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宗教信仰与新闻
[主页]->[宗教信仰]->[宗教信仰与新闻]->[天主教的改革(第十六至第十七世纪)]
宗教信仰与新闻
·人啊!你在找什么?宇宙奥秘 造物主(图)
·科学信仰短篇小集之一
·人啊 !你在找什么?一场辩论会(八)
·
·浅谈基督信仰中真理与爱德的对立与统一
·《人啊!你在找什么?》(七)
·《人啊!你在找什么?》(六)
·《人啊!你在找什么?》(五)(图)
·浅谈基督信仰中真理与爱德的对立与统一
·《人啊!你在找什么?》(四)图)
·《人啊!你在找什么?》(三)
·人啊! 你在找什么?(二)什么是人所渴望的最终目标?
·《人啊!你在找什么?》
·对信仰的认识
·天主教传播缓慢的原因分析
·信仰上帝的著名科学家
·异端与正统---同陈日君主教的交谈
·陈枢机表示是到了不惜一切代价落实教宗致中国天主教徒信的时候了
·春风化雨润人间
·和尚当官’是中国预防腐败的最好途径
·一个美好心灵的自述
·宗教在公共危机中的角色与功能
·中国崛起的软肋:信仰
·谁传福音谁有福
·《在真理中的爱德》通谕纲要
·《在北京与梵蒂冈紧张关系的背後》
·关于地上地下教会之争
·对司铎圣召的一项综合性考察
·社会文化处境中的民工基督徒及教会
·科技带给这一代社会和信仰的威胁
·基督信仰与中国文化
·市场经济下基督徒的文化使命
· 中国文化与基督精神(转载)
·宗教改革与人文主义的决裂--《文艺复兴,还是宗教改革?》
·现代无神论的根由(信仰天主的理由)
·无神论对宗教的伤害(信仰天主的理由)
·信仰与生活:偏差与腐败
·在逼迫中经历磨难
·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的教会(1958年至1980年)
·
·信仰与生活:建立与挣扎
·俗化现象,宗教的维护,多元主义(1870年至1939年间政治社会中的教会)
·天主教的改革(第十六至第十七世纪)
·欧洲文艺复兴与宗教改革(第十五世纪末至第十六世纪)
·基督信仰世界的叶落与成熟(十四、十五世纪)
·基督信仰世界的扩展、遭遇的抗议和自卫(十一世纪末至十叁世纪)
·第八章 基督信仰:社会生活的基础(十一世纪末至十叁世纪)
·信仰的自白
·第三章 初世纪的基督信徒(第一至第叁世纪)
·第二章基督信徒生活在不了解他们的世界中(第一至第叁世纪 )
·自由的存在与感恩──马克思人观与基督宗教人观之比较
·宗教信仰中的集体主义取向与个個人主义取向
·中国天主教徒表示爱国会是中梵关系的真正障碍
·对非官方教会兄弟姐妹们的进言
·信仰到底是什么
·为维护信仰
·周恩来赢得世人尊敬的六大惊人之处
·大陆信仰得不到自-由成为福传一大砠碍——濮阳教会不流血的教难
·妇女的尊严与圣召
·信仰人生
·维护信仰自由
·官方与非官方教会的不同处境
·看得真些,爱得深些》读後感想
·宗教良心自由与服役正义
·《转》反思并警惕华苏拉《主内真生命》等私人启示
·是谁制造了中国大陆教会的混乱——重读梵台听众来信
·信仰的目的不是为了行善,但信主耶稣基督一定得行善,这个善也不是外教人的所谓的善!
