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中蛊]
吴倩文集
·圣母玛利亚:我经历了同样的痛苦
·圣母玛利亚:我经历了同样的痛苦
·耶稣基督:企图在欧洲引进“世界货币”
·耶稣基督;过渡到新地堂将是迅速的,且毫无痛苦
·天父:承诺给那些拒绝耶稣者的豁免权
·天父:承诺给那些拒绝耶稣者的豁免权
·天父:承诺给那些拒绝耶稣者的豁免权
·耶稣基督:属灵的嫉妒是一件可怕的事
·耶稣基督:属灵的嫉妒是一件可怕的事
·耶稣基督:想到那些被撒旦拖入地狱的灵魂,使我无法承受
·耶稣基督:“警告”后不久“第二次来临”就会发生
·耶稣基督:我的孩子们在这“净化之年”已经被剥夺得空无一物
·童贞玛利亚:末世时期的先知由天上引导着
·耶稣基督:现在需要比以往更热心祈祷
·耶稣基督:转向我的罪人即刻获得宠爱
·童贞玛利亚: “第二次来临”拯救人类的计划已经完成了
·天主圣父:我的圣子即将被派遣来收回祂的王位
·耶稣基督:推崇家庭的重要性
·你们的耶稣:我在世时被指控为异端和亵渎
·童贞玛利亚:产痛已经开始了
·耶稣基督:大大减少世界人口及推翻世界列强统治者的环球性计划
· 耶穌基督:當天空爆炸時,你們要歡欣!因爲你們將會知道我正在來臨
·天父圣父:接受这最后的机会,否则将面临一个可怕的惩罚
·你们的耶稣:在东方发动核子战争的企图
·你们亲爱的耶稣:没有我的慈悲之举,国家之间将会互相毁灭。
·你们亲爱的耶稣:我是不会透露那日期的。
·童贞玛利亚:如果黑暗的灵魂皈依,世界将有短暂的和平
·耶稣基督:只有一个真理!一道真光!任何其它的都是谎言!
·耶稣基督:只有一个真理!一道真光!任何其它的都是谎言!
·由《牛牤》而引起的联想-血祭,心祭
·童贞玛利亚:我的无玷圣心胜利的日子不远了
·天主圣父:二十亿灵魂将因这些信息而皈依
·亲爱的耶稣:我会很快让自己广为人知
·耶稣基督:关于《真理书》
·天主圣父︰亲爱的孩子们,你们有一个光辉灿烂的未来
·耶稣基督:耶稣呼唤世界各地的孩子们
·耶稣基督:全球性的忏悔之后,我将准备我的第二次来临
· 救恩之母:这么多灵魂选择忽视我给予的标记
·耶稣基督:自大屠杀以来,最大的反对犹太人的可憎恶行正在密谋中
·耶稣基督:为身陷大罪的灵魂祈祷,他们可能没有机会寻获救赎
·救恩之母:《慈悲祷文》之(19):为青年人祈祷
· 天主圣父:最后的使者是第二次来临的先驱
·. 救恩之母: 我的孩子,和平即将君临于世
·. 救恩之母: 我的孩子,和平即将君临于世
· 耶稣基督:科学家将公开否认这个奇迹的发生
·耶稣基督:圣仆们,你们将被引领至“假先知”
·你们的耶稣: 长久以来隐藏在“神圣领域”档案内的奥秘
·救恩之母:梵蒂冈内有邪恶的、摧毁天主教会的阴谋
·耶稣基督:藏在幕后的假基督将很快出现在世界上
·耶稣基督:被密封的《真理书》将会打开,以准备我的第二次来临
·耶稣基督.“假先知”将像个活圣人似的受人对待,那些反对他的人将被视为异
·耶稣基督:请听我的急切恳求,为无神论者的灵魂祈祷
· 救恩之母:牵涉到伊朗的核战争正在谋划中
·耶稣基督:法蒂玛的最后秘密揭示了撒殚的邪派进入梵蒂冈的真相
·救恩之母:没有人能阻止《真理书》揭示给世界
· 救恩之母:对神职人员的呼吁:为期待已久的“第二次来临于世”准备我的羊群
· 耶稣说:很快,一名自称是我的男子将会出现
·天主圣父:世界将要经历一场惩罚——我的干预是必需的
·天主圣父:欧洲将是红龙的首个目标,随后是美国
· 救恩之母:全心全意地为教宗本笃祈祷
·耶稣基督:祈祷,使那要摧毁人类三分之一的核战争能够避免
·救恩之母:诵念玫瑰经时,你们能协助拯救自己的国家
·童贞玛利亚:呼吁祈祷和守斋的日子为“大警告”做准备
·耶稣基督:我的神圣慈悲将如揭示给圣傅天娜的一样实现
·耶稣基督:耶稣启示了“全大赦”的恩赐,为赦免一切罪过
· 荒原异象
·耶稣基督:你们以为我会忽略你们直到审判之日吗?
