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
曾节明文集
·对西方左、右两派的再审视——兼论人类的共荣之道
·中南海倒薄的性质及“十八大”前瞻
·晚秋忆黄蓉
·时局观察:大爆温家宝贪腐丑闻是胡锦涛抓权恋栈的必要步骤
·宋失中土和明朝迁都北平的地缘亡国因素
·中土沦丧是中国文明劣质化的地缘因素
·“十八大”政治报告亮出了党内最大顽固派的底牌
·极权左棍的无奈谢幕
·习近平会走什么路?
·冬游安大略湖
·最年长的政治流亡者 ——孙树才访谈录
·时势造英雄,英雄也造时势——再观习近平的面相
·由一、二把手的搭配看中共国的运势
·冬游安大略湖
·对习近平、李克强施政的唯一担忧
·习近平、李克强的施政路线初现端倪
·习近平初现锋芒,胡锦涛注定步华国锋后尘
·习近平高调与胡锦涛分道扬镳
·居美一年九个月感悟
·习近平有可能走上第三条道路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时局观察:习近平高调镇压全能神教反映出什么?
·对美国女风的观察
·纽约上州的雪
·“南周”事件反映出胡锦涛顽固派势力对习近平改良的猖狂阻挠
·灵异往事续篇:墙中的大学生
·“南周”事件宣告了什么?
·要复兴中华,就必须恢复汉服
·中日再战的不可避免性及后果前瞻
·习近平心仪社民主义,“六四”平反露曙光
· “火控雷达瞄准”事件后,中日大战已箭在弦上
·习近平开始抛弃朝鲜,以换取美国不介入钓鱼岛冲突
·由对等物看中、日之命运
·利用“三个代表”借力打力是四两拨千斤的和平转型手段
·王岐山解禁和推介《旧制度与大革命》可能用意和客观效果
·时局观察:“两会”后的中国政局走向
·政坛伪星的无奈谢幕
·既要保江,也要保路
·斯大林现象能否说明大俄罗斯主义少于大汉族主义?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红朝第一“大表哥”俞正聲
·当写手的经历
·酷吏刘奇葆
·纽约行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刘路
·时局观察:由国内首次“六四”公祭看最新形势发展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 对世界现存四个主要共产党政权结局的判断
·中国社民党坚定支持中国铁路员工的“保路”维权运动
·悼徐梅
·时局观察:朝鲜不敢真开战,战争危险在钓鱼岛和以色列
·刘因全被中国社会民主党永远开除始末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4.15”波士顿爆炸惨案的声明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场改变美国政权的血腥暗杀  


   
   
   
    

   ——对肯尼迪谋杀案的审视和思考
   
   (中华合众国网站首发)
   http://www.zhhzg.org/frame-php4.html
   
   纲要:
   一, 破绽百出的肯尼迪谋杀案官方结论
   二, 非团体谋杀的可能性不到10 万万亿分之一
   三, 如此的谋杀和灭口行动能量,只有美国最高当权集团才具备
   四, 林登.约翰逊是杀人灭口集团的主谋
   五, 肯尼迪谋杀案还原草图
   六, 肯尼迪谋杀案所反映的美国时代背景和政治异变趋向
   七, 肯尼迪谋杀案对美国政权的巨大影响
   八, 肯尼迪谋杀案暴露出美国副总统制度的严重缺陷
    一,破绽百出的肯尼迪谋杀案官方结论
   
