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黑暗日(之五)]
王藏文集
·新唐人電視:建三江通告攻击律师 引巨大反弹
·新唐人電視:器官捐獻率世界之末 活摘器官盛行
·自由亚洲电台:开庭用复印文件 律师抗议退庭法官照审
·大纪元:玉清心:北京为何下禁令封锁“建三江”事件?
·大纪元:绑架四律师黑龙江农垦总局党委书记想毁掉的照片
·博讯:王藏:對昆明事件的10個懷疑論
·博讯:王藏:再次向“少數民族”同胞悔罪致歉
·博讯:王藏:“反恐”賦
·博讯:王藏:馬三家受害者上訪被押回,劉華被關蘇家屯紅菱鎮派出所
·参与:王藏: 烛光悼念曹順利和拉萨3.14事件死难者
·博訊:王藏:緊急關注正在截訪車上心臟病發的雲南訪民羅金翠
·博訊:王藏:【亂彈錄】近期微信語錄選
·博訊:王藏:有關民權民生,“暴徒”“流氓”
·博訊:王藏:某些「知識人」為何於風起雲湧的抗爭中鼓吹「素
·博訊:王藏:河北受害访民李学忠的两封信,请求关注
·博訊:王藏:以民國精神聲援建三江行動(行為)
·博訊:王藏:【黑頭套•黑社會】行為聲援建三江(之二)
·博訊:王藏:挽恩师黃河清先生
·王藏:銘刻情義,痛悼河清
·参与:黄河清先生遗体4月6日告别 海內外各界友人挽联祭语汇编(多图)
·博讯:人权艺术家举画像声援丁家喜律师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参与:铁笼里祭林昭被暴政屠杀46周年(图)
·参与:王书瑶和王藏到最高法递交推翻夏俊峰错案联署请愿书(多图)
·参与:北京:高氏兄弟新工作室开张与生日派对(多图)
·参与:呼吁帮助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多图)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自由亞洲:《六四诗选》港台同步发售 “六四”游行案开庭多人被抓
·自由亚洲:【刘云书评】《六四诗选》
·自由亚洲:专题﹕八九民运精神薪火相传(视频)
·民主中国:王藏:为自焚藏人立碑的汉人画家刘毅
·希望之声:中国乱像丛生 3天5起暴力袭击事件
·希望之声:自作自受?蓝皮书曝中共安全恐慌
·希望之声:红领巾夺命案再现 学者吁废除红领巾
·希望之声:朴槿惠含泪再致歉 中国人感慨万千
·希望之声:遭秋后算账 北京女律师绝食抗议
·希望之声:六四前夕 中共当局疯狂拘押异议人士
·希望之声:美国会通过决议案纪念六四
·希望之声:高智晟律师回家倒计时 20天
·希望之声:“微信十条”后 85名“造谣者”遭惩处
·自由亚洲:北京宋庄艺术家被一度驱逐
·自由亚洲:北京艺术家因创作计划生育作品遭警驱逐 与异议人士来往频密被当
·甘粹/朱毅/胡佳/王书瑶:为严正学/朱春柳募捐公告(附至8-25全明细)
·亟待认领的严正学/朱春柳治癌捐款
·民生观察:在京维权人王藏等医院看望严正学妻子朱春柳女士
·大纪元:北京独立电影节遭封杀 逾百人联署抗议
●《血泪的洗礼——中国底层调查》
○我强睁疲惫的双眼,看着这滴血流泪的中国
《家破人亡两不知,血泪抗争到何时?——暴力强拆导致马玲丽户十五年蒙冤受害的调查报告》(诗行合一2008)
·漫漫血泪路——屈辱浇灌的受迫害和抗争经历(上篇)
·我要的是一个公道——马玲丽访谈(中篇)
·强拆在中国——令人揪心的文章标题(下篇)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一)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二)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三)
·马玲丽十五年蒙冤受害的照片资料(之四)
蒙冤受害在继续(诗行合一2009)
·强烈抗议贵阳市云岩康厦房开公司经理王毅将16年蒙冤受害的被强拆户马玲丽打伤住院的公开呼吁信
《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诗行合一2010)
·王藏: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到底——呼吁关注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人李毫美遭非法强拆和暴力虐待
·一位中学生致中共贵阳市市委书记李军的一封信
·两会期间,为人民警察家属维权: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政法委书记对被暴力强拆人高喊:“给我打”!
·莫建刚:又一非法暴力强拆的事例——贵阳市花溪区党武乡大坝井村民李毫美厂房和住房被强拆
·自由亚洲:贵阳残疾人抗议强拆政法委书记下令打人
·美国之音:贵州维权人士声援拆迁户遭传唤
·自由亚洲:贵阳母女抗议强拆被打伤
·自由亚洲:贵州和北京分别有维权人士遭到当局传唤
·希望之声:贵阳官员高声命令殴打被强拆户
·希望之声:贵州维权人士维权活动被警方破坏
·毁灭非法强拆证据,党武乡政府罪上加罪!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受害人李毫美和女儿吴文燕在被暴力强拆后的废墟上(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境况(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李毫美户被强拆后的临时居所(图)
·贵阳花溪区党武乡残疾寡母李毫美与失学女儿吴文燕被强拆后只能在废墟上鸣冤控诉(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后随之抗议标语被强行烧毁(图)
·残疾寡母李毫美及其老母亲被花溪区乡政府官员殴打受伤躺在床上(图)
·人权捍卫者王藏、吴玉琴、莫建刚、廖双元与残疾人李毫美(中)在强拆废墟上(图)
●《诗想录》
·《诗想录》(1-15)
·博訊:王藏:《詩想錄》(節選)
●朝圣的足迹(雪域藏地之旅)
·顶礼至尊空行母门措上师
·门措上师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丹增嘉措活佛
·丹增嘉措活佛略传
·顶礼大恩上师索达吉堪布仁波切
·索达吉堪布仁波切简介
·顶礼大恩上师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
·慈诚罗珠堪布仁波切简传
·顶礼大恩上师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
·益西彭措堪布仁波切简介
·我忘不了去山顶挂经幡的小路上/黄颜色的小花星星点点
·与师兄们一起/挂完经幡/我抬头一望/多么美的天空
·它的眼神告诉我,这天已等很久
·太阳,化为一条/金色的河流/在尘世宁静流淌/我那颗渴望自由的心灵/沐浴其中
○○○○○○○○○○○○○○○○○○
·对王藏的批评节录(一)(2007年前)
·各界对王藏诗歌的评论节录(二)(2013前)
·川歌:中国当代年轻诗人素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暗日(之五)

