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黑暗日(之三)]
王藏文集
·博讯:王藏: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与王炳章同囚活动又在北京燃烧
·参与:王藏勇士在北京宋庄,接力与王炳章同囚!
·博讯:张玉祥:中国良心运动——营救王炳章活动的倡议
·留存纪念。王炳章先生家人的祝福贺卡
·自由亚洲电台:严正学疑遭报复被长期断电
·与艾晓明教授、严正学老师
·与被精神病长达55个月的民主墙老战士张文和先生
·參與:王藏:让我们坐牢将监狱填满挤爆(组诗)
●《小王子语录》(短诗选2003-2007)
○昔背“伟光正”的《毛主席语录》,今读“低暗歪”的《小王子语录》
·向日葵
·生命程序
·病态的向日葵
·厌恶呼吸
·太阳死了
·烈士
·杀人狂
·用爪子抓破光线
·如果我就死在这块土地上
·我成了国家主席
·埋葬今天
·脸谱
·虐待
·赶紧自杀
·黑白
·跳舞
·基本国情
·天安门城楼下的哭泣
·人肉工厂
·死亡之土
·粮食死了
·蚂蚁在前进
·红山茶
·我恐惧
·XX时代
·堕落
·我要把我的内裤升上旗杆
·抵达天堂的路是革命的
·无题诗
·我时常感到一种疾病正在蔓延
·我们的花园正在老去
·100号作品
·101号作品
·向中国作协宣战
·我的家在遥远的中国
·诗人的罪责
·犬儒一种
·夜景
·我终于成了精神病患者
·可爱的小鸡
·凶光
·场景
·我的生日就是我的忌日
·鬼世界
·我不知道一束玫瑰能否平安到达
·弟弟,你进了精神病院
·就地死亡
·是什么激起我写诗的冲动
·尸体的行动
·痛苦的微笑——给阿赫玛托娃
·一颗子弹消灭不了一个敌人
·接入白宫
·全国人民来写诗
·改大作
·虞美人
·清香小吃
·欠债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暗日(之三)


   ○ 王 藏
   
   ●
   

   无数幼童被高举上刺刀,无数妇女被奸污被裸露拍照被利刃插入下体割掉乳房
   无数中国人的头颅被任意砍下落满斑斓的土地挂满横七竖八的枝干
   “马克思加秦始皇” [22]自封“万岁”戴上“人民大救星”的帽子感谢日本侵略
   打家劫舍内斗外骗的努力终于换来站立天安门城楼的资本扬言“新中国”的成立
   社会主义改造,肃反,农业合作化,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大炼钢铁……
   
   茫茫神州被卡住喉咙拴上脖链统一路线跟着土匪与疯子们“跑步进入共产主义”
   哀鸿遍野抵不上战地捷报,数千万人[23]在没有战争没有天灾的大饥荒中非正常死亡
    “人要不死,那不得了……灭亡有好处,可以做肥料。”
   “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24]
   用尽一切手段斗,使出全身气力斗,怎么斗怎么死都不算过分
   不能有赫鲁晓夫式的批评,不能学波兰喊面包和自由,不能仿匈牙利上街游行
   统统“向党交心”, “插红旗拔白旗” [25],“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26]
   
   而远在雪域的人们,极端的恐惧早已达到顶点
   八万红色队伍穿越昌都东边的翠处河,斧头已砍下[27]
   “十七条协定”被一个严厉、爆裂的声音宣读[28],西藏从此沦落为殖民地
    “不必建立军政委员会,可以成立自治区筹委会等方面”在强制铁腕极左路线之下怎会有兑现?[29]
   谎言和奇特的陈腔滥调揉杂才真是难以置信,会让人生病[30]
   
   红色大鸟竟空炸寺庙,观音菩萨的化身痛哭了一场
   无法相信人类会如此残忍,轰炸之后的残酷拷问、处决妇女和儿童、谩骂僧尼
   监禁之后强迫宗教人士公开彼此行淫、胡乱杀人[31]
   这些超乎人想象力的遍地魔幻柔软的心又怎么去相信?
   
