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温克坚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温克坚文集]->[如此招商为哪般?]
温克坚文集
2005
·中亚屠夫卡里莫夫
·声援朱久虎律师,警告陕北“黑社会”
2006
2007
·和谐社会从释放政治犯开始
·关注林炳长先生
·危机不等于世界末日
·镇长的价格VS村长的价格
·文艺复兴和社会资本积累
·中共地方Vs中共中央
·邓小平主义是山西黑奴工事件的根源
·自由的力量——我看香港回归10年
·面纱背后——话说中共统战
·让穷人和富人自己说话
·现代政治及政治家
·给胡温一个政治计算器
·为吕耿松说几句话
·薪尽火传——送别包先生
·天下第一村的秘密
·流动性过剩折射中国经济深层问题
·国务院在土地问题上的无知
2008
·重大疑问:中共脑死亡?(上)
·脑死亡:更多征兆(下)
·中国决策层最应该做什么?
·南街村,不是最后的动物庄园
·是到了问责地震局的时候了!
·奥运灾难,北京制造?
·化悲痛为问责
·仇和现象背后的公民力量
·一件事 一辈子——为“天安门母亲”网站开通而作
·虎照门、官僚集团和民主化
·为李连杰鼓掌!
·奥运前为什么没有人权改善?
·温克坚:股市为什么没有出现奥运行情?
·毒奶粉事件的罪恶与救赎
·威权体制的冬天
·中国面对危机的出路
·中国有没有酷刑?——秦刚狡辩,网友酷评
·我眼里的几个网络公民
·乐观和期待----我看《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感谢”孙东东
·谁喜欢通货膨胀?
·黄光裕会不会遭遇“躲猫猫”?
·应对经济危机需要政治变革
·如此招商为哪般?
·美国复苏,中国反复
·上海楼房倒塌事件,闵行区政府做对的一件事
·言论自由才是真正的超级智库
·解码“培训民企接班人”
·江苏省委组织部能否从善如流?
·组织部的10个亿
·中国经济危局
·推倒恐惧心墙
·《零八宪章》和中共统战
·愚蠢的判决
·煤改博弈中的商业中间组织
·如何评价王国平?
·预警“城镇化建设”
·中国高房价的多重推手
·自由、权利、去恐惧化
·“世博期间禁止我进入上海”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此招商为哪般?

    参加了一个企业家组织的年会,观察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
   一个是该机构的领导层换届竟然如此轻而易“举”。关于章程修改,会长,执行会长,以及理事名单,主持人原来打算是要求观众鼓掌通过,后来经在场的另外一人提醒,变成了举手通过。仪式是先由主持人宣读名单,然后对现场观众说,同意的请举手,反对的请举手,弃权的请举手,最后宣布一一通过。我留意了下,“同意的”举手显得很齐刷刷, “反对的弃权的”则几乎无人举手。  一个企业和企业家形成的自治组织,领导层换届程序竟然如此随意,300多个在场的会员像木偶一般被操控, 要么说明这个机构和会员之间已经没有利益的纽带,没有了归属感,要么说明企业家对其会员权利没有明确的认知,对公共参与的规则如此淡漠,缺乏应有的博弈表现。 这个现象所体现的健康的公共参与文化的缺失,以及其背后的普遍化的社会恐惧心态,让人感动沮丧。
   在中午聚餐的时候,则是体验到了地方政府权力驱动下的那种招商动力: 两位来自江苏沭阳县的招商干部,挨着餐桌轮流发放名片,介绍他们当地的投资环境以及政府提供的优惠政策。我注意到其中一张名片背后写着如下优惠条件: 土地,每亩2.5万元,使用期限50年。税收,增值税地方分享部分前5年全免,后7年减半。所得税地方分享部分前5年全免,后5年减半。 规费,地方行政事业性收费一律免费。
   从交谈中得知,沭阳成立了40个专业招商局,抽调来自各行各业的公务人员,组成了浩浩荡荡的招商引资大军,奔赴全国各地,而浙江因为民间资本充裕,自然是重点招商区域。不过在经济危机影响下,他们说招商形势不好,任务还没有完成,因此最近一直在四处奔波,而这次的企业家年会自然是他们不能放过的机会。
   虽然对于沭阳了解不多,但是我也知道宿迁曾经有个仇和。这种轰轰烈烈的招商运动就是仇和的创造。 仇和后来官运亨通,先是封为江苏省副省长,后来调昆明市委书记。2008年,仇和在昆明移植这种招商模式,吸引了足够的眼球。 仇和提出,“要牢固树立”招商引资是第一政绩“的理念,实施招商引资”一把手“工程。 ”要形成干群总动员、上下齐招商的氛围。“   今天,仇和的后任和下属们把这种氛围传播到了一个沉闷的浙江会场来了。

   出于礼貌,我在听完他们的讲述后,没有直接追问,如此这般招商为那般? 其实对于这个问题,我倒也没有一个简单的答案。在发展经济的政绩考核机制下,地方政府的经济能动主义被激活,通过各种资源和政策竞争,到底对中国经济意味着什么?是否是这些年经济发展的因素之一?有人从地方政府公司主义的角度试图从中找到一些积极的因素, 而张五常先生甚至提出了县域竞争这个“中国最优制度”的核心部分,不过不管如何,地方政府的这种角色是尴尬的,对资源的破坏,对市场和经济的扭曲是显而易见的。
   另外,招商过程也是谎言和隐蔽企图充斥的过程,是没有正当性的权力演绎出来的一曲曲滑稽戏。下面引用的这个宿迁招商模范事迹报告会上的一个报告就能说明其中的些许奥妙了。
    
