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人人皆可为王者]
王藏文集
·我有罪
·我躲在一个白里带黄的垃圾袋里
·在中国土地上的生活
·我与僵尸在酒吧做爱
·遗漏
·我的诗歌的颜色是橘红色
·关于童年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属
·隐形的坦克早在我们的身上成长
·今晚到此为止
·自己的影子
·在半夜起床
·一床被子
·不知不觉就去到海边
·想念一名妓女
·灰烬
·艺术大国
·病毒
·十年之后
·受伤的母狮
·给母亲
·当红色的眼泪尚未开花之前
·大屁要放在北京
·我说不出我的爱
·绝望中的火焰
·机器轰鸣
·远去的哭声
·我等候着一个从未出现的女孩
·一块菜地
·事实
·所谓光明
·兰与梅——致两位英雄诗人的爱人
·悼念杨春光
·当我已成为大地上的一捧沙土
·到远方去
·守夜人
·
·今夜,我与谁倾听
●《自焚》(非模式长诗)
·《自焚》题记
·序诗:复活的歌
·第一章 史河:解构与狂乱
·第二章 革命:黑色混响
·第三章 凌辱:一名女性亡魂的记忆
·第四章 尸村:死婴的天堂
·第五章 群魔:坟墓大厦————某某精神病院/监狱语录
·第六章 事件: 垃圾故事素描
·第七章 幽梦:一名诗写者的日记稿
·第八章 土地:失落的斑斓
·第九章 火石:绝望者的对话
·神咒:《大悲咒》原文抄诵及念诵读音
●《我的自由之血》(组诗)
·我的自由之血(第一组)
●《血色的黄昏》(长诗)
·血色的黄昏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组诗)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
·《这块土地需要一场真正的革命》转贴后的部分跟帖
●《墓园恋歌》(长诗)
·墓园恋歌
●《初春的语录》(长诗)
·初春的语录(一)
·初春的语录(二)
●《我的血液在燃烧》(组诗)
·我的血液在燃烧
●《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
·如果老枭落水了
●《夜饮神州》(组诗)
·夜饮神州——献给东方巾帼:茉莉女士
●《流浪者之歌》(诗剧)
·流浪者之歌(连载一)
●《燃烧的祭坛》(有关“六四”的歌)
·六四,血光飞溅起的黎明
·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博讯: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为薛明凯之父被自杀与六四25周年而诗
●《故园●黑砖窑》(长诗)
·故园●黑砖窑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1~0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06~1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1~1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16~2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1~2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26~3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1~35)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36~40)
·轮回中的苦心花园——情歌45支(之41~45)
●《救救孩子》(长诗)
·救救孩子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组诗)
·就是要身处水深火热之中(之一)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组诗〕
·这个时代是拒绝不了猛犸的时代
●《一个人的悲怆》(组诗)
·之一:零落的午夜
·之二:黎明,被屠杀的少女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
·我们的血泪绽放自由家园【《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之歌》候选歌词】
·王藏:中秋时节致遇罗克、遇罗锦
·王藏:呼唤英雄,见证英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人皆可为王者

   人人皆可为王者——针对改笔名一事与徐泽荣教授简短交流
   
   徐泽荣致王者

   
   王玉文,你好!

   
   《孟子》、《礼记》等经典中有“王者,往也,人心归往”的训解,你已达于人心归往之境否?否则,乃是欺世盗名也,于己于人都无好处,慎之慎之!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从未有人敢自称“王者”的,文王、武王、孔子未有之。对你而言,“王”只是你的姓,不要轻易用自己的姓氏乱搞笑,老祖宗地下不安。以上仅供参考。
   
    有空常联系。
   
    徐泽荣
   
   
    王者致徐泽荣

   
   
   徐先生好!
   
    批评收到,所言差矣,实属书斋度腹之论。
   
    孟子说人皆可以为尧舜,佛家说人人皆可成佛。
   
    王者,行王道者也。我以此自勉自励,仅此而已,何至“欺世盗名”?
   
    我确有“人心归往”“天下归往”之浩荡雄志,期挽民族国人出水深火热之海,有何不可?人人皆以此为理想,为大业,实乃华夏之幸,于己于人都有天大好处。
   
    孟子还说尧舜之道,孝弟而已矣。子服尧之服,诵尧之言,行尧之行,是尧而已矣。子服桀之服,诵桀之言,行禁之行,是桀而已矣。
   
    王是我高贵的姓,王者是我高贵的理想,岂有“搞笑”“不安”之理?以先生高论,孔门万千欲内圣外王者皆使自身滑稽、孔孟蒙羞,远不及党国奴才背信弃义夸夸其谈乎?文字狱时代终究化为粪土,何苦竭力护之。
   
