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刘逸明文集
·被人包养的女大学生能被人骂醒吗?
·《潇湘晨报》招谁惹谁了?
·打破“唯高考分数论”让人欢喜让人忧
·富二代飙车相撞纯属咎由自取
·芮成钢是怎样炼成的?
·应该让“整”死超女的整形医院见见阳光
·岳阳楼名街遭拆除意味着什么?
·老师该不该向学生下跪?
·清华博士,别人家的房子被拆时你在哪里?
·打人者为何谎称是公安局局长侄子?
·犯罪嫌疑人“盖被子死”一点也不离奇
·从王帅到王鹏,跨省追捕为何层出不穷?
·大学生上街发“情书”是谁的悲哀?
·离婚是宋丹丹为难以摆脱的宿命
·富豪征婚广告照出了“剩女”父母的拜金嘴脸
·男子因写嫖娼日记被抓冤不冤?
·张凯律师遇袭再现维权律师的危险处境
·方滨兴是封网“功臣”更是历史罪人
·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官员安排儿子担任公职还能算新闻吗?
·还有多少地方在搞激情艳舞表演?
·县委书记熊抱央视女主持只因风流成性?
·中国女子为何要到马来西亚去卖淫?
·漫话古今文字狱
·“书中自有颜如玉”该不该删除?
·外交部女发言人为什么能比男人更强硬?
·强奸犯宋山木上诉的真实原因
·关于方舟子造谣污蔑刘逸明的声明
·钱云会之死为其他维权人士敲响了警钟
·贪官妻儿大义灭亲背后的潜规则
·儿子未出来,母亲便进去,天理何在?
·为狗下跪,穷人难道连狗都不如?
·央视春晚的敲钟时间怎能一错再错?
·钱云会案真相大白还需要多久?
·女子为参加考试两次下跪是谁的悲哀?
·公安局微博为何只关注美女苍井空?
·男官员与女干部宾馆幽会能是正常关系吗?
·年轻夫妇抱儿女顶雪卖黄碟打动了谁?
·方舟子有选择性的打假令人悲哀
·春运期间为何总是一票难求?
·温家宝接见访民,又是一场“亲民秀”?
·该不该取缔丑闻、奇闻频出的彩票行业?
·“敲诈政府”罪何时可以休矣?
·还有多少贪官准备外逃?
·质问央行,烧毁假钞违了哪条法?
·把精液当“药引子”的教授是个强奸惯犯
·刘志军和新《红楼梦》中哪个女演员有染?
·刘永好给记者发红包羞辱了谁?
·有多少“剩女”值得我们同情?
·官员嫖娼那么容易被发现吗?
·“富二代”飙车撞上大树致死是死得其所
·日本地震,中国抢盐,皇帝不急太监急?
·肖传国获释,方舟子为何不敢上街?
·日本地震后中国人丑态百出,最该拷问的是体制
·冷血县委书记是怎样炼成的?
·不容思想偏激,北大将变成“阉大”?
·大贪官许迈永的明星情妇到底是谁?
·长影暴力拆迁事件背后的官权魅影
·北师大教授董藩在鼓励学生干什么?
·政协委员被情妇杀死是悲剧还是喜剧?
·深圳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在倒行逆施
·朱镕基不在其位可谋其政
·维权律师失踪,谁来帮他们维权?
·许迈永被判死刑,他的99位情妇在哪里?
·艺术家被劳教是中国法制的悲哀
·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香港17万公务员仅20余人配车让谁脸红?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美女大学生抢烟,真能断掉男人的烟瘾?
·重刑之下,还有无勇夫?
·中国的高考是选拔人才还是选拔奴才?
·卫生部建媒体记者黑名单是不务正业
·官员为何可以“腾云驾雾”?
·红歌真的那么好听吗?
·红十字会怎样做才不至于沦为黑十字会?
·宋祖英的香肩为何碰不得?
·“凉民证”与民族情感何干?
·中国的网站数量为何突然大量减少?
·冒牌的“中央办公厅秘书”为何能骗得巨款?
·毒物逼迁彰显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人性缺失
·为文学而生,为自由而战
·访民们被关“黑监狱”的噩梦为何挥之不去?
·中国女人为何大不起来?
·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天涯何处是家园?
·为何只向企业员工征收“月饼税”?
·用说真话来壮大公民力量
·《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意欲何为?
·上海静安大火的4000多万善款被谁吞了?
·汪精卫和陈璧君的生死之恋
·李双江之子再度点燃国人仇富、仇官怒火
·“十省防逃追逃”又一村
·有毒食品泛滥下的“幸福”中国
·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温家宝再吁政改,是干雷还是甘雨?
·女通缉犯改名为何顺利通过?
·《快乐女声》让谁不快乐?
·天宫一号飞天彰显中国崛起?
·李鹏“现身”黑龙江大学校庆背后的玄机
·“五毛蛋”让温家宝“影帝”桂冠失色
·且慢对“信访网络快车”叫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野三关镇的“野三官”

   5月18日,湖北巴东警方对邓玉娇刺官案进行了最新情况通报,这使得该案在网络上继续发酵,网民的愤怒大有更上一层楼的趋势。邓玉娇究竟是被邓贵大等人按倒还是推坐、到底有没有抑郁症、杀人的刀到底是修脚刀还是水果刀?这些都为网民所热议,虽然警方的通报振振有词,但网民的立场却截然相反,民意与官意再次呈现出了巨大的反差。
   
   邓玉娇刺官的案发地点竟然位于一个叫做野三关的镇上,这个名字始于何时,又有何寓意,作为外地人大多不得而知。颇令人感到蹊跷的是,在案发当时,和邓贵大同的还有两名官员,三人一起不就是“三官”了吗?加上他们三人的粗野言行,将其合称为“野三官”可谓恰如其分。
   
   人们常说,同姓者“500年前是一家”,邓贵大和邓玉娇都姓邓,而且同处一地,他们在前代有血缘关系的可能性应该不小。在传统观念比较强的国人看来,同姓的人之间最好不要谈婚论嫁,发生性关系更是有违祖宗的意志。邓贵大却不讲这些,管他张三李四王麻子,只要长得漂亮,上了再说。

   
   邓贵大原以为权力和金钱是尚方宝剑,拿出来一招摇,谁都得俯首称臣。始料不及的是,邓玉娇这个同姓的小妹妹竟然偏要对他的这些强势资本不屑一顾。不仅仅不顺从他以满足他肉体的需要,反而还拔刀相对。邓贵大最终因为被邓玉娇刺伤而不治身亡,另一名官员也受伤,还有一名官员估计在当时也是吓得屁滚尿流。
   
   邓贵大死了,邓玉娇也失去了自由,而且在失去自由后饱受折磨。野三关镇的这“野三官”可谓是色胆包天、害人害己。不知道邓贵大在九泉之下会不会吟哦“落得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千古名句。不过,虽然邓贵大的生命已经悄然而逝,但他那句“这是服务场所,你不是服务的,在这里做什么?”的牛语却已经成为了名言在网络上风传,足可以和上述名句媲美。
   
   清人李伯元所撰写的《官场现形记》曾风靡一时,至今仍有人在细细品味,可惜李伯元早已作古,否则的话,巴东的这“野三官”定能得到他妙笔的垂青,让他们和该书一起万世流传。有人说,半部《论语》可以治天下,半部《官场现形记》又何尝不是一部诲人的教科书?邓贵大等人所上演的“野三官”遇刺记可以说再度为官员提供了绝好的反面教材。
   
   2009年5月21日
   
   转自《大河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