    黑暗日(之五)
   
   ○ 王 藏
   
   ●

   
   生活在枪口下的人们,抬头低头只见
   绿军装的数量远远多于绛红色袈裟的数量
   迎来新一年的夜晚,也迎来更严峻的刺激
   每人发500元人民币,就被强制要求过洛萨[41]
   不欢舞纵歌不行,不燃放烟花爆竹不行
   
   哦,朴实的人们
   就算舞蹈也得注意,稍不留神又被认定为“藏独舞”、“反动舞”
   就算唱歌也得注意,稍不留神又被认定为“藏独歌”、“反动歌”
   就算燃放也得注意,稍不留神又被认定为“打”、“砸”、“烧”、“抢”
   
   痛楚与悲哀被打造成布达拉宫广场上的个个节日
   连瞎子也受不了[42],何况睁着眼睛把祈愿暴晒在阳光下的人
   当恶法张狂的时候,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出于震慑的目的
   即便是这样,“分裂分子” [43]依然在藏人心中
   
   国保、侦保等安全部门的便衣或警察夜不能寐
   为反映“重大敌情”或“紧急事件”到处张贴“反动”传单
   只为按规定得到政府对爱岗敬业者的表彰和酬劳
   踏着《义勇军进行曲》的强烈节拍,只懂弱肉强食和唯物主义的
   野狼们在前进,前进,前进,进——如鬼子进村
   
