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美的力度。]
吴倩文集
·耶稣基督:他们可能不听,但天主的圣言一定要给他们。
·耶稣基督:他们可能不听,但天主的圣言一定要给他们。
·耶稣基督:要提高警惕!《新世界宗教》在表面看起来似乎是一个美好和神圣的
·耶稣基督:要提高警惕!《新世界宗教》在表面看起来似乎是一个美好和神圣的
·你们的耶稣:他们将否认我,说‘我的圣洁话语’是违背天主的圣言。
·耶稣基督:先知永远是被人遗弃、被人憎恨的、而且人会对他恐惧,他会被人孤
·你们心爱的耶稣:世界大战之后会发生饥荒,瘟疫。祈祷减轻这些‘大惩罚’
·你们的耶稣:只是相信天父是不足夠的,因為拒絕祂的聖子的人也拒絕救恩。
·童贞圣母玛利亚:祂受蔑视,圣殿和会堂的领导人也看不起祂。
·天主圣父:我将消灭他们虚假的教会、诡恶的邪教组织、虚假的偶像、他们的城
·你们的耶稣:对我来说,青年人的灵魂是宝贵的,我为他们中许多人从未被教导
·耶稣基督: 一旦“警告”发生,将有大量的困惑出现
· 救恩之母:今天所谓的社会容忍,不喜欢你们说相信耶稣基督
·你们的耶稣: 被钉十字架时,我的胳膊被强拉脱臼,这就是都灵殓布所显示的
·你们的耶稣:不久,最具欺骗性的谎言将在世界出现,现阶段的人类是不可能了
·你们的耶稣:天主的爱将照耀那些恳求天父制止把可怕痛苦强加於人类的假基督
·你们的耶稣:你们将在这场灵魂的争夺战中获胜。
·救恩之母:作为“救恩之母”——天堂授予我的最后名衔,让我来帮助你们
·你们的耶稣:当你揭示“七个封印”里的奥秘时,将激怒很多人。
· 你们的耶稣:爱是来自天主的一个标记,无论哪种宗教信仰,爱只能来自天主
·你们的耶稣: 天主教会已被撕成碎片。然而,教会的灵魂永不会被撒殚盗取或毁
·救恩之母:未能宣讲我圣子教导的真理 意味着天主已被遗忘
·耶稣基督:请容许我把你们带到安全之地,脱免一切伤害,远离“假基督”
·救恩之母:将有很大的破坏、社会动荡和天降的惩罚
·至尊高的天主:考验正在发生……
·你们的耶稣:他们对教会恭敬和顺从的誓言已被打破。
·你们的耶稣:我所指的世界四个地区就是四大帝国—美国、俄罗斯、欧洲和中国
·你们的耶稣:当我准备你们迎接世界救恩的最后篇章时,要留神细听我。
·你们的耶稣:当这个盛大的日子来到时,我等待着你们的回应!
·你们的耶稣:这个反对天主的先知之罪是天父最不喜悦的罪行之一。
·你们的耶稣:这是我在世上的最后一份使命:把至圣圣三的神圣信息给予世界
·你们的耶稣: 宣称圣神的声音是邪恶的,你们就犯了极其严重的亵渎之罪
·你们的耶稣:难道你不知道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吗?
·耶稣基督:将要来临的暴雨、洪水和农作物的破坏是从天而来的惩罚
·你们的耶稣:“假基督”将宣称是我──耶稣基督
· 救恩之母:我的孩子,不久世上很多先知和神视者将不再接收到讯息
·你们的耶稣: 这是我的书、我的话语、我的许诺
·你们的耶稣: 异教主义猖獗,对神秘术的迷恋却受到鼓励
·你们的耶稣: 这个时期好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要利用它为尽可能多的人做
·耶稣基督:我像一场正在酝酿的风暴,我的声音如远处的雷鸣
· 耶稣给人类的“连祷文”(1) 保护脱离假先知
·你们亲爱的耶稣: 所预言的“生命册”记载着所有得救者的名字
·尊高的天主:只有当我感到满意时,我才会赏赐最惊人的圣迹让世界来见证。
·救恩之母:天主子女配得这份特殊的恩赐之前,需要一段非常艰辛的旅程。
·你们的耶稣:当我的血和水浇灌每个人的灵魂时,这只是迅速皈依的开始。
·救恩之母:皈依能削弱“假基督”的影响
·天主圣父:我将赐给你们所代祷的灵魂豁免权的恩宠,使他们免入地狱之门
·你们的耶稣: 为免受地狱之火的“豁免权”的恩赐感谢天父