·信仰与理性相辅相成
·梵蒂岡 聖職部獲特權處理神父還俗免職程序
·宗教信仰与廉洁风尚
·追求信仰是理性思考的过程
·中国宗教更新与社会现代化
·保障宗教人权,重在政府
·宗教或信仰自由的合法限制
·信仰自由的原则
·有关范主教十三条现在是否有效问题
·评《梵蒂冈的乱世抉择(1922-1945)》一书
·有关圣保禄宗徒及保禄年的简单介绍(图)
·司铎要做反潮流的记号,以语言和生活来为人们指示天国的道路
·不爱惜性命的人
·关于印发《龙岩市民族与宗教事务局2008年度民主评议政风行风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
·天文年紀念伽利略 論者稱有助信仰科學對話
·教宗本笃十六世会见法国修道院的师生,谈到教会严格要求司铎爱基督和天主的子民
·我的中国教会经验
·有关圣保禄宗徒及保禄年的简单介绍(组图)
· 怎样看待中国宗教问题 ——在大同市委统战部的讲座
·宗教需要理性
·中国天主教会的一首黄昏曲
·中国教会的“钱”途
·菲律賓 「面對面最能聆聽到」司鐸聖召
·让信心为你解困
·保禄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谈信德与爱德之重要性
·按耶稣基督的话去生活,度得救与贞洁的人生
·美国:旧金山汪中璋主教退休首牧称许致力服务少数族裔
·嘉禄·福高给福音使者的一封信
·中国教会的分裂并非今日才有,请看严谟的困惑
·
·从黑暗到光明
·基督徒的信仰实践
·认识教会与政府的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主教的改革(第十六至第十七世纪)


   08.天主教人士自教会内部的改革
      十六世纪上半叶,以马丁.路德和加尔文为主的宗教改革运动在欧洲中部、西部和北部进行得如火如荼的之际,罗马天主教内部也同时出现改革的火苗。这种火苗先是由一些修会的会士以及在俗教友燃起的,偶尔也有几位主教支持推动,但都还属教会底层的零星之火,似乎还没能形成气候。直到一五四五年保禄叁世教宗才终於排除万难,於百般艰难中,在意大利北部的特里腾(TRENTO)召开历史上着名的特里腾大公会议,讨论如何对付誓反教的威胁,以及如何推行天主教会内部的革新。大公会议虽然召开,却不知道如何能结束,经过前後十八年的波折和数年中辍,好不容易才完成这次对教会未来具有决定性作用的会议。
     会议虽然有许多建议,但具体上却推行的很慢,例如在法国,只有推延到十七世纪才见成效。在缓慢地推行特里腾大公会议决议过程中,教会内部还遇到无数的危机和冲突,令当时很多人为教会的前途担忧。
     没有人会怀疑在十五世纪末和十六世纪初,由於宗教信仰的热忱和对教会爱之深,责之切的心情,才造成了某些人发动宗教改革运动,甚至 罗马天主教决裂,另起炉灶,自立门户。不过,也出於同样热爱教会,为教会前途担忧的心情,另有不少人立意在教会内部展开救亡图存,恢复生机的改革努力。这些有志之士在当时教会或社会中都不是显赫人物。例如,方济各会内部一些弟兄为了强调忠於修会原始的精神,而在一五二六年创立了一个新的修会家庭,叫作"加布遣会"(CAPPUCCINI)。另有一些热心又有学问的神父和教友在罗马团结起来,发起教会革新运动,组织了一个"神爱会"(ORATORIO DEL DIVINO AMORE),会员努力善度信仰生活,励行爱德,树立表样,刷新内修生活。

     "神爱会"成立不久,便在意大利许多城市得到热烈的支持和响应,蔚为风气。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团体缺乏稳定的组织,难以对外发生影响作用,於是团体中有两个人,一个名叫加埃坦诺.蒂内(GAETANO THIENE),是位神父,另一个名叫詹爱罗.卡拉法(GIAMPIERO CARAFA),他们共同创立了"泰阿蒂尼"(TEATINI)。这个修会的目的在激起教区的神职人员度神贫、贞洁和服从的生活,就像修会会士一样,以便善尽教会的职务,作一位标准的神职人员。他们生活在教区的神职界中,自己以身作则,给其他的神职人员提供良好的榜样,让他们度更积极、更热心的生活。这就是恪守修会规律的教区神职人员团体的开端,那是一五二四年的创举。此後,最能表现这种司铎新精神生活的,应该算是西班牙的依纳爵.罗耀拉(IGNAZIO DI LOYOLA,1491-1556)在一五四零年正式成立的耶稣会。耶稣会和当时在意大利诞生的各种以革新教会为宗旨的教内团体的区别是:那些团体并没有发展到意大利以外的地区。而耶稣会则放眼全世界。
