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素子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素子文集]->[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素子文集
·陸陽春——“右派情踪”(12)
·段純麟——“右派情踪”(13)
·荒蕪 司空谷——“右派情踪”(14)
·張篷舟——“右派情踪”(16)
·高天白——“右派情踪”(17)
·曹為真——“右派情踪”(18)
·彭守琪——“右派情踪”(19)
·袁煒——“右派情踪”(20)
·陳文鼐——“右派情踪”(21)
·天末朵雲——記楊璧陶
·扬州簫韵——记汪依萍
·空谷幽兰——记中医师林爱敏
·缀学流长——记陈幼春
·芸香蕴藉————记苏丹
·雛鳳聲清——記蔣雲仙、李敏母女
·我最珍惜的“遺產”————懷念金石學家陳伯衡先生
·灵犀点通——记与几位佛学大师的一线间接缘份
·記沈奇年師弟
·記與錢君匋先生的一段交往
·隨陳伯衡先生訪黃賓虹大師
·記周采泉先生
·武夷片石千古传情——记武夷山“毁林碑”创建者陈建霖
·桐乡县名人纪念馆
·南湖菱
·古縣新路
·昆曲家姚传芗传艺谈
·奉沙孟海夫人包稚颐女史——守素居诗抄
·裘詩新  馬山——“右派情踪”(22)
·尹樹春——“右派情蹤”(23)
·王炳——“右派情蹤”(24)
·葉焜——“右派情踪”(25)
·童仁三——“右派情踪”(26)
·劉小梅 陳聲鏘——“右派情踪”(27)
·關振民——[右派情蹤{(28)
·吳進——“右派情蹤”(29)
·潘主蘭 陳建霖——“右派情踪”(30)
·王流秋——“右派情踪”(31)
·金冶——“右派情踪”(33)
·朱金樓——“右派情踪”(34)
·吳明永----“右派情踪”(35)
·夏與參----“右派情踪”(36)
·夏子頤----“右派情踪”(37)
·沈沉----“右派情踪”(38)
·魏大堅----“右派情踪”(39)
·陸士雲 黃永根----“右派情踪”(40)
· 徐青枝----“右派情踪”(41)
· 高湘華 張冰如----“右派情踪”(42)
· 俞紱棠----“右派情踪”(43)
· 趙德煌----“右派情踪”(44)
· 關非蒙----“右派情踪”( 45)
·桑雅忠----“右派情踪”(46)
·曹湘渠 王紹舜----“右派情踪”(47)
·金懷德----“右派情踪”(48)
·趙志鈞----“右派情踪”(49)
·吳亮----“右派情踪”(50)
·張恩忠----“右派情踪”(51)
·河頭人物志
·河頭軼事四則
·河頭人物誌 (二)洪老爹 阿權 金花(图)
·河頭人物誌 三 壽亭伯 金根伯 賈長沙(图)
·追憶老夏—記《右派情蹤》封面圖片攝影人物夏禹卿(图)
·何悟春 右派情踪”(52)
·樓百層——右派情蹤(53)
·戴蔭遠 沈奇年——“右派情蹤”(54)
·江天蔚——“右派情蹤”(55)
·右派情蹤”——吕以春(56)
·李衍德 小賴 ----“右派情蹤”(57)
·葉知秋——“右派情蹤”(58)
·劉煉虹——“右派情蹤”(59)
·徐規 林正秋——“右派情蹤”(60)
·周素子:南岛杂咏十四首(旧体诗)
·周素子:陳朗/對戴著《在如來佛掌中》之訂補
·永遠的牽挂——記夏智純、夏智超
·記居吳山時結識的三女友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一段情誼——記鄭淑琴、關美英、沈惠英
·失畫記
·收藏軼事——雙蝦與四蟹
·周素子詩詞鈔
·胡蘭成在雁蕩山舊蹤軼事
·素子簡歷
·胡平序
·余英時序
·陳朗後記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一)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二)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三)
·丁酉年進士讀後數記(四)
·茉莉書評:蕊芳先吐的風霜歲月
·言信:故園鄉土夢唏噓——《素子文集》觀後有感
·周有光序
·沙葉新序
·攀緣倚老蒼——記諸樂三先生
·留下鎮的朋友們
·有關「浙美」故舊的通訊
·收藏軼事--記花鳥畫家陸抑非
·收藏軼事——書法“踝扁”體的創造者陸維釗
·收藏軼事——余任天先生的一方印章
·收藏軼事——曾宓與《念柳堂圖》
·收藏軼事——麻雀竹葉情-記吳茀之先生
·收藏軼事——記譚建丞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育女記——給母親節的禮物


