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黑暗日(之四)]
王藏文集
·民主斗士张林到京,为自由干杯,饭醉饭醉
·自由作家、伤残维权警察郭少坤来京,铁玫瑰园留念
·与于浩成先生、郭少坤先生、李智英先生
·与鲍彤先生
·左起:姚监复先生、鲍彤先生、严正学先生、王藏
父与子
·近六岁的小华华(吴郁之子)写给我的信
小念慈满月(31天)
·还拍啊,宝宝有点累了
·爸爸我满月啦,不要忧伤
·哎,我也时常有诗人的忧伤
·尿布没换老爸又想上网,看来我得假哭哈
·男儿当自强,没有母乳吃也要挺住
·好人好梦,我要做好梦了,爸爸你也要做
小念慈37天
·爸爸累了,我要自己捧着吃
·别看我还含着奶嘴,我已在酝酿我的梦
·来张近距离的
·嘿嘿
·宝宝长大了比爸爸帅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68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7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0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20天
小念慈154天
·王藏/小念慈两父子与贵州友人
·吴玉琴大姐、小华华与小念慈
小念慈1周岁
·吴玉琴、马玲丽到云南为小念慈过生日 5/26/2010
●转载共赏,不定期添加
·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兼论海外民运
·袁红冰:重建中国文化精神——属于中国文化大师的时代
·袁红冰:联邦中国宪法理论纲要
·袁红冰执笔:六.四二十周年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祭辞
·杨春光:破坏即建设论——中国空房子主义诗歌写作纲领宣言
·杨春光:诗从语言始, 到政治止——诗学解构止于政治论
·黄翔:挑战暴虐的圣徒——致高智晟和所有精神信仰者
·黄翔: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高智晟、袁红冰执笔:修改宪法维护基本人权宣言
·高智晟:致胡锦涛 温家宝及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郭国汀:将接力绝食抗暴运动进行至最后胜利
·郭国汀: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
·东海一枭:无相大光明论
·仲维光:自由文化运动与中国知识传统的重建——极权主义及其文化问题批判
·严正学:【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傅正明:苦难文学的双向启蒙
·傅正明:西藏流亡诗歌的见证和祈祷——雪域歌声永远不会死亡
·党治国:金色的圣山 玉洁的灵魂
·曾节明:后毛时代中共的愚民新手法及其恶毒影响
·王力雄:西藏面对的两种帝国主义——透视唯色事件
·王力雄:末法时代——藏传佛教的社会功能及毁坏
·欧阳小戎:林昭小传
·梦之魂:关于“六四”的平反问题
·張三一言:沒有革命,哪來改良?
·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黄河清:六四军人列传/六四名人列传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石雨哲:“轮回”:从永恒到绝不——论袁红冰先生对尼采思想的扬弃与升华
·徐水良:为革命呐喊
·吴玉琴:在纪念“六四”20周年的日子里
·杜和平:贵阳"六四"亲历--"六四"二十周年之际的回忆与思考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廖祖笙:挽歌中有唱不尽的怨愤和哀伤——廖梦君惨烈遇害三周年祭
·郭国汀:中共专制流氓暴政下不可能存在法治!
·曹长青:中共在新疆事件中的八个错误
·丁一一:试论二十一世纪知识分子的道德担当
·张林:中国犯罪大军
·曹维录:俞可平民主思想批判
·祭园守园人:严正学,流徙的丹青与大悲悯
·东海一枭: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一枭:东海之道登堂书(第一辑)
·东海一枭: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唯色:西藏的官员们,饶了布达拉宫吧
·徐沛谈鲁迅
·清水君:鲁迅-----汉奸还是族魂?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黄鹤昇:孔孟之道判释
·《遇罗克与遇罗锦》
·仲维光:极权主义研究及其政治文化问题探源——关于极权主义问题探究给刘晓东女士的信
·申有连:讨伐马克思主义
·《唐子教授文集》
·黄河清:为胡佳又入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名单呐喊
·何清涟:《台湾大劫难》:一桶泼向温水锅中青蛙的冰水
·安乐业(东赛)的“藏人主张”
·李大立:也說英國光榮革命和法國大革命
·王炳章:放弃革命的权利就等于放弃了一切——南斯拉夫的革命昭示了我们什么?
·俞梅荪:反右往事悠悠 维权前路茫茫——北京大学右派校友在春节联谊会维权请愿纪实
·《曾铮文集》
·顾万久:胡锦涛有种请站出来与顾万久决斗!
·顾万久:中国共产党集团才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莫建刚:歌功颂德淫乱中华
·廖双元: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
·郭国汀: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遇罗锦:读老骥【附:老驥《自由聖火》文集《佝僂的背影》連載地址】
·滕彪:法律人的尊严在于独立
·艾未未:2010清明祭:2008年四川512地震遇难学生名单(共5212名)
·俞梅荪:“简法护民”——追忆胡耀邦的立法观【祭耀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黑暗日(之四)

