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松壑亭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松壑亭]->[钓鱼 ]
松壑亭
·松壑亭记
·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文学史话(1) 
·敢有歌吟动地哀--文学史话(2)
·西风残照 汉家陵阙--文学史话(3)
·蓬莱文章建安骨--文学史话(4)
·结庐在人境 而无车马喧--文学史话(5)
·秀口一吐,就半个盛唐--文学史话(6)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文学史话(7)
·行到水穷处 坐看云起时--文学史话(8)
·秦时明月汉时关--文学史话(9)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文学史话(10)
·文起八代之衰 道济天下之溺--文学史话(11)
·前度刘郎今又来--文学史话(12)
·垆边人似月--文学史话(13)
·亡国之音哀以思--文学史话(14)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文学史话(15)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文学史话(16)
·贺李姨七十寿辰
·却将万字平戎策 换得东家种树书--文学史话(17)
·赤日炎炎似火烧 《水浒》与毛的革命--文学史话(22)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文学史话(23)
·涓涓细流汇成江海----贺许师七十寿
·迟来的报春花---贺老父八十寿
·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文学史话(18)
·塞上长城空自许 镜中衰鬓已先斑--文学史话(19)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文学史话(20)
·牡丹亭下好,死生情未了--文学史话(21)
·太阳照常升起
·长联永飘一髯翁----昆明大观楼长联赏析
·确乎?克乎?-- 哈佛大学红粥会(1)
·中华民族是一没有被征服的民族!?--哈佛大学红粥会(2)
·李白诗?王维诗?-- 哈佛大学红粥会(3)
·贾宝玉的意淫--哈佛大学红粥会(4)
·国学定义--哈佛大学红粥会(5)
·中国文学系?外国文学系?--哈佛大学红粥会(6)
·美国中文作家作家生活--哈佛大学红粥会(7)
· 故乡的明月
·良师益友,终身难忘--深切怀念恩师梁恩佐教授
·新罕布什儿州游记
·钓鱼
·“六四”十年感言
·卖国贼与“卖身贼”
·国外的中文教育之我见
·傲慢与偏见--龙“侍郎”印象
·闲话汪伦
·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文学史话(24)
·皇帝称谓的由来
·红朝一甲子
·“作客”还是“做客”
·后妃之德
·有感骊歌
·茉莉花革命与吊民伐罪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文学史话(25)
·闻高华教授逝世感怀
· 方励之先生二三事
· 梁先生旧信
欢迎在此做广告
钓鱼

                 ·湘 灵·
   
      西塞山前白鹭飞,
   
      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
   
     小时候,父亲教过这首张志和的《渔歌子》,对这种动态的风景向往不已,垂钓在湖光水色之间,不时有肥美的鱼儿上得钩来,是多么令人陶醉的事情啊!自此之后,对钓鱼有了一种心向往之的冲动。
   
     我的家乡在北方杨柳青,一条子牙河和一条大清河通过,水是有的,但没有山,也没有白鹭,冲动来了,便打起钓鱼的主意。
   
     首先是自制渔具。二十几年前的中国,非常落后,没有美国的便利,随便到商店就可以买到称心的鱼杆,鱼钩,即使有,当时也买不起。到专门买农具的商店,花五分钱,买一支处理的弯竹竿,锯断,在断处放上篾子,制成三节竿,最前端的细棍儿,找一根竹帘子棍儿代替,插在前端,颤颤微微地晃动,有些鱼杆儿的模样。鱼线就用母亲做活的细线代劳,至于鱼钩,就用母亲做活的针了,当然,不是学姜太公,用直钩的,而是把针在炉火中烧红,用钳子弯成钩子,沾水淬火,钩便有了钢性,不是很软的。鱼钩上的倒刺,是没有办法做成的,只好放弃。还有铅垂,取材于牙膏袋儿,那时的牙膏袋儿是用锌的合金制成,软而有韧性,可以捏成各种形状,且有一定的份量,是理想的铅垂代替物了,最后,剩下了鱼漂儿,用一个酒瓶的软木塞,中间插上一支三四寸长的竹签,鱼漂就制成了。对了,还有一个问题,鱼漂怎么系到鱼线上,因为水有深浅,鱼漂要立在水中,鱼漂到鱼钩的距离需要调整的,那怎么办?办法有的,剪一节脚踏车胎的气门芯,套在鱼线上,再把鱼漂插到气门芯里,这样距离就可自动调节了。
   
