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魏紫丹
·还原1957(11)终篇:右派言论篇(二)
·还原1957(12)终篇:右派言论篇(三)
·还原1957(13)终篇:右派言论篇(四)
·还原“一九五七”(14)终篇:右派言论篇(五)
·还原1957(15- 全文完)
·向读者朋友请教!
·毛泽东和周恩来欠下匈牙利人民的一笔血债
·六十年点滴之二:我划右派的全过程
·活該論與論“活該”(四之二)
·提醒台湾勿忘历史教训
·可敬的读者,宝贵的反馈
· 就反右派运动的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下)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书信来往
·60年点滴之三:燕尔新婚遇反右
·国王的故事引发我想起毛泽东的故事
·关于发表“60年点滴”与主编通信
·评毛泽东的实践观(上)
·关于《〈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的评论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新设电子信箱告朋友
· 魏紫丹︰論“殺豬”的實塾^--再評毛澤
·《窃听风暴》学艺录
·《实践论》为什么是反科学的?
·《黄花岗》杂志颁发佳作奖
·六十年点滴之四:人心都是肉长的
·李爱玲:师范紫丹
·李爱玲:盼鸿雁(诗)
·预言2010年:共产党的团结年
·辛灏年先生等评《且艇风暴学艺录》
·与杨逢时女士分享《紫雪糕》
·感身世(诗)
·党教我高兴
·《矛盾论》与论“矛盾”(上)
·六十年点滴之六:心惊肉跳忆肃反
·“协商民主”在中国是“民主的代用品”--评房宁:《民主的中国经验》
·“我们共产党的团结坚如磐石”
·谈谈右派的正名问题
·一支文革中的青春之歌
·6月8日今又是  —— 驳毛泽东为《人民日报》所作社论:《这是为什么》
·《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魏 紫 丹《矛盾論》與論“矛盾”(中)
·“两类矛盾”说,非治国之正道--评毛泽东的《正处》
·毛泽东的哭丧妇
·答读者:骂人不好
·圣诞即景(诗)
·《矛盾论》与论“矛盾”(下)
·魏紫丹:毛泽东的实践观是“杀猪”的实践观
·三个战场.两类矛盾.一个目的——批《正处》(中)
·两类矛盾,三代流毒——评《正处》(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考
·孙中山民生史观与马克思唯物史观之比较
·毛泽东与猴
·人权觉醒是接受教训的基本尺度
·学习与继承孙先生的民生史观
·《还原1957》(最新版本)目录
·还原
·《还原957首篇》(最新版本)
·《还原1957》(最新版本)次篇:反右派运动的归因研究
·《还原1957》(最新版本)三篇:右派言论的核心价值
·《还原1957》(最新版本)四篇:从反右派运动到文化大革命
·《还原1957》(最新版本)五终结篇:历史的教训值得注意
·《实践论》与论实践——兼评毛泽东反人权的认识论根源
·李爱玲:著书立说康而寿(诗)
·辛灏年;《還原一九五七》序
·理达:赞辛灏年先生的《《还原1957》序》
·魏紫丹:从“学了反”说开去
·读魏紫丹老师《从“学了反”说开去》有感
·《还原1957》评论集(1)
·协商民主只能在民主转型真正开启之后再谈
·杨逢时女士来信
·杨逢时女士来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
· 对“协商民主”一文的读者反馈
·曹思源先生评“协商民主”
·纪实文学:2 两个“羔子”的战争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3)枪毙灵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4)白毛女:阶级斗争的艺术谎言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头打解放第一天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5)父盗母娼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6)6,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上)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7)货真价实的黑血儿(下)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8)丧家之犬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9)独占鳌头与名落孙山
·魏冰雪:雨中月(诗)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0)大名鼎鼎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1)高材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2)周远鸿是个乐天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3)右派不是反动派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结
·纪实文学:老太婆少年周远鸿(14)周末情节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5)光儿哲学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6)屁股出了问题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7)孺子可教也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8)党恩浩荡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19 )真假李逵
·纪实文学:乐天派少年周远鸿(20)黑血儿与白天鹅
·涓来信祝贺佳作奖(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余秋雨們 活脫脫「紅孩兒」一個
   
