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西文集
[主页]->[大家]->[陈西文集]->[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陈西文集
·7.1外宣办高调亮相 应对信仰危机退党大潮
·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人物春秋
·两位伟大的自由民主斗士——林牧与里根
·以拓展人权来缅怀包老
·李元龙案终审挖出“新罪状”——在天安门广场焚烧国旗
·杨建利博士的“中国之痛”
·大义凛然的吕耿松先生与一封“慰问信”
·揭穿中共的花瓶选举 我给孙文广教授当义工
·在一个诗人遇到匪的国家——读力虹上诉状
·活得永垂不朽的人:张胜凯
·推荐杨天水为2006年度 “自由精神奖”候选人联名信
·魏京生第二届民主斗士奖致谢词
·与俞壮士同行挑战专制权威
·一场法治与人治的搏斗 记李元龙案庭审特色
·山东出“响马”也出好汉
·走近夜狼──李元龙
· 06号独羁室
·还我高律师的尊严和自由/陈西
·向郭飞熊、周志荣、林牧致敬\陈西
·当代诗魂“五老抗”黄翔——写在“民主墙”诞生28周年之际
·罪与罚无边的人治国家:评郭起真、李元龙案\陈西
·“国际人权周”思念严正学君\陈西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
·希望之声:中国社会需要贾甲的精神
·贵州人权研讨会悼念“改良派部长”朱厚泽先生
民主实践与时事
·贵州公民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
·中国民主党致中国共产党的公开信
·假设瓮安是一个国家
·惊动了中共公安部的贵州人权活动
·公安部强迫我们抵制奥运
·网路悼念“六四” 海内外两百多人聚会
·贵州陈西悼64被扣 派出所:上级命令
·贵州公民陈西被押回家中软禁,陈西向当局提出严正抗议
·"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成员受监控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
·陈西:官权猖獗的大陆中国:记贵州第二届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经历
·贵阳市的跳蚤市场_维权感想
·记“64、18周年座谈会”与公安的抗争
·迟到的十八周年“六.四”公案座谈会
·民主实践中的民主、正义品质
·我们为什么要组党 纪念九五“六.四”组党
·九省市民主人士集聚西安缅怀——民主斗士林牧前辈
·贵阳街头出现议论政治的乞讨/
·祝福你,《民主论坛》
·贵州异见人士聚会遭打压 陈西被传唤八小时
·一次最长时间的晨练
·人权捍卫者陈西被囚记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大陆民众盛赞神韵 捍卫观看演出权力
·美国之音:贵州活动人士捐助狱中人权捍卫者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希望之声:云南李纪恒提案属反人类
·举国哀悼玉树灾民 民众呼吁对人祸问责
陈西与友人
·大陆学者:“神七”上天 结石会落地 “面子工程”变“丢脸工程” 中共营造爱国主义狂热、转移危机落空
·献给为突破互联网封锁而辛勤工作的人们
·与议报说几句心坎上的话
·贵州著名民主人士陈西10年刑满获释
·英勇不屈的陈西-杨天水
·陈西先生——欢迎你归来!吴玉琴
·我的难友陈西——廖双元
·贵州民主人士陈西加入真相联合调查团
·中国民主斗士奖候选人提名:当代中华民主英雄:秦永敏、陈西、张林
·李大立:民主对于中国不是异物--读陈西"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有感
·邓焕武 :为什么硬着头皮不放刘晓波?兼批陈西的《民主对于中国是异物》
·张三一:民主必成为中国的己物
·一名基督徒给一位非基督徒回信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西和日本记者见面再遭警方阻拦
·吴 郁:民主对于中共是异物
·春水.致陈西-故土上的流亡者- 欧阳小戎
·读者作者共贺《北京之春》第200期
·贵州维权人士:谴责中共判决潭作人
·侯文豹:强烈谴责贵州警方对陈西家庭的破坏
·希望之声:李洪志先生真善忍的理念光彩照人
·刘贤斌再度被捕 中国纷传“我是刘贤斌”
最新文章
·德国之声:贵州民主人士传递“北非”信息,遭警方暴力干预
·BBC:“贵阳警方打压宣讲埃及局势者”
·法广:贵州警方阻止散发有关埃及和突尼斯反政府风潮的传单
·自由亚洲:港媒热议埃及变天 六四军人赞埃及军人(图,视频)
·美国之声:中国维权人士被抓被放令人捉摸不定
·反监控要自由:陈西谈贵州人权活动遭受严控的情况
·大纪元:公职招聘陪吃陪唱 大陆学者:近亲繁殖潜规则
·公民刘贤斌——我的挚友
·妻为朱虞夫申请取保 陈西吁更多国人践行
·自由亚洲电台:教师高纯炼因茉莉花获罪 姚立法在北京逮捕后音讯全无(图)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异议人士办民主展被抓 吕耿松将出狱同道被禁迎接
·美国之声:中国独立参选逆势壮大 四异议人士投身选战
·新唐人电视: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参选人大代表 促民主
·贵州公民第七届人权研讨会公告(图)
·希望之声:贵州人权研讨会:建开明社会风气 不畏强权参与竞选
·新唐人电视: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参选人大代表 促民主
·美国之音:贵州独立参选人陈西被失踪六天
·我们的信心,我们的期望——从陈西“被落选”看中国人大选举
·争取拥有一张合格的“选民证”
·贵阳选举日临近,各独立候选人和支持者被失踪旅游
·自由亚洲电台:贵阳人大参选人连番遭打压 陈西被警抄家拘押
·温家宝撰文透视——贵阳民主沙龙
·文化决定论与制度决定论之辩【贵阳民主沙龙星期五时政大家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国《费加罗报》常驻中国记者采访六四