     然后是鱼食,到一家屠宰场后边的臭水沟边,挖上几条蚯蚓,全部行头就置齐了,兴高彩烈地跑到河边,勾上蚯蚓,甩杆儿,“啪”的一声,手里只剩下最后一节杆儿,其余的全部进了水里,所有的向往,所有的心血,全被这“啪”的响声打碎,至今记不得发生在什么季节,因为失去了欣赏四周景致的兴趣。之后,又去钓了几次,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去。后来读到一本杂书里的一句话“可怜大地鱼虾尽,犹有垂杆钓鱼翁”,常用来自嘲,可也真实,大陆的自然环境破坏得厉害,鱼虾少得可怜。钓不着鱼,人便发急,鱼钩勾到水草,只好下水拉上来,既然下了水,干脆,摸鱼,还是白费劲。可居然有一次,我竟然带了一条三四两重的鲫鱼回家,向母亲大大炫耀了一番,我终于吃到了一道美味,且把秘密守到今天,母亲一直认为那一条鱼是钓上来的。其实,那条鱼不是钓上来的,也不是摸上来的。原来我下水摸鱼时,那条鱼竟自投罗网,钻到了我的裤衩里,就这样被我活捉了。这是我二十岁前钓鱼的唯一战果。因为钓鱼不着,只好改换门庭,开始钓虾,却是大获成功,给我家当时穷困的生活,带来了不尽的美味和欢乐,这是后话。
   
     上大学后,认识了父亲的一位难友杨伯伯,河南人,是个钓鱼高手。谈起钓鱼,眉飞色舞的样子。我有意考他,问道:生平钓过多大的鱼?答曰:三、四斤重。我简直被惊住了,与我三、四两的战绩,差别不可用道里计。逐产生与其一起钓鱼,借此学些手艺的想法。
   
     等到我大学毕业,杨伯伯也早已离开劳改所,我们终于找了一个星期天,完成了一次盼望多时的伟大壮举,对我以后的钓鱼生涯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我们是半夜两点多钟出发的,由杨伯伯提供全部渔具。在昏暗的路灯下,出小巷,上大街,再接公路,摸向遥远的目的地。因为此时已搬到大城市,骑车到郊区,要走几十里的路。在出城的路边,买了蚯蚓。卖蚯蚓的摊旁,已围满了人。这时我才发现同此好者,真是多于过江之鲫。路上,杨伯伯跟我讲着鱼经,首要是钓鱼分早晚两班,其余时间则空耗精力。一边骑车,一边谈,到了东方鱼肚白的时候来到一条河边,远远望去,晨曦微茫,两岸白茫茫的雾水中,隐约可见之处,站满了垂钓的人。杨伯伯找了个有鱼的地方,水中有一颗浅草,周围再无其他杂草,将一些玉米窝头用手搓碎,扔到水里,这样就打好了一个窝儿,因为食的吸引,许多鱼便游过来,杨伯伯先试一下,将鱼漂放在离钩一尺的距离,钩好饵,抛到水里,“啾”的一声,漂沉了下去,接着一提,哈,一条四,五寸长的鲫鱼勾上了水面,这种表演,真如梦幻一般。看完表演,就是自己亲自上阵了。马到成功!看到鱼漂沉下的时刻,那种心情,真是没有亲身体会而无法能想到的。尽管当时穿的单薄,在凉风中发抖,尽管蚊子爬满了全身,但鱼漂时而下沉带来的喜悦,早将那些烦恼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事情,漂儿下沉,提杆儿,抓鱼,钩饵儿,如此循环。等到日头已高,漂儿沉的频率一步步慢下来,终于,最后停止了。这时,我已是全身晒红,且被蚊子叮满了包,这时痒的感觉才开始上来。当然,战果也辉煌了一把。整整有二十几条鲫鱼。中午午息时,又是鱼经的传授,什么春钓草,夏钓阴,冬钓阳等,不一而足。
   
     这次出游,终于学到了入门的本领,体会出了《渔歌子》里的渔翁为什么乐不思归的心情。
   
     此后的岁月,亦有再次出击的冲动,但少了少儿时的胆量,终于不能自己单独成行,而杨伯伯位就高职,亦没有时间哄我玩,那次的行动,成为记忆里的永恒。
   
     想不到的是,那次学来的本领,带到美国后,却发挥了无穷的魅力。
   
     我在研究生毕业后工作的四年中,换了三个公司,搬了三次家,而每到新的地方,总能找到新的垂钓之所,吸引了新朋旧友,随我走着这条充满诱惑和快乐的路。
   
     九六年六月,找到工作在麻州中西部的一个小城Gardner,离波士顿有六十几英里的路。公司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工作不紧张,五点钟下班,到八、九点钟天黑,漫长的时间没法打发,所以又想起钓鱼。渔具的准备没有了儿时的繁杂,到WALMART商店,从鱼杆儿、鱼线、鱼钩到鱼饵等等,可以满足你的一切要求。仅仅是钓饵一项,竟有几百种之多。从材料上,有塑料制的,铁制的,羽毛制的;从形状上,有小鱼形的,小虫形的;从颜色上,有红的,绿的,蓝的,黄的;从钓鱼的品种上,有钓鲈鱼的,钓鳟鱼的,钓小狗鱼的。真是五花八门,看得我眼花缭乱,徘徊良久,亦不知选哪种钓饵,只好做罢。选了一副鱼杆,然后,回家抓了一块面包,加点水捏成团,权作钓饵,急急跑到离家仅一英里之隔的国家公园。公园内有专为钓鱼人设立的码头,一米多宽的桥面,直通到池塘里,四周是青山绿水,树上有小鸟鸣叫,水中有鱼儿游动。比较起我在国内的钓鱼情景,真有着天壤之别。可能赶得上《渔歌子》的意境,因为这里亦有鹭鸶一样的水鸟,不时从水面掠过。
   
