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者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者文集]->[欧阳小戎:我的贵阳]
王藏文集
·吴若海:游图云关中山堂赠小王子(外一首)
·网友送给小王子的两首诗
·无聊人:向死而生----给小王子
·楚狂:王者的狂与伤————献给我的精神兄弟小王子
·看一则网络红卫兵对小王子的攻击——这类爱国愤青的激情有增无减啊
·一网友对《厌恶呼吸》的解读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黄河清:口占寄小王子
·齐白石嫡传弟子慷慨赠送我的书法作品:苦难慈悲
·九曲澄:读王藏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廖双元大哥廖复元生日晚宴上。2009年最后一天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评奖委员会:关于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第二号通告
·石雨哲对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的提名
·雨花:提名中国自由文化奖获奖名单
·秋水白衣提名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获奖名单
·小王子获二零零八《自由圣火》写作奖
·让血有浓度,让泪有光泽【“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友情转发
·转读者来信: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
·转: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张嘉谚诗学专著《中国低诗歌》正式出版
·棵子:逆流而上的诗歌河豚 ——读张嘉谚《中国低诗歌》
·莫建刚:《诗章:弦乐四重奏》
·小王子推荐之《2008年的幸福》
·陈仲义:“崇低”与“祛魅”——中国“低诗潮”分析
·转江婴诗:榴红似火复如血〔外一篇〕
·民心不死,如火如荼,且看《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
·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坐监22年 民主斗士秦永敏出狱引公众关注
●真相(图片上传)
·王藏与小学生在自定义的课堂上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把自己的眼睛弄瞎后,我会看到我想要的光明
·"苦难慈悲"
·乡村童年:弟弟与王藏
·"太阳,牵着我的手/我愿寂寞地跟你走"
云南王子在贵州(与贵州的公民们)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北漂留影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与杨佳妈妈
·与钱理群教授
·与王荔蕻大姐
·与屠夫兄
·欧阳小戎、王藏与老艺术家周永阳(中)
·与杜婉华老师
·左起:严正学、胡石根、王藏
·与胡佳兄
·与江天勇律师
·北京网友声援释放朱承志
·艺术家聚北京宋庄 戴“避言罩”挺南周(组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


   
   我的贵阳肮脏、混乱,很难招人喜欢,却又令人难舍。这其中或有难以言表的原因,大概因为与别人的贵阳相比,我的贵阳卓尔不群吧。这座城市并不大,徒步穿越大半个城区,也只需一个小时,只要不离开主大街,垃圾亦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只是太过于混乱以至于令人试图徒步穿越城市时,心生倦怠。很多路口没有交通灯,也没有执勤警察。这不是临时现象,也不是个别现象,行人和司机随时神经高度紧张地争夺着这些路口,令整座城市如同官僚们肥大而沾满油腻的心脏。它和中国的绝大部分城市一样,除了拥有一个豪华的党政部门办公楼群之外,其余似乎再无长物。
   
   尽管是个省会城市,但它却属于中国最贫困的省份。如果你不是贵阳人,请不要对"最贫困省份"这个头衔幸灾乐祸,以为在别处赚钱之后,可以到这里来享受老爷一样的生活,这样想的话你将大错特错。这里的一顿早餐,并不比北京、上海便宜多少。

   
   因此,这座城市很难找到能够招人喜欢的理由。不过这并不妨碍我对这座城市的好感,因为官老爷们总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并想方设法搜刮地皮。是以无论他们怎么搜刮,在哪里搜刮,穷奢极欲、声色犬马,对我的生活影响都不大。反正他们总是要干那些事,并且到一处干一处,招数也大同小异,且都要落到你我的头上,无处可躲。与其为官老爷们苦恼,不如去和叫花子们寻些穷开心。
   
   在贵阳下车之后,我会敲敲杜和平先生的房门,他住在市中心,无论从哪一个方向进入贵阳城,他那里都是最便宜的落脚点。有时候他不在家,这没关系,只需到他家附近的公园里稍坐一会,他就会回来。他象很多云贵同乡一样,脸色黝黑,一副憨厚相。不过和很多人不同的是,他是位残疾人,刚打到我的腰间。你只需与他照上一面,便知道他比你我都要快乐。并且,就象你一样,他有很多书,都放在他的小楼上。小楼用木板和铁皮搭成,虽谈不上结实,遮风挡雨尚无大碍。有一次我取道贵阳回家,在他书橱边徘徊良久后,向他索要汤因比的《历史研究》。他掂起脚打开橱门,将那三本微微发黄的书递给我,并稍显抱歉地一笑:"虽然是商务印书馆出的,可惜是删节本。"然后仰起头,平静地注视我片刻。"你会有一个很好的前途的,而且你还这么年轻。"
   
