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曾节明文集
·《红楼梦》是一本荟萃东方独特价值的天书
·唯一具体预见中国“六四”之变的预言
·为什么大陆民众仇美远甚于仇俄?
·习近平救垮共产党
·中国的北龙劫运即将结束
·取代中共政权的新政权将是什么政权?
·也谈孤独
·危机深重前所未有,中国亟需废除计生接纳移民!!
·卦象显示“邓计生”必被彻底废除
· 气数衰旺的标志是什么?
·以周易的均衡观看中国历史
·政治人物真面目如何?颅相告诉我们
·台湾大势观察:国民党将持续衰落
·年龄是决定是否被洗脑的最重要的因素
·年龄是决定是否被洗脑的最重要的因素(善本)
·王岐山的“九千岁”地位已经依稀可见
·由九宫飞星的神奇看周易的博大精深
·反移民的本性,令老龄化问题成为勒毙共产党政权的最后绞索
·“邓计生”深远危害超越“毛文革”,必须尽快废除计生委
·由全面废除“一胎化”看习近平
·废除“一胎化”打开了否定邓小平的缺口
·中共当局抓捕姜野飞之背景分析和前瞻
·中共越境绑架桂民海事件的分析和前瞻
·习近平连抓姜野飞、桂民海反映了什么?
·“习马会”的实质暨台湾的前途
· “习马会”的实质暨台湾的前途
·今日射覆心得:台独无命,台海无战
·IS为何崛起?小布什的责任和奥巴马的责任
·荒唐!姜野飞十一日已被加拿大接收,次日即被泰国政府强行遣返
·中共当局为何一定要遣返姜野飞而不遣返李宇宙?
·胡、赵底谁更开明?习近平扬胡讳赵就是答案!
·由大历史和天道看中国兴衰
·流亡泰国异议人士现阶段生存兵法
·对“11.13”巴黎恐袭大惨案的反思
· 为什么现今反对派无法象孙中山当年那样筹款?
·如果希特勒不进攻苏联世界历史会怎样?
· 由“遗恨失吞吴”看诗人读史的荒唐和诸葛亮的私心
·央视为何破天荒地播出姜野飞案?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 诸多迹象反映出:姜野飞遭线人“钓鱼式”抓捕
·过份的福利政策是西方衰败的原因之一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曾节明:姜野飞兄弟二三事
·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
·纪念台湾光复暨南京大屠杀38周年发言提纲
·基督教已成为中华文化一部分,排拒态度不可取
·习近平的两难困境
·中共国之亡,必更象满清而不象苏联
·中国民主化的风水难度暨国运前景
·伊斯兰势力抓住了西方民主制度的弱点
·欧洲的“绿化”,反衬出三民主义的价值
·美国的特点暨前景
·台湾民国的东吴宿命
·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中原兴衰对中国的巨大的影响
·中国历史上的人道功臣是道家和佛家
·正告习近平:普京你学不来
·习近平的小惠小信,不足以化险为夷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当今中国主要危机暨其原因
·做隋炀帝还是做唐太宗,选择权在习近平手中
·越管越糟,中共的大政府迷信可以休矣!
·只须四项政策,足以让清明上河图式繁荣在中国全面再现
·正告习近平:只有尊重人权才有真正的地位
·民进党维持现状,国民党气数已尽——蔡英文执政前瞻
·新华社的桂民海事件调查报道破绽百出、欲盖弥彰
·诸葛亮的真实才德
· 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再论诸葛亮的教训
·习近平,请你把对普京的崇拜落到实处!
·岐山与王岐山
·逆天而行,诸葛亮精忠的缺陷
·在纽约台湾大选研讨会的书面发言提纲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评《神韵》
·首观《神韵》花絮记
·华夏古文明的新生 ——评《神韵》(善本)
·武则天折杀习近平
·中国已深陷“少子化”危局,习近平要警醒!