    四十六年来,随着人证和亲历者的一个个死去,美国总统肯尼迪谋杀案,愈来愈成为一桩神秘恐怖的无头悬案。其实,肯尼迪谋杀案本来并不神秘难解,之所以弄到今天扑朔迷离的地步,完全是美国政府一手造成的,无法抵赖的事实是:正是美国政府长时间的故意破坏和掩盖,构成了肯尼迪谋杀案真相调查难以逾越的障碍。
    肯尼迪被暗杀后,政府背景的“华伦委员会”经过十个月的调查,宣称破案:刺杀肯尼迪是德克萨斯州教科书仓库大楼的雇员李•哈维•奥斯瓦尔德的个人行为,该行凶者刺杀总统的原因是“共产主义信仰”。华伦委员会的调查结论受到肯尼迪被杀后继任总统的约翰逊及其政府的认可,迄今仍然是美国官方认可的,关于肯尼迪遇刺案的权威结论。
    这样的“破案”,至少有三处明显的、完全无法自圆其说的地方:
   
   一, 肯尼迪访问德州达拉斯市之前,达拉斯警察局的戴维斯警官表示,警方已经做了该市历史上最严格的城市治安防范工作,但为何唯独疏忽了特别高大醒目的达拉斯市教科书仓库大楼的安检和防范?更何况这座大楼的六楼枪击总统车队的便利条件是如此明显——当时埃尔姆大街两旁的树木矮小,而且前方有一个铁路立交桥,所以整个车队能够充分地暴露在教科书仓库大楼的右侧,最近街心距大楼六楼的有利枪击潜伏窗口仅二十多米。这样的安保疏忽错误,是愚蠢的外行才会犯的错误,如果对教科书仓库大楼的漏防真是“疏忽”所致的话。
   二, 肯尼迪遇刺后的第三天,直接凶手奥斯瓦尔德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警察局门口被一名围观者近距离开枪当场打死;对于如此重要的要犯和人证,达拉斯市警方为何会犯下外行都不容易犯的错误——离谱的错误?
   三, 枪杀奥斯瓦尔德的人名叫杰克.卢比,犹太裔,是达拉斯市一家夜总会的老板,他先是声称杀害奥斯瓦尔德的原因是“向全世界展现犹太人的勇气”,一会儿又说自己杀人是“出于义愤”,但坚决否认是为了灭口。卢比被抓后,于1967年原因不明地“病死”在监狱里,时值壮年,这又是一大疑点。
   
