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倩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吴倩文集]->[中蛊]
吴倩文集
·我的灵魂被禰鞭笞`
·我漂洋过海
·耶稣基督:你们现今是否听我的话是完全取决于你们每一个人。
·耶稣基督:你们精选的武器,就是你们对我的爱。
·童贞圣母玛利亚:基督信仰被世界三分二的人所藐视。
·耶稣基督:祂的唯一心愿就是从“巨兽”的掌控中拯救所有子女。
·你们慈爱的母亲:孩子们,目前的时势是非常困难和混乱的。
·你们的耶稣:爱将拯救你脱离黑暗。
·耶稣基督:与撒旦的协议已接近尾声,而两个事件一定会很快发生。
·耶稣基督:当我的军队达到二千万时,我将倍增这数量至数十亿。
·耶稣基督:堕胎大罪会是许多国家垮台的原因,它们为此将受到严惩。
·耶稣基督:以天主的名义倡议容忍,他们提出了掩盖真理的虚假学说。
·童貞聖母瑪利亞:不能宣講我聖子教導的真理 意味著天主已被遺忘。
·耶稣基督:你们的时间非常短暂,当黑暗褪去,新的曙光会出现新的开端。
·你们的耶稣:当天使从天空四方把火倾倒下来时,三分之一的地球将被摧毁。
·耶稣基督:他们可能不听,但天主的圣言一定要给他们。
·耶稣基督:他们可能不听,但天主的圣言一定要给他们。
·耶稣基督:要提高警惕!《新世界宗教》在表面看起来似乎是一个美好和神圣的
·耶稣基督:要提高警惕!《新世界宗教》在表面看起来似乎是一个美好和神圣的
·你们的耶稣:他们将否认我,说‘我的圣洁话语’是违背天主的圣言。
·耶稣基督:先知永远是被人遗弃、被人憎恨的、而且人会对他恐惧,他会被人孤
·你们心爱的耶稣:世界大战之后会发生饥荒,瘟疫。祈祷减轻这些‘大惩罚’
·你们的耶稣:只是相信天父是不足夠的,因為拒絕祂的聖子的人也拒絕救恩。
·童贞圣母玛利亚:祂受蔑视,圣殿和会堂的领导人也看不起祂。
·天主圣父:我将消灭他们虚假的教会、诡恶的邪教组织、虚假的偶像、他们的城
·你们的耶稣:对我来说,青年人的灵魂是宝贵的,我为他们中许多人从未被教导
·耶稣基督: 一旦“警告”发生,将有大量的困惑出现
· 救恩之母:今天所谓的社会容忍,不喜欢你们说相信耶稣基督
·你们的耶稣: 被钉十字架时,我的胳膊被强拉脱臼,这就是都灵殓布所显示的
·你们的耶稣:不久,最具欺骗性的谎言将在世界出现,现阶段的人类是不可能了
·你们的耶稣:天主的爱将照耀那些恳求天父制止把可怕痛苦强加於人类的假基督
·你们的耶稣:你们将在这场灵魂的争夺战中获胜。
·救恩之母:作为“救恩之母”——天堂授予我的最后名衔,让我来帮助你们
·你们的耶稣:当你揭示“七个封印”里的奥秘时,将激怒很多人。
· 你们的耶稣:爱是来自天主的一个标记,无论哪种宗教信仰,爱只能来自天主
·你们的耶稣: 天主教会已被撕成碎片。然而,教会的灵魂永不会被撒殚盗取或毁
·救恩之母:未能宣讲我圣子教导的真理 意味着天主已被遗忘
·耶稣基督:请容许我把你们带到安全之地,脱免一切伤害,远离“假基督”
·救恩之母:将有很大的破坏、社会动荡和天降的惩罚
·至尊高的天主:考验正在发生……
·你们的耶稣:他们对教会恭敬和顺从的誓言已被打破。
·你们的耶稣:我所指的世界四个地区就是四大帝国—美国、俄罗斯、欧洲和中国
·你们的耶稣:当我准备你们迎接世界救恩的最后篇章时,要留神细听我。
·你们的耶稣:当这个盛大的日子来到时,我等待着你们的回应!