   生兒育女是聖人也難免。只要是孕婦、產婦,人們都會比平時更關懷她,但是我卻很坎坷,我沒能享受到孕婦、產婦該有的待遇,然我沒有怨恨,我只有遺憾。
   
   我育有三個女兒,沒有了當奶奶的福,只有做外婆的份,我在一本書上看到「什麼是外婆」?是吃剩飯,燒飯洗衣,事實證明,一點沒有錯,但我是心甘情願的。
   

   我的女兒都生活在動盪不安的年代,生活困苦。她們的父母都是右派,因此她們的命運都帶有「原罪」,注定是來受苦受辱的。
   
   大女兒生於一九五九年底,為祝願人們能善待她,給她起名「幼吾」,採用孟子的「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讓人們不但疼愛自己的孩子,也疼愛別人的孩子。
   
   一九五七年是我人生自出生以來遭受到最大最殘酷的變化。我從單純的青年學生成了政治犧牲品,打入了敵人之列。我從無邪的天之驕子,成為受歧視的階下囚,從此時時陷於強勞力,受污辱的戴罪之境。我從驚訝這些變化,到習慣這些變化,並在變化中尋求生存之道,我漸漸堅強。
   
   一九五八年底,我在經歷了在學校打掃廁所,放鴨養豬。並到林場墾荒植林,種薑種紅薯,又回校參與大煉鋼鐵等等強勞力懲罰之後,學校對我輩有了暫時的鬆懈—允許我們回家過年。此時我的父母,因為成份地主,父親又在國民黨內任過要職,即使年過六十,也在下鄉務農之列。父母親被下放在杭州郊區錢塘江邊江沙沖積地,名為新沙的地方勞動。那日我沿著江堤尋訪他們,據說附近梵村是宋周邦彥的故里,雖江上白帆點點海鷗飛翔,但是父母親流落在此生計困難,景色縱好又有何益?若干年後我曾和米哥舊地重遊,陪他來寫生水牛,這和五八年的感受真是天壤之別!和父母小聚後,拜別他倆,我到河北大平原的白洋淀畔,藥材之鄉,安國看望勞動中的陳朗,我們都處在右派處置的等待中,我第一次深入北方農村,那時的貧窮、荒涼令人震撼,時在冬春荒欠之時,公社食堂吃的是帶砂的薯乾窩頭,清水燒乾菜湯,其他一無所有。
   
   光禿的棗樹林,乾涸的溝渠,我們所居的土屋也是泥牆冷坑冷灶。但是公社發動農夫農婦寫詩,牆上刷滿了「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等等「詩句」,陳朗的任務是在粉牆上為這些詩配圖。人們生活在虛妄的謊言中。在安國賈村,有一件事值得一記。我在山東德州轉道往石家莊的火車上,結識了一戶農民,祖孫三代都從德州探親回安國,彼此留下了地址。我在賈村期間獲得了他家的邀請。他家在安國城郊,小小的四合院整齊清潔的庭院,那一頓便餐我一生難忘,居然有白麵饃饃,菜肉豐盛,比之漂母的一飯豐富多了,可是我沒能報答,後來生活情況每況愈下,我連問候都沒能做到。一九五九年冬,陳朗已從安國農村轉往關外的桑乾河上文聯勞動基地,在冰天雪地裏勞動。我將回到新沙父母身邊,生育大女兒。
   
   「新沙」顧名思議,是錢塘江邊不遠年代沖積成的陸地,這裏沒有家學淵源的舊家,沒有深宅大院甚至沒有百年老樹,加上日寇曾經蹂躪,這裏一律茅屋村舍,父母親寄居在鄭姓農家,他家騰出一間茅舍供父母安家,我上次來時即與父母同住在鄭家。鄭家有一男二女,小妹玉英尚在讀初中,大哥已有子女另門別過。長女玉琴嫁杭州,在紡織廠做女工,家住孩兒巷,小門小戶平頭百姓,住的是泥地青蓋瓦的平房小屋。姐妹倆都很善待我。
   
   我此番回杭,父母親的境況有了些變化,他們向鄭家購買了一間羊舍,位於村口池塘邊,去袁家浦的路邊。茅草頂,竹籬牆,但算是另立門戶了,門口尚有空地,母親開墾了一半用來種菜種玉米,尚有一小半供夏日乘涼吃飯場地,沒有鄰居,有些離群索居算是自由天地了,承玉琴相邀我去杭城的婦女保健院生產,產後幾天住在她家的小屋中,過幾天即回新沙養息,我在預產期相近時到了玉琴家,她這間小屋只鋪設一張大床,此時二姐從鄉下勞動所在地來陪伴我,準備照顧我產後的生活,母親則在鄉間靜候。二哥昌穀在美院任教,居南山路韶華巷,父母的生活靠他的微薄工資養活,所以刻意照顧他,不讓家中那麼多右派、反革命、地主份子干擾他。其實今天看來,這些都是沒有用的,運動來了該挨整的還是挨整,但那時不敢去韶華巷二哥家,只能擠在孩兒巷玉琴的寒冷的土房裏。我在傍晚一人進的婦女醫院,至淩晨六時許孩子出生,折騰了一夜,非常艱難。「生子才知報娘恩」。在一夜的
   磨難中,我想到了天下的母親所經歷的痛苦。回到玉琴寒冷的土房裏,既在嚴冬,又沒有經驗,遂使孩子在兩天裏即經歷了肺炎、高燒、抽搐、痙攣,又急著送回醫院。孩子病危,不能吃奶,我得了奶癰。即使如此,出院後,還有吃不完的奶水,每日還要擠出兩杯給二哥的同學補身用。
   