    (值此川震周年之际,我把去年发表在网站的这篇文章,转载于此。)
   

   在張曉風女士編的《小說教室》裡,收錄了舒暢先生的短篇小說〈傳說〉。小說本來就是虛構的,「傳說」就更加渺茫了。但讀後卻有一種真實感、現實感。
   
   這篇小說是寫一個馬戲團,其中有四類人物,據我的解讀:1,「班主」很像毛澤東,他把中國弄成一個動物王國;2, 「主角」是由「人」被改製成「大狗熊」的受害者,是「夥計」的代表;3, 「兩個大漢」或說「哼哈二將」,他們好像行使著宣傳部和公安局的職能;4,紅孩兒----其中這一形象,表現出當前中國這個典型環境中某類文人(如郭沫若之流)的典型性格。北冥說得好:「並非只有餘秋雨、王兆山這樣的人主動獻媚,他們只是這個群體的代表,在他們的身後跟著一大群屑小之徒,一有機會,就像婊子那樣奉獻自己的熱情。」(〈余秋雨、王兆山之災比地震更可怕〉)正是這樣的,「紅孩兒」作為文學典型,就成為郭沫若、余秋雨、王兆山「這個群體」的共名。很多文章都作了具體研究,在此基礎上,我來作一歸類研究。
   
   小說中的「主角」,淪落進馬戲團中,經過慘無人道的改制過程,就像知識份子經過洗腦「從人到猿」那樣,他從人改製成了一隻大狗熊。「由於披上那層厚熊皮,滿身的關節覺得發了殭,彷彿穿了一套過於窄小的緊身衣褲,處處弄得捆綁得束手縛腳了。他好幾趟想恢復往常那樣站直起來,可是剛一直腰伸腿,腿彎、胯襠、腰眼、脊骨。。。。。。一連串絞筋的扯痛,還沒有直身到半路上,又跌坐下來了。」他經歷了忿怒、咆哮、拚死掙扎,以至無奈、頹喪。。。。。。無法想像的慘痛歷程。他看到周圍籠子裡的大馬猴等等,都是失去人形,經過嚴酷的鞭棍調教後、變得非常溫馴,已經不帶鏈索了。
   
   主角還看到,身旁不遠的籠邊,拴了一隻木製的食槽,還剩了些殘雜飯粒。「他想,在這之前,這裡面關的也該是人了,說不定這身熊皮就是從他身上刮下來的,假使這皮不活刮下來,等那層熱血一枯冷,就用不上了。那麼,那人呢?他想到前面那人刮皮而死的慘景,禁不住週身一麻,打出了一串冷噤。」這時他看到一個「小孩」來了。
   
   
   一, 紅孩兒是小丑,是馬戲團的小丑。
   
   紅孩兒少說也有30出頭了,身子卻不到3尺,蓄了三根朝天辮子,搽了粉的臉上塗了個紅鼻子,穿著寬身的紅褲綠褂,一副娃娃臉的打扮,露出古怪扭曲的笑容。這和余先生《含淚勸告請願災民》時,露出古怪扭曲的哭容,相映成趣。
   
   可惡的人也有可憐的一面,他也是受害者。當他還是幼童時被拐來,裝在壇缸裡飼養,只露著一個頭在外面,這樣被控制在壇裡活著,只能橫生,不能豎長。等到長成了年,定了型,變不了了,再打碎壇缸,讓他出來見世面。現在,海內外的紅衛兵一類的憤青,他們也是這類受害者,是在黨文化的壇缸裡長大、定型了的。
   
   他對主角說:「。。。。。。嘻嘻,你用那眼神瞄我一下,是不是嫌我這副長相?除了我不當夥計外,我還給班主發號司令呢,班子裡少不了我,你們也不能沒有我;朝後你就會知道的,嘻嘻嘻嘻。。。。。。對了,我的名字叫紅孩兒。」
   