·你们的耶稣:这个反对天主的先知之罪是天父最不喜悦的罪行之一。
·你们的耶稣:这是我在世上的最后一份使命:把至圣圣三的神圣信息给予世界
·你们的耶稣: 宣称圣神的声音是邪恶的,你们就犯了极其严重的亵渎之罪
·你们的耶稣:难道你不知道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吗?
·耶稣基督:将要来临的暴雨、洪水和农作物的破坏是从天而来的惩罚
·你们的耶稣:“假基督”将宣称是我──耶稣基督
· 救恩之母:我的孩子,不久世上很多先知和神视者将不再接收到讯息
·你们的耶稣: 这是我的书、我的话语、我的许诺
·你们的耶稣: 异教主义猖獗,对神秘术的迷恋却受到鼓励
·你们的耶稣: 这个时期好似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要利用它为尽可能多的人做
·耶稣基督:我像一场正在酝酿的风暴,我的声音如远处的雷鸣
· 耶稣给人类的“连祷文”(1) 保护脱离假先知
·你们亲爱的耶稣: 所预言的“生命册”记载着所有得救者的名字
·尊高的天主:只有当我感到满意时,我才会赏赐最惊人的圣迹让世界来见证。
·救恩之母:天主子女配得这份特殊的恩赐之前,需要一段非常艰辛的旅程。
·你们的耶稣:当我的血和水浇灌每个人的灵魂时,这只是迅速皈依的开始。
·救恩之母:皈依能削弱“假基督”的影响
·天主圣父:我将赐给你们所代祷的灵魂豁免权的恩宠,使他们免入地狱之门
·你们的耶稣: 为免受地狱之火的“豁免权”的恩赐感谢天父
·救恩之母: 孩子们,要拥抱“豁免权”的恩赐!
·你们的耶稣:仇恨是世上万恶的肇因,并且它以许多形式表露
·你们的耶稣:我亲爱的追随者,我的恩宠在此时倾注给你们。
·耶稣基督:没有人真正了解《启示录》所蕴含的真理,只有天主知道
·救赎之母:我再次叫上主所有的子女,把八月份献出来为拯救灵魂。
·耶稣基督:西方世界長久以來所害怕的共產主義,現在正透過全球聯盟暗中形成
·你们的耶稣: 英国─基督新教国家,不久将会皈依我的道路。
·你们的耶稣:我不是世人心目中期望我成为的那个「人子」。我不入俗套,是超
·你们的耶稣:愿没有任何人认为我所说过将会应验的事不会发生。
·你们的耶稣: 亵渎我教会的法律,你们将受到惩罚。
·耶稣基督:他们会说我是已婚的。他们会说我只不过是一位先知。
·你们的耶稣: 假先知们现在已作好部署,会破坏这个使命
·你们的耶稣:我父的诫命是非常简单又清晰易明。
·Reyes修女 :《启示錄》與《真理書》的對比
·耶稣基督:牠英俊的外表和诱人的个性将会吸引大众。
·你挚爱的耶稣: 任何时候都要保持警觉。
·你们的耶稣: 这使命是我父为拯救灵魂所恩准的最后“预言的恩赐”。
·圣母玛利亚: 我圣子身体的十字架苦刑、祂教会的十字架苦刑,正在升级。
·天主圣父:我正义之手正等待著惩罚那些密谋伤害我子女的政府。
·你们的耶稣:预告我“第二次来临”的宣布将是突然的
·你们的耶稣: 这个新的“世界大一统宗教”将顶礼膜拜那‘巨兽’
·你们的耶稣:你们中有很多人将接受这些邪恶新法律而否认我。
·你们的耶稣: 花地玛的预言,现在开始在世上彰显。
·你们的耶稣: 那些执行冷血谋杀的人,能够藉著你们的祈祷而被救赎。
·你们的耶稣: 凡是在末世终结时幸存下来的人,肉身不再死亡。
·你们的耶稣 :这是一个艰难及孤寂的时刻
·天主圣父说:不久,我将打发我的圣子去揭示人类受造的真理。
·你们的耶稣:至于犹太人,他们最终会接受真正「默西亚」已来临了。
·你们的耶稣:当我目睹众多灵魂陷入地狱的深渊里去时,我每天是怎样受苦。
·耶稣基督:我想呼吁所有美利坚合众国(美国)的天主子女。
· 童贞圣母玛利亚:我圣子的“遗民教会”将继续增大。
·你们的耶稣:有多少人反对我并不要紧,因为我的使命不会失败。