·救恩之母: 孩子们,要拥抱“豁免权”的恩赐!
·你们的耶稣:仇恨是世上万恶的肇因,并且它以许多形式表露
·你们的耶稣:我亲爱的追随者,我的恩宠在此时倾注给你们。
·耶稣基督:没有人真正了解《启示录》所蕴含的真理,只有天主知道
·救赎之母:我再次叫上主所有的子女,把八月份献出来为拯救灵魂。
·耶稣基督:西方世界長久以來所害怕的共產主義,現在正透過全球聯盟暗中形成
·你们的耶稣: 英国─基督新教国家,不久将会皈依我的道路。
·你们的耶稣:我不是世人心目中期望我成为的那个「人子」。我不入俗套,是超
·你们的耶稣:愿没有任何人认为我所说过将会应验的事不会发生。
·你们的耶稣: 亵渎我教会的法律,你们将受到惩罚。
·耶稣基督:他们会说我是已婚的。他们会说我只不过是一位先知。
·你们的耶稣: 假先知们现在已作好部署,会破坏这个使命
·你们的耶稣:我父的诫命是非常简单又清晰易明。
·Reyes修女 :《启示錄》與《真理書》的對比
·耶稣基督:牠英俊的外表和诱人的个性将会吸引大众。
·你挚爱的耶稣: 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警觉。
·你们的耶稣: 这使命是我父为拯救灵魂所恩准的最后“预言的恩赐”。
·圣母玛利亚: 我圣子身体的十字架苦刑、祂教会的十字架苦刑,正在升级。
·天主圣父:我正义之手正等待著惩罚那些密谋伤害我子女的政府。
·你们的耶稣:预告我“第二次来临”的宣布将是突然的
·你们的耶稣: 这个新的“世界大一统宗教”将顶礼膜拜那‘巨兽’
·你们的耶稣:你们中有很多人将接受这些邪恶新法律而否认我。
·你们的耶稣: 花地玛的预言,现在开始在世上彰显。
·你们的耶稣: 那些执行冷血谋杀的人,能够藉著你们的祈祷而被救赎。
·你们的耶稣: 凡是在末世终结时幸存下来的人,肉身不再死亡。
·你们的耶稣 :这是一个艰难及孤寂的时刻
·天主圣父说:不久,我将打发我的圣子去揭示人类受造的真理。
·你们的耶稣:至于犹太人,他们最终会接受真正「默西亚」已来临了。
·你们的耶稣:当我目睹众多灵魂陷入地狱的深渊里去时,我每天是怎样受苦。
·耶稣基督:我想呼吁所有美利坚合众国(美国)的天主子女。
· 童贞圣母玛利亚:我圣子的“遗民教会”将继续增大。
·你们的耶稣:有多少人反对我并不要紧,因为我的使命不会失败。
·你们的耶稣: 我世上的王国即将要成为事实。
·你们的耶稣:闪电、地震和海啸会因著他们的手而打击大地。
·天主圣父:为了拯救被骗子所感染的无辜灵魂,我才惩罚恶人。
·你们的耶稣:人必须寻求这个新王国的兴盛,你们一定要向往获得这份大礼。
·你们的耶稣: 你的软弱便是你的力量,因为你信頼於我。
·你们的耶稣:你们已获得了战斗装备。即刻去使用它吧﹗
· 童贞圣母玛利亚:转向我的圣子并恳求祂来引导你们前去祂的伟大慈悲。
·你们的耶稣:我钟爱的追随者,你们一旦犯了罪,必须立即转向我。
·你们的耶稣:“反基督”准备牠的粉墨登场之际,大地将在痛苦中呻吟。
·你们的耶稣:他们陷入一个又一个的属灵危机。
·你们的耶稣: 我感谢你们回应我的呼召。
·你们的耶稣:这种疫苗接种是一种毒药,而且将被纳入全球医疗保健计划。
·你们的耶稣:全球性疫苗接种:自从犹太人集体死在希特勒统治下以来所见过种
·你们的耶稣:我郑重向你们承诺,过渡时期将是快捷的。
·你们的耶稣: 我受十字架苦难时头戴茨冠是有象征意义的。
·你们的耶稣: 我有一个我必须告知美国人民的讯息。
·耶稣基督:這由十二个国家组成的群組,代表着世界强国
·救恩之母:时间是这样短暂,只有活在恩宠状态下的人才能进入我圣子的王国。
·你们的耶稣:一半的人将不会偏离真理,另一半将歪曲真理。
·天主圣父:我赐予你们最完美的未来。
·你们的耶稣:遵从天主法律的人将会被妖魔化及被追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的力度。

