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崖文
[主页]->[百家争鸣]->[崖文]->[評阿嘉活佛有關中國宗教自由研討會的講話]
崖文
·唯女子與小人為難養也
·魏武揮鞭
·評殷海光人生的意義最後一段的夢
·公用事業應否以黑社會方式追數
·給電盈一封公開信
·我在共產黨內七十年曾志自述的基督徒
·評阿嘉活佛有關中國宗教自由研討會的講話
·評達賴喇嘛不可能策動暴亂
·評阿嘉活佛促使漢藏兩族和解
·評阿嘉活佛之中國佛教危機嚴重
·說李嘉誠
·憶九龍寨城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聽湘女 宋祖英一曲我失驕楊君失柳有感
·說釣魚台島嶼(尖閣群島)
·怎樣計算追索退還律師費
·評零八憲章
·讀曾憲梓撰文紀念鄧小平對中華民族奉献澤潤深遠有感
·讀民事訴訟中的各個階段一本小冊子
·說香港暴動的老左派
·評 香港律師會 會長 王桂壎律師 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辭
·再評 香港律師會會長 王桂壎律師在2011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的演詞
·祭母文
·任何不合資格人士
·說陶傑論中國政治妻妾問題
·說唐唐選特首
·南禪七日
·公開讉責女騙徒朱蕭菊圓律師
·公開朱蕭菊圓律師索取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香港律師會代支訟費
·公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 追索訟費的法庭命令
·請 香港律師會 代支六萬元訟費
·說牙患
·覆 傅慧敏律師有關跟進 朱蕭菊圓律師一案
·覆 呂毅丹律師有關代支付六萬元律師費
·香港律帥會的三封回信
·公開請 監誓人 莫玄熾律師 監證 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律師行所有文件必需要有正楷姓名
·說中國之文化一詞
·公開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公開評莫玄熾律師行的覆信
·請徐伯鳴資深律師監證陳鑑清律師回應問題
·簡批鄭和下西洋是一個被無限誇大的傳說
·說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孟達於2012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演辭(中文譯本)
·再說 韩愈 夷齊颂
·試譯說 韩愈 夷齊颂
·說 曾焯文博士之廣
·蕭若元說歌功頌德全因迂腐的中國文化
·請網上行遵守商業道德
·正蕭若元說伯夷叔齊之誤
·公開請 徐伯鳴 陳鴻遠 劉永強律師行提供律師的姓名
·評 蕭若元回應網友追求夢想的討論
·再說曾焯文博士的廣
·公開禁止香港律師對陳鑑清律師監誓
·談古德明說中共的伯夷叔齊
·同性戀者實不能結婚
·社會的本
·批 毛賊 沁園春 雪
·說安倍晉三祭奠靖國神社的戰犯
·中國古代酷刑
·說 陶傑說性
·說葉曼
·說唐樓
·說藞苴(喇渣)
·說公民抗命
·說 陳方安生
·日相 安倍晋三 紀念戰犯
·說學子罷課
·順民
·余英時撐抗爭 讀書人要站出來
·牙周炎
·說學童佔街為真普選
·絕食
·評 吳惠芳裁判官說毒奶粉是國恥
·禁止民主党張貼徽號傳單
·從今不罵毛澤
·評 鄭恩寵 儒學不是法治沃土
·說美國同性戀合法化
·說 陶傑國民教育課外讀物一文
·評 美國最高法院關於同性婚姻的判決
·公開專函通告全港律師禁止為被告人律師監誓
·遊日本國之関西
·說 鄧偉棕之未來属於年輕人
·說香港全民退休保障
·評 為何民主制度總是在華人社會失敗
·評 陳雲 沒錢的去台湾 有錢的去日本
·評 陳雲 重造封建再立共和 中國的文化建國
·評 陳雲 香港遺民與箕子精神
·評 陳雲復漢邦與中國從香港城邦論寫到香港遺民論
·評 陳雲 官用簡体殘字 毒我香港城邦
·公開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公開第2次請香港律師會將律師除名
·說共產党(黨)
·批陶傑頸喉說
·陶傑說英國人放屁是香的
·批 刘汉城之用中国古籍探讨对藏中关系
·批 陶傑狗官豬和中國文化
·國際警察
·批 淨空法師多元文化教育與和平
·批 李怡人性不如獸性
·說 郭文貴 保家人 保命 保錢 報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評阿嘉活佛有關中國宗教自由研討會的講話