   我想对他说:"我已经不年轻了。"但转念又有些犹豫,在一个年长者面前,说这种话是不恰当的。他在我这个年纪时,早已投身公共活动多年,1989年,因为积极参与贵阳"爱国民主联合会",全力支持学生运动,他被当作政治犯投入监狱。他的残疾为他赢得了朋友们的尊重,却没有因此逃脱牢狱之灾。统治者如果知道发些慈悲心,那么也就轮不到象他这样爱好学问的人去当异议人士。
   
   当晚我蜷缩在他的小床上过夜,他则披了一条毯子,坐在椅子上。我躺在那小床上,心中颇有些不安,他仿佛看出了我的心事,告诉我,自己经常辟谷斋戒,辟谷期间,一坐就是几夜。然后闭上双眼,飞速进入一种无忧无虑的状态,象是在思考什么,又象是在享受着什么。我侧身望着他,渐渐被感染,然后我睡着了……
   
   贵阳是一个神奇的城市,如果你选择在这个城市居住,那么你很难因它而产生多少愉悦感。但是我每到一个城市之后都会发现,只有在贵阳,才有那种心如明镜,一尘不染的感觉。尽管从禅的角度来说,这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境界,但我有足够的理由来赞美这种境界,因为我尘根太重,能够进入这种境界,便已是莫大的幸福,哪怕是短短一瞬。
   
   如果你怀念八十年代,可以去贵阳。有时,你可以抱怨一下时光太过于匆忙,转瞬之间物人两非。三月,花溪的春天来了,田野一片耀眼的黄色。阳光从油菜地里反射到全林志先生脸上,在他渐显斑白的双鬓旁添了几分神采。尽管他的女儿还未成年,但他毕竟已经年长。有时他会喃喃地念叨,似乎在自言自语:"我活不到那一天了……"又抬头望我一眼,心情高兴起来。"但是你可以!你肯定能看到!"我很想回答:"我从未想过自己能活着看到什么。"但是这话难以启齿。
   
   他从八十年代便开始追求自由,时光荏苒之后,社会在以超出我们想象的方式变化着,而我却很难分辨出,现在的他和八十年代时区别究竟何在?他身材依旧匀称,眼神中依旧满怀期待。经常穿一件长外衣,柔和而稳健地站在一个不那么显眼的地方,向每一个他所认识的人微笑着点头致意。有一天在花溪,一位穿短袖运动服蹬山地车的大女孩从我们背后冲出。他望着那女孩的背影羡慕道:"青春的活力!"我很难理解一位长者在青春面前的心情,但我有足够的理由认为,他之所以如此羡慕青春,那是因为如果他也拥有青春的话,就有机会活着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一切。尽管从表面上看,社会和八十年代时已经迥异,然而定睛看,它并没有发生多少变化。我不知道这一切究竟该归咎于谁,但我坚信命运会给我们一个最终的答案。
   
   在八十年代,他有一位学生,那是他最好的学生。质朴、好学、聪明、热情……几乎具有一名青年所能具备的一切优秀品质。一天我的同乡兄弟王玉文去看他,我们坐在简易沙发床上,吃着他从安顺老家带来的一种糯米团子。"那是我最好的学生,"他说:"我教了几十年的书,再也没有遇到过那样的学生。但是他死了……死了……他当兵去了,在越南战场上……"一边招呼我们吃那糯米团子,一边拼命试图忍住老泪。
   
   我们望着他通红的眼圈默默无语,我不知道,如果自己给他当学生的话,能否做得象那位死在越南人枪下的青年一样?当然,如果让我死的话,我不愿死在越南人或是印度人、苏联人的枪下。我这一生为自由而活,如果不能抱着自由死去,那就去为自由而死。这应当是最完美的结局,还有什么能比之更加值得去生或是去死的吗?
   
   我的同乡兄弟王玉文住在贵阳,他已经二十三岁,并且远非我在二十三岁时所能比。作为一名诗人,他有很多愁苦,这些愁苦在一个人二十四岁时,足以令人产生撕心裂肺的绞痛。
   
   我们俩曾经在深夜街头,顶着寒风四处游荡。他的诗中仍然充满激愤,这些激愤是他走向未来的宝贵财富,所谓愤怒出诗人。有朝一日,它们纷纷沉淀成不可磨灭的热情后,会滋养出一颗强大的内心。我很羡慕他,年轻,充满对真理的渴望,还有一位美丽的未婚妻(如今他们已经成婚,我在他并不知晓的远方为他们祝福)。他还去过西藏,我做梦都想要去的地方。那时他刚从西藏回到汉地,一路都在笨拙地诉说着。和藏区相比,汉地的一切都显得污秽不堪,这我明白,因为每一个去过藏区的人都会这么说。
   
   西藏离我们很近,只要闭上眼,她就来到我们面前,尽管我们之间仿佛如同两个世界。每当她在脑海中浮起,我就情不自禁低声呼喊自己改编的惠特曼诗句:
   
   Oh,Tibet!My Tibet!
   
