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石上的树╱散文]
王先强著作
·笑而不答
·长官的悲哀╱短篇小说
·一只金戒指的故事
·半天逛荡
·《姐妹花》
·一家两制/短篇小說
·山村韵事╱短篇小說
·黑工悲歌╱短篇小说
·牛马婆婆
·特别专用手机里的文章╱短篇小说
·良心╱短篇小说
·烟消云散╱短篇小说
·草根阶层╱短篇小說
·她走的路╱短篇小说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石上的树╱散文

   
    我家在钻石山上,是木屋,开门见山,见石,却不曾有钻石。钻石山上并无钻石!
   
    一天早晨,打开大门,忽有一束光辉,从前面一块褐灰的大石头上,向我射来,不觉惊异,莫不是出钻石了?走上前去,细细一看,原来是大石裂缝中,绽出一棵小小的树苗,张开两片嫩叶,托着晶莹露珠,迎向朝阳,放出异彩呢!
   

    我赶着上班,便迈开脚步,匆匆的下山,汇入人流中去,绿苗也就从脑际间消失了。
   
   
    日月如梭,时光流逝,讨到了个余闲,我在家门口坐下,纳起凉来;前面大石头上,飘摇着数十片叶子,一团浓绿,很有气势的长着一棵小树。这时我才记起,那上面是有一株树苗的。
   
    我走过去,蹲下来,抚摸那绿茸茸的叶片子,闻到一股芬芳!再看树头,竟是出乎意料,只见树根是沿着石缝,向前伸去,半裸露着,比树干长得多,有些甚至只攀附在石头表面上,连缝隙也没有;根的尖端,还是白的、嫩的,只要甚么东西撞它一撞,或是三几虫蚁咬上数口,肯定就完了。
   
    石头之上,本就没有土壤,缝隙之间,土壤也少,怎么飘落到这上面,又怎么活得下去?我不免为小树忧虑,怜悯它细小的生命!
   
    我开始留意起它来。寒寒暑暑,它不断向上空挺伸,不停向四周扩展,越长越大,越大越旺,在篮天底下显得一片青了。看来,它并不犹豫,更不退缩,只顾冲锋陷阵,似乎完全不晓得自己是落根在光秃秃的大石头上的。
   
    那一年,刮了一场暴风,还夹着骤雨,天地间一片昏暗;我顶死了门,关实了窗,躺在床上,只听到外面呼隆呼隆的响,还有夹杂着雨点扫过屋顶的霹雳啪啦声,心头一阵紧似一阵,一夜也没睡得着,生怕世界翻转过来。
   
    第二天,风雨停了,打开大门,只见满地泥浆,掺拌叶片、树干、杂物,零乱不堪,惨不忍睹;我想,石上那棵树肯定是倒了。看过去,不然,它的绿叶虽然是碎裂了,残缺不全了,但树干却直挺挺的插向天空,铺开傲霜之枝,更显精悍!
   
    不久,它的枝梢,又长出新叶来,绿意盎然!
   
    随着日子的过去,它越显枝粗叶茂,简直遮住半边天了。
   
    也难以道尽天地之变幻,到了这一年,遇上酷暑,大地干旱了。人们食水苦,洗刷难,承受热浪的煎熬,都摇头摆脑,怨叹不绝。
   
    我更坏,一时竟失业了。也不知是失业人多的缘故,抑是我并不起眼,不曾被人看得起,因之虽说每天都碌碌奔走,希望找到一份工做,可总是落空,于晚上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里来。
   
    好些树木花草,都在龟裂了的大地上,不声不响的凋零、枯萎;钻石山上,也留下处处凄凉。这映到眼里来,益使我心头沉重。
   
    这时,显得特别的又是石上那棵树:虽说傍晚时叶子垂吊,干瘪憔悴,然而第二天早上,竟又青翠挺拔,生机勃勃,屹立于晨曦之中! 面对它,我不能不啧啧称奇!
   
    一天,我极度沮丧,走到那棵树底下,倚着主干,撩开衣裳喘气。就在那时,我发现脚底下的树根,已是手腕般粗壮,呈深褐色,顽强坚硬,交错攀附于岩石上,一半伸向几尺远的石头之外,插进土壤中。我动了动脚,定睛再看,石头似被炸药炸过,原早的缝隙,裂开得杯口般大,分成几瓣了。啊,这分明是树的主根,硬是撑开石头,穿透过去,伸展到底下层的。难怪它长势这般美妙!
   
    我当初对树苗的担忧,自是幼稚可笑;不过,我还是想起它细弱的根和那白嫩的根尖,不知道它是用了多大毅力,多大拼劲,才钻穿石头的?
   
    蓦地,我浑身生出无穷力量,抖擞精神:生为人,应该而且可以粉碎任何逆境!
   
    又一天的早晨,旭日初升,万般灿烂,另一块顽石上,复见夺目异彩。这时,我这个钻石山上的人立刻想到,那不会是名贵的钻石,而应该是又一棵令人生敬的石上的树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