·天主圣父:你们要不是支持我就是反对我。那是你们的选择
·你们的耶稣:你们为何拒绝我为预备我的第二次再临的警告.
·天主圣父:你们极其需要用以平静你们灵魂的香膏。
·你们的主耶稣: 世界快将经历下一阶段的净化
·耶稣基督:难道你们不知道圣神不能亦不会进入心硬的灵魂?
·耶稣基督:欧洲国家将屈服于独裁统治,丝毫不亚于希特勒时期。
·救恩之母:其他国家将跟随英格兰(英国)禁止国民作公开祈祷。
·耶稣基督: 撒旦的最后的日子:就像黄蜂临死时的叮咬,会最令人疼痛。
·你们心爱的耶稣:圣经并没有为有利于这些信息而被挤到一边
·耶稣基督:教会大分裂的时辰几乎到临了,你们现今必须作好准备。
· 耶稣基督 :耶穌揭示祂被钉十字架酷刑的細節。
·你們心愛的耶穌:我恳求你们不要再把我钉在十字架上。
·童贞圣母玛利亚:我是那代祷者。透过我,我会将你们的祷告带到我宝贵圣子面
· 你们心爱的耶稣:我新的奇迹将会展示给世界。
·童贞圣母玛利亚:醒来吧! 孩子们。你们要拥抱真理。
· 一个人的革命 —— 《荒原异象》节选
·你们心爱的耶稣:《真理书》正被揭示给你,末世时期的第七位使者。
·耶稣基督: 我将会在众天使和诸位圣人的环绕中乘着云彩从天降下。
·童貞聖母瑪利亞:由現在起至復活主日,世界各国一起頌唸玫瑰經。
·天主圣父:警告世人关於“撒旦邪教”以及“新纪元运动”的教义。
·耶稣基督: 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结盟,并且有更多的天主子女被大一统的体系
· 耶稣基督:永远不要待人不公道,取他人便宜,即使在商业、政治或各行各业
·耶稣基督: 那些忠信於我的人会在转瞬间,没有痛苦地被带到新天新地里去
· 童贞圣母玛利亚:我的孩子,爱我圣子的人将不经历死亡。
·耶稣基督: 天地会成为一体。只有其一而没有其二则不会存在的。
·耶稣基督:我就是教会。教会是由我创立,永远不能消逝。
·耶稣基督:即使那些犯有严重罪过的人,也都被天父所爱。
· 童贞圣母玛利亚:孩子们,当日子看似困难或痛苦,要时常来求助於我。
· 童贞圣母玛利亚:孩子们,当日子看似困难或痛苦,要时常来求助於我。
·童贞圣母玛利亚:我在花地玛讲及的“和平时代”已被遗忘了。
·耶稣基督: 仇恨将会对你发动攻势。你会被告知这事工是来自撒旦的。
·你们心爱的耶稣:---但他会是“假先知”。
· 你们的耶稣:让他们向我祈求作分辨好了
·耶稣基督:只有透过代祷,那些在黑暗中的灵魂才能获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蛊


   
    我们奔去的那个地方,以为是天边,我们的影子拧成一股一股
    很结实,似乎同心合意的样子,但我不知道和我们一同出发的人是
    不是和我怀有同一个目的。

    这荒原上本来就没有什麽植物。一马平川。很远,会兀兀地凸
    起一个小山岗,小山岗上一大片刚刚被火烧过的烟灰。队伍没有头
    没有尾,偶尔、队伍中俩俩之间互相打量的时候,那眼神就是鬼鬼
    祟祟的。
    我有些後悔挤进这支队伍中,说不定在熟识的人中要好些,受
    起审查来也知根知底。
    果然、行李还未打开,就有紧张空气迷漫,我惴惴不安地立在
    地上,张佩萝职业的敏感,她扫了我一眼又扫了了我一眼,抖抖然
    地问我:
    “你家什麽成份?”
