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刘逸明文集
·风水为何在中国被妖魔化?
·从杀儿童到杀法官,中国社会怎么了?
·是记者无文化还是孙东东不正常?
·要学生行跪拜礼,教师也想娱乐至死?
·轮奸是怎样变为“通奸”的?
·阎崇年悬赏挑错与商鞅立木为信
·罢工是解决劳资纠纷的最有效途径
·严打,请不要挂羊头卖狗肉
·逼少女卖淫案频发,河南能否打出几个“天上人间”?
·方玄昌遇袭,都是文章惹的祸?
·“天体浴场”里的裸泳者更像是在聚众淫乱
·“鸟人”变“罪人”令“法治社会”蒙羞
·妙龄少女身陷“艳照门”,自己该不该反省?
·美女作家为何让新浪网编辑动了邪念?
·山寨机骗人,银监会真的没有责任?
·成功人士非得搞三妻四妾?
·谁给了这个农民“敲诈政府”的胆子?
·文强在临死前为什么不喊冤?
·文强在临死前和王立军说了什么?
·因救母失踪,与见义勇为何干?
·“小姐大阅兵”是一道什么样的风景?
·两陷“带走门”,柴静何以如此平静?
·女人在夏天该穿裙子还是该穿牛仔裤?
·为什么这么多中国人想移民?
·张国立何不向陈宝国推荐六味地黄丸?
·中国缘何成为“野鸡文凭”的最大市场?
·韩寒去香港为何最想见张柏芝?
·群杀知名人士博客传递重要信号
·汪精卫到底是不是“卖国贼”?
·小沈阳被称“最低俗的中国人”当之无愧
·局长想与“小三”结婚何必“向党保证”?
·殴打记者,霸王集团要称王称霸?
·记者成通缉犯,文章惹祸何时休?
·吴三桂冲冠一怒真是为红颜?
·郭德纲离臧天朔还有多远?
·农民工“愿当裸模”,谁能读出他们的无奈?
·封杀郭德纲,北京电视台怎能孤军奋战?
·“打耳光发欠薪”羞辱的何止是民工?
·“小姐”该不该受《劳动法》保护?
·王侯将相真有种乎?
·局长死于异性家中是个天大的笑话
·卫生部的新闻发布会为何前后矛盾?
·李一道长真的犯了色戒?
·问题奶粉再现,中国离文明崛起还有多远?
·谁敢说李萌萌事件不是罗彩霞事件的翻版?
·《侵权责任法》会不会沦为贪官的保护伞?
·毛泽东与中国的神秘文化
·李银河为什么没有处女情结?
·市委副书记失踪,是跑了还是死了?
·女子举报官员强暴有多高的可信度?
·方舟子遇袭,幕后黑手难道是唐骏?
·政治改革才是根治中国社会乱象的良药
·从见死不救看中国社会的道德溃败
·夫妻协议不该如此雷人
·深陷诈捐门,成龙会不会因此而臭名昭著?
·甩掉二奶用得着去公证吗?
·警察进京抓记者再现公权力的嚣张
·陈光诚从小监狱走进了大监狱
·美女证、房奴证,“90后”为何喜欢这些玩意?
·何不公开审理宋山木涉嫌强奸案?
·“直通中南海”留言板注定是一场政治秀
·教师强奸女学生,真是为了激发学习兴趣?
·维护城市形象要以牺牲司法形象为代价?
·朝鲜应该更名为“朝鲜王国”
·毛泽东最爱看什么书?
·广西官员想催生新的太平天国?
·灭一灭官二代的嚣张气焰
·父亲逼女儿卖淫,又是金钱惹的祸?
·“骗子”受审,女贪官岂能逍遥法外?
·天底下有这样按摩的吗?
·李刚父子是一对难得的好演员
·剧协主席“以泪洗面”,是真情流露还是溜须拍马?
·警察该不该让卖淫女为自己行大礼?
·贪官李人志的《忏悔录》文不对题
·电视违法广告为何屡禁不止?
·女大学生为何沦为低智商动物?
·360已经逼得腾讯QQ走投无路了?
·关停小区内色情夜总会何须如此兴师动众?
·被人包养的女大学生能被人骂醒吗?
·《潇湘晨报》招谁惹谁了?
·打破“唯高考分数论”让人欢喜让人忧
·富二代飙车相撞纯属咎由自取
·芮成钢是怎样炼成的?
·应该让“整”死超女的整形医院见见阳光
·岳阳楼名街遭拆除意味着什么?
·老师该不该向学生下跪?
·清华博士,别人家的房子被拆时你在哪里?
·打人者为何谎称是公安局局长侄子?
·犯罪嫌疑人“盖被子死”一点也不离奇
·从王帅到王鹏,跨省追捕为何层出不穷?
·大学生上街发“情书”是谁的悲哀?
·离婚是宋丹丹为难以摆脱的宿命
·富豪征婚广告照出了“剩女”父母的拜金嘴脸
·男子因写嫖娼日记被抓冤不冤?
·张凯律师遇袭再现维权律师的危险处境
·方滨兴是封网“功臣”更是历史罪人
·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官员安排儿子担任公职还能算新闻吗?
·还有多少地方在搞激情艳舞表演?
·县委书记熊抱央视女主持只因风流成性?
·中国女子为何要到马来西亚去卖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飙车事件与第四种权力

