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祝愿台湾人进一步提高文明素养]
徐水良文集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祝愿台湾人进一步提高文明素养

徐水良

2009-5-18

   看了日内瓦WHA现场录像,不要说台湾人觉得给台湾人丢脸,连我这个大陆人,也觉得没面子,给世界华人丢脸。尤其觉得那个女孩,在西方文明世界,表现出一副粗野缺乏教养的撒泼样子,让人很不舒服。而且不仅缺教养,还把丢台湾人的脸,当作光荣。这是对台湾,对台湾人和台湾民主的践踏和羞辱。很有一种那年我们在国会现场,看“民运人士”闹国会的感觉。在国会现场,当时我和在场的朋友的第一个感觉,几个人第一句脱口而出的话,不是民运内斗,而是“真丢中国人的脸!”难怪卫生署长叶金川先生要发怒。

   希望台湾绿营好好想一想,这种伤害台湾形象的做法,真的对绿营有什么好处吗?这几年来,你们给人、给全世界以粗野、暴力、出格贪腐、又出格保贪腐、只管蓝绿、不管黑白、不分是非、极端偏狭的地方主义、思想和目光短浅、以及流氓化的印象,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吗?

   要与中共较量、抗衡,要提升台湾、从实质上打击中共,台湾靠什么?靠暴力、靠野蛮、靠没教养、靠流氓化,行吗?对抗中共,还不是要靠台湾的自由民主、靠台湾的形象、靠台湾人的文明和素养?靠这种形象去争取全世界和大陆中国人的支持?

   因此树立台湾文明形象,非常重要。这种形象,也是对中共大打击。

   在中国大陆,中共已经完全黑社会化、流氓化,遭到全国民众的一致愤恨。如果台湾人以自由、民主、文明的样子出现,那将成为大陆的榜样,是对大陆人民的极大鼓舞。但如果像陈水扁那样搞贪腐,像某些台独人士不分青红皂白保贪腐,甚至用人权、自由和民主的名义保贪腐,攻击和丑化台湾民主及台湾司法,并且走向暴力化、流氓化,那台湾对全世界,对大陆人民的吸引力,都将大大降低。而且也是对人权、自由和民主的侮辱。

   台湾人的文明素养,比大陆人高。但是,在台独反动贪腐势力的破坏下,两岸的这种差距,变得不甚明显。这些年,中共及亲共人士,正是利用这种贪腐及流氓化现象,不断贬低台湾的自由民主,说台湾自由民主不适合大陆。

   实际上,台湾民主化以后,以陈水扁为代表的台独地方主义反动贪腐势力,已经逐步变成了台湾社会中主要的反动势力。绿营朋友受到严重影响。如果不注意,总有一天,也会走上陈水扁道路,遭到台湾人民的痛恨和抛弃。

   所以,台湾朋友应该坚决批评和打压那种人的粗野的男女流氓形象。用台湾良好形象,来提升台湾、打击中共。而不是用那些丢脸的形象,来败坏台湾的形象,来帮助中共打压台湾。

   

   附:

WHA日内瓦现场直击 失焦的抗议 徒丢台湾的脸

   2009-05-19中国时报【江静玲/日内瓦十八日电】

    对于许多曾经参与过世界卫生组织年度大会(WHA)的人而言,这可能是记忆中最失焦、最没水平的一场抗议举措。更糟的是,矛头指的还是自己人,脸却丢到了国外。

    十七日晚间,我国驻日内瓦办事处在城里的五星级旅馆Swissotel Metropole宴请长期以来支持台湾参与世界组织的友邦国代表,廿三个邦交国几乎到期。

    晚间九时过后,客人逐渐准备离去。叶金川站在宴会厅前送客,并准备对台湾媒体举行十七日晚间最后一场说明会。大约九点半左右,突然有数名女性出现在旅馆里,其中一位还牵着一只狗。

    她们对着站在宴客厅门口送客的叶金川大声质问道,为何矮化台湾接受「中华台北」名称出席WHA?为何要捐五百万美元给WHO?为何要用「Dr.叶」的头衔代表台湾参加会议…。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挡住叶金川的去路,质问声音愈来愈大。

    面对这种突然而来的情况,叶金川和代表团团员,四位出席晚宴的国民党立委林郁方、李嘉进、侯彩凤和郑汝芬以及卫生署和外交部等一行官员,第一反应是退回宴会厅内。

    但一名抗议女性仍贴着叶金川不放,紧跟在他身边持续反复前述问题;叶金川再度转身往外走去,该名抗议者仍然紧跟在他身边不停叫着同样的话,且突然又有一名女性示威者出现,以身体挡着叶金川去路。

    原本尚能保持沉默的叶金川此时显然受到激怒,以台语对抗议者说「不要脸」,并说,「不要碰我」、「我会上周刊」。

    现场一片混乱。旅馆的工作人员站立在一旁,显得有点尴尬而不知所措,「请你报警,有人骚扰我们的客人。」一名外交部人员告诉旅馆员工。

    同时,旅馆外面另有一小群举着「入世卫不是开会」等标语的抗议者,对步出旅馆的叶金川和代表团一行人叫着类似的话。此情此景,看在尚未离开的我国友邦人士眼里,十分不解,频频询问在场媒体,「发生了什么事?」「这些人是谁?」

    瑞士警方抵达时,叶金川一行已离开。瑞士警方至少出动了六辆警车、十余名警察,场面浩大严肃。警车到达时,先前几个闯入旅馆叫喊的女性示威者快闪到一边安静下来,只留下一个动作太慢,显然不知道在警方面前不要再晃脚动手的女性,瞬间被穿着制服的警察反制住并上了手铐。

    分不清楚谁是示威者、谁是台湾媒体的瑞士警方,看着一群东方面孔,决定暂时封锁旅馆大门,不准任何人出入。一名仍拒绝透露身分的示威者跑到记者面前询问,「你是谁,为什么对着我们拍照?」「你是记者,那记者证呢?拿不出来吗?」

    没有人真正知道这些行动唐突、不透露身分的「台湾人」,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某种台式民主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