    我头一低,说:“我爸爸得癌症死了。”心想,冲这个,你还
    要逼我吗?
    “你填表了吗?”
    我被她看得慌里慌张,她用门牙咬咬手指甲,盯住我看,很胜
    利的样子,然後从包里摸出一本毛主席语录,头勾勾地跑出去。
    她在院子里不知对谁讲:“季小娴成份有问题。”而後又咚咚跑
    走了,非常地兴奋,有把这消息告诉每一个人的兴致。
    我潜出门,想绕过小桥,截住张佩萝,求她不要揭我老底。
    桥头边支愣愣地坐著一个乾瘪的人,脸孔模糊,从上到下捆满
    草绳,样子迷惑,他每隔五分钟朝河里扔一块玻璃,嘴里发出奇怪
    的声音,旁边一口古钟便泛起一片回音。
    一群小孩坐在不远的地方,个个呆头呆脑。默不作声,像是坐
    了许久。
    忽而,他朝我惊鸿一瞥,顿时,勾起我一种记忆。
    是夜,牛屋那边响起了钟声,有嗓子从那边黑黝黝地传过来:
    到牛屋里开会喽
    传达文件喽——
    清理阶级队伍喽 ———————
    天黑压压地,彩女家的老屋像一堵黑墙,朝著我压过来。
    四周是一片漆黑的海,远处的狗在叫,高一声,低一声。
    从黑处悄无声息地冒出一只黄鼠狼队伍,一只跟著一只,右手
   里提著一只油灯,左手举一杆黑旗,朝牛屋鱼贯而去。小时候听我
   外婆讲过黄鼠狼的事,说要是撞见这东西千万不能得罪喔。我一边
   朝後院退——边心惴惴地想:它们去牛屋做什麽?
    我朝後院跑,後院有只石碾子,彩女家女儿大香子不知从哪儿
   蜇出来,她鬼蜮蜮地对我讲:
    “姨哩,那个石碾子喔,蹲不得喔——”
    半夜,张佩萝回来了,她悉悉索索地点著了用墨水瓶做的煤油
   灯。
    我抱著双膝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你不去开会?你害怕?”
    远处传来一头牛的低吼声,像从梦中传来的,还有瓦斯灯的嘶
   嘶声,不是听到的,而是神经感觉到的。
    “会开到一半,一头牛突然死了,这就更需要开会了。”
    她二眼炽红如在火里燃烧。
    “关於牛的历史,你知不知道?”
    我几夜没有安睡,白天蹲在彩女家屋後。
    彩女家屋後,是红薯地,红薯早被起光,我弯腰一垄垄地想寻
   漏网的生红薯吃,红薯垄子一条挨住一条。盯住一条死看到底,便
   会把条垄子看得竖立起来。正午时的太阳照在我的头顶上刹时就把
   我的影子吞掉了.
