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人人皆可为王者]
王藏文集
·老象给黄土、小王子的信
·张嘉谚:谈谈我的网络写作
·张嘉谚:谈谈"个体先锋写作"
·陈仲义:近5年网络诗坛诗象观察
·陈仲义:除了中产阶级"下午茶",还有什么?!
·《对张嘉谚的一次特别访谈》
·张嘉谚:"诗性正治"论
·虎 嘯:民運的沉思
·张嘉谚:诗人的骨头
·丁友星:现代文化战争终于打响了
·廖双元:夜读《小王子文集》赞独创精神
·吴若海:游图云关中山堂赠小王子(外一首)
·网友送给小王子的两首诗
·无聊人:向死而生----给小王子
·楚狂:王者的狂与伤————献给我的精神兄弟小王子
·看一则网络红卫兵对小王子的攻击——这类爱国愤青的激情有增无减啊
·一网友对《厌恶呼吸》的解读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长诗《故园●黑砖窑》
·黄河清:口占寄小王子
·齐白石嫡传弟子慷慨赠送我的书法作品:苦难慈悲
·九曲澄:读王藏
·黄河清:读王藏《不要把我逼成杨佳》口占
·不要把我们逼成杨佳
·青年詩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楚狂:我的安答被带走了
·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及公告(第三号)
·吴玉琴:诗行合一的热血男儿王藏
·逼上梁山,绝不招安:王藏与朋友们。廖双元大哥廖复元生日晚宴上。2009年最后一天
·九曲澄:读王藏
·吴郁:为小王子新诗叫好!赠小诗一手共贺新春
·自由亚洲电台:国际人权日前后诗人王藏失踪七天 徐沛呼吁关注中国人权状况
·Radio Free Asia:Guizhou Poet 'Still Missing'
·黄河清:读王藏诗口占致王藏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今见他的来信才知!我欲哭无泪.真不明白这腐共到底要干什么! 难道一心要学习北朝鲜?
·三妹:嚴正抗議中共警方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仲维光:如果方便请你发给我几张你认为可以发表的照片,供我以后万一需要时用。
·郭国汀:强烈谴责中共暴政非法囚禁詩人王藏七天六夜
·唐柏桥:王藏兄弟多保重,我们会高度关注你的处境!
·黄 翔:致坚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们
·黄河清:铁铸诗章警世钟——读王藏“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力虹”组诗感赋一律
·唐柏桥:强烈推荐青年诗人王藏用血泪写就的力作《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张嘉谚:以“一个人就是一个军团”的胆魄、激情与诗性创造,似乎又要引领新一轮中国诗人决绝抗争的时代
·郭国汀:愤怒出诗人,悲愤出伟诗,激情洋溢,热血沸腾,化作深情厚意,熔化千年冰山,抚慰心灵苦楚,振奋垂暮之年。
·吴玉琴:我在自由圣火上看到了你写的诗,我是流着泪读完的。看到写申有连那段时,我已经全身发抖,泪如雨下了……
·楚狂:深深震撼于兄之悼念钱云会力虹的组诗,望兄保重!在必将到来的新纪元,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等着我们去做……
·老乐:王藏吾弟:太喜欢你这首诗----《让坦克下的诗歌飞!》……这首诗应该广为流传。我已将它打印出来贴在我家墙上。
·严正学:几天來,心如寒冰!读罢诗,热泪盈眶!!!!!!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评奖委员会:关于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第二号通告
·石雨哲对2007年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候选人的提名
·雨花:提名中国自由文化奖获奖名单
·秋水白衣提名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获奖名单
·小王子获二零零八《自由圣火》写作奖
·让血有浓度,让泪有光泽【“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获奖感言】
·郭國汀大律師學者師友讀《讓我們坐牢將監獄填滿擠爆》
·王藏长诗新作《没有墓碑的墓志铭》诗友读后感(之一)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友情转发
·转读者来信: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
·转: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11公民)
·张嘉谚诗学专著《中国低诗歌》正式出版
·棵子:逆流而上的诗歌河豚 ——读张嘉谚《中国低诗歌》
·莫建刚:《诗章:弦乐四重奏》
·小王子推荐之《2008年的幸福》
·陈仲义:“崇低”与“祛魅”——中国“低诗潮”分析
·转江婴诗:榴红似火复如血〔外一篇〕
·民心不死,如火如荼,且看《新史记烈女传之邓玉娇传》
·吴玉琴:《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总结概述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
·張菁:紀念貴州民主牆運動30周年
·著名作家张林出狱:决不违背良心而苟活
·坐监22年 民主斗士秦永敏出狱引公众关注
●真相(图片上传)
·王藏与小学生在自定义的课堂上
·杨银波:杨春光资料简编
·把自己的眼睛弄瞎后,我会看到我想要的光明
·"苦难慈悲"
·乡村童年:弟弟与王藏
·"太阳,牵着我的手/我愿寂寞地跟你走"
云南王子在贵州(与贵州的公民们)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北漂留影
·与严正学老师
·与滕彪律师
·铁玫瑰园 与欧阳小戎兄
·铁玫瑰园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
·左起:欧阳小戎、严正学、王藏、朱春柳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朱春柳、肖国珍
·右起:张先玲、杜婉华、严正学、王藏
·左起:胡石根、赵常青、王藏、胡俊雄
·与“六四暴徒”画家武文建
·与诗人殷龙龙
·铁玫瑰园:尊严自由的生命之祈
·与诗人凡斯(中)、诗人何路(左)
·右起:胡佳、钱理群、杨佳妈妈王静梅、杜光、王藏
·与祭园守园人 朱毅老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人皆可为王者

