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
曾节明文集
·高规格追悼华国锋象征着什么?
·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科学决不能用来指导社会
·毒奶粉是有专制特色的中国畸形市场经济的必然产物
·痴迷于无可救药的当权者误己误人误国
·对抗市场就是对抗上帝
·陈云,红色法西斯政权最阴险狡诈的卫道师
·我们反共,究竟应该反对共产党什么?
·理直气壮高举革命旗帜的时代已经来临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先生,请不要忘记“国共合作”的惨痛教训
·马英九的大中华民族主义两岸政策刚好落进中共的圈套
·马英九的两岸政策远比“台独”路线更不利于台湾安全
·罔顾程序的歪风邪气是民运之大害
·杨佳复仇为什么是正义的?在什么情况下可取?
·杨佳遇害的沉痛启示
·小布什是民主党大胜的头号功臣
·马英九的真面目
·反专制启蒙的最佳对象
·刘晓波的可贵精神和自我超越
·论中国反对派激进派与温和派的关系
·泰国动乱的启示
·中国文字狱的谱系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曾节明 :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康熙、雍正不同的治贪之道及其启示
·由放鞭炮的习俗说起,兼谈党文化的界定
·满清和中共统治者选拔官吏为何都重能轻守?
·没有"粉碎四人帮",中国后来会怎样?
·新加坡:假冒宪政的专制王朝
·胡时代的胡闹、胡混与“忽悠”
·崩溃从足球开始
·新加坡的反腐模式中共国为何学不来?
·胡锦涛的“防微杜渐”治国及其前途
·“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近平“三不”讲话的性质和影响
· 对镜演戏的胡、温“反腐”新折腾
·“法祖”与亡党
·中、俄再次同处历史拐点
·中共政权的极权性质因为“改革开放”改变了吗?
·神圣寓于平凡,人类的救主在教堂之外
·胡锦涛悄然回归“以阶级斗争为纲”治国
·曾节明:八九民运在中国失败的另类原因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排斥白崇禧是蒋介石丢失大陆的人事原因
·为什么共产极权在中国和东亚最为顽固?
· 李宗仁的公馆与故居
·儒家传统是中共专制生命力特别强的重要原因
·  匪夷所思的“十三”
·白崇禧故居寻访记
·李宇宙遭无限期关押,全家处境艰难,亟待援救
·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中国最怕的不是革命,而是溃乱
·林大军:李宇宙参加民运是真心实意的
·援助彭明的最好方式就是广为传阅《民主工程》
·纪念“六四”20周年全球公民行活动泰国部分拉开序幕(图]
·邓玉娇案凸显胡记中共政权垮台之兆
·声明:中共专制大敌当前,请有关异议人士以大局为重
·援救被抓的在泰异议人士的紧急行动已经全面展开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前海南高自联主席忆“六四”(图)
·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图)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绿坝”防不住专制的溃堤
·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宣告成立(修正稿)
·邓玉娇案暴露中共体制内失控趋向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绿坝门”事件的启示
·中共国警察为何一再沦为抢尸犯?
·杰克逊和“小沈阳”
·杰克逊和“小沈阳”
·胡主席的崇祯缘
·中国在泰异议人士关押期间被打昏,被强迫签署不明协议(图)
·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中共现在为何大力推崇曾国藩?
·公盟的夭折,宣告了“新演进”说的迅速破产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桂河桥“孤军墓”的创建者评达赖喇嘛与中国民运
·东北亚焦点透视:中共再次深陷被朝鲜套牢的困境
·初访海外首座二战海外中国阵亡军人陵园的创建者
·胡锦涛绝不可能去团结什么“开明派”
·“计生”难民周晓萍一家亟待救援(图)
·应该破除的新“血统论”偏见
·刘路图谋陷害曾节明一家始末
·首座中国海外二战阵亡将士陵园正式挂牌
·香港民主人士捐款慰问在泰被关押的中国异议人士
·“计生”难民周晓萍
·新极权倒退的大庆——中共国六十年大庆透视
·寡头共治时代行将终结——透视中共六十年大庆(之二)
·八十六岁政治流亡者孙树才
·对海外混难民群体的观察和思考
·访民找中国大使馆求助,回国后反遭劳教 
· 流亡民运民主党人泰国纪念“零八宪章”运动周年
·想象不到的恐怖和险恶 ——李志友逃亡泰国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对肯尼迪谋杀案的审视和思考
   