   當二哥得知我的情況後,將我接到了韶華巷,與二姐一起渡過了滿月。在六○年春節前,我們去了北京,陳朗亦從懷來回來,一家三口過了短暫的日子。早在一九五六年,陳朗在劇協分到一間十二平方米的房,在朝陽門外芳草地。這是個值得紀念的地方,是我們後來二三十年間唯一擁有過的家。陳朗很快返回懷來,我和大幼生活在這芳草地五號十院,這間原先的小書房中,書架和書架之間牽上繩子掛滿了尿布。取暖的煤爐,變成煮飯的鍋灶,養花的古瓷盤,用來栽蔥。算是安頓了一個童話似的家。我們的未來尚不可知,但也有幾件賞心樂事的事情;那時北京的戶口極難報上。可是,我和大幼報上了。我持的是福州福建師院學生遷出證,大幼是杭州婦女保健院的出生證,初春和陳朗一起到神路街派出所報戶口,兩位年輕的女民警值班,並沒多問就報上了,值班員的態度相當和善,神路街派出所在我印象裏是一所好派出所。在我居住北京直到離去遷蘭州,其間沒有一次來詢查,來審問過,這和我後來在蘭州的生活遭際相去太遠了。那日報上戶口,回到芳草地,鄰居們聽了非常奇怪,以為不可信,因為同院的電影明星李大德父母是從上海郊區遷來的,經各方努力報了一年戶口還沒報上。我們真太幸運了。但是後來右派處理陳朗離京赴甘肅,我和大幼原可以不同行,能留在北京,可是我又輕易放棄了北京戶口,與陳朗同行,「西出陽關」。不過,其後文革期間,留在北京又是什麼情況,又誰能逆料?
   
   還有一件愉快的事是袁二姐來訪,在我們將赴蘭州,袁敏宣二姐夤夜造訪,她在胡忌的帶領下,出朝陽門,那時芳草地一帶還甚為荒涼,她穿過瓦礫滿地的鄉間荒地,來到我們的小平房,我們煮螃蟹招待,時當所謂三年「自然災害」困難年之際,竟然在京尚有螃蟹出售,實為難能可貴。她還到床上看望了熟睡在裏壁的大幼。這也是我們與袁二姐的最後一面,文革中袁二姐死於非命。
   
   還有一件小事,但記憶深刻,陳朗一度自懷來調回,在京郊文聯勞動基地放羊和趕驢車,一周內到王府井大街文聯食堂拉裝下腳泔水以供餵豬,裝泔水等驢車須在清晨四、五時前離城,因此陳朗要在頭天晚上趕了空驢車進城,在食堂裝車完畢後回家耽擱大半夜,於次日清晨趕車出城。是冬夜,北方寒冷,陳朗戴棉帽穿棉大衣臃腫笨重。出阜城門之後,「優哉悠哉」地坐在驢車上抽煙,煙灰落在棉衣上著火冒煙,他竟渾然不覺,路人驚異的目光竟也未提醒他,直到皮膚灼熱才知道,好在天寒地凍未釀成災難。
   
   一九六○年深秋,右派最終處理,陳朗發配西北蘭州,我決定相隨出關,同甘共苦。我們整頓行裝處理家俱,分贈古董,可是書籍捨不得捨棄,減了又減,尚留有七箱運往蘭州。蘭州物資短缺,與首都北京情況大異,百姓的副食供應等於零,即使是每月二十四斤糧食定量,也大多是代用品、雜糧,至於嬰兒的營養品,有錢也沒處買,何況我們無錢。陳朗曾在省文化局分回一小袋土豆,走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搶了。陳朗本來體弱,經不了幾個月的折磨,他即患水腫,臥床了。
   
   那時的蘭州,雖已不是毛驢馱車賣水時代,但還是數條街只一個水籠頭,用水票購水,還是定時的,我在蘭州十年,挑了十年的水,那是後話。蘭州天寒,大量用煤,但是不像北京是送貨上門,要自己挑回,一冬成噸的煤,我是一人挑回,我年富力強,不以為苦。後來有了三個孩子,全是自己帶領,自己餵奶,上街買菜,一手抱孩子,一手提籃,兩邊衣角各牽扯一個孩子,我不知愁苦,我所愁苦的是無情的政治運動,抄家批鬥。
   
   一九六二年五月,我將生育二幼,考慮到蘭州物資匱乏,大幼體弱無人替手,與母親商量決定回杭郊分娩,得能照應。此時父母親仍在錢塘江邊新沙村務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