評阿嘉活佛有關中國宗教自由研討會的講話


湘西 黃碩雄 2009年 5月3日


阿嘉洛桑旦增久麥嘉措,在1998年底流亡美國;之前是安多塔爾寺的堪布(法師),而且是中國政協委員、青海省政協副主席、中國佛教協會副主席、青海省佛教協會主席、中國青年協會副主席、青海省青年協會主席等。出生在一個蒙古族家庭,被「格魯派」認定為安多塔爾寺第二十世堪布的轉世靈童,接著就帶到寺院開始培養成為西藏佛教領袖。稱為「阿嘉活佛」(以下簡稱活佛)。2000年3月16日,在美國洛杉磯召開的國際宗教自由研討會上,發表「有關中國宗教自由」的一篇講話。筆者最近看了,試與以評述。


活佛說「1949年,中共政府宣稱西藏是中國的領土,開始所謂解放西藏的運動。從此到1958年為止還算和平,但從1958年民主改革以來形勢就發生了變化,所有的寺院都被關閉,寺院的有形物體全部遭到劫掠或破壞,高級喇嘛和官員被逮捕關押;強制僧人結婚和參加勞動;對百姓進行殘酷的軍事鎮壓,塔爾寺所在的所謂青海省無數無辜的農、牧民和婦幼被集體屠殺;我家所在的牧人在槍桿子的威逼下被迫離開祖祖輩輩生活的家鄉,被趕到幾百公里外荒蕪人煙的地區,因此餓死了很多人。由於中共政府的行為而直接造成千萬名西藏人喪生,其中包括我的父親和其他家中親人。次年所謂的和平解放推行到西藏中央,結果 迫使我們偉大的政教領袖達賴喇嘛流亡印度。」


如果說「中共政府」或「毛共政權」都是可以接受的。但「宣稱西藏是中國的領土」、和「所謂青海省」這二句的意思「根本否定西藏和青海省是中國的領土」。筆者對「毛共」這個「魔鬼」政權人神共怒是無需爭議的。由於毛共推動共產世界革命,要革美帝國資產階級的命…,改造世界。印度在美國的支援下對西藏野心勃勃同樣是清楚的,殖民侵佔「麦克马洪线」一大片領土…,那麼西藏既不是中國的領土,又是不是要淪為印度的領土呢?活佛在「…推行到西藏中央」而不說「拉薩」,在這一句上,就暗示西藏當時是一個主權國家!


歷史上,滿清皇朝就曾經派過官員探索黃河源,這是國家主權宣示的鐵證。藏族、漢族和各少數民族都從屬於清皇朝統一的國度無需懷疑。如果說西藏本來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筆者不能接受。在漢地通過科舉考試選拔人才出仕官吏,促使各民族對封建皇朝產生向心力…;在天災、人禍中,皇朝都會發糧賑災…,負起作為當政者的責任。在藏區農、牧民通過進入喇嘛教廟,而有僧官、俗官,以促使各農、牧民對「拉薩」政教合一產生向心力…而有「葛夏政權」;但「葛夏政權」則臣服於清皇朝。以至歷世班禪、達賴喇嘛都是由封建皇朝冊封、接見…。再把歷史推得更遠如七世紀藏王松贊干布,以西藏的地理條件來看,相信西藏是一個相當分散的地方政權,相等於印度各地的「土王」,並不是一個能夠完全地統一整個高原的國家;作為藏傳佛教促使西藏凝聚成一個統一政權,這是不可否定的事實。但在天災、人禍…的降臨,能不能有漢地一般進行賑濟,值得商榷;飢民、游勇…有沒有再而向漢地進行侵擾都是可以理解…。何況,三大母親河來自大藏區,操控著中原漢地為數十億多人民,西藏有條件脫離中國,提出「獨立的口號」嗎?活佛的言論有「分裂國家」之嫌…。這就把「毛共」加之於藏民族和漢民族的災難全部由漢民族來承受…。最後由阿嘉活佛來調解藏、漢二民族,講得通嗎?


