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陈破空文集
·上海自贸区,李克强的赌博
·审薄大戏落幕,解读无期徒刑
·中外资金大卷逃,恐惧习近平?
·纪念习仲勋,拷问习近平
·开除夏业良,北大“挥刀自宫”
·中国民衆将夹道欢迎美军
·自信台湾优势,从容面对大陆
·权力斗争:三中全会幕后
·防空識別區:意圖與計謀
·金正恩拿下张成泽,北京惊悚
·中美军舰险相撞,相撞又如何?
·激进扩军,中国军力赶超美国
·平壤宫廷杀戮,血溅习近平
·中日口水战,谁是伏地魔?
·宋彬彬应该投桉自首
·选择性反腐,遭遇选择性放风
·舆论沸腾,中日即将开战?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克里米亚之变,逆转世界格局?
·自娱自乐的中国,无人捧场
·克里米亚公投,解读中国的弃权票
·台湾学运,怒火指向北京
·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中南海消费胡耀邦
·放过周永康?习近平绝对不会
·“醒来的狮子”不安全?
·今逢四海为家日 ---感怀陈一谘
·挣表现,习近平没有安全感
·引狼入室,中俄联手上演大戏
·从民主运动到流亡- 在日本大学的演讲
·中国民主化,将惠泽世界--在东京“天安门事件”25周年集会上的演讲
·北京正诱发香港动乱
·陈破空与田原总一朗对谈
·习近平抓捕他自己的支持者-从陈卫于世文的遭遇说起
·普京能让步,习近平不能让步?
·拿下徐才厚,习近平震撼解放军
·芮成钢栽倒,毛左派受创
·甲午战争一百二十年: 惊人相似的解放军与北洋水师
·中国可能发生了某种形式的政变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
·习近平如何超越邓小平?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伊朗,会不会重演中国悲剧?

   来源:RFA
   伊朗大选后,该国内政部宣布,现任总统内贾德以大幅领先的票数当选连任。这一结果,与选前民调严重不符,全国震动。反对派指责当局舞弊,发动民众大规模示威,要求重新选举。抗议已经持续十多天,仍未平息。对抗中,至少十几名抗议人士被打死。
   许多人拿伊朗当前事态与二十年前的中国局势相对照,并疑问:伊朗当局会不会像当年的中国政府那样,大规模动用武力,血腥镇压?中国悲剧,会不会在伊朗重演?
   相距二十年的中伊抗议事件,确有诸多可比之处。相同的是,两国抗议主体都是大学生,普通市民也有相当程度地参与。不同的是,中国人相当温和,军队屠城前,并未发生警民冲突;伊朗人则相对激烈,不时与警察厮打。
   两国都面临开放与保守的两条路线之争。不同的是,当年中国,属于一党专制下的极权国家,民众争取的,还仅仅是最基本的民主权利,以及对官场腐败的监督;今日伊朗,已经是一个相对的“民主国家”(尽管,这一民主形态,被置于伊斯兰教规之下),民众有相当权利,比如,一人一票、公开选举的权利。伊朗民众争取的,是选举的公正,以及对一个更自由国度的向往。

   两国抗议事件,都具有深厚的社会背景,获得从草根到精英阶层的支持。不同的是,在当时的中国,示威民众缺少权威性的领导人物;而在今天的伊朗,示威民众却拥有明确而权威的领导人:前总理、改革派总统候选人穆萨维。
   两国都有凌驾于政府之上的“最高领导人”,当时的中国,是邓小平,今天的伊朗,是哈梅内伊。不同的是,邓小平是世俗意义上的“最高领导人”,搞的是“垂帘听政”,邓的“最高地位”,仅仅是中共党内不成文的约定俗成,既不合宪法,也不合党章。正因如此,他可以我行我素、恣意妄为。哈梅内伊是宗教意义上的“最高领导人”,基于伊朗政教合一的现行体制,其合法性不容置疑。正因如此,他至少要顾及自己超然于世俗政治的崇高宗教地位,任何轻举妄动,都可能损害其形象和权威,甚至动摇该国国本:现行政教体制。
