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邱国权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邱国权]->[与时俱进:“农民工”维权方式发生重大“变革”?]
邱国权
·世界奇观:中国所有官员的N种上位方式
·羊肉节 横山岗 溶洞水电站
·攀枝花枪击案让王岐山的“反腐败运动”走向穷途末路
·兵棋推演:中共红朝灭亡的N种模式
·商人重利轻大义?——也谈川普总统关于台湾的相关言论
·“经济全球化”必须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经济私有化基础上
·用美元砸死中华民国?——台湾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与谢选骏先生商榷——不能用中共独裁专制的术语描述美国政治
·歇菜了,刘亚洲将军
·“老百姓”是个什么东东?
·“丛林法则”是低级人类的生存之道,“公平正义”是高级人类的发展方向
·中国大撒币,世界鄙视你!
·“中国公民”乎? “中国老百姓”乎?“中国居民”乎?
·再反思“六、四”:学生绝食毁掉中国民主前程
·八九“六、四”、中共和中国民主派划定的双重禁区
·郭文贵爆料是中共高层贪腐官员对王岐山的大报复
·刘国梁这次玩儿大了!
·王洪文、毛远新、刘晓波三人虾扯蛋
·如果刘晓波没患肝癌而“保外就医”?
·如果刘晓波再被逼离开中国?
·超级大科学家霍金成了一个搞笑大师
·崇祯皇帝三海关大阅兵给谁看?(纯是搞笑)
·刘国梁“七一”向党表忠为哪般?
·香港人的“中国心”不见了
·中国与印度,冲冠一怒为不丹!
·蔡振华落选十九大代表的N个因素
·中、印“麦克马洪线”的产生及后来的纠纷
·印度挑衅中国,是对习近平的严峻考验
·“我没有敌人”——刘晓波思想永放光芒
·从左宗棠与李鸿章的一副对联谈起
·希望谢选骏先生不要给独裁统治者戴上“主义”的皇冠
·中国外交两大特色:流氓外交与袍哥外交
·兵棋推演:中印和、战的几大结局
·孙政才如何做才能“肃清薄、王余毒”?
·龙兴之地异象连连,这是什么节奏?
·也谈刘晓波先生的:“殖民三百年”
·特朗普不让中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
·习近平凭啥要顺郭文贵之愿打倒王岐山?
·山雨欲来风满楼,多事之秋“十九大”
·“为人民服务”是一个反动透顶的口号!
·薄瓜瓜“复仇之剑”指向谁?
·毛泽东与林彪关系实质是什么?
·台湾与大陆渐行渐远,统一希望渺茫
·毛家天下梦断紫禁城,习党天下美梦能成真?
·当今中国,数风流人物:还看王岐山
·中国如何实现从独裁向民主的破局?
·中国人没有资格嘲笑菲律宾及其人民!
·孙政才就是弱智从政,咎由自取!
·陆军司令劲爆毛泽东时代腐败娃娃兵
·中共为什么要妖魔化林彪?
·中共“十九大”的几个关注热点
·个人崇拜政治需要,重新妖魔化林彪、彭德怀
·信号:习近平任上极可能为高岗平反!
·中共十九大一道亮丽风景:元老染发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谁会推动中国政改?谁来推动中国政改?
·郭文贵爆料是高层倒王的超级大阴谋
·中国,一群土匪流氓强盗在创造历史!
·朱镕基前总理被捏住了睾丸?
·世界能容纳发达、民主的美国和中国,但不能容纳独裁专制的中国
·大清国对美国有两副面孔,哪张最真?
·中共思想家王沪宁、李春城,不同理论,不同结局
·中国是“新思想”策源地?这真的是个香屁!
·十月革命百年之际,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升级2.0版
·王岐山一番话,有三条巨大信息量!
·中国的“厕所文化”和“厕所革命”
·中国,大官人们多数都是“低端人口”!
·张阳将军:你不能这样就走!
·当“低端人口”成为“国家元首”?
·学生杀老师是中国罪恶的教育政策产物
·毛左张云帆被秘密关押的闹剧、荒唐剧
·中国“道德沦丧”的根源是什么?
·百年世界“民主仁慈皇帝”评选光荣榜(不是搞笑)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构建中国人命运共同体”
·申纪兰再当人大代表,让国人恶心至极!
·致高伐林先生:
·宋永毅有关毛泽东、林彪文章的几大荒谬
·一前一后的交通事故与一后一前的慰问电
·巴山老狼二十年前对高岗事件的英明论断得到完全证实
·让“淫民”的“领袖”见鬼去吧!
·巴山老狼惊闻大明崇祯皇帝口吐亡国之音!
·致北京高洪明先生:
·杀人狂毛泽东屠民屠功臣的犯罪动机分析
·张扣扣杀人案应该如何判决?
·张扣扣复仇折射中国司法体系巨大黑暗
·与人谈话后……
·毛泽东只是传皇位失败,不是开明——与小思先生商榷
·特朗普金三胖风云会,朝核问题将终结
·今日中国:终身制比任期制对民更有利
·金三箍棒逃不出特朗普如来佛手心
·笑看二○一八年中国、世界风云
·“中美是夫妻关系”的说法不妥当
·“不厚粉”是装傻还是真傻?
·区分“高端人口”与“低端人口”的N条标准
·中美冲突:诚信与欺骗两大价值观的决斗
·安倍见中国外长翘二郎腿说明什么?
·电大同学聚会,巴山老狼遭遇大尴尬
·自我表扬是政治文明社会的基本功课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汶川大地震十年祭
·马克思主义是祸害全人类的最大邪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与时俱进:“农民工”维权方式发生重大“变革”?