   (中华合众国网站首发)
   http://www.zhhzg.org/frame-php4.html
   
   纲要:
   一, 破绽百出的肯尼迪谋杀案官方结论
   二, 非团体谋杀的可能性不到10 万万亿分之一
   三, 如此的谋杀和灭口行动能量,只有美国最高当权集团才具备
   四, 林登.约翰逊是杀人灭口集团的主谋
   五, 肯尼迪谋杀案还原草图
   六, 肯尼迪谋杀案所反映的美国时代背景和政治异变趋向
   七, 肯尼迪谋杀案对美国政权的巨大影响
   八, 肯尼迪谋杀案暴露出美国副总统制度的严重缺陷
    一,破绽百出的肯尼迪谋杀案官方结论
   
    四十六年来,随着人证和亲历者的一个个死去,美国总统肯尼迪谋杀案,愈来愈成为一桩神秘恐怖的无头悬案。其实,肯尼迪谋杀案本来并不神秘难解,之所以弄到今天扑朔迷离的地步,完全是美国政府一手造成的,无法抵赖的事实是:正是美国政府长时间的故意破坏和掩盖,构成了肯尼迪谋杀案真相调查难以逾越的障碍。
    肯尼迪被暗杀后,政府背景的“华伦委员会”经过十个月的调查,宣称破案:刺杀肯尼迪是德克萨斯州教科书仓库大楼的雇员李•哈维•奥斯瓦尔德的个人行为,该行凶者刺杀总统的原因是“共产主义信仰”。华伦委员会的调查结论受到肯尼迪被杀后继任总统的约翰逊及其政府的认可,迄今仍然是美国官方认可的,关于肯尼迪遇刺案的权威结论。
    这样的“破案”,至少有三处明显的、完全无法自圆其说的地方:
   
   一, 肯尼迪访问德州达拉斯市之前,达拉斯警察局的戴维斯警官表示,警方已经做了该市历史上最严格的城市治安防范工作,但为何唯独疏忽了特别高大醒目的达拉斯市教科书仓库大楼的安检和防范?更何况这座大楼的六楼枪击总统车队的便利条件是如此明显——当时埃尔姆大街两旁的树木矮小,而且前方有一个铁路立交桥,所以整个车队能够充分地暴露在教科书仓库大楼的右侧,最近街心距大楼六楼的有利枪击潜伏窗口仅二十多米。这样的安保疏忽错误,是愚蠢的外行才会犯的错误,如果对教科书仓库大楼的漏防真是“疏忽”所致的话。
   二, 肯尼迪遇刺后的第三天,直接凶手奥斯瓦尔德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警察局门口被一名围观者近距离开枪当场打死;对于如此重要的要犯和人证,达拉斯市警方为何会犯下外行都不容易犯的错误——离谱的错误?
   三, 枪杀奥斯瓦尔德的人名叫杰克.卢比,犹太裔,是达拉斯市一家夜总会的老板,他先是声称杀害奥斯瓦尔德的原因是“向全世界展现犹太人的勇气”,一会儿又说自己杀人是“出于义愤”,但坚决否认是为了灭口。卢比被抓后,于1967年原因不明地“病死”在监狱里,时值壮年,这又是一大疑点。
   