     依纳爵.罗耀拉确实是天主特别召选的器皿,他於一四九一年生在西班牙北部一个良好的天主教家庭。年青时醉心於名利,想从军事这条路打天下。叁十岁那年带着一只军队抵抗法军,保卫潘普洛纳城(PAMPLONA),不幸中伤骨折,多次手术治疗,效果不佳。养伤期间觉得无聊,要求家人找些消遣性质的读物打发时间,家人给他带来了耶稣和圣人行传两本书。没想到这两本书激发他的深刻反思,到底是继续追求世间的荣华富贵呢?或是步武圣人的芳踪?这场内心的交战使他最後下定决心,要摆脱世俗,追随基督,并为基督争取更多的人灵。
      依纳爵自己深深知道要追随基督,光荣天主,救人的灵魂,第一个条件是要彻底革新自己的内心,於是便前往西班牙东北部着名的蒙赛拉(MONTSERRAT)本笃会圣母隐修院附近的小山洞,在那里隐居了十个月,专心祈祷,作严厉的克苦 补赎,也蒙受天主特别的光照,悟出了一套灵修的方法,这套方法他书写成书,就是鼎鼎大名的"精神操练法"通称为"神操书"(GLI ESERCIZI SPIRITUALI)。
     依纳爵写这本书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要创立修会,只作为个人宣讲基督的工具而已。後来他想,要使人真正得到神益,自己非读神学不可。於是循序渐进,先读拉丁文,以便读用拉丁文写成的神学;要读神学,非先读也是用拉丁文写成的哲学不可。就这样,以而立之年才开始研读那些学问。最後,依纳爵赴笈巴黎,在那里又下了七年的工夫,终於完成学业。
     在巴黎期间,他的圣德吸引了几位志同道合的青年,他按照自己的"神操书"来指导这几位朋友锻 自己。一五叁九年,依纳爵和同伴们在罗马觐见了热心改革教会的保禄叁世教宗後,便决意组成一个修会,取名"耶稣会"。他们的构想立刻获得教宗的批准,终於在一五四零年正式诞生。这个修会除了和其他修会一样,宣发神贫、守贞和服从叁个圣愿之外,还特别发了第四个圣愿,即绝对服从教宗。为此,耶稣会士们随时听任教宗指挥派遣,不愧为一只属於罗马教宗、调动灵活的福音"特遣"部队。
     谈到天主教内部的革新运动时,很多人都以为:如果没有马丁.路德和加尔文等人发动宗教改革, 天主教分裂,天主教或许不会主动进行内部的革新。其实,这种看法并不正确,因为在十五世纪末年和十六世纪初年时,教会内部有识之士已经在推动革新运动。也许我们可以说,马丁路德等人发动的誓反教改革运动是一服催化剂,它刺激并加速了天主教内部的革新运动。
     说到这里,我们不禁要问:为甚麽正当德国、法国、瑞士和北欧这片广大地区的宗教改革运动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南欧的意大利半岛似乎未曾遭到誓反教风暴的席卷呢?比较客观的理由可以有四个:第一,罗马教宗和他的幕僚都是意大利人,所以他们没有德国人那种反对罗马的情节。再说,意大利是文艺复兴的发祥地,是欧洲人文主义思想的摇篮,这种文化背景所孕育出来的是一种乐观的人生态度, 马丁路德所代表的德国人那种极端的悲观思想大异其趣。还有,誓反教运动在意大利严遭禁止,大家视它如洪水猛兽,如瘟疫,人人避之惟恐不及。
     第二,在誓反教声势浩大,横扫中欧之际,罗马天主教的宗教裁判所也大力取缔誓反教份子,并处以重刑,因此,意大利境内为数极少的誓反教徒或是被捕 遭极刑,或是潜入地下,再不然便流亡意大利境外。说也奇怪,意大利这些为数很有限的誓反教徒固然不喜欢罗马天主教的组织体系结构,对誓反教改革的体制也看不惯,所以他们到处流浪,好不容易在波兰找到落脚安身之地,因为当时波兰的国王斯德望.巴陶里(STEFANO BATHORY)认为:"天主为自己保留了叁件事,就是从虚无中创造宇宙天地,预知未来,以及判断人的良知"。因此,这些来自意大利的誓反教徒得以栖身避难波兰。
