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陈破空文集
·东瀛之旅:中日对照浮想
·奢华艳丽的新加坡
·冬季,感受韩国
·阳春三月,探访达兰萨拉
·五国行:欧洲的魅力
·从东京到台北
·秋色深处,登临富士山
文艺评论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关山魂梦长,鱼雁音书少--<<童话中的一地书>>序言
·《走向共和》:生动展示历史的惊人相似
·宁做司马璐,不做刘少奇 ──《司马璐回忆录》读后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书评《望南春与冬》----兼怀朱执中先生
政论著作
·《中南海厚黑学》/简介
·《中南海厚黑学》/前言
·《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简介
·《常识》目录
·《关于中国的一百个常识》全文
·《常识》书评
时评
·林昭:中华民族最后的血性
·中国:是大市场,还是大赌场?
·中俄联合军演,激起千层浪
·胡上江下与两岸变局
·《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過氣政客登陸,說盡外行話
·胡锦涛外交:联欧或联俄抗美?
·谁是真正的改革家?-- 写在紫阳仙逝日
·胡耀邦,与八六、八九
·“中国崛起” 下的“疯狂收购”
·“中国威胁”应为“中共威胁”
·穿透当代中国人的霉暗心态——读胡平新书《犬儒病》
·阉割历史:中共之能事
·揭开中国“经济繁荣”的面纱
·由胡访美解析中美关系
·胡锦涛的厚黑学
·越过媒体看台湾
·中國政治犯:現狀與內幕
·剖析共产党文化
·共产党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
·两岸统一的条件正加速丧失
·中共唱“民主建设”,仿如晚清喊“君主立宪”
·共产党是“中国崛起”的最大阻力
·中共重金援助柬埔寨,用心良苦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烈女刺淫官:暗示与象征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邓玉娇,女性,性别中的弱势群体;在县城宾馆服务的农家女,来自社会底层;修脚刀,粗糙的劳动工具。邓女用修脚刀刺死淫官,为官吏提供享受的器具,转眼间变成置官吏于死命的武器。...
   发生在湖北省巴东县的烈女手刃淫官案,案情极具象征意义,象征了被污染、破坏而严重失衡的中国社会生态。
   邓玉娇,女性,性别中的弱势群体;在县城宾馆服务的农家女,来自社会底层;修脚刀,粗糙的劳动工具。邓女用修脚刀刺死淫官,为官吏提供享受的器具,转眼间变成置官吏于死命的武器。换言之,在中共权势面前低眉顺眼的民众,随时可能变成反抗大军;他们手中的劳动工具,随时可能变成抗暴武器,倒戈一击。
   邓贵大,地方小吏,是淫官,也必然是贪官,所谓“富贵纵淫欲”;用一叠钞票抽打邓女的脸,公然展示权势与金钱的淫威,视弱势者如草芥,肆无忌惮的嚣张;三名淫官,胁迫一名修脚女,竟遭修脚女以修脚刀“修理”:杀死一人,重伤一人,吓呆一人。证明:一群作威作福的贪官淫官,不过是一群酒囊饭袋,色厉内荏;象征:中共腐败集团,外强中干,一旦遭遇民众群起反抗,恐立刻现形为纸老虎,不堪一击。

   连人名都具有暗示性。邓贵大,富贵而庞大,分明是中共政权的写照;邓玉娇,玉蛟龙,中华民族的象征。在中共的淫威下,中国民众受尽欺凌,但华夏的龙脉还未被斩尽,国人的气节并未被杀绝,龙性一息尚存,不可一世的中共集团,面对这个民族的坚贞分子,仍会不寒而栗。
   当今中国,整体上,权势与金钱,压倒了弱民;但局部而言,如这一案例,弱民却可能压倒权势与金钱。对政府、社会、法律都无从指望的中国民众,抗争,反抗,仍然是唯一出路。
   烈女手刃淫官,官场恼羞成怒。湖北巴东当局,对正当防卫、自卫还击、及时主动报案的邓玉娇,始则投入精神病院,试图以精神病人的袭击为幌子,为被杀淫官遮丑;后又以“防卫过当”、“故意杀人”等罪名,加害邓玉娇,企图震慑民众,莫使效法。
   而民间的反应,竟是一边倒地为邓女喝彩,大声叫好,民众仇官、仇富心态流露无遗,对贪官污吏,莫不切齿痛恨。即便国内媒体,也是一边倒地同情邓女,表明,只要稍有空间或缝隙,即便是官办、党办媒体,其良心未泯的记者和编辑,也会不由自主地倒向民众,就像八九时期的情形一样。
   街谈巷议的焦点,更多的,是人情,而不是法律。为什么不是法律?川震后,家长们要运用法律手段,为死于豆腐渣校舍的孩子伸冤时,法院竟把他们拒之于门外;毒奶粉风波后,家长们要通过法律途径,为受害子女讨回公道时,法院同样把他们拒之于门外。
   “法律”可以隐身,“法律”可以失踪。但,为了惩处杨佳、邓玉娇们,隐身或失踪的“法律”,却又堂而皇之地现形了。至此,谁还不明白,眼下的中国“法律”,不过只是当权者的专利,不过只是为当权者服务的工具!
   加害邓玉娇,看似巴东地方当局的意图,其实并不简单。为了捂住盖子、遮掩真相,巴东当局不惜派出大批流氓,恐吓、袭击、殴打外来的记者和维权人士,这等行径,固然是中国官匪一家、官家匪性的普遍现象,不足为怪。但封锁水陆两路,断绝外人进入,不惜将巴东变成一座孤岛,则实属罕见,因为,这是严重妨碍公共交通、严重破坏公共秩序、严重损害公共利益的极端犯罪行为。巴东当局胆敢如此,必是获得中共高层的默许和纵容。
   问题就在这里。最高统治者与地方官吏,看似互有矛盾,实际却是生死攸关的利益共同体。维持政权稳定,有赖于地方官吏的戳力,这是中南海所需;利用手中权力,鱼肉乡里,中饱私囊,这是地方官吏所需。双方各取所需,则互为默契,彼此照应:地方官吏胡作非为,激起民怨,有中南海“罩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有人挑战共产党,质疑政治制度,则由地方官吏无情镇压、残酷迫害,中南海省心,高枕无忧。
   只有一种情形例外,那便是,地方官吏不听使唤了,对中共高层阳奉阴违了,中南海就需祭出杀手锏了。如收拾陈希同代表的“北京帮”、陈良宇代表的“上海帮”,以及今日,陈绍基、许宗衡代表的“广东帮”。以“反腐”为名的权力斗争,不一而举。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