   人人皆可为王者——针对改笔名一事与徐泽荣教授简短交流
   
   徐泽荣致王者

   
   王玉文,你好!

   
   《孟子》、《礼记》等经典中有“王者,往也,人心归往”的训解,你已达于人心归往之境否?否则,乃是欺世盗名也,于己于人都无好处,慎之慎之!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从未有人敢自称“王者”的,文王、武王、孔子未有之。对你而言,“王”只是你的姓,不要轻易用自己的姓氏乱搞笑,老祖宗地下不安。以上仅供参考。
   
    有空常联系。
   
    徐泽荣
   
   
    王者致徐泽荣

   
   
   徐先生好!
   
    批评收到,所言差矣,实属书斋度腹之论。
   
    孟子说人皆可以为尧舜,佛家说人人皆可成佛。
   
    王者,行王道者也。我以此自勉自励,仅此而已,何至“欺世盗名”?
   
    我确有“人心归往”“天下归往”之浩荡雄志,期挽民族国人出水深火热之海,有何不可?人人皆以此为理想,为大业,实乃华夏之幸,于己于人都有天大好处。
   
    孟子还说尧舜之道,孝弟而已矣。子服尧之服,诵尧之言,行尧之行,是尧而已矣。子服桀之服,诵桀之言,行禁之行,是桀而已矣。
   
    王是我高贵的姓,王者是我高贵的理想,岂有“搞笑”“不安”之理?以先生高论,孔门万千欲内圣外王者皆使自身滑稽、孔孟蒙羞,远不及党国奴才背信弃义夸夸其谈乎?文字狱时代终究化为粪土,何苦竭力护之。
   
    吾善养吾浩然之气,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区区小名,何足挂齿。
   
    另请参见:《我为什么改笔名为“王者”?》
   
    ……
   
    我决定改笔名了,叫“王者”。改笔名理由1是一个新的阶段的开始,自我鞭策吧,我也感觉正进入一个新的创作阶段,以前是打基础。不是说现在和以后不需要打基础了——创作也和修行一样,需要不断积累资粮,路曼曼其修远兮,确实如此啊。2也是顺其自然的事——小王子始终要成为王者的,呵呵。
   
    王者精神,是我开始“思想”和写作时至今不变的追求,同时也是我做人和作品的支柱。 “内圣外王”,这是很好的传统,如果很多人都这么要求自己,以此为理想并践行,当代世界的苦难和罪恶理应减少很多,国人今日也不会那么沉沦,知识分子也不会长期如“丧家犬”一般成为马列斯毛邓江胡的哈巴狗!
   