    以上三点是最明显的、能够有力动摇关于肯尼迪谋杀案“个人行为”论的破绽:如果不能相信肯尼迪总统的特勤安保人员、达拉斯警方是一群愚蠢的外行的话;如果无法相信卢比的荒谬、浅浮的杀人原由的话;如果难以相信壮年的卢比是真的“病死”在条件待遇不菲的美国监狱的话,(只要以上任何一种不可信)那么就只有一个结论:刺杀肯尼迪决不是奥斯瓦尔德的个人行为!
    除了以上三大明显的破绽之外,肯尼迪谋杀案有着一连串的重大蹊跷之处,试举如下:
    护卫肯尼迪的一名巡警回忆,当肯尼迪飞抵达拉斯机场,忙着与迎候者握手时,副总统约翰逊的秘密特勤过来给他们作了一个匪夷所思安保指示:四个摩托护警在总统上路后被命令全部退到总统座车之后,任何情况下,不得超过总统座车的后轮。而按照摩托护警保卫工作的常识,四个摩托护警行驶位置,应该紧靠总统座车的四周。而肯尼迪的位置正好在林肯座车的最后一排,在后轮稍前一点,这项离奇的变动,刚好为实施刺杀的狙击手闪出了视线1。
    当肯尼迪一行抵达达拉斯市市中心区域时,总统座车车速为每小时二十公里;而当总统驶经树木矮小、围观群众很少的州教科书仓库大楼所在路段时,座车车速反而下降为每小时十五公里,这客观上为刺客瞄准创造了有利条件2。
    凶手向肯尼迪连续开枪时间长达六秒钟,居然没有一个保镖紧急过来掩护总统,身为特工的司机也没有采取任何紧急措施,比如立即加快车速逃离。
    在肯尼迪中枪爆头的同时,得克萨斯州州长康纳利也被一枚子弹击中胸部,受重伤倒下;他在倒下的时候高叫:““不,不,不,他们要杀死我们大家!”("No, no, no, they are going to kill us all!")3。这句脱口而出的话颇有弦外之音,似有总统中枪合乎意料、他本人中枪出乎意外的意味,“他们”一词似在表明:凶手不止一人。有关专家在进行的弹道分析表明:打爆肯尼迪头部的子弹再折射重创康纳利胸部,这样的概率微乎其微;也就是说,很可能有不止一个枪手向肯尼迪射击。康奈利的脱口话中最叵耐玩味的是“他们”一词,“他们”是谁?
    凶手(之一?)奥斯瓦尔德被抓后,曾在达拉斯市警察总部接受过审讯,但是对于他的审讯,按当时达拉斯警察局的警长杰西•克里的话说,“简直就是违背所有审讯规则的”。杰西•克里说:“一般来讲,一个讯问者在审问一个嫌疑犯时会和他单独地呆在一个屋子里或者有一个人陪同,”但是事实正好相反,这个审问奥斯瓦尔德的屋子早就挤满了FBI的探员,秘密小组探员和一些联邦探员和谋杀侦探。据权威人士说,奥斯瓦尔德简单地否定了一切4。
    达拉斯谋杀案侦探长J•W•弗雷兹(J.W. Fritz),当时主管对奥斯瓦尔德的审讯工作,他向沃伦委员会证实:对奥斯瓦尔德的审讯没有留下审讯记录。如此重要的审讯居然没有作审讯记录,这是完全匪夷所思的5。
    这些,如果都是“巧合”的话,这一连串的“巧合”都指向谋刺和掩盖谋刺,这样一个个人行为无法达成的目标,这种概率不能不说不低之又低。
    关于肯尼迪的遇刺案,华伦委员会的“个人行为论”漏洞是如此明显,以致于连美国国会都强烈质疑这一结论,并因此而在华伦委员会调查之后,另行成了调查委员会——众议院遇刺案特别委员会(the House Select Committee on Assassinations ,HSCA)从1976年到1979年再次对总统遇刺案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取证,并得出结论认为,奥斯瓦尔德刺杀肯尼迪绝不是个人行为。但是,进一步追查谋刺肯尼迪幕后真凶的调查行为,却因为来自美国政府内部的重重莫名阻力而不了了之。
   
