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伪造的六四记忆黄雀行动]
徐水良文集
·再谈秘密活动和公开活动
·如何破解政府对反对派的控制?
·再谈占领制高点
·对杨大斌《研制中国合理化制度样本的建议书》按语
·台湾是“主权独立国家”吗?――与胡平先生商榷
·两岸走向战争,我们怎么办
·搞民主可以“不反对共产党”吗?
·泛蓝出路何在?
·美国虐俘事件和台湾民主缺陷
·撤离沦陷区
·大家都来认真学习
·为《网路文摘》写的几个按语:
·简评冼岩文章
·按语辑录
·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
·简评冼岩文章
·简谈文革
·读田晓明《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游戏》有感
·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危害民主事业的恶警和特务
·评茉莉女士和朱学渊先生的讨论
·按语辑录(二)
·破除幻想,准备全民起义
·评李光耀的法西斯呓语
·评中国和俄罗斯不同的改革模式
·谈满清等异族入侵
·再谈满族入侵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
·按语辑录(三)
·读朱学渊《高句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胡锦涛的前途
·东方和西方
·中国国企产权改革问题
·胡锦涛能逃出共产党这一代不如一代的规律吗?
·《独立宣言》和人民起义
·公民维权运动经费问题
·再谈文革历史
·谈胡耀邦
·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模式不适用中国”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伪造的六四记忆黄雀行动

   

dck2:伪造六四记忆

   [按]这是大参考李洪宽先生写的介绍和引用的报道,有重要参考意义。关于六四及黄雀行动,中共地下势力等方面,有很多伪造。反对派也有诸多误解,包括把某些负责黄雀行动的中共地下人员当作救命恩人。中共地下势力等方面,不仅掩盖其性质,而且夸大其功劳。不久前封从德先生也驳斥他们造谣,声明他和柴玲逃出国,完全与黄雀行动无关。黄雀行动的真相,迄今并未完全大白于天下。但有一点,人们倾向于基本肯定:就是这一美国发起的援救行动,实际上却落到中共及其在国内、港澳等地的地下力量的控制之下,由中共领导人和情报机构批准执行。没有中共批准,恐怕一个人也出不来。结果,他们以少数出逃的真正的反对派人士作掩护,派出他们许多地下人员。不仅使民运进一步落入他们的控制,而且深入西方社会。

              ——网路文摘编者2009-5-10

   dck2:伪造六四记忆:“黄雀行动”当事人讲述所谓“营救民运人士经过” 2009-05-10 08:18:12

   事隔多年,许多细节都记忆失真了。比如下面明报记者施嘉雯的报道,居然提到“黄雀行动”的当事人讲述营救刘刚的所谓经过,其实刘刚根本没有逃脱,而是被捕,关在凌源监狱。

   “黄雀行动”营救的所谓民运人士当中,夹杂了大量的中共特工和干部子弟。这些人长期潜伏在自由国家,成为沉底鱼。个别人或许将成为中共优秀间谍,活着被吸收为双面谍,甚至三面谍。当然,绝大多数人慢慢地摆脱了与中共的关系,成为自由国家的公民。

   

   《拯救民运人士内幕曝光》

   六四事件发生后,不少被通缉学运领袖及民运人士都经香港逃离中国,包括吾尔开希、刘刚、柴玲、封从德,及文化界的高尔泰、郑义、北明、浦小雨等。

   高峰时期,在港民运人士有逾40人,他们潜往香港的路线主要有5条,到港后会获安排入住"安全屋"一段时间,等候核实身分转赴外地。

   大家原是素未谋面的陌路人,但要出钱出力冒险拯救"通缉犯",原来只因两个字:同情。20年前有份参与营救六四民运人士的Tiger说:"当时全香港没有人不同情(民运人士),好像曾钰成,之前程介南也是支联会常委,这班人现在才转向,之前他们叫口号还比我大声。"

   "救人要紧!没考虑那么多。人,如果一考虑那么多东西,前怕虎,后怕狼,什么都怕,便什么也做不成。"1989年6月,35岁的Tiger不计后果,决定参与营救行动,他的解释很简单:"对我来说,过程最重要,见证历史过程,做对、做错是另一回事。"就是因为这个逻辑,Tiger从没有后悔。

   六四事件前,Tiger只是一个很平凡的生意人,与世无争,差不多与政治绝缘,"我没有参加任何政党,不是民主党,又不是公民党……即使六四发生时,我在内地做生意,没有参与,只是关注"。

   民运人士藏身深圳仓库

   不过,一次机缘巧合,Tiger竟与民运人士连系上。原来Tiger的公司在深圳有仓库,有次伙计发现仓内竟有人寄居,原来他们是逃难而来的民运人士。

   Tiger忆述:"我想帮他们避一避风头,以为过了一段时间,风平浪静了,他们便可以回。"Tiger说,只要有门路,由深圳偷渡去香港并不难,"其实只要能到广州,再由深圳去香港,绝不困难,最难是如何由北京去广东。你想想,当年连大肚婆都可以到香港生仔,来香港有几难?以往一些报道,只是夸大其词!"