   哈梅内伊的三次表态,已经自损形象。选举刚结束,他就表态,力挺内贾德连任;在民众抗议下,两天后,他又表态,同意调查反对派指控的选举违规问题;民众抗议升级后,他再次出面,也是他生平首次发表对全民讲话,声称选举结果不可改变,并严厉警告抗议民众,要对冲突后果负责。
   然而,哈梅内伊的讲话,立即遭到反对派领导人穆萨维的公开抨击,一批具有影响力的资深政治家,如前总统哈塔米、前总统拉夫桑贾尼、资深回教长老蒙塔瑟里等,也公开批评哈梅内伊,民众也并不理会其警告,继续抗争。这一切,使这位伊朗“最高领袖”的权威,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两国政府都倚仗武力。不同的是,邓小平调集了三十多万全副武装的正规军,动用坦克和机关枪,公然屠城;伊朗政府,到目前为止,还仅仅是怂恿其民兵组织(Basij),从暗处打暗枪,打死打伤抗议人士,或令警察用催泪瓦斯和水枪驱散示威群众。
   两国当局都限制新闻报道,驱赶外国记者,但中共属于一党独裁,肆无忌惮;伊朗则自称伊斯兰教义下的“民主国家”,有所顾忌。此处,最大的差别,还在于,当时的中国,没有手机和互联网,民间联络不易;今天的伊朗,手机和互联网发达,民众便于串联,当局防不胜防。
   伊朗事态如何演进,各方注目。对抗双方,都“以真主的名义”,执政当局并不占有绝对优势,因此,仍不排除发生“人民革命”(“绿色革命”)的可能。当局试图加强镇压,则是毫无疑问,因为,镇压已经开始,并一直在进行,尽管还只是零星的开枪。但,伊朗当局是否会效法中共当年的极端镇压手段?伊朗是否会重演大规模流血的中国惨剧?应该说,达到那种程度,可能性不大。
   伊朗抗议民众或许难以改变目前的“选举结果”,事态也可能渐渐平息,但经此大规模示威,作为伊朗“最高领导人”的哈梅内伊,威信大为削弱,作为连任的伊朗总统,内贾德提前跛脚,未来4年,步履维艰。而伊朗的改革派,却声势大振。这一切,为伊朗未来的变迁,埋下深厚伏笔。
   各国密切关注伊朗动态。美国总统的表态,极为谨慎,仅表示“由伊朗人民决定”,却仍然被伊朗当局说成是“干涉伊朗事务”,并指当前事态是“英美的阴谋”。这种动辄将内乱嫁祸于外国的伎俩,也与中共当局如出一辙。
   面对伊朗事态,北京的立场,左右为难,甚至极为尴尬。当伊朗选举刚刚结束、争议声骤起之际,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就在俄罗斯“亲切会见”了伊朗现任总统内贾德。中共力挺内贾德,激起伊朗抗议民众的反感;而各国报道伊朗事态,总是拿当年中国的“天安门事件”作对比,电视上一再出现王维林只身挡坦克的画面,北京独裁者仿佛再次受到世界舆论的“审判”。
   中共为伊朗现政权背书,不仅因为,伊朗现政权对西方的强硬姿态、尤其它发展核项目的野心,符合中共的国际战略:巩固灰色阵营,对抗文明世界;还因为,近些年,国际社会制裁伊朗,中共趁虚而入,取代欧美和日本,成为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目前,两国贸易接近突破每年300亿美元大关。中国同时成为伊朗的最大石油进口国。换言之,中伊两国,已经成为政治和经济上的紧密盟邦,如果伊朗强硬派继续当政,中伊成为军事上的紧密盟邦,也指日可待。
   伊朗民众抗议正酣,中共首次设立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并立即出访中东五国和俄罗斯。该特使公开表示“中国愿在中东扮演新角色”。中共意图明显:要以“崛起”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到中东开辟与美国、西方、乃至整个文明世界博弈的新战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