   二, 紅孩兒是奴才,是當紅的奴才而不是乏走狗。
   
   你從兩個大漢的話語裡就可得知主角在鞭棍抽打下掙扎的慘狀了。
   
   「活計,別說你;真的豺狼虎豹,在我哥倆手裡也得服服貼貼。」
   
   「活計,還有什麼絕招,使出來吧。」
   
   「乖乖給老子起來煉功夫,少耍賴!」
   
   主角癱趴在那裏,身上的皮肉跟熊皮剛結成了一層疤,原先那針刺的灸痛就快要平息,緊接著挨了這頓毒打,感到揭疤撕皮的裂痛。
   
   紅孩兒紅臉、黑臉都會唱,幫閒、幫忙、幫兇都在行,所以奴才當得很紅火。這時,紅孩兒來「含淚勸告」:「活計,班主讓我轉話給你,別跟自己過不去,要隨遇而安的想開點,像你這樣下場的又不是你一個。。。。。。」
   
   「小子,你他媽的這般哭喪嚎葬的叫,我紅孩兒知道,你是為了變成牲畜,丟了你做人的顏面。其實,你想通了的話,就不會這般死心眼。你想想戲台上的事,要是都想唱皇帝老子那一角,就沒一齣戲好唱的了。馬戲團跟戲班可是一回事,還有那邊一些,以及每座籠裡的活計,都是各唱各的角色,各守各的本分。至於班主也一樣,他也盡他的本分。」
   
   紅孩兒不是,也不可能是替主角想方設法讓他回到人的世界,而是站在班主立場勸他安於當一輩子野獸,反正革命工作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好在還沒有騙他說,這生受苦,下生要轉菩薩,像余秋雨編造謊言欺騙喪子的父母那樣:「一位佛學大師對我說,有十幾億人護持,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薩,會一直佑護中國。我想,你們的孩子如果九天有靈,也一定已經安寧。」就算真的這是佛學大師所言(?);你余秋雨用連你自己都不信的----往生學生會保佑中國的鬼話來哄騙喪子的家長,於心何忍?何其冷血!何其無恥!為了獻媚主子竟能如此傷天害理、虧良心!
   
   有許多人把他和郭沫若相比,我認為應劃歸一類,但從性質的惡劣、能量的巨大、惡果的嚴重、以及人格的卑鄙上,他不及郭,可算小巫耳!不是罵人,而是科學的定性:從家庭到社會,郭就不能算是人。
   
   1948年他在香港發表《斥反動文藝》,想把沈從文、朱光潛、蕭乾等作家,一棍子打死:「我們今天打擊的主要對象是。。。。。。這一批作家一直有意識地作為反動派而活著」,必須對他們「毫不容情地舉行大反攻」。反胡風時,他主張對胡風及 「 胡風分子 」 們處以死刑!反右時,不僅發表許多血口噴人的檄文,而且聲嘶力竭地反對溫情主義。特別是在文革中,把無恥文人的嘴臉暴露無遺。舉其犖犖大端:1967年6月6日《人民日報》發表:
   
   親愛的江青同志,
   
   你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
   
   你奮不顧身地在文藝戰線上陷陣衝鋒,
   
   使中國舞台充滿了工農兵的英雄形象,
   
   我們要使世界舞台也充滿工農兵的英雄形象。
   
   《解放軍報》1976年11月1日發表:
   
   大快人心事,揪出四人幫,政治流氓文痞,狗頭軍師張,還有精生白骨,自比則天武後,鐵帚掃而光,篡黨奪權者,一枕夢黃粱。
   
   野心大,陰謀毒,詭計狂。真是罪該萬死,迫害紅太陽!接班人是俊傑,遺志繼承果斷,功績何輝煌,擁護華主席,擁護黨中央。
   
   1976年6月號《詩刊》發表:
   
   「四海《通知》遍,文革卷風雲。階級鬥爭綱舉,打倒劉和林。。。走資派,奮螳臂,鄧小平,妄圖倒退。奈翻案不得人心、三項為綱批透,復辟罪行怒討,動地走雷霆。。。」
   
   1978年4月1日《人民日報》發表:
   
   「鄧副主席的講話,我表示衷心的擁護和熱烈歡呼。……」
   
   這你就知道他為什麼永遠是當紅的奴才,經久不「乏」,直到鄧小平為他致的悼詞上還是寫道:
   