   刊登于法国《费加罗报》6月4日常驻中国记者谭静的采访报道:http://www.lefigaro.fr/
   
   1989年“六四”时,陈西先生是贵州省贵阳市某大学的一名老师,政工干部,中共党员。“六四”前陈先生积极参与当地的民间社团组织活动,担任贵阳市沙龙联谊会(该会“六四”后被当局宣布为“非法组织”遭取缔)民主选举的第一任会长,他长期与大学生相处,积极参与了贵州当地的“六四”活动。惨案发生后,陈先生等人还组织了由各界人士自愿参加的“爱国民主联合会”。
   
   陈先生向我们简单介绍了惨案发生时贵州当地的情况:

   发生天安门惨案时,我们贵州有一些零星的绝食,堵截军车,和堵路的事。情形不如北京的规模大,也比较平和有理性。但是,中共当局就像精神病虐待狂一样容不得学生和市民们的和平示威游行,“6、4”过后,他们疯狂地向参加过“6、4”运动的公民和学生报复。据我们不完全的统计,贵州省因“6、4”被中共关进大牢的就有百人以上。
   
   “六四”惨案后,陈西先生就由于积极参加当时的活动而受到了当局的制裁。他说:
   “6、4”惨案后,我被当局以“反革命非法组织罪”逮捕,随后,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3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1995年,我们组织“中国民主党”,以和平请愿的方式要求政府重新评审 “6、4”,然而,不为中共政府所容,继而又被极权政府以“反革命集团罪”判我刑期1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至2005年出狱,“89”以来,我共被一党专制的极权政府判刑13年。现在我一直在中共极权政府的打压之中,每月要被公安传唤1-3次;受监控,失去人身自由是经常的事。出狱后,公安先是威逼家人,要我妻子与我离婚;随后,经常威胁我,要找我亲属谈话,说:“中国的企事业单位都归共产党管,谁不听话,工作就难保”,“你家人都在共产党管辖下的中国工作、生活,你难道不为你家人想想!”我家人有6人的工作受到不同程度影响,其中有失去工作的,被调动工作的。现在我女儿刚参加工作,当地公安又发出了威胁的声音。一党专制下的中共把“多劳多得”的原则转换为了“不服从者不得”。
   
   陈西先生现在是一名自由撰稿人,以在海外的中文媒体网络发表文章维生。他对自己的定位是:基督徒、反对派人士、人权捍卫者。他将“反对派人士、人权捍卫者”作为了他这一生事业。自然,在一党专制的中国,陈先生从事的工作使他成为一名被共产党政府专政的对象,全方位被监控、被管制、被侵犯公民权利的事是随时随地在发生的。举例来说:2008年陈西先生失去人身自由约一百五十天。其中,奥运前后,他被24小时管制4个月,从五月“瓮安事件”、“6.4”始,至9月;其后的10月“国庆”,12月“国际人权日”有近月时间被软禁。
   在中国,只要官方认为敏感的时期,陈先生都要被管制。最近是中国传统的“清明节”,是祭奠过世的亲属和祭典先烈的时节。在写本报的这篇采访稿时,陈先生又接到了当地公安的传唤,让他第二天到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去。
   
   作为一名中国的反对派人士,陈西先生对我们谈了他对“六四”事件的看法:
   “六四”事件发生时,我还是一名中共的党员。在这以前,我还对中共及其政府抱有幻想,认为中共是人民的政府,会考虑民众提出来的正当要求,中共不可能会做出与数百万学生和民众相背离的事。“六四”事件的发生,让我彻底的改变了。我不再相信中共,我认清了中共反人类、凶狠的豺狼本性。我承认,我曾经是一名受中共党文化灌输后的受害者之一。
   从某种意义来说,是20年前的那一事件唤醒了我,使我不再做中共治下的愚民。我把“6、4”的篇章看着是中华历史上民族转折点的篇章,她郑重宣布了中国千年专制史的死刑!她是现代文明世界的判决书,她宣布了暴政的中国共产党政府的终结!同时,20年前发生的事也宣告了自由、宪政民主、人权的当立!和“6、4”精神的存在,“6、4”一代的成长。我认为我属于“6、4”一代。“6、4”虽然带给我们许多痛苦、悲伤、遗憾、绝望、流血和惨境,正如十字架一样,那上面的牺牲品、惨状、流泪、哭泣却化为对我们的爱和祝福。基督徒因十字架而有福,我因有“6、4”也蒙了福。
   而制造“6、4”惨案的中国共产党却有祸了,它的根基从此开始彻底坍塌!数千学子和公民的鲜血击中共了极权统治的要害。中共反人性、反人类的事实暴露无遗。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华民族自己会站起来揭开这一真相,自己化解自己身上的毒瘤。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