活佛說「從1958年民主改革以來形勢就發生了變化, 所有的寺院都被關閉,寺院的有形物體全部遭到劫掠或破壞,高級喇嘛和官員被逮捕關押;強制僧人結婚和參加勞動…」。筆者接觸過漢地的僧人相信這都是事實,這種災難不是藏區獨有而是整個宗教界,包括天主教、基督教、回教…;顯然這並不是漢民族壓迫藏民族問題,而是整個人類哲學思想問題。試想,佛陀教義在普渡眾生,而眾生又能接受普渡,「共產主義」的「階級鬥爭」就不會存在,而宗教界和眾生就不會受到如此的災劫。以香港為例,億萬富豪有沒有為自己的下一世著眼呢?莫不是巧取豪奪財富用以炫耀自己…,這不是「自我墮入魔道」嗎?換言之,西藏的「葛夏政權」真能為藏民族謀幸福,當日就不會有「解放百萬農、牧奴」的事實。而尊敬的達賴喇嘛出走印度之前,基本上是同意西藏和平解放的,也就是說西藏的確存在著各種不合理的事實,包括類似「奴隸社會」的制度。佛陀講慈悲、講眾生平等,難道經過十數世修行的達賴喇嘛依然看到西藏存在著各種不合理的事實而不感到羞恥嗎?


活佛說「…對百姓進行殘酷的軍事鎮壓,塔爾寺所在的所謂青海省的無數無辜農牧民和婦幼被集體屠殺;我家所在的牧人在槍桿子的威逼下被迫離開祖祖輩輩生活的家鄉,被趕到幾百公里外荒蕪人煙的地區,因此餓死了很多人。由於中共政府的行為而直接造成千萬名西藏人喪生,其中包括我的父親和其他家中親人…。」


活佛的言行不單要為今生負責,還要為來生負責,亦就是要向歷史負責。如果說「毛共對百姓進行殘酷的軍事鎮壓,塔爾寺所在的所謂青海省的無數無辜農、牧民和婦幼被集體屠殺…」筆者對此有保留,在共產思想來說,基本是對反動派、地主和富農或傷害過人民的人進行鎮壓,在中國沒有聽說過毛共的政治思想是對「百姓」進行殘酷的軍事鎮壓,以至「無數無辜農、牧民和婦幼被集體屠殺…。」對於「餓死了很多人」這都是事實。漢地同樣有三年自然災害,當然這是人為造成的。活佛強調「由於中共政府的行為而直接造成千萬名西藏人喪生」。筆者對這個數字同樣有保留,因為根據當時藏區人口數字止有「百萬餘」,在「民主改革」中死去千萬藏民,在理論上是說不通的;即使在三十年的鬥爭中,用毛共的術語,主要是對付「農奴主」及以沒有法制的手段「掃除一切害人蟲」的當權者,打擊面雖然小,但傷害性依然大;藏區遼闊,人口分散,如果「千萬名西藏人喪生」就和出生率1並不對稱,亦有失實。


活佛說「1958年的一天,(中共)召集塔爾寺所有僧人開大會,在大會上中共工作人員和解放軍用槍和繩子恐嚇僧人,吆喝著恐嚇所聚集的人民,並當場有五百名僧人被捕,其中包括我的經師和管家等全部被逮捕…我被強制在塔爾寺附近條件極差的農村進行勞動,讓我和其他僧人幹自己不願意幹的事情,說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話。幸好從八十年代開始形勢得到改善…。」


