾问么?不是刚受聘为常熟市政府文化顾问么?怎么不说“不参与”了?“居无定所”,不是住不起房子而是忙着飞来飞去权贵家吧;“不交权贵”,蒙谁呢?纵然真的不交中央级权贵,上海市政府、常熟市政府首脑大小也算权贵吧?

   真正的大师大士,大本确立,良知灿然,正道直行,为民喉舌,参与作家文联何妨?当政府顾问何妨?居有定所、常交权贵又何妨?否则,就算真的“居无定所,不交权贵”,也不过小丑而已,笑柄而已。2009-6-6

   《做人的幸福》做人是幸福的。人,可修佛法、道法、良知大法,可善言善行,立功立德,可为发挥生命的潜能,利他利世,可觉悟生命的本质,成佛成圣,是多么幸福。

   佛徒都会背一首偈:“人生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佛教认为,畜生道太愚痴,地狱道太苦痛,都无法修行,天道又太快乐,也不利于修行。唯独人道最利于修行,修成菩萨,修成佛。佛教有个著名的盲龟值木的故事,比喻人身之难得。《阿含》云:

   “佛告诸比丘:如大海中有一盲龟,寿无量劫,百年一过出头,浮有一木,正有一孔,漂流海浪,随流东西。盲龟百年一出,得过此孔,至海东。浮木或至海西,团绕亦尔,虽复差违,或复相得。凡夫漂流五趣之海,还复人身,甚难于此。”

   又《庄严论》云:“有一小儿,闻佛说人身难得,如盲龟直浮木孔。小儿穿板作孔,置池水中,以头出入,终不能入,曰‘盲龟在海,百年一出,何日值耶?我今为人,有于面目,一日百出,值木孔犹难。”

   能够暂得人身,仿佛盲龟每百年一次浮出海面,因缘际会穿入浮木的洞孔,何其稀有难得,何其珍贵。珍惜啊,人们!如果对人身不知善加爱护运用,身为物役,为非作歹,自暴自弃,无异于自戕自毁啊!2009-6-6

   《儒家之可贵》熊师十力在《答薛生》中,通过与西洋哲学、佛学的比较,指出儒家哲学之可贵:

   “汝深信佛学,却不知中国儒家哲学尤可贵也。往尝与林宰平先生言,当今学哲学者,应兼备三方面。始于西洋哲学,实测之术,分析之方,正其基矣。但彼陷于知识窠臼,未能泯相,终不能与真理相应。是故次学印度佛学,剥落一切所知,荡然无相,迥超意计,方是真机。然真非离俗,本即俗而见真。大乘虽不舍众生,以众生未度故,而起大悲,趣真向俗,要其愿力,毕竟主于卜度,吾故谓佛家人生态度别是一般,既究竟出世是也。故乃应学中国儒家哲学。

   行色即天性,日用皆是真理之流行,此所谓居安资深,左右逢源,而真理元不待外求,更不是知识所推测的境界。至矣尽矣,佛家大处深处,不能外是。其智之过,而求出离;以逆本体之流行,吾儒既免之矣。天可崩,地可裂,吾儒之道,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是无可崩裂者也。学哲学而不蕲至乎是,是安于小知间间,暴弃而无可救药者也。吾又何言!阳明子所以言知行合一,其哀思人类也深哉!”(《十力语要》)

   这样的话,只有出佛入儒的熊师说得出、说得确,也只有对中西文化都有一定研究、深解儒佛者能听懂而起共鸣。仅知西学者、解佛而不解儒者及未能深解儒佛者,皆不足与言。

   世尽“安于小知间间,暴弃而无可救药者”,熊师之寂寞,东海心领神会。东海之寂寞,谁复知之哉?地藏不度尽众生誓不成佛,如果乘愿重来,面对举世滔滔的“暴弃而无可救药者”,只怕也会掉头而去;孔子有教无类诲人不倦,生于今世,不可能比东海做得更好!2009-6-6

   《关于仁义》有q友发来这份随感并说:“东海老师,这是我写的,我有空就看您的文章,这几天有一定的进步,感觉有点前行的资粮,写了点东西让您看看。”、“恰如其份 ,自心有杆称,能自己衡量,为良知。良知为爱为善良的东西,总之不要有害人之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老师我正在前行,悟性还很少,但感觉,能前行了,能感觉做事是否恰如其份,来修养自己的身心,谢谢老师教诲。”此友对仁义的理解颇为恰切,可进儒门矣。读罢甚喜,为示鼓励,录此共赏:仁为仁爱义为合理的节制有仁无义为不仁有义无仁为不义仁为体义为用体用兼备才为仁

   如爱为仁过分的爱则为不仁为溺爱实为不爱有节制的爱才为真爱有节制需要合时,合地,合情,恰如其份 2009-6-6

   《最好的儒网》有新浪网友在东海草堂留言:“陈明的最大败笔就是弄了原道那么个挂着学术名号却充斥着各种愤青和腐儒的烂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