·习近平重上井冈山释放信号:彻底打倒党内政敌
· 波旁王朝式之覆灭原因暨中国穿越
·真伪的天壤之别:诸葛亮之比曾国藩
· 颟顸冒进轻重倒置:习式无谋改革败像初显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2016年美国大选形势透视
·泰国情势恶化,难友自保须知
·蒙尘的精品,李法曾版的《诸葛亮》
·资本须节制,节制忌过当
·中国下一次迁都可能迁往山东
·“人人生而平等”指的是人格上的平等
·把黑奴排除于“平等”之外原因,是以之为小孩么?
·朝鲜金家极权旦不保夕
·朝鲜气数已尽的数术之象
·送外卖险些遭劫
·梁彼得一案背后的关键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覃夕权:黎小龙失败的主要原因
·透视中共最新内斗:习王刘之争鹿死谁手?
·特朗普崛起的数术之象
·黎小龙全家恐遭遣返
·特朗普现象产生的真正原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昨天(五月三十一日),有人以“中国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的名义发出声明,称:
    “此次活动(指五月二十九日在中国驻泰国大使馆门前的纪念“六四”活动及抗议活动)一直由中国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主席吴海波策划并指挥,没有另外组织的在泰民运人士组织与策划,当日有本委员会之外的民运人士到抗议现场纯属个人行为,不代表总指挥员发生更改。”
    我们对此不实说法感到遗憾,真实情况是:五月二十七日晚,中国流亡泰国各主要民运组织负责人举行会议,成立了中国在泰民运纪念“六四”运动二十周年筹委会,决定在中国驻泰国大使馆门前采取纪念抗议活动,当时在泰的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民主中国阵线、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中国民主党、中国自由民主党、中国新民党的代表都参加了会议,中国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的代表谢伟也参加了会议,会议推举林大军为筹委会主任兼纪念行动总协调人、平反促进委员会主席吴海波为现场指挥。

    因此,五月二十九日在中国驻泰国大使馆门前的纪念“六四”活动及抗议活动,并不是中国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单独策划和组织的活动,而是中国在泰民运成立了中国在泰民运纪念“六四”运动二十周年筹委会统一策划、协调和指挥的活动;当天到中国大使馆门前参加活动的,除了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的成员外,还有中国新民党泰国党部负责人赵俊卿、及汪岷、李素问、周丹、申曦等人,他们都不是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的成员,他们于五月二十九日下午齐聚中国大使馆门举行纪念抗议活动,根本不是个人的偶然行动,而是中国在泰民运纪念“六四”运动二十周年筹委会事先部署和协调的行动。
    以“中国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发出的这份申明还说:
    “本委员会对被抓三人的救援事宜事先就已经安排了,至于在泰另外成立后援组织一事,任何其他组织的后援我们都表示真诚欢迎和感谢。所以除对上述来自在泰民运组织的关心表示感谢外,本委员会认为没必要在泰国成立另外的后援组织。”
    我们不明白,你们怎么能事先知道被泰国警察抓捕的恰好是吴海波、赵俊卿、姜野飞三人?这种莫名其妙的说法我们无法理解,此外,我们对这份声明表现出来的狭隘的态度感到痛心: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人有难,八方支援”,更何况被抓的吴海波等人是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而受难,就更应该得到广泛援助,不知为何你们要对别的组织和人士给予的援救持排斥的态度?