從這二段說是可信的。但活佛雖然在紅色政權下成長,卻不了解共產主義思想。在1958年姑不論在西藏,或是漢地都不可能讓活佛一類人整天念經2,求神佛保祐,不事生產…。在香港有這樣的故事,筆者住在慈雲山 北三段,座擁松林修竹,流水潺潺,遠可眺望「維港」…確是好地方。及後來了一些僧人,香港人叫「和尚」,蓋建庵堂,穿上漂亮的袈裟,佛相莊嚴,是怎樣生活的呢?一些老而無依的婦人,有失婚者、有不婚者、或略有錢財者把一生的積蓄交給寺院,作為晚年皈依我佛,寂歸極樂世界…。然而,在這些婦人錢財用盡,就受到「寺主」的奚落…,老年幹著粗重的活,挑水、煮飯、洗衣…,否則被趕出齋堂,實有「無告」之苦;當時筆者止有十來歲真想把那個「如來佛像」砸個稀巴爛…。試回想貧窮落後的藏區,喇嘛們受勞動人民供養,整天念經求今生作萬人朝拜的活佛,再求來生同樣的榮耀;固然,一如「阿嘉洛桑旦增久麥嘉措」能夠助人為善,救苦救難這樣好的活佛多有;但惡劣的喇嘛騙財騙色還是很普遍…。疾惡如仇,不是藏民族所獨有,亦不是漢民族所獨有,更不是馬克思所獨有…;亦因為毛共主張暴力鬥爭「血債血償」,這就完全是魔道的化身…,而這些「魔法」未必不是「釋迦」的差遣…。我佛慈悲止願一杯清水供奉,試看藏區高大的佛像漆上金身,佛殿敷上金頂,化上多少錢財勞力;藏民吃不飽,卻奉上無數酥油長明燈,難道這是我佛本意嗎?香港 青山杯渡禪寺已故的主持有「情婦」,為爭奪樓房而閙上法庭,再把青山的產業交給半途出家的親屬。難道這不是「讓我和其他僧人幹自己不願意幹的事情,說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話」嗎?難道「釋迦」能夠熟視無睹嗎?


活佛說「…近幾年,中共政府在西藏一些地區所實施的宗教政策,不禁使人產生我們的國家是否又要面臨「文化大革命」的恐懼,如從1998年開始,以法律形式提出要在我們的寺院進行社會主義教育的問題,這個運動包括那些進駐我們寺院的中國工作人員,他們強迫僧人們學習政治,比這個更加嚴重的是強制僧人們指責達賴喇嘛,甚至讓我擔任攻擊達賴喇嘛的領導,使我極為為難,因為根據佛教教義,攻擊宗教領袖是莫大的罪過,如果勉強遵行中共的指示或政策,則我不可能成為我們寺院中的眾僧之公正領導,如果為了保護寺院而對中共的命令言聽計從,則又違背了建寺原則和信仰。」


筆者認為「政治」是管理眾人的事,學習「政治」是有益的。對於「比這個更加嚴重的是強制僧人們指責達賴喇嘛,甚至讓我擔任攻擊達賴喇嘛的領導…。」筆者所見阿嘉活佛和達賴喇嘛「都不主張西藏獨立,而是主張保護西藏獨特的文化。」但二人的言、行卻認同「藏獨」,並沒有反對「藏獨」…間接就是主張西藏獨立,脫離中國。在國家統一,民族團結的原則下,這就不是人民內部矛盾問題,而是「敵我矛盾」問題。試想,「藏獨」分子要把西藏從中國分裂出去,要向共產黨奪取政權,挑戰超過十億漢民族的大後方,後果可想而知;即使在封建清皇朝都是斷然禁止。阿嘉活佛和達賴喇嘛不正是今生在作孽嗎?不是墮入「魔道」嗎?以我看今後不單達賴喇嘛要攻擊,就連阿嘉活佛都會批判。並加速西藏「漢化」或稱現代化。「藏獨分子」等同「恐怖分子」止有殺無赦。看看澳洲是毛利族人的國家嗎?美國是印第安人的國家嗎?瑪雅文明又是瑪雅人的國家嗎?反對殖民主義者恰恰正是歷史上的殖民主義者。


對阿嘉活佛、藏獨分子和同情達賴喇嘛的外國人來看,西藏是一個獨立國家,不從屬於中國…;但在中華民族來看,西藏是中國的一個自治區或一個省,所有漢民族和各少數民族有權無條件移居藏區,同理所有藏民族亦有權無條件移居漢地,這就不存在「殖民主義」問題。香港有這樣的故事,筆者在工廠工作,某日看見一位隆鼻,烏鬚青年,問之,乃何國人也;說是中國人,筆者甚疑惑…。後方知,彼父母乃巴基斯坦籍移民香港多年,故是中國人。這豈不是巴基斯坦「殖民主義」者嗎?類似的故事相當多,筆者認為止要樂於到中國來工作或來淘金,就是中華民族一分子。大藏區同屬一個道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