   与时俱进:“农民工”维权方式发生重大“变革”?

   

    作者:巴山老狼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新生事物可谓层出不穷。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的语言学家们发明出了“农民工”这个新名词。这个词的特定含义就是:“干世界上最苦最累最脏的活儿,领世界上最低最少的工资。”当时的农民工们虽然“干世界上最苦最累最脏的活儿,领世界上最低最少最的工资。”但干了活后,有几个钱领,“农民工”们心里还是高兴滴。可到了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开始出现了“农民工”们干活后领不到工资的事情。以后这样的事情是愈演愈烈。此后“农民工维权”又成了一个中国最热门话题。

   

    最初“农民工”们在干了活拿不到钱的情况下,首先想到的就是法律。九十年代很多官司就是农民工索要工钱的事。这样打官司的结果一般是“农民工”们胜诉。按理说,在“农民工”们胜诉后,把“农民工”的钞票还给“农民工”就行了。可是这里面存在一个中国特有的“法院判决执行难”的问题。一个官司下来,农民工们交了诉讼费后,胜了官司没有一个老板愿意执行!据报载:某地方镇政府集资请“农民工”修路,路修好后,“农民工”领不到工钱,官司打到法院,法院判决“农民工”胜诉。可胜诉后镇政府不执行你把他奈何?后来好说歹说,镇政府大员们勉强同意分期付款:欠农民工的十多万元工钱每年付一千元,总计一百多年才还清!如此一来,几十个“农民工”平均一个人一年只能领到十多元钱!这“执行”与没“执行”没有任何区别!这法律还没执行完,债主们个个就会去见阎王了,因为没有哪一个“农民工”在领到法院“执行通知”后能再活一百年!辛辛苦苦的“农民工”们没领到工钱不说,又白费了许多的精神和时间,还倒贴了诉讼费!