   
   
     
   
     索尔仁尼琴在“为人类而艺术”的演讲中曾提到,“世界将由美来拯救”---此是陀思妥耶夫斯基无意间含混地漏出来的一句话。

   
    “美”何尝拯救过谁呵?他问他的前辈,但是他并未放弃此思路:关於古老的真善美一体的说法,似乎并不如一个放任的崇尚物质的时代所认为的那样陈腐罢!如果真与善的枝条,过分凸现而遭到压制和砍伐,竟不能得睹天日;或许那好奇而难以捉摸的美的枝条,会出人意外地打出一条出路,往上茁长抵达交汇之处而履行三者共同的命运。
   
     关於”美”的力度,便是一件艺术品所包含的对真理的认证在内。
   
     大师的预言和期望应该是没有错的。然而,我们在意识形态体系破产之际(它曾经把那三者攥於一手,以教主的声威统领於世)却看到一幅凄惨的景象,”美”不但未伸出它的枝条(更遑论它的力度了),相反,东半球在眩目的涣散之下,急功近利地去拥抱西方(请原谅,不要怪罪箝制下的人们,集权主义者只允许人们拣拾允许拣拾的杂碎),於是,一个梦魇(东方的贫瘠与贪婪)和另一个梦魇(西方的过剩与空虚)在世纪末的云雨之下,结成一个强大的乌云联盟——虚无主义。
   
     虚无主义不是在今天,而是自本世纪以来,在西方便出产了无数的[艺术品」,而当国人囫圆吞枣地吞咽了[西方廿世纪」之後,近廿年已出产无数现代派,或者是复古式的虚无主义产品。当我们面对如许<虚无主义>(请原谅在此不得不提到<<废都>>还有多少<现代派><后现代派>的诗作).我们还发现一个哑然的事实:到如今,在中国虚无主义下的产品,连对西方严肃虚无主义的抄袭或摹仿都也失尽把握.我们无须指责被称为中国的福克纳或现代<<金瓶梅>>们.我们只能老老实实地说:这片文化土壤确实贫瘠尽了.
   
     其实,纵然在西方,从<<恶之花》起(波德莱尔),”美”已被蹂躏;而到”荒原”艾略特),”美”已被放逐。及至到了後现代及东方的共产主义美学体系下的产品的[美」,在很大程度上,是被伪造了,甚至被灾难性的广告 [客串]了。
   
     廿世纪的历史舞台,没有戏剧家,不需莎士比亚,人们拱手把舞台让给战犯、政客现场表演或卫星转播。廿世纪,我们看到的是艺术家绝望的自虐(卡夫卡)。然而更糟糕的是,还有「先锋」[前卫」不断蜂拥而至,当他们直接把生理过程泼到画布上或书写成印刷品时。“美”已经褪化成排泄物了。看来是条必然之路,东西方殊途同归地在人本主义的穷途末路上挣扎、没落。
   
     “美”作为再创造的涅盘,又经过一世纪的轮迴。
   
     虚无主义的终结,将使艺术母体重新指向——最高的[美之境」是包含在对真理的认证之内,是[美」本身所具有的永不枯竭的希望之光。如果美是有力度的,归根到底它不能代表:彻底的绝望。
   
     诚如一位朋友(丁方)所说,美与艺术是与信仰共生的——此话不是宣告但也确是宣告[注一]。
   
     「美」是甚麽?是人的属灵生命的体现。那称为:高贵、尊荣、谦卑、爱……的生命信息本来就蕴含在个体生命的内核里。只有信仰之光,才能将它们反射出来。同样,也只有信仰的洗涤,才能将它们从与人心的泥沙混杂的沉淀之中提炼出来。
   