     把一小块面包团成小球,钩到钩上。这种高级的钓具,还是第一次用。钓杆儿上有可以收线的小轮,小轮又有两种,一是开放式的,鱼线绕在外面;一是葫芦式的,鱼线绕在葫芦里面。后者价钱便宜,我选了,却是歪打正着,容易操作。首先将线收短,把杆儿举起,用拇指摁住葫芦的按钮,抛杆儿,在钩飞到顶时,抬起拇指,铅垂带着鱼线,抛出弧线型,飞向远方的水中,同时伴有轮子转动“沙沙”的声响,真是奇妙。我试了几次,掌握了要领。看着钩儿沉到了水里,死死盯着水面的漂儿。“嗖”的一声,漂儿不见了,沉没到了水下。这里的鱼儿大概没有见过这种鱼饵,所以不和钓者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光玩不咬钩,而是大口把钩吞到肚里。等我急急地提起鱼来,一瞧,有三、四寸长,扁扁的,鱼身发绿,且有深色的条纹。第一次见到这种鱼,有些怕,但我还是把它抓起来,铰断鱼线,把鱼放到桶里。大约一个小时的工夫,钓了有四、五条,成绩还不错,将鱼带回家,母亲将鱼做了(母亲那时正来美探我)。吃鱼时,心里却嘀咕起来,颇需有第一个吃螃蟹人的勇气。我便自己给自己打气,既然公园内有可以垂钓的招牌,当然湖里的鱼就可以吃了。拿起筷子,夹了一块,一尝,鲜美无比,绝不是放味精可以媲美的。鱼肉成蒜瓣状,且有点甜味。此时,再也顾不得犹豫,三下五除二,风卷残云一般一盘鱼全部到了胃里。有了初次的成功上班亦少了心思,一捱到五点,就急急出门,直奔钓鱼地点。弄得天天晚上吃鱼,吃不完,还带到公司做午餐。上班时,与美国同事RENE谈起钓鱼的事,才知道钓上的是SUNFISH,北美极其普通的品种。又将钓鱼的消息告诉住在隔壁小城的LU君,亦勾出他的鱼瘾。相约好了,要到他家附近的一个大湖去钓大鱼。想不到去的那天,天气阴凉,冷风嗖嗖。LU君因为是第一次钓鱼,心里掩不住的激动,大谈起鱼的吃法,象是有几十磅鱼在等着他的样子。说要把鱼蒸着吃,煮着吃,炸着吃,薰着吃……,颇象电影《阿甘外传》里的阿甘,与其战友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大谈虾的吃法的样子。不幸的是,这次出猎,尽管使出浑身解数,仍是无功而返,只成了一次精神上的会餐。到此才知道,钓鱼和天气有很大的关系。在国内时,有一个讲钓鱼的相声,讲一个说大话,钓不着鱼,最后跑到市场上买鱼回来以满足其虚荣心的人,说是钓鱼要赶拨儿的,想想,是有些道理。原来,因天凉爽,鱼躲到深水里,岸边钓不上鱼的。
   
     真的会餐最后还是成行了。几周后的一个周末,约了LU君,ZHANG君,TAO君,再加上他们的太太、孩子,十几个人的队伍,一起浩浩荡荡来到我家附近的国家公园。TAO君真是钓家,所带来的渔具,多了一把抄网和一个鱼篓,备抄网而来,肯定是能钓大鱼的。一问,果不其然。此君曾在密苏里州呆过几年,在南方,经常可以钓到几磅重的大鱼,抄网是必备的。这样一支大军,大有荡平这个水塘,卷尽塘中所有鱼儿之势。
   
     走向钓鱼的码头,大家一字长蛇阵排下来。果然是TAO君最厉害,无论是数量,还是单重,均是领先。一次勾上一只SUNFISH,而这只SUNFISH,又成了鱼饵,被一条大的鳟鱼咬着,可惜是事出意外,竟忘记用抄网,眼看着那条大的鳟鱼从眼底下急急而逃,大家不禁连声叹息,比失去一个宝物还要可惜的样子。
   
     遇上这样的钓家,我的钓技亦有所长进。TAO君讲了一招怎样逗鱼上钩的小技给我。
   
     这次钓上的鱼,有四十几条之多,不但有SUNFISH,还有PERCH,CRAPPIE等。晚上,齐聚我家,来了次真正的会餐,实现了LU君炸、蒸、炖、煮鱼的美梦。最使人回味的是LU君的太太PAN做的鱼汤,真是使人回肠转肚,思之往之。将鱼浅浅地煎一下,放水,葱、姜、盐,煮成一锅乳白色的汤来,味清淡而鲜,无一丝其它杂味,真是绝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