    ……
   
    “风姿绝代的中华文化以自由高贵的王者气质归来的瑰丽之梦”,正需要我们脚踏实地,用亲人血泪洗礼的诗文承载起她的尊严和重量。
   
    ——摘自王者与楚狂的通信
   
   
   
   徐泽荣致王者

   
   王玉文,你好!
   
    你有“王者”之向往,但并未已成“王者”,如何自封哉!?中国数千年有效圣人之行者,未有自命为圣人者。你如果还在处于趋向此目标的过程中,还不能说自己已到达了此目标,所以在自号上当要慎之。好比是一个想发财致富的人,还没有真正发财,钱还没到手,就自称是富翁了,搞笑之意就是这个意思,怎么会扯到文字狱上去了。说人皆可以为尧舜,并不是说人都已是尧舜,这一个“可”字,是期盼、可能、能够之意,并非“已是”之意。“王者”易给自我标榜的误解,自许己为“王者”,多少还是少了些恭敬心。
   
    祝好!
   
    徐泽荣
   
   
   王者致徐泽荣

   
   徐先生您好!
   
    针对取笔名“王者”,我请教了东海一枭先生,他的原话是:“这类琐事有什么好议的。小节出入可也,取什么名字,连小节都谈不上。你就算取名圣者、上帝、佛祖,又算得了什么呢?什么欺世盗名,上纲上线得太过头了吧,哈。”
   
    我的看法与他大体相近,我们学习研究,重在实修实证,于五浊恶世造大仁大义之文,行大仁大义之事。大方向对头,小节无需计较。当代很多“文化人”如易中天余秋雨之流就是爱把小节当大节且喋喋不休,充其量仅为“乡愿”而已。
   
    另外,藏人很多都叫尼玛、达瓦,意为太阳、月亮。照先生之论,太阳和月亮都只有一个,且他们的光芒和圣洁俗人怎可“高攀”,谁自号谁不恭敬、搞笑!?
   
   
    徐泽荣致王者

   
    王玉文,你好!
   
    关于名字一事,咱们就不再议了吧。我是关心你,不想你的号让人误解,有损于你,请理解。人自己要取什么号,固然是小节,也是自己的自由,孔子的学生不是还有叫“宰我”的吗?但我真是对你爱之深而望之切,我认为小节不顾,终究大节也难。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方可见天之高,地方厚,才能纵心所欲不逾距。我的看法,你大可付之一笑,真的,本来就是小之又小的小事一桩。顶多可作为对你的“王者”之称,他人可能会有的一种看法之备案罢了。我并没有要你改用其他号的意思。
   
    祝好!
   
    徐泽荣
   
   王者致徐泽荣

   
   徐先生您好!
   
    通过与您生活中的多次接触,您对儒学的痴迷让我敬重,您的很多见解给了我很多启发。我知您的心意,也知您的宽容,所以才直言不讳地表述了我的一些看法。
   
    我非常认同这样的教诲: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方可见天之高,地方厚,才能纵心所欲不逾距。
   
    我坚守我做人的准则,以良知为基础按自己的价值观造文行事。至于他人的误解与贬损是常事,也是好事,正好提醒我反思、并往正知正见上靠,不断勇猛精进。
   
    自古多少圣贤大德英雄豪杰都是王者,我并不自负到可以其相提并论,却也不自卑到不能行其所为。“王者”之名对于我只是一个普通、没有“个性”的称谓,也不担心自己一生的微小成就被其光芒掩盖,一颗星星总有一些光辉——我活于此世,有心愿,并尽力承担今世的责任和使命,很简单。
   
    因此我认为于混浊俗世取名王者或小人无关紧要,所作所为是王者或小人才重要。
   
    感谢您的交流,我也再次审视了自己一番。
   
   
   (首发《自由圣火》 發表時間:5/11/2009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此文于2009年05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