·你们的耶稣: 我世上的王国即将要成为事实。
·你们的耶稣:闪电、地震和海啸会因著他们的手而打击大地。
·天主圣父:为了拯救被骗子所感染的无辜灵魂,我才惩罚恶人。
·你们的耶稣:人必须寻求这个新王国的兴盛,你们一定要向往获得这份大礼。
·你们的耶稣: 你的软弱便是你的力量,因为你信頼於我。
·你们的耶稣:你们已获得了战斗装备。即刻去使用它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蛊


   
    我们奔去的那个地方,以为是天边,我们的影子拧成一股一股
    很结实,似乎同心合意的样子,但我不知道和我们一同出发的人是
    不是和我怀有同一个目的。

    这荒原上本来就没有什麽植物。一马平川。很远,会兀兀地凸
    起一个小山岗,小山岗上一大片刚刚被火烧过的烟灰。队伍没有头
    没有尾,偶尔、队伍中俩俩之间互相打量的时候,那眼神就是鬼鬼
    祟祟的。
    我有些後悔挤进这支队伍中,说不定在熟识的人中要好些,受
    起审查来也知根知底。
    果然、行李还未打开,就有紧张空气迷漫,我惴惴不安地立在
    地上,张佩萝职业的敏感,她扫了我一眼又扫了了我一眼,抖抖然
    地问我:
    “你家什麽成份?”
    我头一低,说:“我爸爸得癌症死了。”心想,冲这个,你还
    要逼我吗?
    “你填表了吗?”
    我被她看得慌里慌张,她用门牙咬咬手指甲,盯住我看,很胜
    利的样子,然後从包里摸出一本毛主席语录,头勾勾地跑出去。
    她在院子里不知对谁讲:“季小娴成份有问题。”而後又咚咚跑
    走了,非常地兴奋,有把这消息告诉每一个人的兴致。
    我潜出门,想绕过小桥,截住张佩萝,求她不要揭我老底。
    桥头边支愣愣地坐著一个乾瘪的人,脸孔模糊,从上到下捆满
    草绳,样子迷惑,他每隔五分钟朝河里扔一块玻璃,嘴里发出奇怪
    的声音,旁边一口古钟便泛起一片回音。
    一群小孩坐在不远的地方,个个呆头呆脑。默不作声,像是坐
    了许久。
    忽而,他朝我惊鸿一瞥,顿时,勾起我一种记忆。
    是夜,牛屋那边响起了钟声,有嗓子从那边黑黝黝地传过来:
    到牛屋里开会喽
    传达文件喽——
    清理阶级队伍喽 ———————
    天黑压压地,彩女家的老屋像一堵黑墙,朝著我压过来。
    四周是一片漆黑的海,远处的狗在叫,高一声,低一声。
    从黑处悄无声息地冒出一只黄鼠狼队伍,一只跟著一只,右手
   里提著一只油灯,左手举一杆黑旗,朝牛屋鱼贯而去。小时候听我
   外婆讲过黄鼠狼的事,说要是撞见这东西千万不能得罪喔。我一边
   朝後院退——边心惴惴地想:它们去牛屋做什麽?
    我朝後院跑,後院有只石碾子,彩女家女儿大香子不知从哪儿
   蜇出来,她鬼蜮蜮地对我讲:
    “姨哩,那个石碾子喔,蹲不得喔——”
    半夜,张佩萝回来了,她悉悉索索地点著了用墨水瓶做的煤油
   灯。
    我抱著双膝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
    “你不去开会?你害怕?”
    远处传来一头牛的低吼声,像从梦中传来的,还有瓦斯灯的嘶
   嘶声,不是听到的,而是神经感觉到的。
    “会开到一半,一头牛突然死了,这就更需要开会了。”
    她二眼炽红如在火里燃烧。
    “关於牛的历史,你知不知道?”
    我几夜没有安睡,白天蹲在彩女家屋後。
    彩女家屋後,是红薯地,红薯早被起光,我弯腰一垄垄地想寻
   漏网的生红薯吃,红薯垄子一条挨住一条。盯住一条死看到底,便
   会把条垄子看得竖立起来。正午时的太阳照在我的头顶上刹时就把
   我的影子吞掉了.