    以上三点是最明显的、能够有力动摇关于肯尼迪谋杀案“个人行为”论的破绽:如果不能相信肯尼迪总统的特勤安保人员、达拉斯警方是一群愚蠢的外行的话;如果无法相信卢比的荒谬、浅浮的杀人原由的话;如果难以相信壮年的卢比是真的“病死”在条件待遇不菲的美国监狱的话,(只要以上任何一种不可信)那么就只有一个结论:刺杀肯尼迪决不是奥斯瓦尔德的个人行为!
    除了以上三大明显的破绽之外,肯尼迪谋杀案有着一连串的重大蹊跷之处,试举如下:
    护卫肯尼迪的一名巡警回忆,当肯尼迪飞抵达拉斯机场,忙着与迎候者握手时,副总统约翰逊的秘密特勤过来给他们作了一个匪夷所思安保指示:四个摩托护警在总统上路后被命令全部退到总统座车之后,任何情况下,不得超过总统座车的后轮。而按照摩托护警保卫工作的常识,四个摩托护警行驶位置,应该紧靠总统座车的四周。而肯尼迪的位置正好在林肯座车的最后一排,在后轮稍前一点,这项离奇的变动,刚好为实施刺杀的狙击手闪出了视线1。
    当肯尼迪一行抵达达拉斯市市中心区域时,总统座车车速为每小时二十公里;而当总统驶经树木矮小、围观群众很少的州教科书仓库大楼所在路段时,座车车速反而下降为每小时十五公里,这客观上为刺客瞄准创造了有利条件2。
    凶手向肯尼迪连续开枪时间长达六秒钟,居然没有一个保镖紧急过来掩护总统,身为特工的司机也没有采取任何紧急措施,比如立即加快车速逃离。
    在肯尼迪中枪爆头的同时,得克萨斯州州长康纳利也被一枚子弹击中胸部,受重伤倒下;他在倒下的时候高叫:““不,不,不,他们要杀死我们大家!”("No, no, no, they are going to kill us all!")3。这句脱口而出的话颇有弦外之音,似有总统中枪合乎意料、他本人中枪出乎意外的意味,“他们”一词似在表明:凶手不止一人。有关专家在进行的弹道分析表明:打爆肯尼迪头部的子弹再折射重创康纳利胸部,这样的概率微乎其微;也就是说,很可能有不止一个枪手向肯尼迪射击。康奈利的脱口话中最叵耐玩味的是“他们”一词,“他们”是谁?
    凶手(之一?)奥斯瓦尔德被抓后,曾在达拉斯市警察总部接受过审讯,但是对于他的审讯,按当时达拉斯警察局的警长杰西•克里的话说,“简直就是违背所有审讯规则的”。杰西•克里说:“一般来讲,一个讯问者在审问一个嫌疑犯时会和他单独地呆在一个屋子里或者有一个人陪同,”但是事实正好相反,这个审问奥斯瓦尔德的屋子早就挤满了FBI的探员,秘密小组探员和一些联邦探员和谋杀侦探。据权威人士说,奥斯瓦尔德简单地否定了一切4。
    达拉斯谋杀案侦探长J•W•弗雷兹(J.W. Fritz),当时主管对奥斯瓦尔德的审讯工作,他向沃伦委员会证实:对奥斯瓦尔德的审讯没有留下审讯记录。如此重要的审讯居然没有作审讯记录,这是完全匪夷所思的5。
    这些,如果都是“巧合”的话,这一连串的“巧合”都指向谋刺和掩盖谋刺,这样一个个人行为无法达成的目标,这种概率不能不说不低之又低。
    关于肯尼迪的遇刺案,华伦委员会的“个人行为论”漏洞是如此明显,以致于连美国国会都强烈质疑这一结论,并因此而在华伦委员会调查之后,另行成了调查委员会——众议院遇刺案特别委员会(the House Select Committee on Assassinations ,HSCA)从1976年到1979年再次对总统遇刺案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取证,并得出结论认为,奥斯瓦尔德刺杀肯尼迪绝不是个人行为。但是,进一步追查谋刺肯尼迪幕后真凶的调查行为,却因为来自美国政府内部的重重莫名阻力而不了了之。
   