   黑暗日(之四)
   
    ○ 王 藏
   
   ●

   
   崇拜物性的革命胜利之后极端死寂的阴霾,被喧哗成帝国辉煌的庆典礼花
   分分秒秒向世界宣誓凋残的极限,散发着奇异冷艳的浓香,六十年不变
   
   迷恋猥琐迷恋暴力迷恋仇恨的阴郁图腾,需要剜出不仅五十六个民族的心脏献祭
   蓝色星球能有的全部邪恶全部贪婪在此借尸还魂,中式黑手党的大军前进着
   中世纪的火刑柱依然庄严矗立,会思想的芦苇不停被迫萎靡、干枯、发黑、成灰
   奥斯维辛的死亡工厂还在苏家屯时刻冒着浓烟,活体摘取器官并任意贩卖的手脚令历史的各种酷刑汗颜
   如蚁巢般的党支部遍布华夏的每一寸土地,每一寸土地都建构有一座古拉格群岛
   为淫民服务的权贵阶层扛着马列斯毛的旗帜可以在欲望和腐败的巴士底狱畅通无阻趾高气扬
   
   任何恐怖与专制可以在此获得有力支持,任何暴君与罪犯可以在此结成盟友
   噢,可是,所有祥和与呼吸只能于冥冥长夜孤独,所有热血与良知只能被逼踏上流亡旅途
   习惯黑暗的眼睛依然只能习惯黑暗[37],所有打开天窗的努力只能换来把牢底坐穿
   可怜的还在流浪着的瑰丽之梦啊,一不小心,权欲名利的蛇毒又让你终成沙漠里的海市蜃楼
   
   年年如此月月如此日日如此
   春夏秋冬昼夜更替到头来只能收获埋葬自己的渴望
   所有权不属于人民的黄土地哟,你深沉的胸腑还剩多少免费的棺材
   竟能如此包容,让争先恐后的儿女以尸体的模样在你内心深处如煤渣嘶嘶燃烧
   
   ●
   
   殡仪馆里的麻将声,计划生育手术室里妇幼的哭嚎声,寺庙祠堂里的会议鼓掌声
   矿难老板对遇害家属的呵斥声,女大学生对教授强奸犯的感谢声,上访无门者在信访办门口的乞讨声
   肇事者对身亡者的谩骂声,犯罪者对无辜者的状告声,知识分子对贪官污吏的妖媚声
   神智清醒者在精神病院的疯吼声,讨薪民工被黑社会暴打的叹息声,活生生的学童在豆腐渣工程下的尖叫声
   无罪者在各种狱室的哎哟声,斯文者在浴室包房的嬉闹声,冷漠者在彩票房产吃喝玩乐上的唧唧喳喳声
   拆迁办与开发商的碰杯声,税务局干部与企业董事长秘书的调情声,公检法司压在无数幼女身上的喘气声
   鲜血未干的广场上的锣鼓声,政治合格的部队整齐划一的听命声,党员团员少先队员一声比一声响亮的宣誓声
   兽性对人性的叫嚣声,伪劣者对高洁者的叱责声,舞文弄墨者对身体力行者的攻击声
   