    人们都在议论纷纷,关於填表的事。
   我转著圈子找自己的影子,找不到,一阵悚然。
    我妈在某天正午上吊自杀了。
    书桌上放一张表,白得要命,是她留下的,只填了一半。
    那几天收到城里来信。我的老师王飞失踪。
    -----他历史复杂,一共填了三尺高的表格,最後一栏填错了,
   是因为太悃。据说,通辑令已发向全国各地了。
    我们的会还没有正式开。表还未发下来,但据说已经内定好。
   党支部书记又到团部去开会了,去领新的表格,这次“清队”很严
   格,这儿虽说荒凉,却是海防前线。
    张佩萝半夜起身跑五十里,到新浦买红漆。漆店大量 供应红
   漆,漆店的党支书对张佩萝讲,他们已经通知漆厂,其他颜色的漆
   一律停止生产,全国统一红。
    她把一只旧喇叭漆得赤红,站在村口眺望支书。
   本省原省委书记的三个女儿站在麦田眺望张佩萝。张佩萝一从
   村上回来,她们一个跟住一个走进张佩萝的屋,交给她几摞纸,上
   面密密麻麻地写著她们的父亲堕落成黑帮的罪状,然後她们就上厕
   所,每回她们都跑进男厕所。张佩萝站在女厕所门口系裤带,大声
   地说:
    “看看她们埋藏了多麽深的祸水。”
    连长扛著锄头从这儿经过,他用锄头在地上击了三下,神情很
   严峻,那是一种绝密的接头暗号,当天就有一张血书贴到了中央文
   件旁边,连里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竞相写血书,是晚,人们走起路来
   便开始没有了脚步声。
    天将黑的时候,在各家门前的绳子上,挂满了黑色的、灰色的
   地主小孩的衣裳,还有反革命老婆的裤子,晒在绳子上的衣服都有
   没洗乾净的血迹’被浓霜冻硬’风刮得有怪怪的声响。
    半夜,我四处瞅瞅趁没有人的时候,把我的血书贴到宣传栏上
   ‘回来路过前省委书记家三个女儿的屋,我趴在小窗洞口 朝里偷
   窥,看见地上堆了一地的纸,二女儿一动不动趴在床上,那个小女
   
   
   儿在地上转著圈子讲:
    ‘’我又想解小便了。”
    他一边讲一边咳嗽。她大姐端了一只锅给她,她眼睛发亮,她
   立即蹲下,把小便朝锅里解。
    第二天,太阳出来了,宣传栏上的血书全变成了黑颜色的。张
   佩萝费神地分析:’一定其中有人血是黑的,’污染!’这是’红与黑’
   的斗争,很严重呀,同志们!有异常的事即将发生!”果然,暮黑的
   时候,天上忽然下起了大雪。这雪下得很奇怪,大片大片鹅毛般的
   雪花,纷纷扬扬往下压,来势汹汹。可是,那雪压到村口最高的苦
   楝树梢上一丈处,却下不来了,大地反而变得焦乾。
    城里有消息传来,王飞被枪毙了,五花大绑,临刑前,他想喊
    ‘毛主席万岁!”不过,没有喊成,事先,他的下巴被敲掉了。
    党支部书记打电话回来说是“表”已经领到了,关於开会的事
   有很多内部指示要传达,但是下雪了回不来,连长回电话催他,说
   地上乾乾的才六月天麦子暂时不收。支书说没得事。
    第一场清查运动刚开始时,我爸和我妈一人领了一份表回来,
   从那晚起,我爸和我妈轮流在门口放哨。不分昼夜——
    我妈两眼通红,嘴唇发白,口腔发出一种很难闻的味道,她不
   住地对我爸讲:
    “离天亮还有一个多钟头了。”
    我爸的胃病突然犯了。
    我妈反手拴上门,用眼角暗示我爸:对门那家在墙上筑了一个
   洞,好像了望哨的样子,正好对著我们家,那洞里总有眼珠子在游
   动,我爸却领会不了她的意思,我爸哆嗦著手指著墙上的毛主席
   像,我妈吓得直抖:
    “好……好……你在光天化日之下干得什麽勾当!我要检举
   你,不识好人心的东西!”
