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春 日]
万沐
·加拿大正在被政客绑架
· 中华民族需要独立知识分子
·加国经济不应被过度干预
· 美国的强大与美国的伟大
·奥巴马治标难治本
·姜维平的人权与赖昌星的特权
·故园
· 选择性的“爱国”令人恶心
·义和团 红卫兵 爱国贼
·人权应与主权并重
·也谈中国首次人权行动计划
·两种“五四”精神造就两个中国政权
·春 日
·《窦娥冤》与《邓女恨》
·两岸和平统一的当务之急
·"六四"后的中国民主多面看
· 养虎遗患与中朝友谊
·文人与女人
·帝王与诗与女人
·奔向金字塔
·沪上两文人
· 北韩中东 恐怖合流 ?
·悼亡词的绝唱 ——苏轼《江城子- 乙卯 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赏析
·全球化与族群融合
·儒家思想与建安风骨
·人道高于政治
· 金正日玩弄中美
·莫用党争绑架国民
·鸠山执政未必对华有利
·鲁迅精神不死
·月亮与中国文化
·江南女人
·大宋王朝凄哀的挽歌
·柏林墙 三八线 台湾海峡
· 中印——對手还是伙伴?
·御用文人 商业文人 独立文人
· 中国文化与哥本哈根峰会
·现实的恐怖vs空洞的“人权”
·美国的大国责任与海地救灾
·美国的大国责任与海地救灾
·把美经济帝国主义关进笼子
·央视帮赵本山强奸弱势群体
· 铲除中国民间恐怖主义的土壤
· 溫家寶即使“作秀”也值得肯定
· 中國沒有政治改革,將是死路一條
·釣魚島的回歸最終在於聨美抗日
·支持溫總! 支持政改!
·貪官效應令人憂
·劉曉波獲諾獎,也是中國民主運動獲獎
·右翼勢力 執掌北美政壇
·難以逾越的冷戰格局
· 維基解密 有利有弊
·朝鮮是中國的禍害
·美國影響世界的三根利劍
·美國影響世界的三根利劍
·孔子歸來 馬列式微
· 天寒地凍 茉莉難開
·駱家輝能給中美關係帶來什麽
·雪滿山中
·高科技的代價
·谁撕裂我的灵魂,在五月的黄昏-------记梦
·鄉 行
·公理需要強權推動
·生命,走過三月
·加拿大聯邦又要大選了
·國殤 ——清明節寫給前線陣亡加軍
·南安省的早春
· 華國鋒陵與華國鋒
·今夜 山中花开
· 日本對內負責對外破壞的文化
·拉登已死 朝伊危殆
·本次聯邦大選的幾個看點
·五月的梨花
·力薦一篇好文《太上感應篇》
·超市塑料袋該不該收費
·抗中! 美國戰略 聚焦亞洲
·中國爲什麽失去亞太
·错乱的价值观
· “狗”與“蝗蟲”
· “狗”與“蝗蟲”
· “狗”與“蝗蟲”
·余杰在幫中國民主的倒忙
· 關於中國轉型的一次私人對話
·王立軍打響了中國政治轉型的第一槍
· 薄熙來是一黨專制的產物
· 薄熙來倒了,但中國不能沒有左派!
· 平反姜維平、特赦王立軍
· 骆家辉——世界华人之光
·目盲与心盲
·撤销宣传部 裁除政法委
·爱国贼不是爱国者
· 哈勃与北京及伦敦奥运会
·你从冰川走来
·你从冰川走来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我们的家园》(一)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二)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三)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四)
·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五)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六)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春 日

    万沐

   今天傍晚在住宅区里散步,突然想起“春日在天涯,天涯日又斜”这两句诗,这是李商隐大中年间在桂州(今桂林)作幕僚时写的,诗人春日在远离长安的天涯,又是夕阳西下的时候,诗歌透露出的悲切与乡愁很吻合我当时的心情。

   多伦多对我来说当然是天涯了,而它的冬天又特别漫长,觉得生命已完全被白雪与冰层覆盖,让自然变得难以亲近。好不容易熬过冬天,春天往往来得突然,走的却匆匆忙忙,有时还没来得及出去走走,枝头的花已经开始凋零,让人徒呼奈何!

   这几天本来想去海德公园走走,但看报道那里人山人海,只怕去了也依旧是都市的喧哗,就只得打消了这个念头。在安静的小巷子里走走,似乎离春天更近一些。

   我于都市生活多有不宜,来多伦多后更喜欢离群索居,闲暇时常爱一个人去郊外看看牧场和田园,或找一方清静的山水孤坐半日。一年四季里,我最喜欢春天,但多伦多的春天却总给人一种寒意,缺乏在中国时的温馨,似乎连带有春天特色的花儿也不多。随着岁月的流逝,春天便渐渐有一种退色的感觉。

    小时候在中国北方,家对面 的林园里种满了桃树、杏树、梨树、枣树,地上长着茸茸的绿草,一年四季风物的变化给我带来不同的快乐,这曾是我的“百草园”!每到春天,各种各样的花次第开放。崖边有棵梨树,早上放学后我总喜欢坐在树杈上看着远处的山岚,听着蜜蜂在头顶的花中嘤嗡。再远处是外婆的家,那是一个山环水绕的美丽小城,青青的石板街道,鹅卵石砌起来的五彩斑斓的院落,尽管离我家不远,却常常给我一种又陌生又新鲜的感觉 !春天飘雨的日子,“百草园”里高高低低的桃花、杏花枝丫横斜,树间缭绕着一层薄雾,仿佛一幅水墨画,成年后我很喜欢元人萨都剌“杏花、春雨、江南”这句诗,想来应该与童年的记忆有关。

   以后我到外面去上中学,一周只能回来两次,学校管得很严,春天已经不能随心所欲地去外边玩了,总感到生活沉闷压抑了很多,一次回家,在“百草园”里停留良久,看着落红遍地,突然增添了许多的伤感和无可奈何!

   长大后在四川读书工作,记忆最深的就是四川的油菜花。当北方还是冰天雪地的时候,车过秦岭,进入广元,碧绿的山下,已经是一片金黄的世界,还有忙碌的农夫、水牛和低飞的白鹭。

   在四川的时候,我住在离歌乐山不远的地方,每年春天总爱去山上赏花。雨后的桃花常在一夜之间从黑压压的松林里一片一片地冒了出来,使冷峻的歌乐山突然变得热烈而繁华。沿着林间小路拾阶而上,山风徐来,泉水淙淙,偶尔听到传出的琴声很容易联想到于右任老先生写歌乐山的那首词《浣溪沙-小园》“歌乐山头云半遮,老鹰崖上日将斜,清琴远远起谁家?”

   来到多伦多后,北美平原的宽广辽阔已很难勾勒出我记忆中春天的模样。今天散步时,风吹过来还有点冷,隔着栅栏墙望过去,几个人家院落里的樱花已经开始凋谢,古人说“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今天看来,不仅是人不同,花,也不一定相似。在春日,在夕阳里,不由得就会想起小时的“百草园”,想起过去的油菜花,还有许多依稀的面孔。

   前几年的暮春写过一首小诗:“世事茫茫行路难,孰料老来出乡关。故人难寻明月里,情天恨海水一湾”。岁月流逝,常觉故人越来越远,春天也越来越冷清,李商隐当年人在天涯,或许也有同样的感受。

   原载《北美周末》2009-5-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