    吾善养吾浩然之气,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区区小名,何足挂齿。
   
    另请参见:《我为什么改笔名为“王者”?》
   
    ……
   
    我决定改笔名了,叫“王者”。改笔名理由1是一个新的阶段的开始,自我鞭策吧,我也感觉正进入一个新的创作阶段,以前是打基础。不是说现在和以后不需要打基础了——创作也和修行一样,需要不断积累资粮,路曼曼其修远兮,确实如此啊。2也是顺其自然的事——小王子始终要成为王者的,呵呵。
   
    王者精神,是我开始“思想”和写作时至今不变的追求,同时也是我做人和作品的支柱。 “内圣外王”,这是很好的传统,如果很多人都这么要求自己,以此为理想并践行,当代世界的苦难和罪恶理应减少很多,国人今日也不会那么沉沦,知识分子也不会长期如“丧家犬”一般成为马列斯毛邓江胡的哈巴狗!
   
    ……
   
    “风姿绝代的中华文化以自由高贵的王者气质归来的瑰丽之梦”,正需要我们脚踏实地,用亲人血泪洗礼的诗文承载起她的尊严和重量。
   
    ——摘自王者与楚狂的通信
   
   
   
   徐泽荣致王者

   
   王玉文,你好!
   
    你有“王者”之向往,但并未已成“王者”,如何自封哉!?中国数千年有效圣人之行者,未有自命为圣人者。你如果还在处于趋向此目标的过程中,还不能说自己已到达了此目标,所以在自号上当要慎之。好比是一个想发财致富的人,还没有真正发财,钱还没到手,就自称是富翁了,搞笑之意就是这个意思,怎么会扯到文字狱上去了。说人皆可以为尧舜,并不是说人都已是尧舜,这一个“可”字,是期盼、可能、能够之意,并非“已是”之意。“王者”易给自我标榜的误解,自许己为“王者”,多少还是少了些恭敬心。
   
    祝好!
   
    徐泽荣
   
   
   王者致徐泽荣

   
   徐先生您好!
   
    针对取笔名“王者”,我请教了东海一枭先生,他的原话是:“这类琐事有什么好议的。小节出入可也,取什么名字,连小节都谈不上。你就算取名圣者、上帝、佛祖,又算得了什么呢?什么欺世盗名,上纲上线得太过头了吧,哈。”
   
    我的看法与他大体相近,我们学习研究,重在实修实证,于五浊恶世造大仁大义之文,行大仁大义之事。大方向对头,小节无需计较。当代很多“文化人”如易中天余秋雨之流就是爱把小节当大节且喋喋不休,充其量仅为“乡愿”而已。
   
    另外,藏人很多都叫尼玛、达瓦,意为太阳、月亮。照先生之论,太阳和月亮都只有一个,且他们的光芒和圣洁俗人怎可“高攀”,谁自号谁不恭敬、搞笑!?
   
   
    徐泽荣致王者

   
    王玉文,你好!
   
    关于名字一事,咱们就不再议了吧。我是关心你,不想你的号让人误解,有损于你,请理解。人自己要取什么号,固然是小节,也是自己的自由,孔子的学生不是还有叫“宰我”的吗?但我真是对你爱之深而望之切,我认为小节不顾,终究大节也难。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方可见天之高,地方厚,才能纵心所欲不逾距。我的看法,你大可付之一笑,真的,本来就是小之又小的小事一桩。顶多可作为对你的“王者”之称,他人可能会有的一种看法之备案罢了。我并没有要你改用其他号的意思。
   
    祝好!
   
    徐泽荣
   
   王者致徐泽荣

   
   徐先生您好!
   
    通过与您生活中的多次接触,您对儒学的痴迷让我敬重,您的很多见解给了我很多启发。我知您的心意,也知您的宽容,所以才直言不讳地表述了我的一些看法。
   
    我非常认同这样的教诲: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方可见天之高,地方厚,才能纵心所欲不逾距。
   
    我坚守我做人的准则,以良知为基础按自己的价值观造文行事。至于他人的误解与贬损是常事,也是好事,正好提醒我反思、并往正知正见上靠,不断勇猛精进。
   
    自古多少圣贤大德英雄豪杰都是王者,我并不自负到可以其相提并论,却也不自卑到不能行其所为。“王者”之名对于我只是一个普通、没有“个性”的称谓,也不担心自己一生的微小成就被其光芒掩盖,一颗星星总有一些光辉——我活于此世,有心愿,并尽力承担今世的责任和使命,很简单。
   
    因此我认为于混浊俗世取名王者或小人无关紧要,所作所为是王者或小人才重要。
   
    感谢您的交流,我也再次审视了自己一番。
   
   
   (首发《自由圣火》 發表時間:5/11/2009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此文于2009年05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