   ●
   
   连石头都被逼咳血溅泪的时光该如何忍受?
   3月10日,这黑暗中闪烁光辉的日子注定被永刻雪域的史诗
   无奈的藏人在高原之巅举行了和平抗暴
   可仅在几个月的镇压中,数万藏人就被打死、关押、逮捕
   十万藏人,被迫无家可归[32]
   尊者病得无法骑马,以尴尬的姿势离开了祖国
   达兰萨拉在远方召唤,风雨飘摇的岁月在等待着流亡的人们
   
   被共军全面占领的藏地已被鲜血浸泡
   曾经面容娇艳迎风起舞的格桑花已被沸腾的鲜血煮焦
   诺布林卡宫受到炮轰,布达拉宫和大昭寺也在颤动
   又有数千肉身于其中停止呼吸、受伤
   仅仅一年多时间,八万七千人死于军事镇压[33]
   
   ——我不愿意这样对生命的死亡简单叙述
   我知道每一个生命的背后,都有无数动人的情节
   可我无力做其他的事,也没有人能详知那些含冤死去的人们的故事
   就算是名字,也没人能记录下其中的小部分
   死了就死了,再死多少也不奇怪
   在恶鬼看来,生命不过是草芥,生命谈不上尊严和价值
   
   “勿使众生饥饿!勿使佛教灭亡!勿使我雪域之人灭绝!”[34]
   如此的悲恸呼告打动不了铁石心肠的人们
   
   雪山深埋苦水,太阳放射冷光
   遍布华夏大地的河川流淌着多少无辜的魂灵
   每天耀眼的漫长日子收藏了多少抗争的绝望
   
   ●
   
   十一面千手观音像上的金片被剥下
   砸损的碎片被仍到大街上和水沟里
   其中两尊的头部孤独地矗立在别处
   主佛殿大昭寺内一千多座大小佛像
   大量经书壁画唐卡顷刻被付之一炬
   
   手持红缨枪的红卫兵们“破四旧“的声势浩大
   刀子砍向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毛主席的画像被安放在寺庙屋顶
   五星红旗在众人的狂欢和佛教典籍的燃烧中飘舞不停
   一千三百多年积累的金银珠宝全部消失……[35]
   
   雪域十几万为众生解脱而修行的喇嘛百分之九十被强制还俗[36]
   佛国几千座寺庙保持完整的最后只剩几座,僧人剩下不足一千人
   
   而在汉地,据《文革被毁文物一览》部分记载:
   孔子的坟墓被铲平,挖掘
   “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的大碑被砸得粉碎
   孔庙中的泥胎塑像被捣毁,孔子七十六代孙令贻的坟墓被掘开
   颐和园佛香阁被砸, 大佛被毁
   全国最大的道教圣地老子讲经台及周围近百座道馆被毁
   炎帝陵主殿被焚,陵墓被挖, 焚骨扬灰
   造字者仓颉的墓园被毁, 被改造成“烈士陵园”
   山西舜帝陵被毁,墓冢被挂上大喇叭
   书圣王羲之的陵墓及占地二十亩的金庭观几乎全部被毁
   王阳明文庙和王文成公祠两组建筑包括王阳明的塑像,全部被毁
   红卫兵掘开蒲松龄的坟,尸体被捣毁,墓里除了手中一管旱烟筒、头下一迭书外只有四枚私章……
   
   远在阿拉腾甘得利草原上的成吉思汗陵园也被砸得稀烂不堪
   我们确实无法详知铁蹄之下究竟被毁坏了多少辉煌文化的载体
   
   毁坏一直在进行
   无数名胜古迹被改造成休闲娱乐甚至嫖娼卖淫的场地
   为了建造政府的摩天大楼无数圣土被挖掘机蛮横糟蹋
   我也无法一一举例
   
   两年前我到五明佛学院朝圣,学习
   密密麻麻的修行小屋让我震撼不已
   后来我才获知这已是被强拆之后的景象
   早在2001年,据设在伦敦的西藏信息网发言人桑德斯透露:
   经过证实得知,最近几个星期,五明佛学院有上千名藏族尼姑被驱逐
   还有一些僧侣以及一千多名汉族学生也被赶出佛学院
   政府为了把僧尼人数从目前的六、七千人减少到一千四百人
   在过去几个月中向五明佛学院派遣了工作组,并下令拆毁了尼姑的住房
   据悉,有一千多个房屋被夷为平地
   有些尼姑不得不逃离佛学院,她们身无分文,无依无靠
   
   (未完待续)
   