   多年以来,极权专制的毒液正在令她渐渐离我们远去,一步一步蹒跚着,仿佛无法追回。我坚信,只有汉地的自由才能挽留她的脚步。尽管在这个罪恶制度的毒害下,离我们远去的远远不止是西藏,但西藏乃是我们所能触及的最美的所在,于是,其中的感伤渐渐多过了愤怒。
   
   那是个降温之夜,我们睡在张重发先生宿舍里,那张床虽不算宽,躺两个形容消瘦的人却绰绰有余。
   
   和大部分云贵一带的人一样,张重发先生也长了一张黝黑的脸。这种相似足以令我们之间产生某种不可言传的亲近。那是他的单身宿舍,有时他会住在那里,如果有朋友来到贵阳,他便到别处去住。他话不多,开一辆旧汽车,那车似乎是他上班处公司的,他有权将其开回家。尽管年届不惑,但你依稀能从他身上感受到那种处子式的腼腆。尤其在人多的时候,他只是偶尔说那么几句,每一句都仿佛带着某种羞涩去试图关怀别人。
   
   十多年前,他因受王炳章博士案牵连入狱。王炳章博士还在狱中,他可以活着出狱,这毫无疑问。那时他将受到广泛尊重,当然,现在亦能,如果我们足够努力的话。我到过贵阳很多次,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张重发先生的宿舍里。那是座很老的房子,光线很差并且不太结实,有时屋顶还会漏雨,并不比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印度或者拉美的贫民窟住宅强。但是在中国大城市,住这种住宅的人要比拉美或者印度多。我喜欢那屋子,它令人心情平静,走进它,会让人觉得瞬间与世界隔开。
   
   一次我又到了贵阳,天色已晚,他得知立刻叮嘱下,让我一定等他。天黑很久后,我和吴玉琴大姐在一个过街天桥下等他。吴大姐有时会自言自语,又象是在问我:"那是重发的车吗?"然后又自己回答自己:"哦,不是,重发的是夏利车。"我和她有个共同点,除了夏利之外,几乎无法从外型分辨出汽车的品牌。其实我早知道那不是他,因为和约定的时间还差了十几分钟。果然,他非常守时地到了,脸上看起来有些疲倦,但是看见我,又跳跃着些许亢奋。他从很远的地方开车前来,也许刚刚忙完手上的活。目的是为了带给我一套干净的被褥,那被褥放在车后座上,看一眼被褥,又看一眼我,越发高兴起来:"刚洗的……干了!"脸上一如既往流露着那种男孩式的神态。于是我钻进车,心照不宣地相互传烟,在贵阳,抽烟的人并不多。
   
   贵阳的夜似乎格外黑,我和我的兄弟王玉文躺在床上,他反反复复无法入睡。他的未婚妻今夜会到贵阳来,凌晨三点到达。两点钟,他醒来了,如果接的不是未婚妻,我一定陪他一起去。那个降温的夜晚,夜色格外黑,火车站上盗匪横行。我爬起来,从张重发衣柜里找了一件格外厚实的外套让他穿上,他脸上仍然写着愁苦,尽管未婚妻很快就要到来。我很想对他说点什么,但是什么也说不出口。他还沉浸在为自由而受难的痛苦中,因为刚刚从遵义来到贵阳不久,遵义、贵阳和云南的警察们象梦魇一样缠绕着他,还有他未来妻子。他还年纪轻轻就饱尝了受迫害的滋味,这迫害远非身心被囚那么简单,这意味着所有与他沾边的人都必须带着另一种眼光来审视他,而这眼光里往往充满恐惧和怨毒,如同在审视一个传播瘟疫的人。从此他生命的一切都将受到这眼光的挑战,尤其是他试图去恋爱和结婚。更何况,他是一个情感激烈的诗人。也许他还没有明白,为自由受难,是人生至高无上的荣耀。世界上配得上这种荣耀的人寥寥无几,我们应当为这荣耀的机缘降临到自己头上而欣慰。
   
   他走了,当他走后我才想起,应该让他再带上一件长外衣,为他未婚妻而带。那姑娘叫格桑,格桑花是西藏的象征,这很美,这一切都很美。正如特维根斯特所说:"我度过了多么美好的一生啊!"我在窗下听了一会北风,疑心外面的路上已经结了冰,想要祈祷什么,但我相信他完全有能力面对这一切,不需要再去祈祷什么。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