   杭州富家子弟胡斌闹市飙车致人死亡事件已经发生了整整一周,胡斌事后的冷漠、杭州警方的袒护、当地媒体的噤声都让人觉得怒不可遏,舆论走向呈现出了一边倒的趋势。网民对胡斌和杭州警方的谴责,让我们再一次感受到了网络的巨大力量。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杭州警方终于收回了之前的论断,至少从表象上回到了客观、公正的应有立场。
   
   在网络繁荣的时代,胡斌飙车致人死亡事件注定会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即使杭州当地的媒体在一开始的表现不尽人意,但在异地媒体的强烈关注下,杭州当地的媒体最终也步入了共同关注此事的行列。媒体的监督权被称为第四种权力,但是,新闻自由和媒体的良知在传统媒体上仍然体现得不够,很多媒体在面对突发敏感事件的时候,往往缺少报道的勇气,媒体的选择性失明无疑会降低其公信力和影响力。
   
   网络媒体的多种优势决定,它有着传统媒体所无法替代的作用,很多时候,网络媒体的提前报道可以为传统媒体提供信息资源和消除恐惧。此次的飙车事件发生之后,不仅仅杭州当地的传统媒体选择了集体失语,即使是言论尺度较为开放的当地网络媒体也对有关消息删之唯恐不及。飙车事件最终能步入大众的视野,可以说异地媒体的大胆敢言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胡斌飙车致人死亡之后,不仅若无其事,而且还和一帮阔少有说有笑,他的冷漠激起在场民众的愤怒可以说理所当然,否则,我们这个社会就无可救药了。胡斌的母亲在当时似乎也不觉得儿子撞死了人是一件难以令她想象的事情,只是嗔怪胡斌不该那么早出去飙车。她用手机打了那么久的电话,很明显是希望借助关系将此事摆平,在当时,死者家属的感受对于她来讲也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儿子能全身而退。
   
   以上这些细节在一开始我们只能借助于网络得知,因为有太多的在场民众在网上图文并茂地加以披露。也许,不是因为杭州当局在此前所颁布的网络实名制规定,他们发文会更加大胆和详细。舆论监督对于维护社会的和谐稳定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但在今天,可悲的是,不少地方官员却会将报道敏感事件视为一项影响社会和谐稳定的因素。他们在居庙堂之高时虽然也喜欢高举舆论监督的大旗,但在发生了他们所认为敏感的事件之时,往往首选想到的就是如何在舆论上对其进行封锁。不仅如此,有时候甚至还要公然利用公共权力资源对关注这些事件的人士进行打击,这样的例子可以说是举不胜举。
   
   社会的进步需要有良知的媒体和媒体人去推动,在网络异常发达和网民数量日益庞大的今天,网民们无疑又多了一种身份,那便是公民记者。作为一个公民,我们每个人在路见不平的时候都有权发出自己的那“一声吼”,对于有权有势者的恶行更应该无所畏惧地予以曝光,并有免于恐惧和免于被抓捕以及遭受迫害的自由。杭州当局因为胡斌的特殊家境而在飙车事件发生的当初企图封杀舆论,这是极不理智的行为,既无法维护他们心目中的所谓社会稳定和公职机关形象,而且还有引发社会危机和官民冲突的可能,其公信力的继续流失也可想而知。
   
   胡斌在事发以后并没有被及时拘押,而是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家,这是由于他的QQ空间在次日内容有更新,网民才知晓的。由此可见,富家子弟和一般平民百姓的司法待遇在很多时候确实有天壤之别。即使飙车事件真如起初杭州警方所言的一般的“交通肇事”,按照今天的法律,胡斌也应该被拘押。另外,最新的消息显示,胡斌高速飙车并非自今日始,而是由来已久,这充分暴露了杭州交警的失职。按照规定,胡斌的驾驶执照早就该被吊销,但事实却没有,所以说,胡斌飙车致人死亡,杭州警方必须承担一定的责任。
   
   飙车事件虽然过去了一周,但媒体和网民对其关注的热度并未消退,大家都在真诚期待此事能有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不少新闻网站都建立了该事件专题。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杭州警方的表现虽然一度让人失望,但从现在的情况看,他们也同样感受到了舆论的强大压力,相信在这种压力面前,他们在处理此事的时候可以做到公平、公正、公开,从法律上还死者一个公道,给予死者家属以慰藉。
   
   2009年5月14日
   
   转自《荆楚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