   ——————————————————————————————————
   注:
   [22]毛泽东自称他是“马克思加秦始皇”。
   [23]良知学者晓明在《荒唐与疯狂铸错的世纪大灾难——论50年前的“大跃进”与大饥荒》(首发《自由圣火》)一文中记载: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学者金辉,以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人口数字为依据,对大饥荒时期死亡人数作了探讨后,得出结论:“仅仅中国农村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就可能超过4040万人”。学者们的估算的数字虽有不同,但饿死人这一事实确是公认无疑的。根据2005年官方解封的档案资料,1959年全国17个省级地区有522万人非正常死亡,1960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为1155万人,1961年为1327万人,1962年为518.8万人,四年总计为3755.8万人。这可能仍是一个保守的数字,因为各地方统计的数字往往是缩小了的。笔者认为学者金辉的结论4000万以上应是接近真实的数据。
   [24]两句均为毛泽东语录
   [25]1957年底和1958年初,由“救世主” 毛泽东在全国掀起的运动。
   [26]1958年3月毛泽东在成都会议上提出,5月在中共八届二中全会上通过的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
   [27]达赖喇嘛尊者在其自传著作《流亡中的自在》第三章“入侵:风暴开始”中记录:十月,我们极端的恐惧达到顶点。消息传到拉萨,一支八万人的中共人民解放军队伍已经穿越昌都东边的翠处河。中国广播宣称,中共建国一周年,开始“和平解放”西藏。所以,斧头已砍下。再不久,拉萨势必沦落。
   [28]《流亡中的自在》第四章“避难西藏”中记录:一个严厉、爆裂的声音宣读当天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他们所谓西藏“地方政府”代表所签署的十七点“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
   [29]1954至1955年,达赖喇嘛尊者在北京与毛泽东接触,毛泽东根据“协定”内容,在不必建立军政委员会,可以成立自治区筹委会等方面作了保证。
   [30]《流亡中的自在》第四章“避难西藏”中记录:播音员形容“经过最後一百年或更久”的强权帝国主义者的力量,如何渗透到西藏,“造成各种欺骗和愤怒”。他又加上,“在这种情况下,西藏人民陷於奴役和痛苦的深渊”。我听到这种谎言和奇特的陈腔滥调揉杂,难以置信,简直要病了。
   [31]《流亡中的自在》第六章“尼赫鲁懊悔了”中记录:不管抗暴多麽成功,中共最後会以庞大的兵力、优越的火力击败反抗军。但是我没能预知中共会空炸西康理塘寺。我得知此事後,痛哭了一场,我无法相信人类会如此残忍。轰炸之後,接著是残酷的拷问、处决妇女和儿童----这些人的父亲和丈夫加入抗暴运动。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中共也谩骂僧尼。在拘禁之後,中共强迫这些单纯的宗教人士公开地彼此行淫,甚至强迫他们杀人。
   [32]达赖喇嘛尊者在西藏3• 10和平抗暴五十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中说:强压行为越来越严重,藏人被逼无奈,最终,於1959年3月10日举行了和平抗暴。当时,仅在几个月的镇压中,就有数万藏人被打死,关押、逮捕。同时,我和噶厦及政府的部分公务员,一起流亡印度。十万藏人,也先後被迫流亡印度、尼泊尔和不丹。这非同寻常的灾难,即使今天,藏人仍然记忆犹新。
   [33]《流亡中的自在》第八章“风雨飘摇的岁月”中记录:从这些刚逃出来的难民口中,我知道中共在炮轰诺布林卡宫後,又把炮口对准布达拉宫和大昭寺,屠杀、杀伤了上千的民众。这两个地方的建筑都被破坏得很严重。察克波里医药学院被整个破坏无遗。没有人知道在这场屠杀中有多少人被杀,但是根据西藏自由门士在一九六○年间所掳获的中共人民解放军文件显示:一九五九年五月到一九六○年九月,这段期间有八万七千人是死於军事镇压(这个数字并不包括那些死於自杀、严刑拷打、饥饿的人们)。
   [34]十世班禅大师《七万言书》中的话语。《七万言书》是十世班禅大师于1962年撰写的藏区调查报告,全称是《关于西藏总的情况和具体情况以及西藏为主的藏族各地区的甘苦和今后希望要求的报告》,全文7万多字,简称《七万言书》。
   [35]红卫兵洗劫大昭寺的事实李江琳女士在《文革中的大昭寺》中有记载,发表于《人与人权》。唯色女士《杀劫》和《西藏记忆》两书有更多记载。
   [36]1966年10月15日, 中共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与中央民族学院干训班西藏学生谈话时说:“西藏地区经历了三次大解放:第一次是一九五一年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西藏回到了祖国大家庭;第 二次是一九五九年的农奴解放,平叛之后,进行了经济制度的改革,取消了农奴制度;第三次是文化大革命,喇嘛获得了解放。全西藏有十几万喇嘛,百分之九十已还俗,要组织这些解放出来的小喇嘛参加生产……”
   
   【首发《自由圣火》,5/7/2009】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