    人们都在议论纷纷,关於填表的事。
   我转著圈子找自己的影子,找不到,一阵悚然。
    我妈在某天正午上吊自杀了。
    书桌上放一张表,白得要命,是她留下的,只填了一半。
    那几天收到城里来信。我的老师王飞失踪。
    -----他历史复杂,一共填了三尺高的表格,最後一栏填错了,
   是因为太悃。据说,通辑令已发向全国各地了。
    我们的会还没有正式开。表还未发下来,但据说已经内定好。
   党支部书记又到团部去开会了,去领新的表格,这次“清队”很严
   格,这儿虽说荒凉,却是海防前线。
    张佩萝半夜起身跑五十里,到新浦买红漆。漆店大量 供应红
   漆,漆店的党支书对张佩萝讲,他们已经通知漆厂,其他颜色的漆
   一律停止生产,全国统一红。
    她把一只旧喇叭漆得赤红,站在村口眺望支书。
   本省原省委书记的三个女儿站在麦田眺望张佩萝。张佩萝一从
   村上回来,她们一个跟住一个走进张佩萝的屋,交给她几摞纸,上
   面密密麻麻地写著她们的父亲堕落成黑帮的罪状,然後她们就上厕
   所,每回她们都跑进男厕所。张佩萝站在女厕所门口系裤带,大声
   地说:
    “看看她们埋藏了多麽深的祸水。”
    连长扛著锄头从这儿经过,他用锄头在地上击了三下,神情很
   严峻,那是一种绝密的接头暗号,当天就有一张血书贴到了中央文
   件旁边,连里的人一个接一个地竞相写血书,是晚,人们走起路来
   便开始没有了脚步声。
    天将黑的时候,在各家门前的绳子上,挂满了黑色的、灰色的
   地主小孩的衣裳,还有反革命老婆的裤子,晒在绳子上的衣服都有
   没洗乾净的血迹’被浓霜冻硬’风刮得有怪怪的声响。
    半夜,我四处瞅瞅趁没有人的时候,把我的血书贴到宣传栏上
   ‘回来路过前省委书记家三个女儿的屋,我趴在小窗洞口 朝里偷
   窥,看见地上堆了一地的纸,二女儿一动不动趴在床上,那个小女
   
   
   儿在地上转著圈子讲:
    ‘’我又想解小便了。”
    他一边讲一边咳嗽。她大姐端了一只锅给她,她眼睛发亮,她
   立即蹲下,把小便朝锅里解。
    第二天,太阳出来了,宣传栏上的血书全变成了黑颜色的。张
   佩萝费神地分析:’一定其中有人血是黑的,’污染!’这是’红与黑’
   的斗争,很严重呀,同志们!有异常的事即将发生!”果然,暮黑的
   时候,天上忽然下起了大雪。这雪下得很奇怪,大片大片鹅毛般的
   雪花,纷纷扬扬往下压,来势汹汹。可是,那雪压到村口最高的苦
   楝树梢上一丈处,却下不来了,大地反而变得焦乾。
    城里有消息传来,王飞被枪毙了,五花大绑,临刑前,他想喊
    ‘毛主席万岁!”不过,没有喊成,事先,他的下巴被敲掉了。
    党支部书记打电话回来说是“表”已经领到了,关於开会的事
   有很多内部指示要传达,但是下雪了回不来,连长回电话催他,说
   地上乾乾的才六月天麦子暂时不收。支书说没得事。
    第一场清查运动刚开始时,我爸和我妈一人领了一份表回来,
   从那晚起,我爸和我妈轮流在门口放哨。不分昼夜——
    我妈两眼通红,嘴唇发白,口腔发出一种很难闻的味道,她不
   住地对我爸讲:
    “离天亮还有一个多钟头了。”
    我爸的胃病突然犯了。
    我妈反手拴上门,用眼角暗示我爸:对门那家在墙上筑了一个
   洞,好像了望哨的样子,正好对著我们家,那洞里总有眼珠子在游
   动,我爸却领会不了她的意思,我爸哆嗦著手指著墙上的毛主席
   像,我妈吓得直抖:
    “好……好……你在光天化日之下干得什麽勾当!我要检举
   你,不识好人心的东西!”