   「郭沫若同志不僅是革命的科學家和文學家,而且是革命的思想家、政治家和著名社會活動家。他在科學文化方面作出的貢獻,在革命實踐中立下的功績,贏得了全中國人民和世界進步人士的尊敬。
   
   郭沫若同志是中國共產黨的優秀黨員。他一生熱愛黨,熱愛祖國,熱愛人民,對黨的事業忠心耿耿。
   
   郭沫若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鬥的一生。他是全國人民,特別是科學文化教育工作者和廣大知識份子學習的榜樣。」
   
   走郭沫若的路,這就是中共要求於知識份子的。有目共睹,小巫們走的正是大巫的路,文革之中、之後的表現,如出一轍,這已無需贅述了。
   
   三, 紅孩兒護主心切,理「直」氣壯地要求被害(甚至至死)的人要顧全」大局」。
   
   什麼是「大局」呢?班主就是大局,黨政就是大局。
   
   紅孩兒說:「假如你認為做狗熊是羞辱,那也錯了。你藏在熊皮裡面,除了班子裡,沒人知道你的面孔。至於我們,包括班主在內,面孔是掛在外面的,為了討好看熱鬧的觀眾,就得低聲下氣陪笑臉,扮起小丑來逗樂他門;我們可無處躲身藏臉,就得硬碰硬的受那羞辱。那是為了撐住這班子不要散掉,大夥兒才能活下去。」「你如果嫌狗熊這名字不中聽,那就另取一個好了,回頭我向班主稟告一聲,讓大夥兒喊你楚霸王。你是曉得的,他是個了不起的英雄人物,你總該心滿意足了吧。」「楚霸王,明天就開市。為了討吉利,你又是頭一遭出場子,班主特別地叫我來交代幾句話,除了囑咐你格外要小心,不能失手砸場子,場子一砸,朝後班子在江湖上就不好混了,大伙就得餓肚子。」
   
   余秋雨說:「你們一定是識大體、明大理的人,先讓大家把最危急的關及幾十萬、幾百萬活著的人的安全問題解決了,怎麼樣?」他自知理虧:「勸告非常艱難,因為被勸告的對象剛剛遭受了極大的傷害,他們的很多權利還沒有獲得,他們的情感行為非常值得同情,這就會使勸告者顯得不仁不義」。順理成章.接下去就應該說:「所以要勸政府不要敷衍了事,要從速加以處理。」不,他反其道而行之。一罵國外:「國外的反華力量拿他們說事,很不道德。」二罵喪子者橫生枝節、不識大體、顧大局:「因此,你們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這種動人的氣氛保持下去,避免橫生枝節。一些對中國人歷來不懷好意的人,正天天等著我們做錯一點什麼呢。」既然如此,你若要當忠實的奴才就該勸你的黨政主子千萬不要「做錯一點什麼」才對,怎麼反而勸起受害者呢?
   
   「該文很自然地將自己擺在統治者的立場上,以你們我們劃線,形成以下文章邏輯:『你們』即請願家長,而『我們』便是政府,是救援者,是『你們』的恩人,『我們』都在救援『你們』,『我們』沒有做錯一點什麼,而『你們』卻在橫生枝節,苛責『我們』這些恩人,從而影響『我們』營造的救援之動人的氣氛?這正是一些對中國人歷來不懷好意的人天天等著的。余秋雨竟然如此將伺候主子的奴才與主子劃了等號,將民眾排除在外,成了『我們』的對立面『你們』。所以他要以『我們』的名義,對『你們』橫生枝節的『請願』進行了『含淚』的討伐。『警察們正用溫和的方式勸解,但家長們情緒激烈。由此,那些已經很長時間找不到反華藉口的媒體又開始進行反華宣傳了』,而責任就在『你們』。如此顛倒黑白的文章,慇勤主動的迎合權力所需,不已奴氣十足,媚骨昭然了嗎?由此看來,余秋雨是不辱『文化太監』這個稱謂的使命的。」( 胡勝華:〈脫余秋雨的褲子〉)
   
   在這一點上,余秋雨是勸死了孩子的「別人」要為「國家好」;郭沫若卻是以身作則,自己為「國家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