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研韬观察
[主页]->[百家争鸣]->[研韬观察]->[佛教是正教还是邪教?]
研韬观察
·中国的政治传播新纪元
·权力与传媒关系散论
·传媒,权力博弈的舞台
·媒体,客观公正性何在?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的朋友们
·新加坡大众传播业的现状和挑战
·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新闻,绊脚石还是垫脚石?
·毕研韬:谁来推进公民的话语权?
·权力运行:阳光下的“阴谋”
·中国媒体是“第N权”?
·试析NGO会议传播
·中国需要传播学吗?
·中国的“王道”与“软实力”
·重新审视美式“宣传”
·谁是真正的“纸老虎”?
·政治传播学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政治传播学研究
·略论《中华新闻报》的倒闭/毕研韬
·从李肇星写诗看中国政客形象
·美国专家称赞中国信息公开
·传播学视角下的民意与管治
·《多维新闻网》易主的警示/毕研韬
·周恩来陈毅批左派报纸/毕研韬
·毕研韬:民调是新闻的宿敌?
·毕研韬:中国特色的政治传播
国际传播
·自由亚洲电台背景分析
·毕研韬:美国外宣媒体的变革与启示
·新媒体时代的舆论战
·亚太世纪中国媒体的使命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美关系的真正威胁?/毕研韬
·“微博外交”值得中国探讨
·美国“外宣”理念值得解剖
·中国“外宣”亟需脱胎换骨/毕研韬
·对外宣传与国家软实力
·中国能否收购《新闻周刊》?
·毕研韬:媒体阻碍世界和平?
·国际博弈讲究“期望管理”
·中国媒体进军海外的陷阱
·[书评]美国,以宣传统治世界?
·书评:洞察全球传播的本质
·《用信息颠覆世界》序
·传播的动机是颠覆
·书评:舆论外交时代的危机
·谁会关注中国形象?
·迷雾下的中国国际形象
·剧变中的美国公共外交/毕研韬
·美国公共外交女掌门
·提升中国形象的三大法门
·谁来挽救中国形象?
·毕研韬:影响中国形象的三大要素
·胡锦涛“困惑”了谁?/毕研韬
·欧洲学者为啥关注中国/毕研韬
·欧洲社会科学研究对我国的启示
·毕研韬:美国是中国的头号敌人?
·“教育外交”的格局不够大
环球掠影
·亚太“江湖”,何以动荡?
·21世纪的战争型态
·全球视野下的中国教育改革
·爱尔兰科克市举办中国新年晚会
·西方真的“新闻自由”?
·让我吃惊的爱尔兰女总统/毕研韬
·美国Editor & Publisher停刊之警示
·必须严控“德新海”人质报道/毕研韬
·爱尔兰全国大游行 抗议政府劫贫济富/毕研韬
·揭秘:劫持中国货轮的索马里海盗/毕研韬
·爭取讓親人們早日回家!/ 畢研韜
·留学海外要严防金融诈骗(2009年版)
·西班牙重拳打击“分裂势力”/毕研韬
·索马里海盗或明日释放Ariana/毕研韬
·索马里海盗释放Ariana 研韬曾准确预报
·毕研韬:值得称道的“东方宝藏”
·爱尔兰电视台成众矢之的/毕研韬
·索马里海盗或今日释放“德新海”
·索马里海盗与“德新海”获释内幕
新闻时评
·毕研韬:反恐主战场在认知空间
·毕研韬:“威马逊”风灾 应急存不足
·毕研韬:不让“老实人”吃亏
·“隐情不报”猛于虎
·抓住海南发展的历史机遇
·真相没搞清,先别急着批判
·“公务员热”迟早会降温
·不必炒作餐馆“仇外”告示
·媒体靠造假炒作之风应刹
·戒“假大空”文风有助爱国兴邦
·文昌:从“偃武修文”到“文武双修”
·爱国教育是立国基石
·思想冲突若升级,社会分裂难避免
·中国南海战略的是与非
·韩国的战略选择
·两岸语境下传播学者的历史担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佛教是正教还是邪教?

   作者:毕研韬
   
   佛经云:“心清净故,世界清净;心杂秽故,世界杂秽”。说白了,就是“象由心生”“境生象外”。这和传播学理论不谋而合:“现实”是“构建”出来的,而受众如何解读文本则主要取决于其既有的认知与态度。
   
   有论者先阐述正教或邪教的特征,然后与佛教的基本教义比对,试图得出佛教是正教或邪教的结论。殊不知,这已陷入认知泥潭。科学已经证实,任何社会信息系统都只是过滤网。在佛教问题上,无神论者和有神论者的观点南辕北辙。即使是有神论者,倘若其已有其他信仰,对佛教也未必持肯定的态度。

   
   我对宗教的关注完全出自专业兴趣。在英国时,我曾深度接触形形色色的基督教派。我最初好奇的是,一本薄薄的Bible何以产生如此强大的影响力、造就如此多的信仰者?如果《圣经》的传播策略被引入其他领域,譬如国际传播、政治传播、商业传播,那效果又将如何?
   