    我爸掉头出门去医院看病。後来做了切片检查,查出胃癌,那
   天他拿著疾病诊断书回来,看我妈继续受煎熬的样子,竟然幸灾乐
   祸,他把疾病诊断书摊给我妈看:
    “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妈极其羡慕地说:“真是来
   得及时。”她把柜子里的新床单拿出来。还有一对绣花枕头,富丽
   堂皇地铺到床上。当我爸出一口气躺在床上时,我妈回头对他讲:
    “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了。文件上讲,不漏过任何一个人,又
   没有讲,不包括病人、死人。不信,你去研究研究。”
    不几天,我们的档案运到了连里。运了好几牛车,整个一个武
   装连押车,兵临城下的架势。文书好几天不到食堂吃饭,他忙得要
   命。仓库里的粮食全部堆到麦场上去了,支书的老婆用秸秫编的小
   篓子装了煮红薯,从窗口递给他,他从小窗口洞那头黑悠悠地对著
   支书的老婆说:
    “你能肯定没有人跟踪你吗?”
    那天,张佩萝的红喇叭忽然裂了个口子,她晚饭也没有顾上
   吃,跑到五里外的中镇,去找钉马掌的老铁匠修理。老铁匠替她作
   了特别修理,并叫中镇党委保卫科开了张证明。那天晚上,她起来
   发呓症,拿著红喇叭挨家挨户通知开会。那只红喇叭很有意思,人
   们听到它发出的声音,互相敲醒,一个一个钻出被窝,朝晒场走。
   尽管那天因为突然降雪的缘故天气奇冷,但人们宁愿披著被子也不
   愿缺席。晒场很大,连著旷野,人们哆哆嗦嗦坐在那里,不知该喊
   哪句口号,又不敢造次。半夜三更,他们突然为一个问题苦恼起来
   并且争论不休,那是一个百年不遇的问题:
    地上的大麦一夜间二度发芽,那芽苗不是从地上而是从麦梢发
   起,这是为什麽?
    我妈终於死了。从此有关她的真实历史死无对证。
    我爸呢,一天到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他在门板上钉了一张牌
   子’牌子上写著:“迄今为止,科学并未证明癌症并不传染。”旁
   边钉著医院开的癌症诊断书。他用几块黑布把屋子里所有的亮光都
   捂上。
    由我每天晚上在确定好的时间把饭和水放在气窗口。有时能听
   到从屋子里隐约传出类似发报机的声音。我爸瘦成木乃伊了’还继
   续捣古,据说,他企图与外星人联络上。
    我临下乡的时候,他从门缝传出一张纸条上写道:切记,务必
   去医院验血!!
    从此我的档案成了我的残酷的斯芬克斯。
    那天日暮,我从西庄朝东庄走,远远地只见连长手上拿著一卷
   白的东西,匆匆过桥,他的头上也匝了一条白色的东西,腰间也系
   著一圈白色的……我顿时发悚得要命,一卷白色的东西会是什麽
   呢?难道除了“表格”还有什麽东西是白的吗?白的•不就只有
    ‘表格’吗?
    天上起了月亮,月亮的清光在彩女家屋山头的土墙上映出一个
   倒豆芽的黑影儿。
    彩女到屋後上茅厕,撞见我跪在地下,以为撞见鬼了,吓得
    “咋哇”一声。我吓死了,爬起来一把捂住彩女的嘴,把她拉进锅
   屋。她压住自己的胸口,好久才回过气来,说道:
    “妈妈也,我当成是连长他妈哩!”
    “连长他妈有什么好怕的?”
    “她刚死,魂灵不怕人吆?”
    “连长他妈死啦?”
    “你看那招魂幡哩”
    我看见锅屋灶台上有一摞摞白的东西。我上前用手摸摸。彩女
   问我:
    “仓库腾空了,里头堆了多少白纸片是做什麽的!”
    我发现彩女的眼神有些异样。我变得怯怯地,我朝屋外退,退
   到院子里。
    彩女家女儿大青子不知从哪里蹩出来,她一把抱住我的大腿伸
   出细细的白手指,指著院北那只石碾子:
    “姨哎,那个石碾子喔,蹲不得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