   舞文弄墨者对身体力行者的攻击声,伪劣者对高洁者的叱责声,兽性对人性的叫嚣声
   党员团员少先队员一声比一声响亮的宣誓声,政治合格的部队整齐划一的听命声,鲜血未干的广场上的锣鼓声
   公检法司压在无数幼女身上的喘气声,税务局干部与企业董事长秘书的调情声,拆迁办与开发商的碰杯声
   冷漠者在彩票房产吃喝玩乐上的唧唧喳喳声,斯文者在浴室包房的嬉闹声,无罪者在各种狱室的哎哟声
   活生生的学童在豆腐渣工程下的尖叫声,讨薪民工被黑社会暴打的叹息声,神智清醒者在精神病院的疯吼声
   知识分子对贪官污吏的妖媚声,有罪者对无辜者的状告声,肇事者对身亡者的谩骂声
   上访无门者在信访办门口的乞讨声,女大学生对教授强奸犯的感谢声,矿难老板对遇害家属的呵斥声
   寺庙祠堂里的会议鼓掌声,计划生育手术室里妇幼的哭嚎声,殡仪馆里的麻将声
   
   殡仪馆里的麻将声,计划生育手术室里妇幼的哭嚎声,寺庙祠堂里的会议鼓掌声
   矿难老板对遇害家属的呵斥声,女大学生对教授强奸犯的感谢声,上访无门者在信访办门口的乞讨声
   肇事者对身亡者的谩骂声,犯罪者对无辜者的状告声,知识分子对贪官污吏的妖媚声
   神智清醒者在精神病院的疯吼声,讨薪民工被黑社会暴打的叹息声,活生生的学童在豆腐渣工程下的尖叫声
   无罪者在各种狱室的哎哟声,斯文者在浴室包房的嬉闹声,冷漠者在彩票房产吃喝玩乐上的唧唧喳喳声
   拆迁办与开发商的碰杯声,税务局干部与企业董事长秘书的调情声,公检法司压在无数幼女身上的喘气声
   鲜血未干的广场上的锣鼓声,政治合格的部队整齐划一的听命声,党员团员少先队员一声比一声响亮的宣誓声
   兽性对人性的叫嚣声,伪劣者对高洁者的叱责声,舞文弄墨者对身体力行者的攻击声……
   
   ●
   
   黑色混响循环往复绵延不绝,在相同的梦魇中死气沉沉
   冬日酷热的荒原,剩下娱乐自己也娱乐他人的曲调
   越来越困顿的旅人心神不宁,无从抵达预期的彼岸
   给风的预言只给风,连风也身陷沼泽,失去唯一的听众[38]
   每一个晨曦醒来,与在每一个暗夜沉睡无二无别
   
   苦雨如花,漫天纷扬;光阴似剑,鲜血淋漓
   多如恒河沙数的邪魔们享受末法时代,扮成大恩怙主的形象
   红色螃蟹竟然以世俗权势干预宗教事务妄图指定活佛的转世
   各种工作组可以任意进驻寺庙整顿,僧侣们可以任意被赶出寺庙
   各种佛事各种活动得经党政公安审批,甚至连讲经说法也要被任意封杀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不服从统战不充当工具不接受甜头的高僧大德
   今夜被规定的“盗贼”、“劫匪”、“毒贩”、“爆炸案主犯”、“杀人犯”就大有可能是他
    “可国家根本大法第三十四条第三十六条明文规定公民宗教信仰自由啊?”
   稍有理智的人都清楚整部《宪法》不过是一纸空文愚弄百姓遮掩国际社会耳目为既得利益者效忠
   
   你说不出也猜不到,因为你仅知道一堆破烂的偶像承受着太阳的鞭打[39]
   真相中弹倒下谎言拔地而起,冬天早已来临春天早在心里夏天[40]
   
   (未完待续)
   
   ——————————————————————————————————
   注:
   [37]顾城原诗为:我想在大地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 都习惯光明。
   [38]T.S.艾略特原诗为:给风的预言,只给风,因为只有风倾听。
   [39] T.S.艾略特《荒原》中诗句。
   [40]雪莱原诗为: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首发《自由圣火》,5/21/2009
   
   
   

此文于2009年05月24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