    我爸掉头出门去医院看病。後来做了切片检查,查出胃癌,那
   天他拿著疾病诊断书回来,看我妈继续受煎熬的样子,竟然幸灾乐
   祸,他把疾病诊断书摊给我妈看:
    “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妈极其羡慕地说:“真是来
   得及时。”她把柜子里的新床单拿出来。还有一对绣花枕头,富丽
   堂皇地铺到床上。当我爸出一口气躺在床上时,我妈回头对他讲:
    “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了。文件上讲,不漏过任何一个人,又
   没有讲,不包括病人、死人。不信,你去研究研究。”
    不几天,我们的档案运到了连里。运了好几牛车,整个一个武
   装连押车,兵临城下的架势。文书好几天不到食堂吃饭,他忙得要
   命。仓库里的粮食全部堆到麦场上去了,支书的老婆用秸秫编的小
   篓子装了煮红薯,从窗口递给他,他从小窗口洞那头黑悠悠地对著
   支书的老婆说:
    “你能肯定没有人跟踪你吗?”
    那天,张佩萝的红喇叭忽然裂了个口子,她晚饭也没有顾上
   吃,跑到五里外的中镇,去找钉马掌的老铁匠修理。老铁匠替她作
   了特别修理,并叫中镇党委保卫科开了张证明。那天晚上,她起来
   发呓症,拿著红喇叭挨家挨户通知开会。那只红喇叭很有意思,人
   们听到它发出的声音,互相敲醒,一个一个钻出被窝,朝晒场走。
   尽管那天因为突然降雪的缘故天气奇冷,但人们宁愿披著被子也不
   愿缺席。晒场很大,连著旷野,人们哆哆嗦嗦坐在那里,不知该喊
   哪句口号,又不敢造次。半夜三更,他们突然为一个问题苦恼起来
   并且争论不休,那是一个百年不遇的问题:
    地上的大麦一夜间二度发芽,那芽苗不是从地上而是从麦梢发
   起,这是为什麽?
    我妈终於死了。从此有关她的真实历史死无对证。
    我爸呢,一天到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他在门板上钉了一张牌
   子’牌子上写著:“迄今为止,科学并未证明癌症并不传染。”旁
   边钉著医院开的癌症诊断书。他用几块黑布把屋子里所有的亮光都
   捂上。
    由我每天晚上在确定好的时间把饭和水放在气窗口。有时能听
   到从屋子里隐约传出类似发报机的声音。我爸瘦成木乃伊了’还继
   续捣古,据说,他企图与外星人联络上。
    我临下乡的时候,他从门缝传出一张纸条上写道:切记,务必
   去医院验血!!
    从此我的档案成了我的残酷的斯芬克斯。
    那天日暮,我从西庄朝东庄走,远远地只见连长手上拿著一卷
   白的东西,匆匆过桥,他的头上也匝了一条白色的东西,腰间也系
   著一圈白色的……我顿时发悚得要命,一卷白色的东西会是什麽
   呢?难道除了“表格”还有什麽东西是白的吗?白的•不就只有
    ‘表格’吗?
    天上起了月亮,月亮的清光在彩女家屋山头的土墙上映出一个
   倒豆芽的黑影儿。
    彩女到屋後上茅厕,撞见我跪在地下,以为撞见鬼了,吓得
    “咋哇”一声。我吓死了,爬起来一把捂住彩女的嘴,把她拉进锅
   屋。她压住自己的胸口,好久才回过气来,说道:
    “妈妈也,我当成是连长他妈哩!”
    “连长他妈有什么好怕的?”
    “她刚死,魂灵不怕人吆?”
    “连长他妈死啦?”
    “你看那招魂幡哩”
    我看见锅屋灶台上有一摞摞白的东西。我上前用手摸摸。彩女
   问我:
    “仓库腾空了,里头堆了多少白纸片是做什麽的!”
    我发现彩女的眼神有些异样。我变得怯怯地,我朝屋外退,退
   到院子里。
    彩女家女儿大青子不知从哪里蹩出来,她一把抱住我的大腿伸
   出细细的白手指,指著院北那只石碾子:
    “姨哎,那个石碾子喔,蹲不得喔——”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