     美是美本身,因它自有永有。人类对美的再创造,只体现在对人世无常而它永存的不断的关照之中,它不会因为人类失去了创造力而降低自己的标准。
   
     不是就不是,没有就没有。但穹苍依旧,星辰也彰显出它们深邃的单纯(是的,星辰的不可思议的魅力令你永远困惑)。 艺术家的使命与可爱之处在於只呈现而不下论断。
   
     一群虚无主义者可以依据「等待果陀」(贝克特),而得出世界本来就是荒谬无望的,因此去吃喝嫖赌将属灵生命输给生理生命。而一个有心的守望者,却因此得到一个生命状态的把握力.或者是作品。超越了虚无主义的作者,或者是守望者真正抓住了并不虚无的作者焦灼痛苦的底蕴——这个位置是属於我的了,那麽让我站在这个荒凉地带守望。等到复兴的潮汐到来的时候,这个守望者的足迹就是後来者的路标了。(喜欢热闹的人们啊,你们几时能领略那些默默无闻的守望者呢?你们岂能体会他们在孤独、忍耐和因此而漫漫其间的那一片内在的安宁之光呢?)
   
     同样的,一个急功近利的进取者,会以西西弗斯的故事来警戒自己:快快抓住人生啊,放弃那个蠢人「无效劳动」的执著——对於一个感官发达执著於生理生命的进取者来说,受 [在世俗世界中的败北」和「死亡将临」二大观念压迫的恐怖折磨,真要比诸神对西西弗斯的惩罚还要残酷了。但是,西西弗斯的欣赏者,却迷恋於西西弗斯已成为石头般的那张饱经磨难坚强仍富激情的脸。西西弗斯一次一次返身下山,走向巨石,又一次举起巨石——如此反反覆覆,锲而不舍向山上推——难道仅仅是为了重新领略流水、阳光的抚爱?或是那沉重而火热的石头已成为他自己?难道他在大地的单纯、高山的险峻之上没有发现另一世界并乐在其中吗?
   
     一个只拘役於扁平的现实世界中的生理人的享受力,岂能领受已被拓宽、提升的新生命拥有者的享受能力呢?
   
     「美」的力度就在於此。它伸出的枝芽是探到你的内心深处,它挽住你已放弃、封闭的触角。那触角就是你未曾被开发的享受能力。将你吸引到那美不胜收的优渥世界,就是人类尚未被赋予能力将其完全彰显的属灵世界的奥秘。
   
     当世界变得繁华富裕,而艺术家却被逐出自己的家园,这个世界的充实在哪裹呢?当艺术工作者疲於奔命,而艺术市场充满噪音之际,艺术家的生命在哪里呢?
   
     艺术家的天职就是诚实。当艺术领域 中的诚实已褪化时,该受责罚的不是世俗世界,而是艺术工作者自身。 这就是丧失其信仰的人们给自己招致的谋杀。
   
     在一个已然君临跨越的门槛下,美的制造者们却限制自己,限制在时空的障眼法之下。这可能也是艺术领域枯竭,或者永不停止空虚叫嚣的原因吧。
   
     「美和艺术与信仰共生」。
   
     我们不必去重复却有理由期待:[诗经]式的纯朴单纯,[弥赛亚]的荣美,米开朗基罗那如暴风雨沛然降临时的轰呜雄壮的震撼。
   
     . 当然,也由於一个受难的民族的托付和召唤,令到这个国度的取经者,寻著一条血迹斑斑的路,跪拜在这个曾令我们感到突出和陌生的他的名下——客西马尼的耶稣基督,他的十字架之下。
   
     是的,不是就不是,没有就没有。
   
     他的魅力正是在那些愿意谦卑,老实承认自己的现状的人们心中彰显的。西方,淡忘了他,而东方的逃亡者正睁开一双贫瘠而困惑的眼睛考量他。
   
     耶稣基督在世没有画过一幅画,写过一本书,谱过一首曲。然而,在他启示之光的君降之下,我们得以窥见:他来自於美的源头,他是我们吸取原创力的光源。他无视此世的荒谬,无视世俗力量的不可一世,艺术和艺术家纵然死光了,他能再造,因为美是他自己,创造是他,是他的力度。
   
     我们除了跪拜在客西马尼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下祈祷:我愿就你的光,让你的心穿透我们的心,拯救我们心中游丝般的美愿——舍此,还有甚麽更聪明的路——让美的枝条出乎意外地打出一条道路?
   
     美能拯救世界。
   
     
   
     [注一]见(文化中国)第七期(加拿大,1995)。
   
             
    非特别注明,本刊所录文稿均为作者惠寄或经特别授权。转载敬请注明出处。 返回当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