   

    新世纪来临后,亲民的总理温家宝在巫山为“农民工”们讨工钱的事经舆论的宣传令“农民工”兴奋不已!此后领不到工钱的“农民工”们把希望寄托在了政府身上,盼望政府响应温总理的号召,帮助“农民工”们领到那世界上最微薄的薪水。那位温总理帮她讨过工钱的农妇还亲自出马,为自己的农民兄弟们讨要工钱。可是中国的公仆们不是个个都象温总理一样的“亲民”, “农民工”想找人民政府讨工钱可谓是“难于上青天”!这也不能全怪“政府”,欠薪的大多是建筑工地的“甲方”和“乙方”,与“政府”何干?改革开放后,“政府”充分放权,这工钱的事关“政府”屁事!那个温总理帮她讨到工钱的农妇出门想帮别的“农民工”讨要工钱时也碰了一鼻子灰!想再找那温总理,可温总理又是日理万姬,总不可能什么事情都不干,只帮“农民工”讨工钱吧?总理大人一年到头能帮一个“农民工”讨工钱、或者几年能帮一个“农民工”讨到工钱就很不错了!

   

    这通过法律和找政府讨要工钱看来没什么指望了。是不是“农民工”就没有办法了呢?非也!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别以为“农民工”们个个都是猪头三!你欠“农民工”们的血汗钱,“农民工”们是不会轻易让你小子轻松吃下肚的!后来出现了“农民工”们爬高楼,上铁塔,……如此这般也讨得几个子回来。更有那甘肃的“农民工”王斌余,为讨工钱持刀杀人四死一伤!这一事件对国人的震憾非同小可!

   

    最近成都某单位发生了一出“农民工”维权讨工钱的事例。这一事例很可能是“农民工”维权方式的一个“划时代”的“变革”!老狼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

   

    今年春节前,某单位下面一施工工地的农民工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后,没有领到工钱。这没领到工钱的原因不外两点:一是甲方的工程款不到位,二是施工方有钱不想给。不管是什么原因,要过年了,不管甲方或乙方,总该想法让“农民工”辛苦一年后,能高高兴兴地领到工钱回家过年吧?可是工地上的负责人总是以各种理由没有支付工钱。眼看年关将到,“农民工”们归心似箭,可没有钱,回家这年也没法过呀!腊月二十几的一天,几个“农民工”闯进了某单位总经理的办公室,要单位支付工钱。隔壁的书记听得农民上门讨债早就溜之大吉!总经理客气地接待了“农民工”们。可是一谈到钱的事就不亲热了。总经理大人以各种理由推诿。一句话:没有钱。这几个“农民工”先是说好话,但没有作用。“农民工”又说若拿不到钱就到总经理家里去吵闹,可总经理好象不吃这一套。一个多小时下来,任“农民工”好说歹说,经理大人还是油盐不进!后来有两个农民工突然靠近经理大人,一个“农民工”抓起办公桌上的烟缸向总经理大人头上砸去,瞬间经理大人的脑袋鲜血长流!还有一个“农民工”发出“往死里弄”的威胁!这一招果然见效,总经理大人顾不得头上的鲜血,颤抖着打电话叫财务人员付钱!“农民工”几个月没有讨到的工钱,被砸在总经理头上的一个烟灰缸彻底解决了!事后听人说是“农民工”花钱请了两个“江湖好汉”,讨不到钱就下黑手!终于迫使总经理大人低下了高贵的头!总经理大人在这一事件中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在付出了鲜血的代价后,还眼睁睁地看着“农民工”们把钱拿走!

   

    这是老狼近几年来所见所闻的的最新方式的“农民工”维权行动!也许是法律在“农民工”维权方面的软弱,或许是政府在“农民工”维权方面的不作为,“农民工”维权方式已经从最初的依靠法律、依靠政府,到后来的爬高楼、杀人。现在又与时俱进了,“变革”到依靠“江湖好汉”! 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一个圣明的皇帝把流落在江湖的一大帮好汉们全部“招安”了去?

   

    如果“农民工”真是请江湖好汉们出马,且解决了维权的大问题,那中国社会又回到一百多年前的大清国时代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