   Tiger更向记者展示当时民运人士来港的路线,船程最短只需半小时,即由深圳蛇口往屯门踏石角,"这里乘船5公里,强壮些可以游水过来,但这条路其实最难,因为这水域养鱼,水不够深,又有淤泥"。最长的路线是汕尾往黄竹坑,要7至8小时,还有惠东港口镇往柴湾、筲箕湾等,约5小时。

   除了水路,还有一条陆路,Tiger讲解当时的做法:先将民运人士送到深圳,然后买一张假身分证,当时大约100元,再参加当地旅游社"中英街一日游"。到了沙头角中英街,大家便装模作样过界买化妆品、金饰等东西,总之好像游客般,然后向领队说人有三急,再离队找洗手间,乘机走到港界。只要去了港界,这时候,即使有香港警察前来阻拦,但他们不会将你"推回深圳",因为你已属"非法入境",所以会予以拘捕,这样民运人士便可要求"政治庇护",等候当局甄别。Tiger坦言,这条"路线"成本最低,但也有风险,因为要经过沙头角边防。

   回想当日,Tiger第一个营救的是女士,叫做于硕,是大学讲师。第一次安排人“坐船”赴港,过程不像电影情节般惊险,但抵埗不等于事情结束,Tiger想不到内地局势不如他们想象般简单,本来一心靠自己的Tiger,心知长此下去不妙,在朋友介绍下认识了朱耀明牧师及其它协助民运人士的组织,当中包括宗教团体、学生组织及社运组织。

   最后,"船费"及民运人士在港起居饮食的开支有覑落了,Tiger多次说:"我出的钱不值一提,主要都是他们支持的。"

   要逃亡到港的人各式各样,不单有大学生、讲师、教授,原来也有深圳公安!有份参与营救的朱耀明牧师解释,这些有军方或公安背景的人士会被列为相当敏感的类别,大部分由英国接收;至于中央政府通缉名单上的学运领袖,因有一定知名度,核实身分相对容易,所以一般留港三四天便有新的"家"。最难的倒是一班"普通人",有人可能要滞港至少数个月才有国家愿意接收。

   暗号:我是李成功

   说得容易,然而行动中要营救的始终不是普通人物,计划一旦曝光,不但影响当事人,亦会危及"志愿者",所以参与的人都要保持高度警觉。Tiger透露,第一批逃离人士采用的暗号最简单,双方只凭一句:"我是李成功"来核实身分,但因暗号实在太简单,时间一长易被侦破或冒认。后来他们会因应不同的救助人,准备不同暗号,像营救画家高尔泰时,其暗语是:"听说高先生近来画了一组以楚辞神话为题材的油画……",答曰:"不是楚辞,你可能听错了,是上古神话。"这个对答,原来是其中一组暗号。

   不过,人也有冒失的时候,好像拯救前北京四通公司董事长万润南的太太。当日万润南先走,曾向太太留下暗号:"何先生叫你请食全聚德烤鸭。"但隔了几个月,当有人赶赴北京想救万太,说了这句暗号时,万太竟一时想不起这事,还以为有人真的叫她请客。

   Tiger谈起当年营救过的人,包括被中央政府通缉的21名学生之一的刘刚。当日Tiger收到消息时,刘刚人已在深圳,为安全起见,Tiger在深圳招待所租了几个房间,让刘刚入住其中一间。Tiger随后亲赴深圳打点一切,更找专人陪伴刘刚,最后再安排刘刚由惠东乘船到黄竹坑。由于刘刚是八九民运的核心人物,曾发起成立高自联,在通缉名单排名仅次王丹、吾尔开希,所以他来港后,在元朗住了几天便获美国接收。

   20年来,Tiger为营救民运人士出力,甚至曾一度停工一年担任民运人士的"度假营"舍监,但他从没有跟人说过他的工作,甚至连他的家人也不知情,"我父母年事高,我不想他们担心!"今年是六四20周年,他才破戒接受记者访问。Tiger深信六四会有平反的一天,亦希望有一天可以在中国土地上再和这批"老友"碰头。现在,Tiger偶尔仍有帮忙民运的事,但过去20年的六四游行,Tiger一次也没有参加。只出席过六四烛光晚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