   除了专业原因,我对基督教的关注与我初到英国时的文化不适有关。基督徒的友善助人、教堂组织的各类有益活动,对不少留学生来说都是莫大的慰籍。坦诚地讲,我在考文垂结识的基督徒朋友们给我留下极好的印象。直到今天,当地教堂的朋友仍然会在圣诞前夕给我送来问候与祝福。在物欲横流的当世,这种友情实在值得珍惜。
   
   在考文垂的各种基督教派中,有些被视为“非主流”。某基督教派的信徒会在街上拦住路人,声称能为人治病,口中念念有词。还有个叫Kingdom’s Hall的基督教派反对教徒去教堂。该教派的John每周四开着一辆老爷车到我家中给我讲解《圣经》。在英国时,我曾参加Coventry Cathedral和Trinity Church的《圣经》学习班。
   
   除了白人主持的教堂,我还偶尔参加华人和黑人的教堂活动。非洲人会在锣鼓声中,以说唱乐、舞台剧的形式传播福音。同一本《圣经》,不同文化、不同肤色的信徒传播方式大相径庭。《圣经》的编码技巧、基于受众研究的传播渠道设计,以及其中蕴含的宗教传播心理,对传播学者都有极大的研究价值。
   
   可以说,那个时期对基督教的接触,不仅弥补了我对基督教的认知空白,缓解了我文化上的种种不适,慰籍了我思念家乡亲人的落寞之心,而且,《圣经》上的不少经典名句还引领我走出思维的樊篱。后来,我曾在毕业论文中引用《圣经》名言。虽然直到今天我仍然是无神论者,但每每想到那些虔诚的基督徒,心中总感到十分温馨。
   
   现在想来,我基本做到了以“扬弃”的态度看待基督文化。结果是,我大大受益于当时对基督教的接触。再后来,我对欧洲的其它宗教也有粗浅的了解。回国后,我曾一度关注道教。如今,我对宗教的兴趣基本集中在佛教上。一如既往,我的原始动机依然是从佛教中汲取营养以推动我对传播学的研究。
   
   我以开放、宽容的心态看待佛教。对我个人而言,佛教教义中的去恶行善、静心修性、圆融处事,都是无价的精神营养。佛教的无常观、虚妄论、禅修的境界说,等等等等,对传播学研究都颇具启发价值。佛门人倡导的内外兼修、“知行合一”同样具有积极的意义。
   
   我从与佛教徒的交往中切实感受到了佛教徒的圣洁。青岛的居士给我诸多指引,济南的朋友送我诸多经书。山东菏泽圆融禅寺的证道师太祖籍台湾,是美籍华人。她放弃了在美国的事业,在其师傅天机法师的扶持下修建了东山禅寺和圆融禅寺。慈悲的师太放下手头的工作,耐心地给我讲解吐纳之妙。
   
   在五月初的菏泽之行中,证道师太为我引见了来自杭州灵隐寺的净思师傅。这位使用QQ的年轻师傅见解新颖,而且平易近人。我还有幸和湖北当阳玉泉寺的宏化师傅通电话。这位画僧的话语折射出了其良好的修行与品格。师傅们的善举让我看到了“婆娑世界”的不同景致,感受到了人世间的诸般美好。
   
   同一事物,在不同境界、不同需求、不同心态的人士看来,其特质与功能有所不同。某些人眼里的垃圾,在其他人看来可能是宝贵的原料。这已不仅是佛教的“善念”与“恶念”问题,还有水平与能力的差异。友人对我说,把佛教看作一种哲学、一种文化,“扬弃”但不“着相”,你将受益无穷。
   
   “一年春尽一年春, 野草山花几度新。天晓不因钟鼓动,月明非为夜行人。”当你阅读此诗时,你感受到了积极还是消极、智慧还是愚痴?“若善若恶,皆由心起”。这与“境由心生”的常识、“现实构建”的原理,本来就是并行不悖的。我们所需要的,就是以开放宽容的心态、从更高更阔更新的视角,重新审视那些我们熟视无睹的现象。我们将由此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
   
   (《光明网-光明观察》2009年5月13日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