    对于任何被抓的人,我们的态度是:不论被抓的人属于哪个组织,只要他(她)是因为自由民主事业被抓,都有必要成立后援会,向外界争取最广泛的援助。援救吴海波、赵俊卿、姜野飞三人是海外民运共同的义务,不应只局限于某个组织团体。
    驻泰中国大使馆门前发生的“五二九”事件表明,中共当局对海外渗透很猖獗、中共势力对海外民运的打压很疯狂,俗话说“团结就是力量”,我们提请有关人士和组织,在当前中共专制大敌当前困难形势下,请以大局为重、要团结起来共同奋斗、千万不要因为小圈子利益得失而采取相互排斥、单打独斗的做法。
   
   
                中国在泰民运纪念“六四”运动二十周年筹委会 
                电话:66-0890060208
    66-0852280932
    电邮:[email protected]
   
   
   附:
    中国在泰民运纪念“六四”运动二十周年筹委会组建
     ——与会民运人士签名支持国内民众维权抗暴
    (中国之春通讯社记者曾节明五月二十八日曼谷报道)五月二十七日晚,中国流亡泰国各主要民运组织负责人举行会议,成立了中国在泰民运纪念“六四”运动二十周年筹委会,商讨中国在泰民运纪念“六四”运动二十周年行动方案,会议确定:将根据泰国的条件,采取前往中国大使馆门前抗议等多种方式,纪念“六四”运动二十周年,这次纪念行动,将摈弃闭门开会的俗套,一定要走出门去、做出影响、取得实效;会议还决定: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活动不能与国内脱节节,将以声援国内民众维权抗暴的方式,增强纪念六四的现实意义,争取国内民众对民运的理解和共鸣。
    当晚的会议由当年“六四”运动干将之一,前海南高自联主席林大军主持,在泰主要民运团体负责人、支持民运工商界人士古默、吴海波、谢伟、赵俊卿、李素问、乃木、陈和民、梁三桥等人分别代表中国民主团结联盟、民主中国阵线、中国“六四”促进平反委员会、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中国民主党、中国自由民主党、中国新民党、中国旅泰民主党在泰国的组织出席了会议。
    会上,围绕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活动的理念、方式、目标效果,各民运代表进行了激烈的辩论:
    林大军主张,纪念“六四”要讲求“三追”精神,即,一追“六四”真相、二追“六四”元凶、三追“六四”前辈——即鼓励年轻人向老师和前辈追问“六四”真相、拒绝遗忘。林大军还认为:海外民运只有把纪念“六四”和国内维权等老百姓最关心的问题结合起来,里应外合,才能有效中共专制统治。
    古默认为:纪念“六四”决不能光嘴上说说,要采取多种活动方式纪念,决不能局限于“公民行”活动,纪念活动要讲求群众效应、要搞得象模象样、有声有色。古默还说,民运人士做事一定要实事求是、摈弃虚假作风,革命不分先后,不要搞论资排辈,不管个人之间有什么矛盾,做事的时候要团结起来,共产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人不团结。
    林大军对此表示赞同,他说:这次纪念“六四”活动,一定要同心协力;私人之间的问题和过节不要带到民运事业中来,中共是大家共同的敌人,不要因为观点不同而拒绝在一起做事。
    林大军一开始就强调,民运人士私人之间的问题的过节决不能带到民运事业中来。
    乃木在会上发言说:纪念活动应该取得扩大对“六四”真相认知的效应,要吸引更多的人,特别是年轻人参与,才有意义。乃木还主张,纪念“六四”活动不要做给谁看,不要作秀,要象纪念屈原一样,不管中共当局态度怎样、如何变化,都要永远纪念下去,因为“六四”事件是一个具有永恒意义的事件。
    但赵俊卿对“作秀”的说法表示反对,赵俊卿说:不要有什么“作秀”的顾虑,纪念“六四”活动就应该做出影响力,就应该吸引更多的人观看,如果能够取得大众效果,“作秀”有什么不好呢?“纪念”六四,就是要做给人看的,如果无所谓做给谁看,那么回家躺在床上也可以在心里纪念“六四”,但是那算什么呢?赵俊卿力张采取去中共国大使馆抗议等吸引关注的纪念方式。
    梁三桥主张:纪念“六四”二十周年活动要有统一的统筹和协调,以免陷入各自为战失去效果。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辩论和交流,会议基本达成了一致的行动意见,并成立了中国在泰民运纪念“六四”运动二十周年筹委会,推举林大军担任筹委会主席、林大军、吴海波为现场行动指挥。
    会后,古默、林大军、乃木、陈和民、梁三桥、赵俊卿、谢伟在由民运老兵陈泱潮、刘因全等人发起的《邓玉娇冤案的发生是“六四”运动遭中共血腥镇压的后果》征集签名公开信上签了名,声援邓玉娇抗暴自卫的权利,并表达对国内维权抗暴运动的关注和支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