   二, 非团体谋杀的可能性不到10 万万亿分之一
   
    有关肯尼迪谋杀案,最为蹊跷的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相关证人集中地大量离奇死去。肯尼迪被谋杀后的最初三年,就有十八位证人先后死去,他们都是关乎能否破案的最直接证人。这十八位证人的死因分别是: 6 人被枪杀、1 人被割喉、1 人被拧断了脖子、3 人死于“车祸”、2 人“自杀”、5 人“自然死亡”;也就是说,他们中至少八人确证无疑是死于他杀。以下是一部分事例6:
    “被奥斯瓦尔德所枪杀”的警察蒂皮特(肯尼迪遇刺后的第一个死者,目击并最先追捕到枪杀肯尼迪凶手的警察)就是第一个死者。有不止一个人声称:凶手是一名长着黑色卷发的青年男子,而不是奥斯瓦尔德。这种说法并非无稽之谈,因为奥斯瓦尔德是栗色头发。而且现场找到的一枚空弹壳与奥斯瓦尔德手枪的型号根本对不上。
    肯尼迪遇刺后,当时在现场目击同事蒂皮特被杀的警察曾经作证说,凶手的相貌与奥斯瓦尔德根本不一样。但几天后,这名警察在巡逻时被一颗子弹击中要害身亡了。
    另外一位目击杀害蒂皮特的证人在调查时说:凶手决不是奥斯瓦尔德,而是另外一个人。两天后即被一个陌生人用手枪袭击头部导致重伤。在以后的审讯中他突然坚决否认自己以前的证词。
    那位曾经证实圆丘地带有第二名枪手向肯尼迪射击的铁路工人,在正常工作中被街头一辆疾驰而来的汽车撞死。
    罗杰•克雷格也是一名现场目击者,他曾亲眼看见奥斯瓦尔德是团伙作案,并清楚地看到了另外一名男子。不久,克雷格遭到枪击,但侥幸躲过。然而12年后,他还是被闯进家中的几个陌生人给枪杀了。
    奥斯瓦尔德的好朋友--石油地质专家乔治•德希尔德,刚接到总统委员会的临讯通知便突然“病死”了。
    若要相信以上这种情况正常,则首先必须相信这些人的死亡与肯尼迪案无关(也就是不是“灭口”),他们的集中死去纯属巧合,那么这种巧合的可能性是否存在呢?英国的数学家考莱克雷教授,在1967 年2 月的《伦敦星期日时报》中声称:这种巧合的概率为 10 万万亿分之一!
    也就是说,肯尼迪案重要证人如此集中地大量死去,不是“灭口”的可能性只有10 万万亿分之一。
   而事实上,这种可能性连10 万万亿分之一都远不到,因为更玄更恐怖的还在后面:三年后,更多的人证大批死去,从 1963 年到 1993 年,竟有115 名相关证人,在各种离奇的事件中死于非命,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并没到自然死亡的年龄;这其中有:
    女记者多茜西曾到达拉斯监狱采访了枪杀奥斯瓦尔德的凶手杰克•鲁比,不久便在家中“暴病死亡”。
    1967年1月鲁比因患癌症在监狱中死亡。临死前他曾表示:入狱后,有人作了手脚,人为地使他患上了癌症。
   《达拉斯时代先驱报》的记者吉姆•莱德与杰克•亨特曾在鲁比枪杀奥斯瓦尔德之后,到鲁比家进行过调查采访。但不久,吉姆在自己的家中被枪杀;杰克则因警察手枪"走火"而丧生。
   
    三,如此的谋杀和灭口行动能量,只有美国最高当权集团才具备
    如果不能相信这种概率低得荒谬的“巧合”,就只能认定这些相关证人(至少其中多人)死于灭口,也就是说,肯尼迪死于个人行为的可能性低倒了忽略不计的程度,完全可以认定肯尼迪谋杀案,是一场精心策划、多人参与的阴谋;据此,也就可以推断教科书大楼的安保“疏忽”、最直接的相关者奥斯瓦尔德和杰克.卢比先后离奇死去、对总统座车摩托护警的反常指示等一连串蹊跷决非不经意的“失误”,而是同一场谋杀案中谋杀和掩盖谋杀阴谋中精心策划的各个环节。
    从以上的蹊跷事件来看,这些环节至少涉及到负责总统安全的特情部门——美国联邦调查局和中情局、联邦政府、海军部门、德州州政府、达拉斯市警方,包括“灭口”在内的诸多蹊跷,都强烈地显示出诸多方面联合行动、默契配合的行为特点,所有这些行为客观上都有力地指向同一个目的——谋杀和掩盖谋杀(包括灭口),这就必须有一个掌权者或掌权组织统一指挥,这个谋杀肯尼迪行动的指挥者只可能来自美国联邦政府内部,因为任何一个黑社会组织,是不可能同时调动得了这样多的国家机构的。有种说法认为当时与肯尼迪关系紧张的联邦调查局局长胡佛是暗杀和灭口行动主谋,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联邦调查局的头子指挥不了中情局,也指挥不了政府的诸多部门和机构;也有说法指当时的中情局长杜勒斯是杀人主谋,因为在1961年“猪湾事件”中,因为肯尼迪总统的“变卦”,导致中情局人马损失惨重,杜勒斯因此对肯尼迪非常不满,这种说法也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中情局的头子指挥不了联邦调查局,也指挥不了政府的诸多部门和机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