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陈破空文集
·“中国威胁”应为“中共威胁”
·穿透当代中国人的霉暗心态——读胡平新书《犬儒病》
·阉割历史:中共之能事
·揭开中国“经济繁荣”的面纱
·由胡访美解析中美关系
·胡锦涛的厚黑学
·越过媒体看台湾
·中國政治犯:現狀與內幕
·剖析共产党文化
·共产党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
·两岸统一的条件正加速丧失
·中共唱“民主建设”,仿如晚清喊“君主立宪”
·共产党是“中国崛起”的最大阻力
·中共重金援助柬埔寨,用心良苦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改革已死,开放亦亡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中共建政60年,自我划分两阶段:前30年和后30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大多数场合,中共几乎不再提前30年,仅提后30年,称为“改革开放”。

   说到“改革开放”,应从何时算起?目前,中共官方算法,是从1978年底,即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算起。但那次全会,主题并非“改革开放”,而是“讨论真理标准问题和重大历史遗留问题”。实际上,那次全会,不过是以邓小平为首的政治老人,对华国锋展开的一场夺权斗争。

   通常的解读,“改革”,指改革现行体制弊端,包括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开放”,指对外开放,结束闭关锁国。真正的改革,如果从华国锋粉碎“四人帮”、“抓纲治国”算起,是1976年;如果从胡耀邦主持平反冤假错案算起,是1977年;如果从赵紫阳、万里大胆尝试农村改革算起,是1978年。改革伴随开放。中共新闻元老胡绩伟指出,1978年初,华国锋派团到西方考察取经,应是中共对外开放的起点。

   之后,在胡耀邦和赵紫阳主政下,改革开放,全面而深化展开。从农村改革,发展到城市改革;以经济改革为主,也触及政治改革;从开放沿海城市到确立“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出口导向型模式;从引进外资到扩大出口……中国经济,从此迈上快速发展之路。仿如一部庞大的机器,经胡赵两位工程师的细心调试和有力启动,便轰轰烈烈地运转起来。换言之,至1989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强大基础和巨大惯性,已经无可逆转地形成。

   以1989年“六四”事件为转折,改革开放,骤然停顿。单说中国经济,就出现连续三年滑坡或停滞,至1992年,邓小平南巡,提了两句口号:“胆子再大一些,步子再快一些。”并“恩准”他“后悔当初没有开放”的上海也对外开放。除此之外,乏善可陈。

   经济增长,并不代表改革。作为一个动作,经济改革表面化,不再触及体制;至于政治改革,则被完全堵死。实际上,改革就地死亡。外资增加,出口增长,并不代表开放。作为一个步骤,经贸开放,早已完成,仅仅是没有收回而已;而政治上的闭关锁国,竟又重回老路。

   被封锁的互联网,是整个国家被封锁的象征。由政府投下巨资,打造拦截信息的“金盾工程”,或者,要求民众“自动安装”具有过滤功能的“绿坝”软件,象征新一轮的闭关锁国,达到登峰造极。

   一切都被扣在“确保稳定大局”的政治大棚子之下,社会问题政治化,法律问题政治化。豆腐渣校舍和毒奶粉事件表明,以“稳定”为借口,连原告和被告,都可以被颠倒换位:执意追究贪官奸商的家长们,竟遭监控,甚至被关押。

   当局宣传机器的重复和放大效能,使不少人误以为,中国至今还处在“改革开放”年代。实际上,中共的“改革开放”,正式算下来,至多也就是1976至1989年,至多也就是13年!江泽民、胡锦涛当政,凡20年,明里劫持“改革开放”大旗,实际背离“改革开放”事业,企图剽窃胡耀邦、赵紫阳之功劳,据“改革开放”成果为己有。

   “六四”后,作为改革家的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被政治老人邓小平软禁。这一情节,对中共内部的开明派而言,何其惊骇?在此之前的13年,中共党内,还有争论、辩论、乃至保留个人意见的良好空气,或曰,一定程度的党内民主。直到见识六四屠城和赵紫阳遭软禁这两桩惊悚事件后,党内噤声,人人自危。

   不再有改革家,不再有改革;不再有开明派,不再有开放。空气肃杀,万马齐喑。改革已死,开放亦亡。中国出路何在?忧国忧民之士,还须上下求索。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