   招商先交友交友先交心
   近年来,我共引进招商项目11个,协议投资7.2亿元,其中已开工5000万元以上进园的项目6个。
   “先交朋友后招商,边交朋友边招商”。我的名片一直是这样写的———“你的朋友葛大刚”,没有书记、局长的称谓,却让客商感到非常亲切,愿意和我交朋友。两年来,我通过参加招商会以及客商朋友的介绍,结识了上百位客商,这些客商如今都已成为我亲密无间的好朋友,更是招商引资的好资源,有不少已到宿豫投资兴业。
   今年初,我被委任为区招商二局局长后,聘请了三位在宿豫投资的客商担任副局长,并聘请5位客商担任区纪委、招商二局的“招商顾问”,实行以商招商。今年3月,通过在宿豫投资几位客商的牵线搭桥,我仅用两天时间就认识了温州二十多位从事塑编业的老板,现场签订了2个投资超过5000万元的塑料纺织项目。随后,我又邀请了十多位企业家到我区进行实地考察,又促成了5个投资项目。
   “把客商当作亲人看,把客商的事情当作自家的事情办”。今年3月,由我局引进的浙江温州客商、宿迁市荣欣塑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郑荣堂先生,在我区投资建设5000万元的塑编项目,他的夫人杨女士也到宿迁帮忙。在一次闲谈中,得知她近年来一直头痛、耳鸣,在上海也先后到一些大医院进行检查治疗,但效果不明显,那段时间症状又加重了。于是,我专门安排一名同志带着杨女士去中医院治疗。经认真诊断,终于找出了病因。这使得郑荣堂夫妇非常感动。
   2006年春节,正是万家灯火、合家团圆的时候,我想到远离家乡的黄总一人在宿迁,便主动陪他吃年夜饭、守夜放鞭炮。去年8月,黄总生病,我特地陪他到上海看病,使他很受感动,铁了心与我交朋友。
   项目落户只是招商的一半,精心服务才是招商的始终。浙江平阳、苍县两地享有中国“塑编之都”的美誉,但不少塑编企业因受到土地匮乏、电力紧缺等因素制约,有向外扩张的意向。我看准这一态势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10多次到平阳、苍县两地,通过老朋友结交“新朋友”,成功地引进了11家塑编企业落户宿豫。
   大量塑编企业落户后,生产原料供应成了瓶颈。于是,我注意通过引进上游配套企业,来解决企业的原材料需求。我四下温州,在客商朋友的热情帮助和大力支持下,终于引进了浙江温州客商陈孝虎先生等数位企业家共同投资兴建的江苏贝塔斯实业有限公司,项目总投资8000万元,建成后可解决塑编企业所需的大部分生产原料。
   在为客商服务的过程中,我坚持想客商之所想,急客商之所需,解客商之所难。2005年3月,宿迁飞驰机械锻造有限公司在开工建设时,我每天都泡在工地上,现场帮助解决困难和问题,确保如期开工。该企业投产后缺乏流动资金,我帮助该企业协调周转资金250万元。
   在招商引资过程中,取得客商的信任非常重要。今年2月,宿迁市荣欣塑业有限公司协议签订之后,我在三天内为其办理好了所有注册登记手续,老板在确定好施工队伍后,便要赶到浙江去订购设备。临行前将公司公章、银行开户证明、财务专用章、公司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所有材料全部交给我保管。该企业在建设过程中就接到了客户订单,但这时连一个工人都没有,老总郑荣堂先生非常着急,我得知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为企业招工200多人,并将工人送到开发区进行岗前培训。该企业于今年5月份开工投产,比原计划提前了2个月。
   “视客商如贵宾,最大限度地尊重和厚待客商”。去年11月下旬,浙江温州的知名企业家、中塑包装董事长陈孝虎先生携全家到宿迁作客。得知这一消息后,我和区纪委主要领导在宾馆一直等至深夜两点,并与陈总一家共进夜宵。我们的热情深深地感动陈孝虎先生,第二天下午,经过详细考察,陈孝虎先生与开发区签订了投资合同,这个项目引资用时仅16个小时,创下宿豫区招商引资耗时最短的记录。
   宿迁飞驰机械有限公司是江苏银河机械有限公司的配套企业。去年,银河公司周总来宿迁考察配套企业生产经营状况,我认真制订了接待方案,使客商在最大程度上得到了尊重。周总深受感动,经过四次考察,他们不仅决定到宿豫区投资办厂,还决定投资建设“银鑫大酒店”。
   “自己的事再大可以不办,招商的事再小也得办好”。这是我的座右铭。2004年,一位战友从外地带来一位客商,我马上从办案点赶来接待洽谈,谁知路上因下雨路滑摔倒在地,造成腰椎骨严重骨折,住进了医院。在住院期间,我坚持与那位客商保持联系,向他宣传宿豫的投资环境和优惠政策,通过不懈努力,两个计划投资5000万元的项目成功落户。
   今年3月,我到河北承德招商时,忽然接到浙江温州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葛书记,我们听说你对客商服务很到位,我们想到你那里投资,你能过来谈谈吗?”我当时回答说:“行。”于是我日夜兼程,坐了36小时的车子赶到温州,见到那位老板。经过多轮洽谈,最终达成了合作意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