   ●
   
   寺庙被迫成了“文物保护单位”,“旅游观光胜地”
   恐怖的大王从天而降[44],纷纷手舞足蹈
   其中一颗明星没有降成,被一封签名信制止[45]
   用钢铁铺就的“天路” [46]却搭载着肉男肉女滚滚而来
   
   拉萨最古老的街道,担负着被抽脑后围绕天安门中转的行尸
   吮吸着汗臭味烧烤味油烟味小吃味铜臭味
   拍些照吧,为丑陋的灵魂留下个人样
   再享受下当年各国殖民者在中国傲慢的待遇
   ——“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如今藏地的现代化商场
   ——“僧人和藏人不得入内”
   满足完殖民者的虚荣后
   顺便带一点与西藏有关的假冒伪劣商品回去送给领导
   
   每天都免不了新一轮的清洗运动,如同每日都有夜幕降临
   惯常出入酒桌宾馆桑拿包厢的官员在藏区讲经场地大腹便便出出入入
   修行的小屋被蒙上封条,尊者法像被仍在地上践踏与垃圾一同销毁
   为清除催泪弹的毒气,僧众们往自己身上浇水被诬陷为向军人泼水
   藏人对强盗的反抗是“施暴”,强盗对藏人的施暴是“平暴”
   
   ●
   
   七彩的经幡,飘动着肉身消亡者未完的步履
   我做着一个可怕的梦,经历一个扭曲的中阴甬道
   污淖浸透我的每一双瞳孔,秘密的广场游魂静悄悄
   寂寥的守候,嘈杂的时光,狰狞的形状,惊恐的暮霭
   
   风沙旋转逐渐吹散朝圣者的足迹
   湮埋刽子手用砒霜和麻药酿造的浩淼悲啼
   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细节,诉说着尘世的荒凉
   我却不能把握,任由忿怒的锋芒撕裂故意的沉默
   跳跃的火苗更加激动,未来的境遇忘不掉深刻的愁苦
   
   象火中的蝴蝶,也象水中的莲
   我此时比任何时候都怀念那朵干净的小花
   开在高高的绿绿的山岗上,迎着清凉的风摆动
   身披璀璨霞光,莹洁的泪珠雕刻着勇敢者的墓碑铭
   有人正穿越颤抖的歌唱,去寻找大地囚徒辛酸的希望
   
   一扇扇紧闭的门,需要无畏的人去尝试打开
   那些伤痕也是这些伤痕,斑斓的面容不会腐朽
   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在坍塌,每一处都是人间地狱
   而我奢望在血与火的间隙,稳稳留住一片温柔的港湾
   
   (未完待续)
   
   ——————————————————————————————————
   注:
   [41]据西藏流亡政府噶厦2009年1月29日记录:西藏人民为了哀悼08年3月被屠杀的藏人,自发不过年。但是,中国政府强制要求藏人过年。在西藏安多阿坝(四川省阿坝州)和西藏康区甘孜(四川省甘孜州)中国政府向藏人每人发500元人民币鼓励过年。
   [42]据唯色博客2009年2月27日记录:2008年4月16日晚上,格尔登寺29岁的僧人图松自杀。图松是一位盲人,自杀前他对家人说:“这样的日子不要说有眼睛的你们受不了,连我这个瞎了眼的人也受不了。”
   [43]达赖喇嘛尊者成为中共宣扬的 “分裂分子”的标识。
   [44]见诺查丹玛斯预言。
   [45]著名御用藏族女歌手韩红,原来计划“空降布达拉宫”演唱会,由于唯色起草的签名信指出其亵渎藏人文化的问题,韩红放弃了这次已经筹办的演唱会。
   [46]所谓援藏的“铁路”被韩红唱成“天路”,并广为传唱,还被很多人用作手机彩铃。
   
   首发《自由圣火》,5/22/2009
   
   

此文于2009年05月2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