   二, 非团体谋杀的可能性不到10 万万亿分之一
   
    有关肯尼迪谋杀案,最为蹊跷的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相关证人集中地大量离奇死去。肯尼迪被谋杀后的最初三年,就有十八位证人先后死去,他们都是关乎能否破案的最直接证人。这十八位证人的死因分别是: 6 人被枪杀、1 人被割喉、1 人被拧断了脖子、3 人死于“车祸”、2 人“自杀”、5 人“自然死亡”;也就是说,他们中至少八人确证无疑是死于他杀。以下是一部分事例6:
    “被奥斯瓦尔德所枪杀”的警察蒂皮特(肯尼迪遇刺后的第一个死者,目击并最先追捕到枪杀肯尼迪凶手的警察)就是第一个死者。有不止一个人声称:凶手是一名长着黑色卷发的青年男子,而不是奥斯瓦尔德。这种说法并非无稽之谈,因为奥斯瓦尔德是栗色头发。而且现场找到的一枚空弹壳与奥斯瓦尔德手枪的型号根本对不上。
    肯尼迪遇刺后,当时在现场目击同事蒂皮特被杀的警察曾经作证说,凶手的相貌与奥斯瓦尔德根本不一样。但几天后,这名警察在巡逻时被一颗子弹击中要害身亡了。
    另外一位目击杀害蒂皮特的证人在调查时说:凶手决不是奥斯瓦尔德,而是另外一个人。两天后即被一个陌生人用手枪袭击头部导致重伤。在以后的审讯中他突然坚决否认自己以前的证词。
    那位曾经证实圆丘地带有第二名枪手向肯尼迪射击的铁路工人,在正常工作中被街头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撞死。
    罗杰•克雷格也是一名现场目击者,他曾亲眼看见奥斯瓦尔德是团伙作案,并清楚地看到了另外一名男子。不久,克雷格遭到枪击,但侥幸躲过。然而12年后,他还是被闯进家中的几个陌生人给枪杀了。
    奥斯瓦尔德的好朋友--石油地质专家乔治•德希尔德,刚接到总统委员会的临讯通知便突然“病死”了。
    若要相信以上这种情况正常,则首先必须相信这些人的死亡与肯尼迪案无关(也就是不是“灭口”),他们的集中死去纯属巧合,那么这种巧合的可能性是否存在呢?英国的数学家考莱克雷教授,在1967 年2 月的《伦敦星期日时报》中声称:这种巧合的概率为 10 万万亿分之一!
    也就是说,肯尼迪案重要证人如此集中地大量死去,不是“灭口”的可能性只有10 万万亿分之一。
   而事实上,这种可能性连10 万万亿分之一都远不到,因为更玄更恐怖的还在后面:三年后,更多的人证大批死去,从 1963 年到 1993 年,竟有115 名相关证人,在各种离奇的事件中死于非命,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并没到自然死亡的年龄;这其中有:
    女记者多茜西曾到达拉斯监狱采访了枪杀奥斯瓦尔德的凶手杰克•鲁比,不久便在家中“暴病死亡”。
    1967年1月鲁比因患癌症在监狱中死亡。临死前他曾表示:入狱后,有人作了手脚,人为地使他患上了癌症。
   《达拉斯时代先驱报》的记者吉姆•莱德与杰克•亨特曾在鲁比枪杀奥斯瓦尔德之后,到鲁比家进行过调查采访。但不久,吉姆在自己的家中被枪杀;杰克则因警察手枪"走火"而丧生。
   
    三,如此的谋杀和灭口行动能量,只有美国最高当权集团才具备
    如果不能相信这种概率低得荒谬的“巧合”,就只能认定这些相关证人(至少其中多人)死于灭口,也就是说,肯尼迪死于个人行为的可能性低倒了忽略不计的程度,完全可以认定肯尼迪谋杀案,是一场精心策划、多人参与的阴谋;据此,也就可以推断教科书大楼的安保“疏忽”、最直接的相关者奥斯瓦尔德和杰克.卢比先后离奇死去、对总统座车摩托护警的反常指示等一连串蹊跷决非不经意的“失误”,而是同一场谋杀案中谋杀和掩盖谋杀阴谋中精心策划的各个环节。
    从以上的蹊跷事件来看,这些环节至少涉及到负责总统安全的特情部门——美国联邦调查局和中情局、联邦政府、海军部门、德州州政府、达拉斯市警方,包括“灭口”在内的诸多蹊跷,都强烈地显示出诸多方面联合行动、默契配合的行为特点,所有这些行为客观上都有力地指向同一个目的——谋杀和掩盖谋杀(包括灭口),这就必须有一个掌权者或掌权组织统一指挥,这个谋杀肯尼迪行动的指挥者只可能来自美国联邦政府内部,因为任何一个黑社会组织,是不可能同时调动得了这样多的国家机构的。有种说法认为当时与肯尼迪关系紧张的联邦调查局局长胡佛是暗杀和灭口行动主谋,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联邦调查局的头子指挥不了中情局,也指挥不了政府的诸多部门和机构;也有说法指当时的中情局长杜勒斯是杀人主谋,因为在1961年“猪湾事件”中,因为肯尼迪总统的“变卦”,导致中情局人马损失惨重,杜勒斯因此对肯尼迪非常不满,这种说法也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中情局的头子指挥不了联邦调查局,也指挥不了政府的诸多部门和机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