     第叁,意大利半岛当时的居民没有像年轻的马丁路德那个时代的德国人一样,被魔鬼或地狱的思想观念折磨得那麽厉害,他们并没有神经兮兮地焦虑不安。
     第四,最後一个理由是早在十五世纪末年,意大利各地已经普遍存在或大或小的教会革新运动,这些运动比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发生得早,也比特里腾大公会议的召开提前数十年,它们都是天主教内部革新的种子幼苗。例如在一五一二年五月叁日揭幕的拉特朗第五届大公会议中,就有这麽一句着名的开幕词说:"人必须受到圣洁的事的改革,而不圣洁的事要被人所改革"。
     事实正是如此,十五世纪末年十六世纪初期这段期间,在天主教内部推动教会革新的人,就如创立"神爱会","泰阿蒂尼"修会,耶稣会和其他大小修会的人,无不以革新自己为革新教会的起点。
    
   09.特里腾大公会议
    
     十五世纪下半叶,欧洲天主教会内部生活有很多俗化腐败的现象备受指责,教会中有志之士,包括神职和教友,早已酝酿改革的决心,只不过大都是零星之火,彼此没有沟通联系,无法形成气候,涓涓细流难以汇成江河。等到德国的马丁 路德在一五一七年十月叁十一日引爆宗教改革运动之後,大家才真正感到情况的严重,於是革新教会的风气才逐渐传开 成熟。过了叁年半,一五二一年四月十八日,路德应召在"神圣罗马日耳曼帝国"皇帝卡洛五世面前为自己的改革行动作最後答辩时,在座的王公贵族和各有关人士异口同声呼喊:"大公会议!大公会议!"。由此可见当时的人多麽渴望罗马教宗出面召开一次大公会议,推动教会的革新,避免教会内部的分裂。
     可惜的是那几十年间的几位教宗对召开大公会议这件事都抱着迟疑的态度,再加上帝国皇帝 法国国王之间的战事频繁,阻碍了大公会议的召集。一五二二年就任的亚德里亚诺六世教宗是荷兰人,他大胆坦承教会的种种过错,但也止於此而已。他虽然怀有善意,思想改革,不幸在位仅二十个月便去世。继承亚德里亚诺六世教宗的是克莱孟七世教宗,这位教宗过分信赖政治上的合纵连横,在"神圣罗马日耳曼帝国"皇帝 法国国王弗兰切斯科一世发生冲突时,他竟 法国国王结盟,联合对付德国的帝国皇帝,终於招致帝国一只路德教派的 兵在一五二七年攻入罗马,七天七夜大肆劫掠,纵火破坏,杀戮强暴,无所不用其极,天昏地暗,活像人间地狱。当时有很多人都认为罗马的浩劫是天主严厉的警告性惩罚。
     克莱孟七世教宗有他的优点,但也有不足之处,在那动乱的时代缺乏大事改革的毅力,不敢召开大公会议,在位十一年,於公元一五叁四年去世。继承他的是保禄叁世教宗,这位教宗年青时行为有些不检点,成人後才皈依正道,并晋升神父。
     保禄叁世是一位有艺术才华,又有毅力的教宗,他继位後对文艺复兴运动大加鼓励 推动,也从各地召集有名望的枢机主教组成革新教会的委员会。不过,由於许多私人的利益和野心,以及积习已久的弊端,使得教会内部的改革工作举步维艰。再说,当时的欧洲几乎全由"神圣罗马日耳曼帝国"皇帝卡洛五世和法国国王弗兰切斯科一世所控制,如果没有这两个人的同意和支持,召开大公会议的计画是很难实现的。
     然而,这位教宗很有魄力,也善於运用外交,终於克服内外许多巨大的困难,选定了意大利北部特里腾这座大城作为召开大公会议的地点。选定这个城市也颇费周章,因为帝国皇帝一定要在帝国境内举行大公会议,而教宗则坚持在帝国境外召开。特里腾在当时隶属帝国皇帝治下,但居民全是意大利人,离意大利边界很近,教宗比较放心。於是便敲定在这里举行,时为一五四五年十二月十叁日。
     特里腾位於意大利北部阿尔卑斯山美丽的山谷中,在整个欧洲来说,位置相当适中,方便各方来往。开会之前,原希望德国方面积极参与,但揭幕之日,普世教会五百位主教中竟只有叁十四位出席。随後每次会期的人数略有增加,到最後几次会议,与会主教总算增加到两百叁十七位之多,而且大都来自地中海区域,意大利地区的主教经常占总人数的四分之叁,法国的主教到了会议末期才逐渐增多。对意大利人来说,特里腾是北 边陲,他们不辞劳苦,长途跋涉,赶往赴会,而德国和其他欧洲北部地区的主教和有关人士却少有人南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